Actions

Work Header

【猫鼠】来自审讯室的现场直播-本篇由前方记者本报道

Work Text:

“虽然没能做到最后,但是怎么样?现场直播好看吗?”本狼狈的坐在审讯室里,挑衅的望着坐在他对面的展昭 。

“他比我想象中要甜的多。”他颇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道“不过有些可惜,白跟你在一起,看起来好像是他比较主动,你尝不到了,实在可惜。”

展昭眼神有些晦暗不明的低下头,想到了这次的事。

白玉堂被电击过后浑身无力又一身吻痕的软在床上,如果不是他去的及时,恐怕真的要被这人得手。

压下心中翻涌而出的醋意和后怕不说,他更多的是心疼白玉堂,那么骄傲一个人...事情真要到了那个地步,自己恐怕永远都要见不到小白了,还好...

不过想起这事他就恼火,但始终没有发作,只抬头淡淡回了句,“我觉得你对我和玉堂的关系有点误解。”

对面的本愣了愣,显然没太明白他的意思。

展博士说罢便起身拉开审讯室外厅的门走了出去,“都先去休息吧,暂时问不出来什么,我跟玉堂先探探他口风,其他的明天再说。”

把一杆闲人都赶跑了之后,展昭才伸手将白玉堂拉进了审讯室。

“猫儿?怎么了?”白玉堂直觉他情绪不太对劲,有些担心,这猫是不是还在生气?

展昭抬手关了屋里的灯,伸手用指节轻扣着审讯室的玻璃,道:“现场直播是不能给你看了,但是让你听听还是可以的。”

屋内的本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后,一瞬间白了脸,眼睛倏然瞪大,朝展昭恨声喊到,“展昭!!你敢!!你敢!!”嘭的一脚踹在桌上,疯了一样挣动着手上的手铐,却被困在屋内什么也做不了。

展昭神情有些阴森低沉,“他本来就是我的,我有什么不敢?”扯过白玉堂一把将人抵在审讯室的内门上,卡了死角,让里面的人看不见但听得到。

吻上白玉堂的薄唇,温软的舌敲开牙关,有些霸道的舔吻进去,舌尖扫过齿列,勾缠那人软腻的舌吸吮,直吮的他舌根发麻,细微的粘腻声在黑暗寂静的屋里尤为清晰,含吻不住的唾液从嘴角溢出,顺着下颏滑落在白色的衬衫上。

“唔...猫...猫儿?”白玉堂一惊:”你非要....这时候这么主动?”

展昭没回话,手却并不安分,一边从衬衫下摆滑进去,揉捏这人的窄腰,另一只手抚过胸前用指甲轻轻刮蹭着。

“不...不行,不行猫儿,你先放开”白玉堂觉得坏了,这猫要来真的,可他又没办法真的跟展昭动手,只能一边轻轻推他,嘴里低声说着让他快停,“要,要做了回家,不能在这...”要死了,这猫是气昏头了不成?

白玉堂想伸手拽他,好让他冷静一点,却猛然被展昭温热的手按住腰眼,整个人直接软了过去。

“你被他抓住的时候...”未离开白玉堂的唇,只是贴吻着缓声说着:“他给我发了监控,我看见他抱你,看见他吻你,看见他想...”

展昭哽了一下咬紧牙关没继续把后面的话说出口,只是侧过头去亲他耳朵,伸舌缓慢的勾舔着耳廓,又黏又腻,耳尖仿佛要被他抿化在嘴里。

灵活修长的手滑至他身前轻轻蹭动着:“玉堂...你是不是不知道我当时真的快疯了?如果不是到的早,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他想给我看现场直播?那就给他看...”

便又吻回去,手上动作不停,渐渐用力起来,另一手顺着人后背的骨头,一节一节的按下,直划过身后最隐蔽的地方。

绵密的快感开始一丝丝的绕着爬上身体,白玉堂失神的扬起头,气息不稳的喘着,整个人有些放空。

想到那天的事,和当时情绪极不对劲的展昭,白玉堂低声叹了口气,说不担心肯定是假的..况且,他一向拿他没办法,没再过多反抗,抬手环上他脖颈,任这人在自己身上胡闹。

展昭见他没了动作,心下也有些复杂,他的小白太乖也太纵容他,总是就算提出些不合理的要求这人也都顺着自己。明明可以拒绝的...

可越是这样展昭就越忍不住想再过分一些,但也担心自己心里无法控制的占有欲总有一天会逼疯自己,也会伤害到小白。

思绪蔓延的有些一发不可收拾,展昭矛盾的厉害,他不想让别人看到这样的白玉堂,但又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人是自己的。

“嘶...”控制不住的下了狠手,修长灵活的双手一边在身后按揉着,带着不明的企图准备随时侵犯他最后一道防线,另一边又顺着漂亮的腹肌游走回胸前,不停画圈撩拨他。

白玉堂是众所周知的长的好看,身材好。虽然武力值高,但人绝不属于壮硕型,身上有的都是浅薄肌肉勾画出来的漂亮线条,利落又诱人。记得展昭之前还吐槽说他再练肌肉不还是那么瘦。

想到这,展博士不由得轻笑出声,微热的呼吸打在耳侧,让白玉堂忍不住一抖,抬手推他,“死猫,呃...,要做就...嗯...专心点,在这胡思乱想什...嘶...你干嘛!?”

到抽一口冷气,只见展昭略微低头,一口狠咬在那人修长白皙的颈上,随即唇舌又附在牙印上吮吻,非要给搞得充血才罢休,又去啄吻到他精致的喉结上,舌尖不停轻勾着。

“你真是...猫吗你!?”白玉堂被他吻的直仰脖子,也有些无奈,难不成是养猫养久了就容易被猫咬?

“嗯...给你做个记号,省得老有人惦记你...或者我干脆把你关起来谁也别见了好不好?”说着一双猫眼眯了眯,撩起他一条长腿挎在腰间,蓦地又向着人湿热紧致的后穴埋入一根手指,一寸一寸的没进去。

“嗯...猫儿...呃唔...别...别这个姿势,这样会好累...”低声轻喘着,白玉堂轻轻用腿蹭了蹭展昭腰间,想提醒他换个姿势,这样背靠着门又冷又难受。

“嘶...白队长怎么这时候还想着撩我?”展昭被他滑腻的腿侧蹭的一个哆嗦,吻了吻他脸颊,再探了一指进去“乖,再等等...等下去桌上...不然不好扩张,我怕你难受。”

身体早就已经被展昭调教惯了,任他在身体里浸润开拓,对着熟悉的人白玉堂倒是很快放松下来。

抽出略微被打湿的手指,展昭伸手拿下刚才挂在椅背上的外套垫在办公桌上,把人压了,攥住脚踝往上撩起些,将早已火热的性器直接挺身送了进去。

“哈嗯...呃,好烫...猫...嗯...你轻...轻点...”面对突然的侵犯,白玉堂紧致的内里猛然间绞紧,搞得展昭半边身子酥麻。

“小白,你乖,放松...不然我没法动,还是说...有人听着,我们白队长就这么紧张?”一边轻声说着边坏心眼的挺了挺腰将自己往人身体里更送的深了些,但却没有更大的动作。

嘶...以前没察觉,两人在一起之后才发现这疯猫根本就是表面纯良,实际整个人都是黑的!扮猪吃老虎,黑猫根本黑的一根杂毛都没有,白玉堂不禁腹诽。

无奈望了望天,心想反正是上了贼船,不到最后自己是别想好过了。

雷厉风行的白队长心一横,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抬腿半挂在展昭腰上缓缓磨蹭着轻声道,“小展哥哥?小展哥哥怎么不动了?难不成是你害怕被别人听到了?”

展昭一瞬间僵了僵,随即狠声笑道,“...你胆子大了?”抬手猛地狠扳住他大腿根部,开始快速抽送起来。

“啊嗯...不...慢...慢点...别太狠...”突然被人快速顶弄而起的快感,磨的他浑身打颤,白玉堂胆子再大也不想真的在有人能听到的情况下叫出声。只能咬紧牙关想要将呻吟声全部抑回喉里,一边轻推着展昭求他慢些。

“白队长刚才不是挺厉害?这就不行了?嗯?”他开始顺着这人的劲,大开大合的肏干。

松开紧扣着腰部的手,展昭伸手扯过白玉堂搭在眉眼间的手臂,带着他到两人交合的地方摸索。

性器和着黏润的肠液在身后连番抽打,湿淋淋的柱身大部分都捅在自己体内,羞耻难堪的兴奋感让白玉堂浑身抖得厉害。

潮热的穴肉痴缠着展昭的性器,略微退出时都将殷红的穴肉带出一些,又随着动作被送回身体,“呵...白队长好好看看自己,怎么下面这张嘴咬的这么紧?就这么喜欢我吗?”

涌出的湿滑肠液也顺着股间留下,随着展昭的进出的动作带出噗呲噗呲的淫靡水声。

“唔...”白玉堂死咬着自己手臂不愿意出声,却又被捣弄的无处发泄,只能发出难过的呜咽。

可展昭显然不准备就这么放过他,继续强势霸道的逼问着,“白队长别不出声啊,到底喜不喜欢我?喜不喜欢我这么弄你?嗯?说话。”

体内的动作还在不断加快,“啊嗯...喜...喜欢...哈呃....唔!”猛然间被撞到一处,比之前都要剧烈的快感如同锋利的刀剑滚进身体,刺激的他整个人挺直脊背从桌上弹起,又落回到柔软的衣物上,不住地仰头喘息。

是这里...展昭双眸一眯,猫科动物的直觉让他精准把控了身下这人的命脉,随后便开始不管不顾的向着花心冲撞起来。

体内最敏感的地方一次次被展昭碾压过去,比之前都要恐怖又激烈的快感铺天盖地的向他扑来,从尾椎骨直窜天灵盖,无法抑制的呻吟声刚出口就被撞的支离破碎。

“呃嗯...哥...哥你慢...哈啊...求...求你慢点...太深了”陷入情欲时的颤抖呻吟在漆黑空荡的屋里显得过分撩人。

“哈啊...哈啊...嗯!猫...不要,唔!”

白玉堂整个人被展昭送给他的快感折磨到有些失控,只能崩溃的哭喊着。

展昭被他叫的直冒汗,但身下几乎是一刻不停地抽插着,他拉过人修长白皙的手,十指交缠的扣在耳侧。

白玉堂此时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失神的眯着,浓密纤长的睫毛上挂着还未滚落下来的泪水,眼尾嫣红。刚被索吻过的淡色薄唇此时也变得有些许红润,略张开一些喘气,露出一截殷红的舌尖。

展昭埋首在他颈边,侧过去有些痴迷的望着他迷失在情欲里的脸。真漂亮...这么完美的人是他展昭的...真好...

此时眼里只有彼此的两人,已经全然忘了直播现场还有另一个人在屋内听着他俩的动静。

本虽然看不见发生了什么,但却能清清楚楚的听到所有的声响,胸中的愤怒越积越高。

差一点,差一点就全是他的了!

他就能亲眼看到他渴望的人在他身下辗转着迎接他全部的爱意,可现在只能在一墙之隔的屋内听着那人在别人身下被迫绽放的声音。疯了,他要疯了。

“展昭!!我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他是我的,他到死都是我的!!”本整个人气急败坏,却被困在审讯室的桌前,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一边疯狂挣动,踹着桌子一边怒吼着来宣泄自己的愤怒。

“小白...呵,玉堂,听见了吗?他说你是他的,怎么办?我要吃醋了...”展昭颇有些撒娇的向他说着话,伸手用指尖堵上他因高潮马上就要爆发的欲望,轻轻用指腹磨蹭着铃口,但身下动作不停,继续在他身上放肆掠夺着。

“呃...嗯...猫...哈嗯...哥...不...不行...唔...你,你松手....”

展昭轻轻笑着吻上他,“嗯...那你告诉他,你是谁的?是谁把你肏地连话都说不来的?嗯?告诉他。”让人羞恼的情话伴着低沉悦耳的声音溜进耳朵,让白玉堂羞得浑身哆嗦。

身上前仆后继汹涌而来的快感让他脑袋里此时一片空白,无法过多思考,只能听话的用早就叫到喑哑的声音学舌一般哭喊到“我...我是...哈...是展昭的...唔...也是...嗯...展昭...把,把我....肏地...说不出话来的...呃...求你了...让我射...唔”

“好孩子...”展昭听到自己想要的,低头含吻着他舌尖,也不再多欺负他,手上快速蹭动了几下,让白玉堂释放出来。

随后又撑着他白嫩滑腻的大腿根,向上推折在胸前,狠劲向内送着。直到最后无法忍受时,猛地低头叼咬住身下人的脖颈,喉间滚出豹一般的呼噜声,撕咬着将滚烫的精液射在最深处。

一番激烈过后,展昭没心思管别的,只是一边收拾好将他衣服穿戴整齐,一边细细轻吻着他侧脸,温柔安抚着被他折腾到脱力的白玉堂。

接过他手臂一看,上面都是下嘴没轻没重而被咬到冲血的细小齿痕,“疼不疼?之前不让你咬嘴巴你就去啃胳膊,又不是真的老鼠,怎么自己老是控制不住...”有些心疼的附上手指去轻轻揉搓,却又忍不住责怪到。

白玉堂有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心说明明控制不住的是你,怎么又怪我头上了,但还是乖顺的搂过去亲了亲让他别生气。

展昭将人揽去休息室盖好被子让他好好休息,扭头回了审讯室。

展博士好整以暇的靠门站着,看了看整个人崩溃坐在审讯室内的本,也有些挑衅的笑望着他,道“你说得对,他的确比你想象中要甜的多。但是可惜了,他不是你的,你尝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