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贺陈] 豪猪

Chapter Text

 

推开那扇窄得一次只能通过一个人的门,嚷嚷的笑声像室外南国温柔的风扑过来。贺涵意外地发现平时颇为安静的酒吧,今晚却熙熙攘攘的。贺涵堪堪停在门口,正想退出去,熟悉的调酒师却已眼尖地发现了他,“賀生,來咗啦?”那么贺涵便只好恭敬从命。

“好耐唔見你,近嚟好忙啊?”

“係呀。忙著賣命嘛!”

“賀生真係識講笑!越忙仲越靚仔咗!”

“你哋都唔錯啊,生意咁好!”

“今晚人客多滴喳,唔係日日都咁好彩。”三言兩語間,賀涵的加冰威士忌已擺到眼前,“招待不周啊,賀生多擔待。”调酒师了解贺涵的习惯,知道他喜欢安静独酌,上了酒便不扰他清静了。

贺涵的确有些时日没来香港出差了。毕竟也不再只是一个senior consultant,不必事事都带着人直接上前线。而有些日子没这么和一个团队困在酒店里画PPT的结果,便是忍不住趁小朋友埋头key数的时候,贺涵一个人偷偷地借抽烟的理由,溜号出来喝一杯酒。

这次他们负责的案子很简单,难度却不小。他们的客户看中了一个制衣厂,要他们先做资质分析,产权评估不复杂,企业框架也干净清晰,唯二的问题一是客户要求压低价,而那个厂子,仅仅是机器设备估价都已经非常接近客户的预算,且不算还有几项可以出口欧洲的专利,一旦涉及知识产权,贺涵就怕这案子容易掰扯不清;二则是,这个案子本是唐晶负责的,但是唐晶因为她的好闺蜜家里出了些事体,竟不管不顾地就休假了。案子转给贺涵本也没什么,唐晶毕竟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可如今正好是她要promote的时候,这么做,难免让人闲言碎语,说什么始终无法脱离师傅羽翼,或是总要贺涵替她擦屁股之类的话,便是在所难免了。

想到唐晶,便实在很难不想到她那个咋咋呼呼的好闺蜜。贺涵见过一两回,但通常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唐晶有什么事情基本上都不用避他,接电话时听到电话那头哭哭啼啼的声音,贺涵不用猜也知道必定又是那位罗小姐了。丈夫啦,婆婆啦,孩子啦,房子啦,学位啦,发烧啦,咳嗽啦,美容啦,琐琐碎碎,一地鸡毛。贺涵是不能理解唐晶哪里来的耐心这样一天天、一月月又一年年地陪着这位闺蜜拉杂这样的日子。贺涵一想到罗小姐就有些头痛,他是很看好唐晶的,无论如何他都不愿圈子里谈起她来的时候要因为这么些莫名其妙的私事,而被人说一句“可惜了”。

贺涵将残酒一口饮尽,招手又续了一杯。身后来来去去陆续有人离开,谈笑聊天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贺涵才终于觉得是合适放松的状态了。身后一直有俩人在絮絮地说着什么话,末了终于听到一句“那我就不送你了”,谈话这才终止。贺涵正要再松一口气,身旁的空位却突然被填补,一个瘦高的男人轻盈地落下座,向调酒师努努嘴:“细路,可以给我一杯冰水吗?”

玻璃杯装满了冰块,递到了那个男人面前。他端起来在灯下照了一圈,才找好了一面喝一口。冰凉的杯子又被他贴到额头上,贺涵听到他舒服得发出一声喟叹。男人又掏出卡来买单,他说刚刚那三桌要一起算。等买单的功夫,那人把水喝光了,又挑出一块冰来放嘴里嚼着,咔咔响。

贺涵自顾自地啜饮,却总觉得有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待他转过脸去,便对上了一双笑意吟吟的眼睛。身旁的这个男人不年轻了,却自有一份清贵,令贺涵忍不住想起八卦新闻里过个马路都风采依旧的秋官。因而那人上上下下地打量贺涵,目光灼灼却也不至于令人生嫌。侍应生送回来他的卡和账单,他便笑笑地对贺涵点一点头,把东西收好,目光倒是不离人。他笑着站起来,靠近了,修长的手指抚上贺涵的衣领,拂过肩头,又落在贺涵的胸膛上,指尖来回摩挲了两下,又发出刚刚喝水时的那种满足的喟叹,“西装不错。”那人由衷地赞美了一句,手仍舍不得离开似的贴在贺涵的胸前,贺涵犹豫着说了句“谢谢”,那人便也松开了手。转身离开。

贺涵有些呆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西装,胸膛上的一小块皮肤还留着刚刚那人指尖的触感,贺涵感觉有些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