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唐亚】溺于深海

Work Text:

(1)
唐晓翼自己都不记得他和亚瑟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了,只记得打他有记忆起,那个老妖怪就不时施施然地走进唐宅里接受唐雪热情的招待,捧着龙井喝的无比自然,毫不在意他待在这古色古香的中式庭院中仿佛穿越了的画风。

不过唐晓翼觉得亚瑟人还挺好,但当他当着亚瑟的面对唐雪说的时候,唐雪啐一口道,你听他骗。

亚瑟闲闲坐在镂空雕花的太师椅上,笑得温柔无比。唐雪一脸紧惕道,把你那套风流倜傥收着点。

亚瑟噗的一声笑出来,一把揽过还小的唐晓翼道,小家伙喜欢我不挺好?

滚滚滚,唐雪道,故友之间没必要摆场面上的矜持。她凉凉道:船王最近闲得很?

闲不了啦,亚瑟答道,明天就要飞回欧洲去,接下来可有的忙。

临走时亚瑟摸摸唐晓翼的头,笑着说晓翼要听话,以后让你奶奶带你去玩——也可以去我那里噢,我有很多稀罕的物什呢。

重度孙控终于无法忍受老妖怪公然引诱宝贝孙子的做法,正准备批判一番,唐晓翼却走上前轻轻抱住了高他不少的少年,清澈眼眸中满满的都是亚瑟俊美温柔的脸庞。

他说好。

*

后来亚瑟很久没有再来。一次将近圣诞节的时候,唐雪因为发现了一套美得惊艳的衣服自己去寻找,把已经十一二岁的唐晓翼丢给了亚瑟。

唐晓翼站在奢华的大厅里看着依然是那样年轻美丽的样子,只是现在似乎比他还矮了那么一点的亚瑟,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亚瑟非常自然,笑眯眯道哎呀几年不见晓翼还记得我吗,都长这么高了摸不了头了真可惜……

最后一句话是被唐晓翼一脸不开心地打断了,气鼓鼓道我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再摸我头。

亚瑟似乎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说抱歉啊我不该这么说。

唐晓翼没太看懂那个笑是什么意思,只觉得亚瑟果然还是那么漂亮。他微微红了脸,又连忙摆摆手,说没有关系啦亚瑟你不用道歉。

是啊,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亚瑟默然看着唐晓翼开始褪去幼稚的脸庞,低低地叹了一口气。

时间如永不断流的江河,向一个方向奔腾而去永不回头。而他却只能站在河的彼岸,禁锢于神灵的咒术,冷眼看着时光流逝人情冷暖,悲哀于故人苍老,自己却容颜如初。

茕茕身影倒映在碧蓝大海。晴空无云,海风浸肘清冷如水。海可以成山山也可以成为浩淼汪洋。但亚瑟知道,他的前面只有孤独孤独孤独,和无穷无尽的虚空。

*

“所以说你就这么随便地把送你的贵宾卡给多多他们了?”唐晓翼一脸不满地把从多多那里收来的地下商城贵宾卡拍到亚瑟面前,心痛道:“一年一千万欧元哎,你知道我那小古董店一年才多少收入?”

亚瑟抬头瞥他一眼,又低下头开始批文件,道,你又不缺钱。

谁跟你说我不缺钱?唐晓翼捂心口开始犯病,在多多他们面前的装逼高冷掉得渣都不剩。亚瑟你知不知道我有好多一直都特别想要的东西都没钱买,那什么王羲之的真迹,周的青铜大鼎,还有那宋钧瓷……唉唉唉我的钱拿过来探险都吃紧,哪像某探险队轻而易举就找了个洒钱不眨眼的富豪当赞助……

亚瑟听得无语至极,这世家贵公子来他这儿哭穷,谎扯的张口就来面不改色。他放下笔,撑着下巴抬头看唐晓翼,俊美的脸庞上一双湛蓝眼眸中的无辜满得都要溢出来,清澈美丽得犹如最深邃最渺远的大海。

唐晓翼觉得自己的心仿佛漏跳了一拍。

亚瑟却仿佛并没有意识到面前的少年正萌动了一颗春心,睁大眼睛无辜道:“哎呀,可惜最近公司经营挺惨淡的,我还准备依仗唐少爷呢。”

唐晓翼突然觉得,如果能和亚瑟一起,哪怕就守着他那小古董店也是一件万分辛福的事。

但恐怕,也就只能觉得吧。

 

(2)

后来唐晓翼找亚瑟陪他演一出幽灵列车时,亚瑟一开始还是颔首赞同的,直到他一本正经地说,亚瑟你出个女装赞助好不好。

亚瑟脸当时就黑了。美少年冷着脸傲娇一摔笔,掷地有声道你走吧。

唐晓翼也不说话,上半身趴倒亚瑟办公桌上,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见他这样,亚瑟的脾气顿时没了一半。倒不是亚瑟心多软,曾被他弄得家破人亡的对手甚至无辜的局外人加起来能塞满一列火车——甚至更多。然而面对面前这栗发的不良少年,他的心却怎么也硬不起来。亚瑟捂着额头无奈地一声呻吟,唐晓翼知是得逞,又恢复了以往模样,笑嘻嘻绕过办公桌,从椅子后一把搂住了亚瑟。

亚瑟在被他搂住时心里仿佛有处裂了缝,但他并没有将这种异样表现在外。亚瑟无奈地笑着抬手掐了一把唐晓翼的脸道,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小孩子气。唐晓翼只嘻嘻笑着蹭了一把亚瑟柔软的金发,全不理会亚瑟的话,明摆着我就是耍小孩子脾气你能拿我怎样。亚瑟一拳打在棉花上,道唐晓翼你怎么在我面前便全不见了在多多他们面前的厉害?

唐晓翼闻言,突然停了动作,抵着亚瑟的头发不言语。亚瑟见他半天没动静,有些疑惑地问了句:晓翼?

半晌,唐晓翼才平静地答道:

“因为你是亚瑟。”

*

到实施计划的时候,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唐晓翼把多多他们从车站里吓跑后,打扮成美少女的亚瑟迅速地进了售票间,开始了他的工作。

谁知唐晓翼带着几个小孩子走进来还没说几句话,就指着他大笑了起来。亚瑟无语,于是顺势装出一副愠怒的样子,拂袖回了里间。

计划完成得不错,只是对艾莎唐晓翼却失算了。唐晓翼回到庄园时还有些沉默,亚瑟只看着,却也不说什么。下午的时候,亚瑟在花园里找到了拿本书发呆的唐晓翼。

亚瑟啊,一个一直像姐姐一样的人突然变成了敌人,我觉得有点难受。

那你打算继续难受吗?亚瑟轻捻着落下的一瓣栀子,清香似有似无地飘逸在空中。过去了就都过去了,既然发生了就去接受。毕竟你不能让这个世界都称心如意。

……嗯。

唐晓翼应了一声,抬头看着站在他身边的亚瑟,突然问道,那亚瑟,你会一直和我在一起吗?

亚瑟愣住了,唐晓翼却不管,自言自语地说起来。

几年前我的那些友人们都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奶奶也过世了。我啊,就觉得到头来只有你一个人陪着我,不管什么时候,总能找到你。可是吧,我又觉得我对你不像对他们。很奇怪,不能算纯粹的友情,可又不是像我对奶奶那样的感情。……我其实不太想失去这样一个特别的感情联系。

栗发少年说着,看着不知道什么地方。亚瑟却觉得心蓦然加速地跳了起来。

细细密密的缝蜿蜒着伸展,心中的堤坝在开裂,无数蚂蚁啃噬着他原以为坚不可摧的屏障。

……怎么回事。

亚瑟蹲下身,轻轻抱住了唐晓翼。

我不会走的。

(3)

后来唐晓翼打算把多多他们带去圣斯丁学园,亚瑟知道后很淡定地帮他弄通了关于交流生的问题。唐晓翼看着多多他们拿过来的交换生资料,由衷地感慨了一声:还是有钱好啊。

亚瑟听到淡淡一笑,有钱有权有手段的船王可没把这当什么大事。他比较关心的是多多他们的语言问题,谈到这的时候唐晓翼骄傲地说圣斯丁学园作为一所有名的国际学校,当然有汉语班。那生活呢?亚瑟撑着头问。唐晓翼罕见地沉默了一下,试探地说道,他们,应该还是有掌握基本交流的能力的吧。

亚瑟无语。之后一直到活动开始前,唐晓翼都在悲催地为他的计划买单——虽然其实亚瑟为他们请了老师,但作为一口美英讲得溜极的引导者,他还是被拖下了水。

墨多多你到底怎么搞的!这里的关系代词前要加介词!At!

反正到时候说的是口语讲究这么多干什么!

这种错误有点过分了吧?!再说,你觉得去了可能不写书面英语吗?果然你这种单细胞生物的想法就是和正常人不一样!不可理喻!

你你你你才单细胞生物!毒舌有什么了不起的!

那你倒是学会啊!麻烦你的智商上个线好吗墨,大,侦,探!哦不对你就没有智商这个东西我不应该跟你谈的,谈了你也听不懂。

唐晓翼你个混蛋!……

船王面对着一团糟的小教室沉默了一会儿,秉着平时的教养轻轻关上门退了出去。

怎么这家伙对多多他们那么嚣张,在自己面前就跟个小孩子似的。亚瑟哭笑不得地想。当坐在自己书房里工作的时候,亚瑟竟然发起了呆。他想起唐晓翼小时候第一次见到自己,一点也不怕生地拉着自己陪他玩;想起唐晓翼被唐雪丢在自己庄园,整天吵吵嚷嚷并且挥着刚拿到的藏银刀割坏了园圃里所有的鸢尾花,以至于自己最后严肃地没收了他所有棋牌游戏作为惩罚——虽然那天晚上就在唐晓翼软磨硬泡下缴械投降;想起自己得知唐晓翼确诊渐冻症后不知道为什么急得那样心慌,扔下手头所有工作匆匆忙忙飞到大洋彼岸看望躺在病床上笑得哀伤的少年;想到他抱住无助却又固执的少年,轻声告诉他自己永远不会离开。

心里的堤坝在啃噬下落着纷纷洒洒的碎屑,裂缝在蔓延,被勉强拦下的奔腾洪流在咆哮叫嚣着要汹涌而出,狂风骤起,树枝在不要命地摇晃着,甩落被卷入风眼的一树叶片。

为什么。亚瑟烦躁地摔开笔,用手捂住了脸。不应该这样的,不应该这样的。他是永生的大海精灵,不该也不能被卷入尘世的时间洪流。神为他设下屏障,让他离开死亡,离开衰老,离开……爱。

但是唐晓翼终于是成为了他的变数。亚瑟没有办法冷着脸冷下心对他——唐晓翼是一束温暖柔软的阳光,在一百年孤高清冷的生命后蓦然照了进来,直照到他最隐秘最柔软的内心深处。

可是这阳光太过明亮和温暖。亚瑟绝望地发现,他早已沉溺其中——如同无助的人类,直沉向深邃大海的更深邃处。

*

多多一队人最终还是顺利地转入了圣斯丁学园就读,唐晓翼却没有跟着一起去。多多他们虽然有些纳闷但也没有太深究,只有查理担心地想着唐晓翼的病情。

事实是正如查理所想,唐晓翼正在美/利/坚的一家医院接受着检查和治疗。亚瑟担忧地站在病房外看着正睡着的少年,拦住了查房出来的医生。

“艾伯特医生,请问唐他……?”

艾伯特医生看着眉头微皱的俊美少年,颓丧地叹了一口气。“唐虽然还没有正式表现出来,但已经无法否认他的病情正在恶化。我……我很抱歉,我会尽我和众多顶尖医学人士的所能来治疗他……但是……”

“但是什么?”

“对于现在的医学水平,渐冻症依然是种绝症。我们最多只能延长他的寿命,但对根治这种病症束手无策。并且唐即使这样也无法好好享受他的青春年华了,”艾伯特医生悲伤地看了一眼安睡的少年,继续说道:

“他活不过半年了。”

*

唐晓翼最终还是强硬地要求去了海龟岛。马上会有巨大的灾难,唐晓翼这样对亚瑟说道,有些凌乱的棕发下是苍白的脸庞。我必须去海龟岛——多多查理他们,还有整个海龟岛的居民都正处于危险之中。

亚瑟知道他拦不住唐晓翼,并且他也不会去拦他。金发的少年沉默半晌,缓缓点头。在唐晓翼临走的时候,他用力地抱住了亚瑟,用一种他惯常的不正经的语调说道,不用担心我啦,还怕我回不来?

亚瑟抬起头看着他,微笑着,怎么会呢,我当然相信你那顽强的生命力啦。

那么再见,我很快就回来。

唐晓翼走上飞机,对亚瑟笑了起来。他听见了亚瑟已经被风吹散的道别。

再见,我会准备好糕点和绿茶的。

微笑的话语,仿佛只是在和普通友人寒暄,永远不会慌乱,永远不会哀伤。这样才是正确的——冷静与平和,不管两人此刻面对的是怎样的未来。

*

当亚瑟带着急救队员见到多多他们后,便放下了半颗心,扔下了此刻所有的人,冲向大地深处,密密尔泉。

棕发的少年刚刚恢复意识,他看见金发碧眸的俊美少年,开心地笑了起来。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

一样调笑的语调,亚瑟几乎在瞬间松弛了紧张到几乎要崩溃的神经。当得知海龟岛出事的时候,他失态了,极为罕见地失态了。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扔下正在进行的会议,前往海龟岛。他不敢想象现在他挚爱的少年到底怎么样了,他只是疯了一般地寻找着。亚瑟漂亮的湛蓝眼瞳溢出了泪水,被游到岸边浮出上身的少年一把抱入怀中。

“对不起。我会好的。等我一好,我马上就来找你。”

唐晓翼吻着亚瑟浮了薄灰的额头,又轻柔地吻去了他眼角的泪水,如视珍宝。

“亚瑟,我喜欢你。所以,我想活下去——

“让我陪伴你,好吗?”

棕发的少年穿越了神的保护,向永生的大海精灵微笑着伸出了手。

你愿意与我一起落入尘世的时间洪流,体会爱的滋味吗?

亚瑟浅浅地笑着,回抱住了瘦削的棕发少年。

好啊。

他们都心甘情愿地沉溺了。于时间无法操控的,只属于爱恋的深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