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Last Day of Summer

Work Text:

布伦南被揍了两拳,视力模糊,鼻孔里冒出一点鼻血。不由他恢复挣扎着的状态,康奈尔已经戴好套子准备操他。布伦南瘫倒在车座上奄奄一息:“你这个该死的骗子,我恨你。”康奈尔把他攥在手心里,而后近乎残忍地夺走了他的初次。他的屁股很快肿了,连带着那些侧腰上的掐痕,明早一定会发青。

“都被你毁了。”瘦小男孩的眼眶里淌出两行眼泪,而这场艳情悲剧的始作俑者则一言不发,埋头干他。布伦南哼哼唧唧,指甲挠着座椅,他连阴茎都被对方掌握着,即将攀上一个不情愿的高潮。不该是这样,他想,我他妈的也许会因此变弯,what a disaster!车载音响播放着《爱的卫星》,康奈尔恼羞成怒又性趣盎然,发了狠地把下身送进他的屁股里,小车晃动得几欲散架,布伦南绝望地看着康奈尔的眼睛,意识到后悔已经太迟。

 

康奈尔把车停在布伦南家门前的草坪旁。“你知道以后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吧?”布伦南不懂,但还是呆愣地点点头。康奈尔笑了一下,从驾驶室走出来,拉开车门,像拎一只小鸡那样把他扔下了车。“晚安” 他听见他说,然后开着车扬长而去。

布伦南在草丛里坐了五分钟试图搞清这一切,最终他放弃了,以别扭的姿势爬起来,按响他家的门铃。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见过康奈尔,后来听说他离了婚,一直保持独身。布伦南开始试着和男人约会,但他渐渐明白那不是他想要的。那个夏天的夜晚是一枚油润的印章,歪歪扭扭打在他毕业纪念册的页脚,布伦南忍不住翻看——一次次地,让那些汗滴、泪水跃然纸上。他有时蜷缩在沙发一角,被记忆折磨得头脑发昏、牙关酸软,下体却勃起了。他用皮面与皮面的接缝处挤压自己,模拟一场被拿捏住的幻象,并为此痛哭流涕,任精液打湿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