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他希冀天国的锦缎

Work Text:

中村青司清楚自己渐渐忘记了很多事情。

比如自己所住这幢房子复杂的构造。比如自己的年龄。比如自己为什么在这里独行。

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身在何方;陷入混乱与迷茫的青司背靠漆黑的墙壁,任由身体滑落在地上。

漆黑的墙壁一一对了,为什么这里的一切都是黑色的呢?黑色的菱形地砖、黑色的大理石雕饰、黑色的、黑色的一切。青司打量着自己身处的空间,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这样就不会被胸口骚动的不安吞噬。黑暗与他的内脏黏糊糊地搅成一团,心脏却反而平静下来。

唯一散发出微光的是一面镜子。这是他之前要求那个一直在照顾他的女孩装在这里的。她当时说了许多理由来拒绝,可她拗不过他。

明明在这里装面镜子会显得更宽敞。他想不起那个女孩拒绝他的任何一条理由,但之前——很久之前他从哪里学到的建筑学基本知识还记得清楚。他想趁着自己还没有忘记这些前将它们留在这里。

那个女孩——她叫什么?美知子?美雪?她总穿一件过于宽大的和服,腰带上锈着鹤或翠鸟。哦,对了,美鸟。她叫浦登美鸟。

他默念着女孩的名字,可到最后只剩下“浦登”这个姓氏在口腔里滚动,舌根因为这几个音节泛起苦味,青司清楚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他遗忘了。

可如今那种东西太多了,他想。说不定就在明天,我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想不起来了。

中村青司、中村青司、中村青司、中一一

一一■■君,我很喜欢“中村青司”这个名字哦。

——可你从来没有这样叫过我。

——话虽如此……总有点羡慕你。

——羡慕?

——没错。 因为你看,“青”是光的色散之一吧?那是属于太阳的颜色啊。相比之下,“■”就完全是影子的色彩了。

某个面容模糊的男子抓住青司的发尾,将它们在指间绕成圈再放开。青司舌根的苦涩更浓重了。

这是被他所遗忘的、重要的人?那还真可笑,比起建筑学居然是他先淡出脑海。

听上去他像是个喜欢阳光的人。但刚刚的那份回忆里却只有拉紧的窗帘和他身上的黑色对襟毛衣。

青司不那么喜欢阳光。那让他想起火焰。即使是现在他也下意识地恐惧着火焰。从他的少年到他的终焉,火焰一次又一次地夺走他的某个部分。

难道是因为——如他所说——“青”属于阳光吗?所以我像火焰一样,一点点将一切燃烧殆尽。火焰至少还会为周围的一切留下影子。

青司在黑色的地板上蜷缩起来。

“中村先生!”

是美鸟。青司任由她把自己扶起来。 

“中村先生,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宴会?什么宴会?

“今年,中村先生一定会……”

女孩后面带上哭腔的话语没有进入他的脑海。青司和她经过那面镜子,女孩下意识地扭过头向另一边。青司注意到到镜面上只映出了一个人的身影。

他没有感到惊讶或是奇怪。

反正这件事情本身也很快就会被忘却吧。

就如同那个像是喜欢着阳光的黑衣男子。

中村青司顺应女孩的牵引走向黑色建筑的深处。

这里没有日光,也没有影子。

 

————————————————————
附:
《他希冀天国的锦缎》 叶芝
若我有天国的锦缎
以金银色的光线织就
蔚蓝的、灰蒙的、漆黑的锦缎
变换着黑夜、晨昏与白昼
我愿将这锦缎铺展在你足下
可我除了梦一无所有
就把我的梦铺展在你足下
轻一点啊,因为你的足下承托着的是我的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