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清醒梦

Work Text:

 

“玄儿、玄儿,”他的友人口齿不清地念着他的名字,“我的头好痛。”

浦登玄儿把手盖在对方的额角,轻揉着中村青司的太阳穴,两道整齐的鬓角在他指尖乱作一团。比常人低了几度的体温似乎让对方感到舒服,青司发出含混的道谢声,朝着玄儿的方向蹭了蹭。

“这个地方好黑,我都没法分辨方向了。”

口气里加杂了几分抱怨,青司紊乱的步伐几乎要带着他被酒精麻痹的大脑一起撞在走廊两侧深黑的墙壁上。玄儿伸手扶住他,将青司从歪向的墙壁的一侧拉向自己。

“没事吧,中也君?”

玄儿轻轻叹着气将青司的手绕在自己颈间,代替友人罢工的肌肉支撑起他的身体。

“啊一一是玄儿吧?”青司似乎完全不能理解对方的语言,艰难地抬起手臂似乎想要触碰友人的脸颊,可在半空中就丧失了力气重新垂落。

“果然是平时的玄儿。可是,刚刚的玄儿好可怕,跟现在的你完全不一样……可恶,尽是些搞不懂的事。”

“对不起,中也君。”

会感到害怕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浦登玄儿由黑暗与魔女骨血构成的另一面刚刚向他的友人裂开了一道缝隙。在那一面中蠢动许久的某种暗影撕裂名为“浦登玄儿”的外壳,蛮横地吞噬着对那外壳毫不设防的青年。

漆黑的走廊似乎在不停生长蜿蜒,连周围的空气都染上了一层暗色。玄儿的酒量远好于意识不清的青司,此刻却在浓郁的黑色中觉察到一丝试图侵占大脑的甜腻醉意。

“中也君有什么搞不懂的就问吧。今夜是浦登玄儿免费回答的时间。”

玄儿开了个玩笑,但青司却没有发出笑声。或许他根本没有理解这句话。他拼命睁大覆着迷蒙水气的双眼,想要看清半隐没在黑暗中的友人,但酒精的余韵自胃部一次次荡开,让他的努力全部付诸于无。

也许现在并不是告诉他一切的好时机,玄儿想。

但这似乎也不错。就在刚刚,中村青司已经是这个家族的一员了,是完全从属于暗黑馆的一部分。况且原本一一

如果中村青司想要知道什么,浦登玄儿决不会隐瞒。无论是他的黑暗,他的过往,还是一切所谓“秘密”。

“那……那、玄儿,”青司努力拨高了声音,“你、你没有考完试就擅离校真的没有关系吗?”

没有预料到这个问题,玄儿愣了几秒后轻轻笑出了声。

“没关系。本来我也不怎么上课……”

“不行。……我们回去以后,你绝对要补考哦。”

青司的声音带着平时少有的鼻音,类似威胁的话语显得毫无气势。

“好、好。”

浦登玄儿对这毫无威胁力的话语轻轻点头一一尽管对方并没有在看他。

“还有、那个——宫垣叶太郎先生的签名书真的可以借给我吗?”

“这个你要亲自去问征顺姨父了。”

玄儿知道他的友人过早地背负了“哥哥”的责任和母亲的死亡。明明还是不满二十岁的未成年学生,却总试图让自己变得更成熟、更坚硬。

“这种时候倒是意外的坦率。”

玄儿想起方才“那个宴会”上拘谨而惊慌的青司,在听到宫垣叶太郎的名字时惊讶与欣喜的表情。明明身处这样的状况……

等他清醒过来,一定会想要嘲笑现在半倒状在玄儿身上,还担心着签名小说的自己吧。

“那、下一个问题……下次,我还可以再来这里吗?我想,好好画一下这座建筑……而且还是玄儿长大的地方。”

“当然可以。”

玄儿笑着答应了友人的请求。他在此度过的毫无记忆的童年似乎突然多了什么崭新的意义,连同馆内——以及他的血管内奔流的黑暗都因此沸腾。

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你想要归来,暗黑馆就会接纳你。

你是这里的一员——我们的……我的家人。

似乎无尽延伸的漆黑走廊迎来了它的终点站。

“快到了喔,中也君。”

玄儿把快要滑落在地上的青司向上扶起,对方的意识似乎更加涣散了。

“最后一个问题,好不好?”

“嗯、嗯。”青司轻微地点了点头,“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

他没能问出口,温柔的黑暗席卷了中村青司。

虽然并不安稳,他还是陷入了昏睡。

 

 

“啊,睡着了嘛……?”

玄儿替他抚平紧蹙的唇角与眉梢。

“这样也能睡着 ,还真像猫头鹰呢。”

玄儿把沉睡的友人放入黑色床幔之中。今夜月升得很高,在暗黑馆内罕见的银辉钻过狭小的黑色窗棂,在玻璃上变了个颜色,落在黑暗之中,又被黑暗淹没。

“晚安,中也君。以及,欢迎来到黑暗的世界、达丽娅的世界、浦登家的世界……我的世界。”

最后一个问题是什么呢?

暂时不知晓也没有关系。因为从今日起——

来日、来年,还有永远不会到来的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