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雨夜与猫与梦

Work Text:

中村青司在雨夜遇见了一只猫。

那只猫拥有子夜般漆黑的毛色,悠闲地盘踞在他门前窄窄的檐廊下,修长的尾巴一下一下点在被雨水润湿的土地上,随着雨水的节奏打拍子。

中村青司单手收起伞,雨滴顺着伞面滑落在地上摔成碎片,被黑猫游刃有余地躲过;他掏出钥匙哗然作响,叮叮当当叮叮当当,他注意到猫尾敲出的节拍也随之变成高昂的G大调。

是只孟买猫、或者是一只缅甸猫?黑猫融进黑夜里,让人看不出所以然——而中村青司自认为本在生物分类学方面也没有什么造诣,钥匙插进门锁又拔出来的过程中他已经忘了要去探究猫的品系。

黑猫比他的动作更快一步,从潮湿的空气里钻进干燥温暖的房间。他跟在它身后亦步亦趋,看着它动作自然地跳上属于他的窄沙发,放松地把自己蜷成一团。中村青司把黑色的长外套和帽子整齐地挂在衣架上后已经完全失去了对沙发的控制权,一时间不知该往何处落座。

他挨着被猫占据的沙发坐下,近来新添置的深酒红色地毯柔软而厚实,中村青司在昏暗的灯光下和漆黑的不速之客互相打量。猫有着颜色浅淡的虹膜,在他算不得明亮的房间里瞳孔扩张成圆润的几何图形。

黑猫静静地回望他。他想起它也许是月神贝丝的化身,在高耸的金字塔壁画上接受供养与膜拜;他想起它也许是乔治六世钦点的女巫,在烈火中尖叫低泣;他想起它也许是鼠疫的替罪羊,或是辟邪和幸运的象征。他最后才敢于想起他阔别许久的暗黑馆,两个带着恶作剧笑容的女孩子,抱起一只黑猫的标本,你一言我一语地向他介绍“契夏”——这个名字来源于《爱丽丝梦游仙境》;他最后才敢于想起某个同今日类似的雨夜,想起某场车祸,想起某场大火,想起浦登玄儿。

他在黑猫深邃又夹杂了雨夜烟水气息的视线里,看着熟悉的房间里突兀地涌起了冰冷的、温柔的雾气,名为“中村青司”的存在从指尖开始变得半透明,然后是全透明,直至消散在空气中。

他确信猫的眼神里有某种他熟悉的成分,包含雾气、记忆与黑暗。中村青司无法去深究那是什么,刺骨的雨隔着天花板与漫长的时光冰得他无端打了一个寒噤。猫从沙发上一跃而下蹿进他怀里,比人类皮肤更高的温度隔着绒毛传来。

还是不太一样的,他的脑子里莫名浮出一个又一个奇怪的念头,玄儿的体温没有这么高。他的虹膜也不是这种掺了暖意的蓝灰色。

可它又不是他。它不是他。

……玄儿像是鼯鼠,但现在看来,这只黑猫倒也像他……

他抱着膝盖上的猫发愣,看着时针分针一圈圈走过。他们同住时他曾经养成昼伏夜出的习惯,在那之后他试着把自己纠正回众人所在的阳光下——此刻被他刻意压制的生物钟在深夜苏醒,无数个本该清醒的夜晚回到了他身上。

……黑猫、猫头鹰、乌鸦之类的,是带来厄运的使者,是巫术与地狱的Familiar*……

他在接近黎明的时候终于决定入睡,猫看上去仍然没有什么倦意。他昏昏沉沉地思考着自己、和那只猫——他不那么了解猫的习性,也许需要去一趟图书馆;他所在的千代目寄宿屋不允许饲养宠物,幸好它看起来安静而乖顺,也许可以瞒过房东很长一段时间;他上课时也许它可以悄悄藏在他外套下面,或者别的什么地方。

也许、也许。中村青司在无数个假设中陷进梦里,垂死挣扎的雨和天幕东南角下乍现的天光被深黑色窗帘挡在梦的外面。

他在昏睡与清醒的界限挣扎徘徊,在某段短暂的意识中看到如同梦魇一般漆黑的猫盘踞在他枕边,双瞳发着亮,淌着光,如同擦亮的、跳跃的火焰。

“玄儿。”

他迷迷糊糊地呼唤那只猫——或他的友人,然后重新回到虚无的梦中。

他的梦里除了黑暗,还添上了一只与黑暗融为一体的黑猫。

 

 

中村青司醒来时屋子里空无一物。

那只黑猫或许是从哪扇没有关严的窗缝中溜走了,或许是在房间里凭空蒸发了,或许它本就是梦的一部分,随着梦一起在清醒到来的瞬间灭亡。

他再也没有遇见过它。

 

 

*familiar:妖精,仆人,知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