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上升气流

Work Text:

克劳德捂着伤口向前跑,被绊住,“哐当”一声仰面摔倒在的地面上。他的五感完全张开,自己跌落的声音震耳欲聋,他躺在原地懵了两秒。
绊住他的是一条蛇,白色,大臂粗细,缠着他的双腿缓缓往上爬。它捆住了克劳德左边小腿,缠上了右边大腿,随着它的动作,裤子布料也收紧,和皮肤摩擦产生诡异的感觉。在克劳德愣神的时候,它已经从大腿后侧绕了出来,蛇头蹭过两腿之间,向柔软的腹部前进。
克劳德咒骂了一声,艰难地起身,想拿背后的破坏剑。白蛇压着他裤裆猛地蹿上来,连同双臂把他绑得严严实实的。克劳德动弹不得。
因为哨兵超乎寻常的五感,蛇对着裆部的那一下让他全身震颤。他得叫他的精神动物来帮忙。
他听到脚步声。
他闻到汗水和血液的味道。
他的每一根神经都因为追上来的人战栗。
恐惧像黑纱笼罩住他,把他的精神动物囚禁在精神图景的一个角落。
因为哨兵有非常强的夜视能力,所以这条狭窄的通道很暗,每五米的墙壁上有一盏冷黄色的小灯,对于哨兵来说亮得和白天没有差别。现在光被来人挡住了。
萨菲罗斯低头看克劳德。他认为克劳德需要一个向导,他的情绪已经开始因为过载的信息逐渐躁动。但他不会得到的。
萨菲罗斯俯下身。刚刚被他用正宗捅穿的伤口尚未完全愈合,表皮和肌肉呈现一个往外翻的伤口。他把手指探进伤口。
克劳德疼得弹起来,又被蛇用力拉直。他下唇被他自己咬出了血。
萨菲罗斯指尖触到了胃,那里已经愈合了。他轻轻地按压了平滑肌,非常有趣的手感。
躺着的那位因为他的动作吐出了酸水和胆汁,平卧的姿势让液体流到了气管,呛得剧烈咳嗽。
伤口正在愈合,而萨菲罗斯的手指挡在那里。想要结合的肌肉仿佛阴道一般吮吸着他的手指。萨菲罗斯两指张开,想要留住自己造成的伤口。但他明白克劳德超强的恢复能力使得这是无用功,便搅动了两下,抽了出来。
克劳德疼得要休克过去,但是没有。他清醒地忍受这无法承受的痛苦。萨菲罗斯在他身边仿佛抽走了所有的氧气,他只得疯狂地吸气,胸腔随着他的呼吸迅速起伏。他像是从水里捞上来的鱼,困难地大口呼吸。
他心跳飞快,头脑变得昏沉,手脚发麻,逐渐感觉不到手指末端,眼泪不能控制地流出,滑过太阳穴,打湿了鬓角。
蛇顺着他的躯体向上,绕过他的肩膀,缠住了他的脖颈,慢慢收紧。
“你过呼吸了,会碱中毒的。”萨菲罗斯说。
克劳德因被扼住脖颈而感到窒息,脸涨得通红,眼珠像是要和生理泪水一起被挤出眼眶。
他勃起了。窒息时下体充血算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但是克劳德依然感到相当羞愤。
因为白蛇上移,克劳德肘部以下的手臂可以移动了,他抬起手想扒开蛇。手指在鳞片上打滑,他用蛮力想要掰开它,结果右手食指的指甲翘了起来,疼得他抽气,气体却在喉咙口卡住。
很快白蛇自己松开了。克劳德猛烈地咳嗽。
蛇的尾攀上来,勾起克劳德的裤边,扯到臀下面。萨菲罗斯用刚刚克劳德伤口的血润滑。
萨菲罗斯俯在他身上,漂亮的银色长发垂在一边,反射着小灯的光。
光线灼烧克劳德的眼睛,火辣辣的疼。太亮了,怎么会这么亮,到底是什么在发光。克劳德甚至怀疑他看见了人体发出的红外光,才使这个灰暗的通道这么敞亮。
他听到自己头发的摩擦声,还听到通风管道跑过一只啮齿类动物。
他感受到白蛇的缠绕,裤子布料的触感,毛衣因为汗水稍稍变硬的感觉,细碎的气流吹过汗毛,还有自己额头上冒出的汗珠,沿着发际线向下流到耳边。
“啪嗒”,摔落在地上。
但他感受到的不止这些。他看到他身上的萨菲罗斯,他听到对方在自己体内进出的粘腻水声,他感受到那人带来的巨大快感。
哨兵的体质非常敏感。萨菲罗斯的每一次冲撞和每一次触摸都让他每一寸肌肤感到兴奋。他的指尖好像带着电流,路过的地方会发生痉挛。
白蛇调转方向,绕着克劳德的后颈,撑开他的高领毛衣,从衣领钻进去。冰凉的蛇皮顺着皮肤游走,压着右边的乳头过去,摩擦着下腹,缠上他的阴茎。
克劳德的大脑里仿佛超新星爆炸,白光照亮了整个星系,脑细胞以十分之一光速向外抛散。他要变成尘埃,逃跑了。
他弥散在尼布尔海姆的星星之间。
萨菲罗斯是相当强大的哨兵,他侵入了克劳德的世界。火焰燃烧在尼布尔海姆,而萨菲罗斯和他的蛇所到达的地方被冰雪封住。他找到了克劳德的狼。它右前爪渗着血,冲着他们紧紧夹着尾巴,探身摆出攻击的姿势,展示出流畅的肌肉线条,呲牙威胁。
滚烫的热浪上升,冰冻的雪下降,冷热空气对流,产生了风,风吹过狼灰白色的毛发,吹过克劳德金色的头发。
克劳德在水泥地上惊醒。
萨菲罗斯找回了他的人偶。
可是他为什么要跑呢。萨菲罗斯可以共感,他知道克劳德感受到了满负荷的快感。他在克劳德给予他的欢愉和他给与克劳德的欢愉中达到高潮。
水泥地上的寒气和身上的萨菲罗斯侵入克劳德的皮肤,冷与热交杂,让人头疼耳鸣。他融化在钢铁的星空下,水泥的海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