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囚禁play#
#强迫play#
#孙大少爷×张名伶#
#OOC是我的#

这个房间没有窗子,只有一扇常年紧闭的木门,这座府邸的主人不在时就插着精巧复杂的锁。
现在已经入冬了。
但锁着门的房间里,地龙静默地把整个房间烘得暖融融的。仔细嗅一嗅,温暖的空气里还混杂有一丝甜香的脂粉气,和屋子里摆着的几盘鲜果的果香纠缠在一起。
房间的角落里有一个厚重的檀木箱子——看起来是常使用的样子却不知为何被丢在角落里。

对着紧闭的门,是一张挂着大红洒金帐子的黄花梨木床。
房间里寂寂无声,像没有人一样。也不知道地龙是烧给谁的。

日渐西沉,风声渐紧,晚上看来又要下一场大雪。太阳完全落下去的时候,紧闭的房门被一个裹挟着清冽的风雪气息的人打开——
床内竟然传出叮当作响的镣铐声。在这样一个精致奢靡的房间里显得格格不入。
然而那个人仿佛已经习惯了,只是把厚实的外套脱下来扔在一旁。然后径直走向床帐,他的皮鞋踩在地毯上,一点点地逼近,床内的镣铐声似乎也变得急促。

从外面归来的,这座府邸的前主人的侄子——孙红雷——现在他是这座府邸的主人了,一把掀开了静静地垂了一天的床帐。

然后他对上了一双愤怒的,亮得吓人的眼睛。这双眼睛的主人——张艺兴,正以一个别扭的姿势被脚镣铐在床尾上,而他的双手被冰凉的手铐铐住。孙红雷欣赏了一下侧卧在床上的张艺兴,本该在台上挽花的手腕上铐着冰冷的金属圈子,本该盛装的身段现在只能套着薄薄的几近透明的长衫——弄到这玩意儿可花了他不少心思,至于脚上的脚镣,地牢里有的是,一副不轻不重的脚镣铐在这双老是想逃离他的脚踝上,啧啧啧,真是赏心悦目。

张艺兴恨恨地盯着孙红雷冲他伸过来的手,拼命想躲开,如果不是嘴里被塞满了棉布,他一定早早地咒骂出声,让他的脏手离自己远一点儿。可是无济于事,床就这么大,他能躲到哪里去呢?孙红雷半弯着腰如愿以偿地抚上张艺兴的眼角,像抚摸恋人一样,摩挲着。

“你这一对儿招子,真是太亮了。”

“你们唱戏的,练的不就是这一对儿眼睛吗?”

“你练的真好,把我的魂儿都勾没了。”

“别瞪我了,艺兴儿,你越瞪我,我越喜欢。”

“谁也没你这对儿招子好看。”

“看看你,眼睛里全是我,多好看。”
孙红雷索性坐在床上,一把把极力远离他的张艺兴捞在怀里,扯的脚镣跟着响了几声。孙红雷紧紧地死死地抱着张艺兴,下巴颏细细地蹭着他的眼角,温柔地像对情人的呢喃:“好看到我想把它挖下来挂起来。”

张艺兴目眦欲裂,被棉布塞满的嘴只能漏出一些意味不明的呜咽,他在咒骂,咒骂地太狠又发不出声来,嘴角有细细的口水线流出来。孙红雷抬手地给他擦去了。

“馋了?”孙红雷摩挲着张艺兴的下巴:“我让人给你准备的糕点你可一口没动,现在馋了?”

张艺兴狠狠地偏过头去,不想再看见孙红雷。而后他感觉脖子上落下一个细密的绵长的吻,腿根不争气地软了。他看不见自己,但他知道他的脸一定该死地泛起了红晕。

那个吻在他的后脖颈游移着,孙红雷的一呼一吸尽数喷在他的耳后——不要,不要再继续了——张艺兴绝望地想。这个身子被孙红雷折磨得久了,张艺兴已经可以预想接下来的反应,他恨得咬牙,但也被棉布阻拦住,他恨恨地呜咽一声:张艺兴,你就是这么,这么,下贱!

孙红雷轻笑一声,一只手揽着张艺兴另一只手摸索着取出了张艺兴口中的棉布,还没完全抽离手指就被张艺兴狠狠地咬住,孙红雷轻轻地抽了一口气,像完全感觉不到疼一样:“宝贝儿,急什么。”张艺兴的嘴里已经漫开了血腥味,孙红雷一点儿也没有急着取出来的意思,张艺兴却自己松了口。

张艺兴的牙尖上沾着一丝暗红色的血迹。

他冲孙红雷冷笑一声:“我怎么能不急?我急着要了你的命。”
孙红雷却像听见了世间最美的情话一般,弯着眼睛甜蜜地笑了
“你合该是个唱戏的。”
“你听听你这嗓子。”
“你想要什么不能得?”
“我的命早就给你了。”

说着孙红雷就捉住张艺兴的手腕,把他的手贴在自己的心口:“拿去。”

张艺兴有些怔愣地感觉着手心里,急促地跳着的,孙红雷的心。

跳得很快。

孙红雷看着怔忪的张艺兴,他很少露出这样的表情,他总是恨恨的,睡着了也皱着眉。现在这个有些迷茫不具攻击性的表情,像难得的珍宝。“我要亲他。”孙红雷想,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孙红雷吮舔着张艺兴微张的唇瓣,灵活地把他撬开,扫过整个口腔。孙红雷强势又霸道,卷起张艺兴的舌头,吮吸地他舌根发疼。孙红雷急切地和张艺兴交换着津液,有一丝细细的涎液垂在两个人相接的唇角。

但孙红雷训练有素的身体感觉到了危险。胸口一阵刺痛,长期训练形成的应激反应救了孙红雷一命。孙红雷低头看着已经进去些许的金光闪闪的簪子和缓缓渗出的血迹,他意识到,张艺兴是真的想杀了他。

 

孙红雷毫不在乎地把簪子拔出来扔到地上,带起一道血珠划成的弧线,簪子尖的血洇湿了大红色的地毯,在上面开出一朵暗红色的花来。这簪子还是他给张艺兴置办的行头,他最喜欢看他在台上扮角儿。风华无双,顾盼生辉。

张艺兴只是淡漠地坐着,脸上的红晕还未散尽。
孙红雷捏住张艺兴的下巴:“你再用力一点我就死了。”张艺兴冷冷地看了看他的胸口,嗤笑一声:“可惜你现在只出了点儿血。连轻伤都算不上。”
孙红雷的手指紧了紧又松了松:“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吗?”
“要你命的人。”
孙红雷笑了:“像一只诱人犯罪的羔羊。”
张艺兴气极,也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孙红雷抚摸着张艺兴的嘴唇:“这张嘴,也只有唱戏的时候才和我说些好话。”
张艺兴紧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孙红雷索性顺着脖子往下摸,在他胸前的盘扣上流连:“张老板,张公子,艺兴。”
“别说你想杀了我,有时候,我都想杀了我自己。”
伴随着孙红雷狠戾的语气,“呲啦”一声,张艺兴的长衫被他用蛮力撕开,布满了欢爱后痕迹的躯体暴露在空气中。张艺兴微阖双眼,睫毛颤动着在他的下眼睑投下一小片阴影。孙红雷太熟悉这个身子了。每次他都会在自己身下露出一副不甘心的倔强的表情,可那身子软的不像话,那副好嗓子就算在骂他也永远带着小勾子,更别提在床上被操的七荤八素的时候了。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操进去,听到张艺兴永远忍不住的呻吟。但不行,他揉弄着依然有些干涩的张艺兴,沉着声音哄他:“乖孩子,张开。”张艺兴羞愤欲死,但身体被调教的太熟悉这种勾引,紧闭的穴口已经被他揉弄的张开来,自动自发地分泌出那该死的液体。孙红雷揽着张艺兴的腰,把人捞在怀里面对着面,张艺兴脚上足够长的镣铐搭在孙红雷的脚踝上,拷着冷硬的金属圈子的手被夹在两个人之间。孙红雷一下一下的揉着张艺兴开合的后穴,撩出一波又一波的液体,多到打湿了孙红雷的手心,但张艺兴咬着牙一声不吭。孙红雷不急,他很有耐性地低头含住已然挺立的乳粒,轻轻地用牙齿磨着,舌尖在乳尖处打转,时不时地用力吮吸一口,咂弄的啧啧有声。张艺兴感觉热,又感觉痒,被撩拨的后穴又很空虚,他知道那里在叫嚣什么在渴求什么,他太了解了。心里泛上一阵悲凉,张艺兴,你已经变成这样放荡的人了吗?孙红雷没让他思考太久,一直在穴口打转的手指突然闯了进去,在里面兴风作浪。孙红雷太熟悉应该撩拨哪里,他模仿着性交的动作,快速地顶进抽出,次次都碾压着让张艺兴疯狂的点,灭顶的快感冲刷着张艺兴的神经。但他死死咬着嘴唇,一点儿声音不肯泄出来。孙红雷放弃了在他胸前作怪,转而亲起他紧绷的嘴唇,一点点地舔弄,吮吸,手上动作愈发凶狠。孙红雷含着张艺兴的嘴唇,含含糊糊地叫他:“乖孩子,射一次给我看。”张艺兴浑身僵硬,他的后腰被孙红雷紧紧地揽着,不受自己控制就勃起的柱身贴在孙红雷的小腹上和他的相抵,死了算了。张艺兴在被快感冲刷的间隙有些绝望地想。也不知道是希望谁死,总之,死一个就好了。
孙红到底还是撬开了张艺兴的牙关,卷着他的舌尖吮吸咂弄,手指在他体内死死地按着一点揉弄。张艺兴完全压不住的喉咙里的呻吟,被孙红雷尽数吃了下去。张艺兴放弃了与快感抵抗——在他漏出第一声呻吟后——孙红雷的进出愈发顺畅,他感到怀里的人开始细细地颤抖,含着他手指的后穴收缩的频率变快,开始疯狂挤压着他的手指,孙红雷的额头渗出汗来,狠狠地进出,仿佛正在插进拔出的是自己一样。最终张艺兴的急促地喘息着,克制不住地在孙红雷怀里颤抖着攀上了顶峰。挺立的柱身吐出一大股透明的液体,濡湿了孙红雷的。
“乖孩子。”
孙红雷硬的发疼,开口就带着浓浓的情欲和侵略气息。张艺兴浑身发软,一点儿反抗都没有就被孙红雷压在身下。孙红雷欣赏了一下张艺兴脸颊上的飞霞,无力地搭在小腹上的被铐住的双手,还在小股分泌着液体的被玩弄的红艳酥软的穴口,然后不紧不慢地在湿滑的穴口周围打着圈:“舒服吗?”
当然没有得到回答。
孙红雷替他回答了:“肯定舒服的要命吧?”
“你说老爷子想过你这副样子吗?”
“被我操的四肢脱力,啧,看这里还在流口水。”
“你别太过分!”张艺兴尚在高潮的余韵中,咒骂也变得像是勾引。孙红雷再也忍不住,一个用力没了进去。张艺兴刚高潮过的身子被这么狠地一顶几乎又要过去,孙红雷把自己埋在湿热的里面不肯出来,只是小幅度地顶弄。
顶的张艺兴被铐住的双手无力的随着身子一晃一晃。孙红雷扣住张艺兴的腰顶操,低头撞进孙红雷的眼睛里的是张艺兴玉白色的身体仰躺在大红色的丝绸床单上,漆黑的短发软软乖乖地搭在额头上,平常要么闭着要么瞪着的眼睛半阖着,在他英气的脸上形成了孙红雷除了冷漠和愤怒可以见到的第三种表情——张艺兴不自知的意乱情迷。

“他是离不开我的。”孙红雷想。
他也这么说了,他说:“艺兴,你离不开我的。”
张艺兴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嘲讽,然而更像求饶一些。

孙红雷掐着张艺兴的腰,猛地大开大合地操弄起来。张艺兴一段喘息被撞成三折。大红色的床帐里,全是淫靡的水声和急促的撞击声。孙红雷操的狠戾又精准,张艺兴的每一条神经都像被电流爬过一样酥麻,汹涌像海浪一样的快感冲击着他的天灵盖,张艺兴感觉自己身上的器官都死掉了,只有快感是真实的。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张艺兴迷迷糊糊地想着,像一条搁浅的鱼一样大口地喘息着。太快了……放过我……张艺兴极力向后仰着脖颈,想要挣脱一样,但接着就被孙红雷用力拖了回来。

“我知道你恨我。”
“可你也爱我。”
“别想逃离我。”
张艺兴根本反应不过来他说了什么。他只觉得要死了,但又被孙红雷操弄的活过来。脑子里只有一根细细的弦绷着,越绷越紧越绷越细,最后啪,断了。张艺兴眼前闪过一道白光,那一瞬间整个世界都是寂静的。

等他恢复意识的时候,孙红雷已经处理好一切了。张艺兴无力地闭了闭眼睛,视线划到孙红雷光裸的胸膛上那个小小的伤口。

血早就止住了。
这人就是个野兽。张艺兴想。

“睡吧。”欢好后的孙红雷声音里全是餍足。
张艺兴合上眼。
“我早晚会杀了你。”
孙红雷在张艺兴的嘴角落下一个晚安吻:“到时候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