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pwp/马豪】唔系啩阿sir,你就系咁降魔噶?

Work Text:

接到降魔工作的马季按照地址来到闹鬼的房间,果不其然看到一只罗刹正坐在沙发上戴着耳机听歌。见到他来罗刹只是轻轻瞟了一眼,目光里满是不屑,似乎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

“大胆妖魔,居然敢喺我嘅地头搞野?见到我仲唔乖乖投降?”马季捏住硬币,对罗刹喝声道。

“我投降?就凭你咁嘅三脚猫功夫?”莫伟豪嘲弄道,“你都系翻屋企训觉罢。我今日心情好,唔想杀人。”

“收人钱财,就要替人消灾,今日我一定收咗你!”

说完,马季向莫伟豪掷去钱币。莫伟豪一闪身消失不见,钱币掉在沙发上。马季环顾四周寻找莫伟豪的踪影,突感身后一阵阴风飘过,他刚转过身,就被莫伟豪连同自己一起推倒在了床上。

“降魔侠,想同我玩降魔游戏?都要睇你有冇资格先得。”莫伟豪跨坐在马季身上,居高临下地望着他,挑起他的下巴。

“你想点?”

莫伟豪不答,俯身按住马季肩头吻住他的唇。他的吻技很好,轻而易举撬开对方的牙关,如拨开牡蛎的壳,吮吸柔软的舌肉。马季的手插入豪仔发间,搂着他的后颈想反客为主,却被豪仔先捏住下巴,咬破他的嘴唇吮吸他的血。

沾了血的舌头灵活地探入口腔与对方的舌头双双交缠,血的味道在彼此嘴里都蔓延开来。

碰了血的莫伟豪眼睛变成蓝色,不自然的檀色浮上面颊,微微喘气。他慢慢直起身子,像预备开屏的孔雀,纤细的手指由唇沿着肌肤轮廓划过马季滚动的喉结,落在他的衬衫领口,一颗颗解开纽扣,哑着嗓音低声说:“做乜眼碌碌望住我,帮我除衫啊......”

马季回手搂住莫伟豪的腰,开始脱他的上衣和外套。两人的衣服丢在床下皱成一团。

莫伟豪的体格稍显纤瘦,肤色惨白如雪,体温也稍低于人。马季抬手从他胸前一路往下勾勒曲线,落在他平坦的腹部上。豪仔眨眨眼,拉过他的手指含进嘴里。

“上我。”

“咪住咪住,豪仔,先做润滑,唔系我惊你等阵会痛。”

“我係罗刹,点会痛,识唔识做戏啊?”豪仔不满马季的磨蹭,抽掉他的皮带,拉开裤链,手伸入内裤握住他的阴茎。“小小马好似几有精神。”他轻笑一声,指尖抵住顶端轻轻抚弄,“唔知係咪中睇唔中用。”

“喂,豪仔,唔好挑战我嘅耐力啊……”小马差些难以自已,赶紧阻止他乱来的手,“我去拿condom先。”他拉开床头柜胡乱抓了个冈本套上。

“一个就够?呵,降魔侠咁鬼冇用。”

“哗,等阵你就知边个冇用了。”马季将豪仔按在身下,将裤子连同内裤一同扯下。

“嗯……”后穴被性器填满的快感随着马季的抽插席卷而来,豪仔双手交错搂住小马脖子,忍不住仰头随着快感呻吟起来,同时不忘挑衅两句:“就咁?降魔侠,你就咁降魔嘅乜,大力低啦.......哈啊...”他话音刚落,剧烈的抽插随即而来,次次顶到他的敏感点,豪仔被顶得爽到说不出话,全身都被欢愉的巨浪包裹,闭起眼睛尽情享受,连脚趾都蜷曲起来。

“做乜唔叫了?咁快就唔得了?头先边個话唔中用噶?”马季边抽插边问,故意揉捏豪仔的紧致饱满的臀肉,让彼此肉体的撞击声越发响亮。

“啊哈......收...收声啦。”豪仔别过脸用手挡住眼睛。“睇住我。”马季将他的手拉开,“我想睇你嘅表情,我好中意你喺床上望住我个表情,让我好心动。”

“死变态的士佬……唔......”

他的脏话被马季用吻全部吃进了肚子。

他们云雨了一会,马季突然故意缓下速度,惹得几近高潮边缘的豪仔咬牙切齿地瞪他。他憋着笑握住豪仔的脚踝抬起腿亲吻,像礼拜圣物般缓而轻地一路向上吻到锁骨,停在那轻轻咬了一口,豪仔雪白的肌肤上立刻落下一个浅红的牙印。

“我啱啱喺你身度落咗封印,豪仔,你仲唔投降?”做戏要做全套,马季点了点他留在锁骨上的牙印,坏笑道:“投降就俾你爽晒。”

豪仔推开他,“算,唔好咁快完,我想喺上边做。”他重新跨到马明身上,慢慢坐下去,将他的性器慢慢吞纳。

“唔......”

在上的体位让性器进入身体得更深,豪仔一时适应不了,皱起眉。

“算喇,唔好勉强啊,会整亲你。”

“话咗冇事咯。”

豪仔渐渐适应了这种深度后,慢慢摆动腰肢动起来。性器被温热柔软的肠肉整个包裹摩擦,快感如闪电不断迸发出来蔓延全身,让马季爽得倒抽气,搂住豪仔的腰,舌尖不忘爱抚他胸前淡粉的乳粒,舔弄又含住两颗挺立的饱满红石榴,另一只手握住豪仔的性器随着抽插的频率抚弄起来。

“嗯哈......”

豪仔的手指没入小马的头发,挺起腰迎合,高声呻吟沉沦于交欢快感当中。最后小马加快频率抽插了一会,两人一同攀上顶峰。马季抽离豪仔身体,将condom丢进垃圾桶。

“cosplay係未好刺激?不如下次玩过其他角色啦?”马季搂着豪仔又蹭了过去。

“痴线,细细个个阵就中意扮降魔侠,而家上床仲要陪你玩埋晒呢低嘢,你真系八岁细佬仔乜?”豪仔起身向浴室走去,“好热啊,未痴埋黎啦。我去冲凉。”

马季哦了一声,小小声嘀咕,“咁你又应承同我玩。切,我睇你都几入戏,明明自己都中意。”他跟着豪仔一起进了浴室,“不如我们喺浴室再玩过次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