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zry48】壁尻风俗馆(pwp)

Work Text:

◎激情产物,切勿严谨观看,全文第一视角
◎内含林秦,燕闲,深海,荒山等cp注意
◎壁尻/脐橙/双⭐/恩p/兔兔女装
————————
当朋友领你到了这个偏僻又隐蔽的风俗馆时,你便察觉到不对劲,心里想到这十几年来听到的各色大大小小的新闻,有些微微的紧张了一下。无非是些……仙人跳之类的,你今天带了足够的钱,危机时刻大可拿钱财保平安。

会馆门口挂着古朴的橘黄的灯笼,罩子上写着ポルノ,你的朋友专修日语,告诉你那是“情色”的意思。走廊里灯光昏暗,没有见到任何人,到处都弥漫着一股温和但催情的熏香,仿佛下一秒就会有貌美的花魁从屏风后面款款走出来。

走廊两侧是风格迥异的小房间,全都紧闭着大门。雕花的木门上挂着小牌子,你凑近看,那最近的一扇上写着:
编号03:范闲
南庆诗仙,鉴查院提司,江南路内库转运使
状态:发情中(不在房间)

你惊愕且感到满头雾水,然而你的朋友却兴冲冲的径直走向了六号房间,只是一瞬间那门就关上了,你碰了一鼻子灰,这时候上方悄悄打开一个小窗口,你正好可以看到里面的状况。

房间不大,为长方形,正中一块横着的悬空木板中间锁着一个人,你的方向只能看到像水蜜桃一样的屁股,却看不见上半身的模样,隐约见到如瀑布一般的黑发在木板的另一侧垂落下来散在地上。你的朋友从工具台上抄起一根软鞭,不轻不重地抽在了那浑圆的肉上,激起一堆肉浪。

”……!!”一声受到惊吓的吸气声响起,那被锁住的人似乎讨厌极了被人打屁股,带着怒气的辱骂声在房间里一阵一阵的回荡着。鞭子随着声音继续抽着,一下比一下重,屁股瞬间红了一大半,比刚开始更加挺翘。抽打的地方也很刁钻,故意地往两股之间那瑟缩的肉穴上落,有时候还会轻轻地扫到垂着的囊袋,导致那人辱骂声越来越小,轻微的哭泣取代了之前的盛怒。

眼尖的你发现那肉穴竟然一张一合的吐着清液,淫水流满了大腿内侧。你的朋友似乎是有些热了,便脱了上衣和裤子,狰狞的肉棒直接捅进了最香艳的私处,一声娇嗔勾人心魄,那木板闻声而断,被铁链迅速收回了房顶……你终于看到了那个人的样子,上半身还穿着墨绿色的孔雀毛大氅,汹涌的双乳随着抽插而抖动着,他被拉过坐到地上,以骑乘的姿势被狠狠地肏着,本就打得红肿的屁股此时更觉可怜,沾了一层汗水更加晶莹剔透。

可是还是没能看到脸。你心有不甘,虽然胯下早已硬得发痛,仍然坚持在门外没有走。你看到了旁边的牌子,上面写着【澜州羽皇风天逸】,你感到好笑,一个皇帝被肏得直喘,这是什么里番剧情。

“呜呜呜要死了……!!皇叔救我……啊啊我不行了!”风天逸被肏得三迷五道,他被抱着换了好几种姿势,胸肉上全是淤红印和咬痕最后压在门上,蓄满眼泪的蓝色眼眸直勾勾的对着你,在你的观看下尖叫着爬上高潮。

你的朋友要继续着第二轮,你也无暇再看下去了,准备先去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你一一察看着那些小房间外的牌子,什么参谋长张显宗,军统特工唐山海,还有刘子固啦,荀政,方天翼等等……你眼花缭乱,不知道该去哪个房间。这个时段的某些房间是有人在的,比如那个挂了“法医秦明”牌子的木门里面,一个被撕烂西装蒙着眼的漂亮男人被手铐拷着吊起来,怀里趴着另一个肌肉发达的帅哥正在咬着他的乳肉,旁边有一套脱下来的……警服。

你瞬间就明白了,这还是一场警局的内部消化。那法医看着瘦瘦的,一对奶子倒是挺大。另外一个九号房间的严颂声还骑着小木马,被硅胶肉棒肏得直流口水,嘴里咬着马鞭,乳头上夹着铃铛,那木马一动,铃铛便清脆的响两声。

唐山海的房间里也早已进入了激烈的阶段,两个人几乎是拳打脚踢的肏起来,脸上糊着血却也还在接吻。唐山海嘴里不停的喊着陈深的名字,正在操他的男人吸了一口烟吐在了对方的脸上,然后彼此又交换了一个带着尼古丁气味的嘴唇碰撞。

你走向下一扇门,上面写着何安宁,没有过多的简介,你觉得名字不错,便推门走了进去……仍然是一个屁股对着你,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何安宁穿了一条草莓内裤,小腿上还有白色的堆堆袜。

你没心思玩什么spank,把人从木板上放了下来。这个何安宁看起来软软糯糯的,有一双小鹿似的眼睛,刘海软趴趴的,头上有一个兔耳朵发箍,身上穿着女子高中生的制服。你刚一脱掉裤子,何安宁立马凑上来,以鸭子坐的姿势准备好,当肉棒从内裤里弹出来,你看到对方眼里闪过了一道光。

这个会馆的口活要求一定很严格。你心想着,因为是从来没有的这般舒服与爽快,看着身下努力吞吐的像小兔子一样的人,你甚至产生了一种援交的罪恶与刺激。当然,你清楚的知道这个何安宁肯定是已经成年了。

你轻轻地拍了拍何安宁的头,然后把性器退出来,对方脸上闪过一丝惊愕但又马上隐匿在淡淡的羞怯微笑里。他转过身去翘起了自己的屁股,还主动撩起了裙摆。你食指一勾那草莓内裤便滑落了,却露出了戴着毛茸茸兔尾巴肛塞的屁股和一个粉嫩嫩的肉缝。

这个何安宁居然是个双,你很高兴,提着枪就挤着何安宁的屁股,像极了大灰狼与小白兔,不过不是童话故事,而是成人色情漫画。

肉缝已经湿哒哒的了,你毫不犹豫的捅了进去,卵大的龟头卡在肉里,紧致的感觉让你倒吸一口冷气。“放松一点。”你捏着何安宁的兔尾巴,轻轻地来回抽动着刺激着对方的前列腺,何安宁似乎是敏感得有些过头了,简直像一个处女一样,两条白皙的腿不停地抖动着。等对方完全情动之后,你猛地发力插进了最深的地方,何安宁也尖叫着射出了他的第一股精液。

双性比一般的人更加淫荡。你两只手攥住何安宁的腰,开始快速的猛烈的抽插起来,听着对方咿咿哦哦的放浪娇喘,下体更加硬得肿大一圈。你狠狠地抽着那软白的屁股,每打一下,软肉就会受惊似的紧缩一些,另外一只手摸下去,捏住了还没被碰过的阴蒂,只是稍微的挤了挤,何安宁就哭喘着潮喷了。

“好哥哥……呜呜饶了我吧……”何安宁的眼睛哭得红彤彤,配上那兔耳朵和尾巴煞是可爱。你把对方翻个身抱进怀里,发现对方的身型足足比自己小了两圈。你的肉棒在小兔子的屁股里捅来捅去,肚皮上清晰可见一个凸起来的轮廓。你继续冲刺着,撞到了一块柔软又热得发烫的地方,怀里的人儿一下子挣扎起来,哭叫着不要碰那里。

“会怀孕……!啊……不要……”何安宁已经没有了控制身体的力气,他劝劝的趴在你的肩头上,吐着舌头爽得快要翻白眼。你很快就肏开了那片柔软,龟头卡在宫口继续蛮干,兔尾巴肛塞也被拔了出去,换了两根手指快速的揉弄着前列腺那点地方。双重刺激让何安宁泄了好几次,前端已经射不出任何东西,但是潮吹液一股接着一股往外喷。

“自己弄前面。”你发出了命令,把何安宁的手放在两瓣阴唇之间,让他自己玩小豆豆。小兔子不停地痉挛着,可是因为你有力的怀抱而只能被迫承受着高潮,他刚用手指揉了阴蒂没两下,前列腺加上阴道G点的的快感便瞬间从酸软的下腹涌向四肢百骸。何安宁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张着嘴巴,眼睛也无法聚焦,屁股一抽一抽的弹动着,看样子是爽得快要昏过去了。你想到了里番里那被玩坏的阿黑颜和冒着爱心的眼睛,下身一紧,一大股精液射进了何安宁的宫腔里,被龟头赌得严严实实。

何安宁尖叫着哼唧了一声,然后就晕了过去。你抱着对方香汗淋漓的身体温存了一会儿,把半软的肉棒拔出来,带出了一大股透明的淫水。

你打心底里感谢你那个朋友,这个会馆虽然有些奇怪但服务质量确实一等一的好。你穿好衣服离开了房间,抱着观光的心情走廊深处走着。

你再次经过秦明的房间,看到那个警察已经打上了本垒,法医被压在身下,脖子上带着一个项圈,手铐仍然没有解开,缚在身后使秦明无法动弹。

再往里走,一个铁门吸引了你的视线。在这个全是木质结构的地方,它实在显得太突兀了,好在旁边有一个玻璃的窗户,你可以透过他看看里面的人在做什么。

铁门内的布置像一个审讯室,各种刑具挂在墙上,一个赤身裸体十分丰腴的美人趴在垫了毯子的长凳上,穿着西装的男人正在往那背上滴蜡烛。

“荒木先生,我真的知道错了……”

你看了看小牌子,上面写的陈山,三面间谍。一般无间道都死得很惨,你在心里对陈山感到同情,寻了外面的椅子坐下,准备看看这场调教会以什么结局收场。

然而你不知道在最深处的那个密室里,那个不在三号房间的小范大人,此时正被迫进行着一场艰难的游戏。

范闲是一早就被人带走了,他是个小狐狸精,一段时间不被男人肏就会浑身不舒服。此时他已经“饿了”接近六个小时,安静的密室里时不时响起他轻轻喘气的动静。

随着门打开,范闲清楚地听到了脚步声,大约是六个人。他的眼睛被黑布兜住,并不清楚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你给这六个人口,猜谁是你那老相好燕小乙,猜对了放你出去,猜错了你就等着被其余的五个人肏死。”

范闲咽了咽口水,他被领着来到第一个人的肉棒面前,腥臊的味道让他隐隐有些兴奋,试探性的用舌头舔了舔,然后手口并用的把肉棒含到嘴里。一号唧唧很大,气味也不熟悉,范闲首先把这个选项在心里划去,认真又卖力的做着工作。他下面受了情动的影响也有些难耐,率先流出来的淫水滴到了地上。

一次性给六个男人口的确不太容易,范闲感觉自己的下巴都已经酸得发痛,等最后一个唧唧射进他嘴里的时候,他甚至有些想打嗝,肚子微微有些鼓起来,而后穴就是发了大水,空虚的流着水一张一合着等着被肉棒肏。

“猜出来了吗?”

范闲揩了揩嘴角,他心里早已有了定数,他和燕小乙搞了那么多次,怎么可能尝不出来对方的味道,不过……都说了范闲是个狐狸精,他怎么会放弃被五个大唧唧肏的机会呢?

“我猜是第三个。”

很好。范闲心想着,他被人抓着衣领扔在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床上,没等他做反应就被插了一整根肉棒进来,爽得他一下子叫出声。这几个男的也像是憋坏了,不要命的往里面捅,沽唧沽唧的水声一刻也没有停,他们扣着范闲的双腿,使其分成几乎快要一字马的程度,奶子也被两只不同的手握住,掐着乳头让小狐狸哭着叫。

燕小乙其实并没有离开密室,此时的他正恼怒着在范闲体内横冲直撞,他知道这人是个骚货,是个无情的婊子,故意猜错了就是为了等男人肏,既然如此便随了范闲的心愿,让他被男人肏死。

每在体内射一次,范闲的大腿内侧就会被人写上一横,没过多时便有好几个“正”字,各种凌辱的话语遍布在身体各处,精液也喷得到处都是。一轮结束后就换个人继续下一轮,小狐狸的肚子已经被射满了,圆滚滚的像是怀了孕。他们把范闲的下半身往上折,分开已经被肏得红肿的后穴,纷纷把精液射进去。只要范闲的屁股稍微的那么收缩一下,就会有东西从穴内被挤出来。

等到六个人的轮奸结束已经到了清晨,范闲瘫在床上一点动静都没有,他吐着舌头半闭着眼睛,显然已经晕了过去,身上布满了肮脏的浑浊和“正”字,穴肉肏得外翻,兜不住的精液往外流着,此时只要压一压他的肚子,说不定还会喷出来。

今日壁尻风俗馆营业结束,欢迎下次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