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狼人杀 第二十三章

Work Text:

第二十三章 痛
黑狼族的地牢,裡面除了用一些蜡烛点燃的烛光,就只有一处小窗户透出来的月光照射在地板上,黄伟晋的手脚被人分别被铁鍊绑住,眼睛被人用黑布矇住。
「放开我~罗宏正你有本事把我眼睛上的布鬆开啊!别用些下作手段对付我。」
「你当我这个狼王是假的吗?我会傻到让你用眼睛施法制住我?」罗宏正捏住了黄伟晋的下巴,用着极其讽刺的态度询问。
「既然你有这个本事,你可以派你们族裡的精英带回锋泽,何必老是纠缠着我不放?」
「就因为你是狐狸一族的,目前狐狸族并没有表态要帮谁?狐狸本就是狡猾多疑的…是最适合与我们一同杀死人类的同伙。」
「死了这条心吧你!罗宏正,你也已经有皇后了…我不像白狼族的狼王那样,还要玩报仇的那种游戏……」
「我跟我那表哥不一样…东西准备好了吗?」
「是~已经准备好了……」一位黑狼族部下,将沾有盐水的鞭子递给了罗宏正,然后便毫不留情的往黄伟晋身上打了一鞭。
「嗯!」黄伟晋感觉到身上出现一阵疼痛,但为了不在罗宏正面前示弱,只得咬唇忍住不發出任何声音。
「还是跟以前一样这麽倔吗?那我就陪你玩到底……」
…………………
罗宏正就这样用着沾有盐水的鞭子打了黄伟晋将近二十分钟,黄伟晋身上出现了大大小小的鞭痕出现,罗宏正这时突然将鞭子丢在地上。
「都给我退出去,没有我的命令都不准进来。」
「是~」黑狼族部下们听到罗宏正这样说,便纷纷的离开地牢,并将牢门关上。
「不错嘛~你挺能扛得住打的…但你也快到极限了吧?」
「你这话…什麽意思?」
「哼~」罗宏正冷笑一声,并用力的打开黄伟晋的嘴巴,将一颗小药丸丢入黄伟晋口中。
「咳咳咳!」黄伟晋很想将药咳出来,但药一进入口中就瞬间化掉了。
「你放心,我给你吃的是麻醉药,我要让你在清醒的状态下…感觉到一切的痛苦。」说完罗宏正便开始褪去他身上的衣物,然后将黄伟晋绑在眼睛上的黑布拿掉。
「呃……」突然映入眼帘的是罗宏正完美的身材,这让黄伟晋有些不知所措。
「想要?」
「我没有……」黄伟晋撇过头不去看眼前赤裸的罗宏正,因为在他心中,还是想着邱锋泽。
「在我的面前,你没有资格去想其他人……」说完罗宏正便将黄伟晋身上的衣物撕掉,然后便露出他的獠牙,在黄伟晋的锁骨处咬了一口。
「啊─」
「这个记号…便代表你是我的奴…你不可能获得其他人的感情。」
「我就是我!我可不是你一个人能让你随意玩弄的狐狸人偶!」
「还在嘴硬……」突然,罗宏正一个眼神,突然让黄伟晋整个人头痛欲裂。
「你就算用魔法压制住我…你也控制不住我的心…我不会屈服于你的!」
「那我就让你彻底死了这条心…邱锋泽根本就不爱你…我的人回报说…他跟部落的一位骑士…叫做陈零九的非常亲密。」
「我不信!!」
「你自己看吧……」罗宏正一个施法,原本灰色的牆面突然有了画面,黄伟晋看到了邱锋泽在陈零九身下,意乱情迷的呻吟着。
………………
罗宏正并没有急着想要在黄伟晋身上施加痛苦,而是让他有时间思考,穿好衣服后罗宏正便从地牢出来,这时许明杰来到了他的面前。
「狼王陛下,狼美人回来了。」
「好……」罗宏正跟着许明杰来到大厅,从王位上坐好后,就看到嘻小瓜带着伤单脚跪在地上。
「陛下恕罪…我没能完成将雪狼带回来的任务…因为……」
「陈零九吧?石像鬼已经告诉我了。」
「求陛下饶我一命~我真的不是有意要放过雪狼的……」
「算了…这次就放过你…下次再有错误…就去死…给我滚……」
「多谢狼王陛下宽恕~」嘻小瓜行礼后,便一拐一拐的离开大厅。
「启禀陛下,皇后殿下求见。」
「你跟她说…我现在还有事情得处理…我处理好后会去她的寝殿的。」罗宏正对黑狼皇后派来的宫女交代一声后,便再次前往黄伟晋关押的地牢。
………………
「嗯~宏正…别…放开我……」黄伟晋全裸的被放置在一张铁床上,双脚大开被罗宏正用手指侵入他身后的秘穴。
「怎麽?刚才你不是已经告诉我了…你想跟我做……」
「可是…你也…痛!」
「搞清楚你现在的状况,我是黑狼族的王,你…只是狐狸族的一隻狐狸…你只能臣服在我身下……」说完,罗宏正将黄伟晋拉起了身,并将他维持着跪地的姿势。
「你…该不会要我……」
「如果你想让我来硬的…我没意见……」
「……」黄伟晋面对着罗宏正肆虐的笑容,深吸一口气后便张开嘴巴,开始含住那根巨大的分身。
「要是邱锋泽看到你这样像奴隶一样的模样,不知道还会不会对你那麽好……」
「姆!」黄伟晋听到罗宏正这样说,便不高兴的想反抗,但却被罗宏正硬是压住头,要黄伟晋继续动作。
「你也很恨陈零九是吧?就算你是九尾狐,在鱼白部落这麽多人面前,你敢现出真身跟陈零九单打独斗?」
「……」
「所以…你必须跟我合作…将那些该死的人类们杀掉……」
「如果人类死了…你也会杀掉我的族人们吗?」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罗宏正将黄伟晋再次放回床上,并将他的双腿分开,用力的挺入黄伟晋的秘穴。
「啊─」被突如其来的侵入,让黄伟晋忍不住这样的痛叫了出来。
「你最好能让我满意,否则以我黑狼族的能力…灭掉你们族人跟鱼白部落是易如反掌……」
「罗宏正…为什麽你一定要逼我…当初明明是你不当我是一回事的……」
「闭嘴!」看着眼眶泛红的黄伟晋,让罗宏正心情烦躁的大吼起来,便开始身下的律动。
「呜…痛…好痛……」
「你以为是我们族人的错吗?是你们族裡的人联同白狼族,害死我父王跟母后,是你们!!」
「骗人…你骗人……」
「不信的话,你可以回去问你们族裡的长老…牠们肯定打死不会承认这事的……」
「不可能…你说谎…长老跟我家人不可能会这样……」
「你的父母也参与了这次行动,但你们族的长老们,却将你父母推出来作为替死鬼……」
「……」面对如此句句扎心的真相,这让黄伟晋彻底心死了,为什麽罗宏正要不断的针对自己,原来是为了復仇。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欠我的……」不等黄伟晋回答,罗宏正便继续在黄伟晋体内,进行更加深入的性事。
………………
这场性事持续了三个小时后,罗宏正才从地牢裡走出来,并且跟守在地牢的部下们交代。
「把黄伟晋给我处理好,将他送回他的住处,别让任何人起疑心知道吗?」
「是~狼王陛下~」罗宏正交代完后便来到了黑狼皇后的寝宫,一进入寑宫,便看到一位长相甜美,头上有着黑色狼耳的女性坐在床边。
「都这麽晚了…雨非妳还不休息吗?」
「你又把他带回来了…对吧?为什麽不留住他?」
「我留一个奴隶做什麽?」听到黑狼皇后这样说,罗宏正只是冷冷的回应她。
「真的是这样吗?你明明心中还有他不是?要不是黑狼族的老臣们逼迫你娶我,其实他应该……」
「文雨非,我警告妳…妳现在是我们黑狼族的后,该说什麽不该说什麽…妳自己好好掂量。」
「我当然知道~我只是希望你将来不要后悔,我怎麽会不知道…妳立我为后只是维持住体面……」
「…我父王跟母后过世以后…他跟我就不可能了。」罗宏正说完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黑狼皇后的寝宫,走出去之后,罗宏正的脸上显现出了複杂。
『要不是他们不在了…我不需要这麽冷情的……』内心感到挣扎的罗宏正,但下一秒便又忘的彻底,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