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宁白宿敌三十题/第17题】自甘沉沦(Я)

Work Text:

针锋相对的场景在初见的那天便已在宁峥脑海中勾勒完全。此时的他,丝毫感觉不到任何诧异,直视对方的眼睛,目光依旧是那般的玲珑剔透,想必也是和他自己一般。

 

灵魂牵动指尖,微颤着划过青年的衣襟,目光愈加深沉。

 

剑早已被丢在一旁交错着,对方手中的蝴蝶刀被无情地剥夺而走,冰冷的武器不应在温热的躯体间挤挨。

 

隐忍地呼吸难以克制地逐渐加重,脑中曾妄想过,梦中迷乱过的画面都将在眼前一一重现。

 

青年的身子薄弱,却不乏应有的力量。也对,身为三大剑客的他,自然有能与之匹敌的力量。说到底,也不过互相利用罢了。只是……

 

宁峥一向冷静自持地黑眸缓缓合上,掩去了眼眸中的复杂和那不经意而间泄露的深沉爱意。

 

白皙的皮肉顺着指尖的游走在黑暗中逐渐展露,薄凉的月光透过半阖的窗棂映入昏暗的屋内,沾染上了那充斥着整个不大空间内的灼热,如落入油锅中的滴水,顷刻蒸发,上升的薄雾模糊了视线却似干柴烈火将气氛彻底燃起。

 

动作突然快了些许,倒在床榻上的青年只是凭着绝佳的视力静静看着自家养大成人的崽子,任其所为,想不出反抗的理由,甚至连往日从不离口的调戏也未曾启唇说出,最后反倒作弄地宁峥不自在了。

 

“白若遥。”

 

这一声,好似什么神奇机关样的,青年眼珠子一转,脸上的挂上了笑意,仿佛整个人突然间就活了起来,“宁宁——你是不是不行啊。难不成,是想要我来么?”

 

白若遥的话很好地化解了宁峥的那点不自在,取过搁置在床头的香膏,抽落系在腰间的玉带,主动分开的大腿邀请着,若鸩酒,却仍忍不住饮鸩止渴,宁峥着迷着抠挖了一大块玉膏,仔仔细细地从腿根涂抹至那沉醉的深渊。

 

深渊之所以惑人心扉,除了是因为来源于心尖上的砂痣,还因是那温软宜人,细密地咬着,舒服磨人罢。难怪不得京城饭囊酒袋如此之多,大致都是如此醉迷美人怀吧。宁峥眸色再次暗了暗,敛起的眉眼错过了白若遥唇角得意的笑丝。

 

毕竟是本不该承受之处,自然是在此之前做了完全的准备,每一点都算计地稳稳当当,方才落入如今的局面啊,他的崽子,果然还是太过信任自己了。如此这般想着,白若遥的眼底铺上了满溢的笑意,上齿咬着下唇,忍耐着这段时间的不适。

 

沉腰,利剑破开深渊,艰难前行。雨落入花心,试图将自己全身心地滋补心爱的美人。

 

舞剑前需反复练习,所谓横劈竖斩,都需一遍遍多次练过。这是,白若遥亲自教宁峥的。只是如今回首,却被宁峥拿来对付了自己,力道不减分毫。

 

沉重的喘息声盖不过真刀真枪上的皮肉拍打声,刺中要害突然高昂的呻吟只出了一声后便被尽数堵在了唇瓣之间。

 

烈火在深渊燃烧,突然而至的收缩像是对抗到了极致,胜负即将分晓。

 

腊梅映雪,最是醒目,白皙的后颈上终是落上了封签的咬痕。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