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多糖/Я】今晚月色真美

Work Text:

月色消了几层寒窗雪?应是问良辰美景奈何。芙蓉帐暖度春宵,他宵饮醉去难复。唐陌,你当如何?

架起的双腿搭在肌理分明的肩背上轻轻敲打着,汗水在灼热的空气中升腾,卷入了暧昧的空气中。

墨色的桃花眼中水汽弥漫,绯红的眼角沾染上睫毛上的泪珠,红霞铺满雪色的皮肉,带着两三点青色的指痕,愈发艳丽糜靡,撩动着隐藏极深的冲动。

傅闻夺总是担心唐突佳人,即使被清冽微甜的信息素迷得不着东南西北也舍不得对身下人下重手。指尖抹上了厚重的润滑剂,这才敢胆将其探入那湿热之处。

衣物早已在傅闻夺的易感期到临后,寻着心上人香甜的信息素,在花房里找到了唐陌时,便被傅闻夺撕了个粉碎。在易感期时,Alpha总是敏感而富有攻击性的,想要将伴侣迫不及待地完全占有来满足剧然高升的占有欲。

花房里有张双人躺椅,完全展开来也可以充当一张床了,而幸运的是,花房一直都被唐陌打理得很好,包括这张躺椅在内。所以当唐陌被掀翻在躺椅上时,托厚实的软垫的福,除了略为的震动和颠晕外一切都还不错。

花房也是他们经常做爱的地点。唐陌是喜欢花的,他会将花料理得极好,然后每日剪下三两枝新鲜的花骨朵插在客厅的花瓶里。而傅闻夺却喜欢在鲜花灿烂里将唐陌压下,感受着他的存在,拆吃入腹,花的美艳与人同醉。

湿润的指尖插入了湿热的内里,紧致的内里吸允着指尖,想要对方入得再深些,那才好满足如陷深渊的欲望。

食指骚刮着内壁,却引来了更强的吸力和满手体液。紧接着傅闻夺探入了第二根手指,然后是第三根、第四根。在里面动作的四指沉迷于征略领地,为接下来帝王的进入开疆扩土。

唐陌的那点凸起浅得很了,傅闻夺只需探入半根手指就能抵到,但傅闻夺从未这么干过——在性事上,傅闻夺向来是连小孩子都不如的,格外地恶劣。他会温柔地对待唐陌,却从未肯应许唐陌‘不要了’的恳求——他甚至会故意小心翼翼地绕开那处,然后又趁着唐陌不注意重重地顶上一顶,每每如此,一定会将唐陌眼角的绯红艳丽了又湿润了些许。

唐陌咬着食指,呻吟都被吞咽下去,只在偶尔泄出几道呜咽。对此,易感期的傅闻夺不满极了,他抽出了手指,将抗在肩上的双腿拉下,一手摁住腿根将其分开。

唐陌的双腿被折成了‘W’字形,门户大开着对着傅闻夺,下身完完全全暴露在心上人的眼底,玉茎硬得不行,向上高高翘着,后面的空虚着想要绞尽些什么才好,正咕叽咕叽地唱着水歌儿。唐陌觉得实在是太羞耻了,涨红了面庞,将头扭到了一旁,长卷的黑羽轻颤着遮挡着水雾弥漫的眸子,却一个不留意将修长的脖颈献上。

傅闻夺应邀俯下身来吻了上去,细密的吻落了上去,染了白雪,惊了水色泼墨画。鼻尖抵在脖颈上,本能地去追寻颈后的腺体,那里匿藏着疯狂本源。

“Victor……”唐陌实在忍不住了,伴随着傅闻夺易感期的到来,唐陌也因此进入了发情期,而正如唐陌所知道的,傅闻夺还是一如既往的恶劣。

他将手指抽离了嗷嗷待哺的秘境,然后欣赏了会精致迷人的心上人,然后再度俯身压下,当唐陌以为他要进入自己时却仅仅只是停留在了秘境的门前,迟迟不肯探入。

“进lai——”一个急转的呻吟顺利从朱唇串了出来,傅闻夺心思得逞地勾了勾唇角,将手按在精瘦的腰间,手指摩擦着小巧的腰窝,不等唐陌适应便开始急急摆胯。

胯骨拍打在白皙的皮肉上如雪落腊梅,除却啪啪啪地拍打声,那处吞咽的声音也不甘示弱地响起,而这一响,唐陌的呜咽声紧跟着也被逼了出来。傅闻夺伸手扯开了唐陌咬在口中的手☞,拉至自己唇边心痛地舔吻,而傅闻夺分心不分神,胯下的动作反而还快上了几分,这下没了堵在唇边的介物,呻吟声便止也止不住地响起。然而,对唐陌来说,呻吟声还是小事,只是憋着股劲好让自己别那么快就释放了。

众所周知,发情期的Omega尤为敏感,定力差点的,就刚进去了,指不定就会交代一次了。但显然,唐陌的忍耐定力还是很高的。

傅闻夺就不信了,放缓了速度一下下重重地蹭过凸起凿进深处却又在临门前狠狠抽取,这一刺激地狠了,唐陌自然不可控制地泄了出来,如喷漆,将两人的腰腹喷满了浊液,甚至还多溅了些飞到了胸膛上。又一次的心思得逞,傅闻夺抬头吻上了唐陌的唇瓣,安抚性地撬开了没什么阻力的唇齿,勾住了内里柔软的舌共舞。

泄出来的Omega软得不可思议,加上热切的深吻和傅闻夺不肯停休的进攻,唐陌再一次地体会到了堪称滔天巨浪的快感,快感疯狂堆积,但刚泄了库存的身体却根本来不及反应与承受这份快感,快感堆积到多了就只剩下了难捱的难受。

傅闻夺又哪肯放过他,非要把他做得精疲力竭哭出来才好。扣在唐陌腰上的双手一滑,将窄腰松松环住,再一个翻身将唐陌立于身上。也正因着这个体位,唐陌将傅闻夺吞得更深,沉浸在情欲迷雾中的双眸中也出了几丝抗拒。太深了。

唐陌的双手抵在了傅闻夺的胸膛上,支撑着想要逃离,实在是太深了,一个不留意傅闻夺就能轻而易举地将自己送入另一段更为湿热苏爽的甬道,而只要唐陌能控制开启甬道一天,他就一天不可能对傅闻夺关闭甬道,那是他曾珍藏在心底恋慕着的男人啊,他怎么忍得了拒绝。

傅闻夺眸色深深地看着身上人的糜态,和那渐渐渡过了贤者之期重新硬挺的秀气,眼底深处是恋眷与疯狂。正如同唐陌对他的慕恋,他也深深地为唐陌所着迷着,他小心翼翼地布下天罗地网,然后将心爱的少年笼罩其中,满心欢喜地带回家。

人难免会贪心,当习惯了相处的的生活后,他开始不满足于朋友的位置,想要更近一步的关系,想要标记,想要将自己的信息素注入唐陌的腺体,想要肌肤相亲,堕入深渊再升入天堂。当他为自己的念想所遮掩,却迎来了唐陌来势汹涌的发情期。竟让他得愿以偿。他会照顾好唐陌的,以军衔发誓。

唐陌终于还是哭了出了,傅闻夺实在是太持久了,他根本无力抵抗,只能缴械投降,紧紧环住心爱的恋人。

傅闻夺顶开了甬道,唐陌为他门户大开,他顶进了最深处,成结,开始漫长的射精。

唐陌的小腹被撑得微微鼓起,傅闻夺却就着射精开始了又一轮的征战。他想要唐陌的身上,里面外面,都沾满了他的气息。

“唔啊,Victor……”

“我在。”

满心欢喜,甘心落入罗网,不怨不悔。

今晚月色真美,我愿与你共枕席。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