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宁白/Я】Sex & Love

Work Text:

-

Start.

太阳彻底没入地平线时,夜色也彻底笼罩了整个省市,然而霓虹灯早已亮起,灯火将大地映如白日,又是糜靡笙歌高挂起,明日仍需早起去上班。

忙碌了一天的宁峥却仍还有大量的文件等待着他的批阅,抬手捏了捏鼻梁骨,冰凉的手使略微有些昏胀的大脑清醒了些许,收在抽屉里的手机却开始了滋滋震动。

宁峥拉开抽屉将手机捞了出来,上面的来电备注为‘fox’。这时那个人打电话是个什么心思宁峥哪能不明白,食指在屏幕上划过,开了免提后放到了桌上,“喂?”

“宁宁啊,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呢~”青年的声音透过电话传入耳中有些了失真,但那话中的抱怨却是一点都少地传递给了宁峥。

宁峥:“今晚不回去了。”

宁峥继续着之前的工作,资料翻动的声响连着话一起进了白若遥的耳朵尖,这混合齐奏听到了白若遥耳中那叫一个冷酷无情工作狂。

白若遥,“你可以拿回来做。”

宁峥想也不想干脆利索地拒绝了,“不行,太多。”感情当他不知道那老狐狸在想什么么?他要是敢拿回去,他也就别想在第二天看见了——全都被白若遥给拿去毁尸灭迹了。

白若遥哪肯服输,眼珠子一转学着电视剧上的女孩子试图撒娇,“宁宁~你回来陪陪我嘛,我又不会把你给吃了,男朋友有你这么当的么。”

宁峥听着愣是起了两胳膊的鸡皮疙瘩,一边搓着立起的鸡皮疙瘩一边警告着,“白若遥,你正常点,不然我就挂了。”

白若遥砸了咂嘴,“那行,我就跟你直说了,今晚你要是不回来,你以后都别回来了!”

宁峥面不改色为白若遥指点迷津,“那是我的房子。”

白若遥气了,“回不回,几点回。”

宁峥,“……看情况,我尽量。另外,你一直在干扰着我的工作效率。”

潜台词,如果回不去就是白若遥自作孽。但是那也仅限于白若遥看不到,相比平时,在和白若遥的交谈中,他的效率反而更高了些。

白若遥对着手机的表情一顿,“那我就不打扰宁宁工作了哦,宁宁工作加油哦,我在家等你回来哦~”然后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

宁峥刚把手机塞回的下一秒,电脑上的微信视频通话邀请却响了,还是白若遥。

宁峥关抽屉的动作顿了下,右手拖着鼠标点了同意。下一刻白若遥那张俊秀的娃娃脸占满了屏幕的三分之二。

“还有事?”宁峥抬了抬手上的文件夹,暗示地十分明显。

白若遥装起乖来也得心应手,娃娃脸一板,严肃道,“我要监督你,免得你偷懒。”

宁峥嗯了声也没再理他,加快了手下的速度。

时间在一静一动中渡过,如流逝的溪水,有人觉得慢得惊人,有人却觉得快得惊人。

白若遥举着手机的手力气一松,掉在了软绵的大床上,呼吸声悠长而缓慢,显然是在等待中睡着了。

当宁峥再次从山堆一般的文件中抬头,电脑屏幕上就只映着淡蓝色的天花板,再听那轻缓有序的呼吸声,很容易就能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宁峥弯了弯唇角,幽深的眸中含了一抹笑意。他放轻了动作将桌上的文件都收拾好了,起身朝办公室最里面的休息室走去。

那是一个类似于酒店单房一样的存在,一切从简,整体的色调偏暖,是暧昧的橙橘色——白若遥亲自下单整改的。进门的左侧放着一张樟木书桌,上放着一些不甚重要的资料和一台笔记本电脑,书桌的右边放着同样古香古色的书架,书架上放满了书——白若遥整理的——什么书都有,白若遥的,宁峥的。

门的右侧是浴室,正对着的是一张双人床。在这个四十平方的房间内,拥有一两个人日常生活的一切,甚至可以说是宁峥在还没和白若遥在一起前的第二个家,但和白若遥在一起后他便很少留宿这里,即使白若遥把这里重新按照两个人的喜欢修整过可以完美承担两个成年人的生活日常。

宁峥走到了书桌前按下了笔记本电脑的电源键。宁峥在这里甚至还有一个衣柜立在床的旁边。虽然他很少留宿在公司,但这并不妨碍着白若遥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他这里换上新的生活必需品。

宁峥从衣柜里取出了浴巾,然后转身倒电脑前输入开机密码,宁峥把在外面电脑上开着的视频接到了这台笔记本上,等了会将电脑弄好后便去了浴室。

他经常主动挂白若遥的电话,因为只要他不挂断电话,白若遥没事的话就能一直缠着他扯东扯西,但现在这种电话,宁峥从来都不是主动挂断的那一方,各种意义上的。

淋浴头在头顶喷洒,凉水染湿了发顶,水珠顺着黑色发丝滑落,淋在精瘦的身躯上,燎燎野火却在深夜悄无声息地肆意延展,理智将思想的大牢打开,疯狂冲了出来,宁峥不想制止,他是想白若遥的,从身体到心理,无时无刻地嘶吼着叫嚣着想要。

他比白若遥想象的还要更在意。

优异的身体素质足以支撑宁峥不休不眠三天,静默的深夜,白日压抑的情绪在独处中释放,一扫精神上的疲倦,欲火在黑暗中越演越烈,修长的五指握上了硬挺的物什,呼吸声一滞,紧接着变得渐粗渐重起来。

白若遥总觉得很吵,雨水滴落拍打着大地的声音,粗重的呼吸声,压抑在喉间的闷哼声……真是记忆遥远的声音啊。

熟睡的白若遥蓦然睁开了眼,漂亮的眸中哪有半点迷茫,然而没有感觉到威胁的白若遥眼里的色彩却浸入了迷茫中,缓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那种行走在刀尖上的日子早已过去,如今将他裹着的雪色薄被上满是他和宁峥的气息,带给他足以慰藉的安全感。

缓了缓后,白若遥爬起来去找手机。他并没有手机砸脸的经历,料想在枕头旁摸一圈大抵就能找到了。

顺利摸出了手机的白若遥拿起来看了眼,顿时发现了不对劲。他恍惚间梦到的以前,原来是有声音来源的。

狭小的屏幕里映着水幕,半掩的浴室里四处迸溅的水珠砸在了房间里,湿润了门前的半亩地。冰冷的水流滚过炽热的胸膛和汗液混合,没了水雾的遮掩,半掩的纱门失去了掩盖春光的作用,在白若遥的目光中真切勾勒。

宁峥穿带好衣物的时候,看起来实在瘦弱,183的个子,比白若遥高不了多少。然而,白若遥知道的,那隐匿在衣服下的身躯从来不缺少应有的力量。当他们做爱的时候,滚烫的肉体彼此交缠在一起,白若遥被锁在双臂之间,疯狂的性爱将眼角惹得绯红,沾在眼睫上的泪珠轻颤后顺着眼角滑落,到那时,就算白若遥求饶也是不太管用的。

白若遥微眯起了眼,甚至心情不错地吹了声口哨,笑嘻嘻地喊了声:“宁宁在干什么啊~”

声音透过话筒,传到了宁峥耳边。

宁峥一个手抖,射了。

高潮的余韵来不及倚着墙细细品味,宁峥快速地清洗了下便关了水下身裹着浴巾走了出来,来的路上顺手扯了条毛巾擦着满是水珠的头发,然而临近了笔记本却放慢了脚步,耳尖染上了几分薄红,实在是有些尴尬。

“宁宁啊~刚刚在干什么呐?”屏幕内的白若遥笑着看他,微弯的眼中净是狭促的笑意。

宁峥沉默了下,俯下身去,双手撑在了桌面上,看着对面毫无反应的青年,低声道,“你不是知道么?”

白若遥:“我想听你说嘛。宁宁跟我说说呗。”

宁峥:“……”

白若遥顿了顿,算是彻底笑开了,宁峥那点小心思他哪里猜不到?

白若遥,“宁宁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宁宁觉得怎么样?”

宁峥闻言愣了下,眼中飞快地划过一丝诧异,弯了弯唇角,“好。”

白若遥:“那宁宁刚刚——”

宁峥打断他:“自慰。”

白若遥表演实在是不到家,一脸的惊讶,浮夸的很,“宁宁你——”

宁峥哪里能让他说完:“你说,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

白若遥咬牙,腮帮子微微鼓了起来,趁着那种娃娃脸显得年龄更小了些,“宁宁你学坏了哦!”

宁峥面无表情道:“跟你学的。润滑剂在床头柜第二层。”

白若遥的假笑再次挂上了脸庞:“原来宁宁这么着急啊~”

那个‘啊’一波三折重点强调着什么,宁峥却并不在意,嗯了声算作了回应,甚至还指导了一下“把视频转到笔电上。”

“知,道,了,啊!宁宁!”虽是这么咬牙切齿地说着,白若遥还是手脚麻溜地开了笔记本电脑,将视频转接了过去。

宁峥却不放过他,“需要我教么?”

白若遥不知道宁峥是个什么毛病,明明平时内敛极了,一字一句都经过细细斟酌才肯说出,谨言慎行莫过于此,连点异样的情绪都少见极了,然而,一旦到了床上,便如同换了个人一般,克制的疯狂简直要命,甚至变得肆无忌惮起来。但,白若遥喜欢极了。他是为他疯狂的认知,每每想起都能令白若遥的心理极度愉悦。

白若遥笑道,“哦,宁宁要教我什么呢?”

白若遥只披了件睡袍,此时扯着衣角一剥,雪白的皮肉便一清二楚地暴露在摄像头下,映入了宁峥的眼底。漂亮的肌肉上刻划着伤疤,昏黄的灯光照耀下,力量与色欲交织。

这人竟挂着空档!宁峥瞳孔微缩,又觉得有些意料之中,真是……骚不死他。

白若遥察觉到宁峥的目光,挑衅一笑,抱着笔记本电脑将其放到床头柜上,按宁峥说的,从第二层翻出了润滑剂,将摄像头对准床上,而后往上一倒,“来吧宁宁老师,教我啊。”

“腿分开。”宁峥坐了下来,平静地开口道。

这个位置,摄像头只照得到他的上半身。

白若遥眨了眨眼,冲着摄像头,分开了修长的双腿,内侧的青紫早已恢复不见,唯有刻在大腿根部的印记还存在着,他冲宁峥抛了个Wink,“宁宁也去床上嘛。”

宁峥,“润滑剂,手上,自己扩张。”

按压式的润滑剂装瓶实在是方便,白若遥随意摁了几泵就一手的滑液,指尖在穴口周围游荡,揉压按弄着。老实说,这还是白若遥第一次给自己做扩张,感觉新奇极了。

在床上的时候,宁峥的控制欲达到了巅峰,在性爱宁峥拥有着绝对的主导权,哪怕是吃脐橙,宁峥也会想方设法地把控着,疯狂得彻底,也理智得彻底。性从来都不是他们间的唯一,但在每一场性爱中,性却是唯一的。

修长的手指抚上紧缩的幽口,因着只有一个人,很快便放松了下来,留出一条小缝无声地邀请着,白若遥却总感觉着不对劲。手指有些细了,指腹间的茧有些厚了,就算是经历了黑塔上线,那人手上的茧子也并没能有多厚,更多的还是养尊处优来的薄茧,主要集中在右手的中指上。

不一样的触感新奇过后便有些了难受,白若遥微眯的眼睫毛轻颤,不自觉地皱了皱眉,脸上飞快地闪过一丝不悦。

宁峥看出了白若遥的不自在,开口道,“那是我的手指,食指按压在上面,我想要进去,你松一点。”

“嗯。”白若遥应道,干脆闭上眼睑,想象这那是宁峥的手,是宁峥在为他做着扩张。没了因为怪异而升起的抗拒,沾染了润滑剂的食指轻而易举地入了半截,暖烘烘的穴肉包裹着咬着,像平时一样贪吃地想要更多。

宁峥的声音再次传来,“食指在里面四处按压,寻找那块软肉,把中指也送进去。”

果真是宁峥说什么,白若遥便做什么,一步一骤都按着宁峥说的来,胭红的小口将中指也吃了进去。白若遥的手是从底下探上来的,腰下垫着枕头,将胯提了起来,双腿被他自己分开撑在床上成‘W’状,门户大开,刚好能让宁峥看到他的整个臀部,乃至他所以的一举一动。

随着白若遥手上的动作,胯部也跟着迎合摆动,雪白的臀肉便激起了涟漪,晃得宁峥恨不得亲自上手掐了上去,留下一串青青紫紫,肆意揉捏出想要的形状。

宁峥缓了缓,哑着声音道,“中指。找到了就多按几次。左手自己撸。”

白若遥早就找到了那处,却一直没敢去碰,他知道每当宁峥碰到那里时他会受到怎样的刺激进而产生怎样的反应,“额!”刺激前列腺的快感哪怕就只有一下也能令人从头发丝苏爽到脚趾尖,悄然泄出的呻吟配合着遽然紧绷的脚背,撩人得很。

宁峥的目光锁死在了屏幕上,右手从椅背上滑落到腿边,盯着白若遥的动作,五指再次覆上了半软的物什,眼中血丝三两,充斥着暗沉的欲望。

“叫出来,继续。”宁峥粗喘着气说道。

宁峥的话向来是少的,白若遥却总能理解他在说这些什么。

手指抽插的动作更快了,润滑液在穴口周围打出一圈圈白色的泡沫,快感从后方疯狂地涌来,前端听宁峥也开始抚慰起来,前后夹击的快感将白若遥逼得近乎失神,目光直直地望着淡蓝色的天花板。

致命的快感如同激流拍打着一叶扁舟,恍惚间,白若遥甚至以为是宁峥回来了,但又不像是宁峥,没有宁峥的气息包裹着,那双喜欢禁锢住他身体的双臂并不存在,他可以随时停下,他可以逃往任何地方,但他抵达不到高潮。

白若遥迷茫地松开了握着阴茎上的手,将抵在血内的手指抽出,坐了起来。

“nin……”

然而还未等他将话说出口,宁峥便已霍地站起,紧张地盯着屏幕中的他,“怎么了?”

“我……宁宁啊,你回来好不好啊?”白若遥冲屏幕里的青年笑道。

宁峥沉默半饷,像是明白了些什么,“好,你等我半个小时。”

“好哦好哦,那宁宁要快点哦!”白若遥笑嘻嘻地关掉了视频,却抱膝窝在了床脚。

白若遥感觉自己变得有些不对劲,几何时他还会如此在意义一个人,更何况是个连血缘关系都没有的男人。他一直以为宁峥对他来说没有什么重要的,他总以为是炮友的关系,但……今天证明了并不是。那是什么?是什么呢?

白若遥自诩能看透世间大多数人,总能利用人性来实现自己的渴望,现在他却看不清自己了。他清楚一件事,宁峥喜欢他,即使宁峥从未说过。

虽然不知道这个喜欢还有多久的保质期,但他并不在乎,或者说是,他以为自己并不在乎,他觉得自己只是个享乐主义者,他并不抗拒宁峥的亲近与喜欢,他便和宁峥在一起了。

他总以为自己可以随时脱身,他以为自己并不会留恋沉迷,然而今晚的事实却打破了他一直以往的自以为。

原来一切都不是宁峥单方面的付出。

也是,宁峥怎么可能做这么不划算的买卖呢?

行吧,他认输好吧,他真的栽了行吧,他又不是什么输不起的人好吧。白若遥撇撇嘴暗想道,心情却别扭着好上了许多。

或许宁峥还真有什么魔力?

“白若遥!”

宁峥的声音从客厅传来,将白若遥从思绪中惊醒,“宁宁我在卧室呢。”他不禁笑着摇了摇头,什么时候自己的警惕性怎么低了,还是只是因为对方是宁峥呢?

在客厅还没来得及做些什么的宁峥神情一松,舒了口气,这才转身去换了鞋子,整了整凌乱的衣服。他总是在遮掩自己对白若遥的在意,好似这在意被白若遥看去了哪怕一点,他都会全盘皆输似的。

“白若……”

推开卧室门的一瞬间,宁峥甚至以为自己进错了房间。

那个坐在床上安静地看着他的人,怎么可能会是白若遥呢?

“宁宁啊。”白若遥脸上挂上了那虚假地不行的笑容。

相比刚才的温顺,很显然,宁峥对白若遥的这种表情更为适应,他进了卧室,走到床边,低垂着眸子看着坐在床上的人儿。

“宁宁啊,我们做爱吧。”白若遥直起了身子,将手臂挂在了宁峥的脖子上,邀请着。

宁峥哪里会不同意。

他剥去了白若遥的睡袍,却看到了和之前视频中相差无几的春景。

但这一次,这具温热的身躯主动落在了他的怀里,义无反顾。

白若遥在宁峥伸手的第一时间便将自己的双腿缠绕上了宁峥的腰腹,摆着胯主动去寻找能让自己快乐的物什。他在宁峥回来前想了许久,他想给宁峥一次完美且舒适的性爱。

看明白了白若遥的意图,宁峥却将怀中的人压会在了床上——他并不觉得站着做他会有多么舒适,缠在腰间的双腿方便了他的动作,手指绕到人的后方轻而易举地擒住挺翘的臀肉,满足了之前在视频时升起的的念想,五指包裹不住肉感极佳的臀部,仍有白嫩细腻的皮肉从指缝间溢出,他收拢的五指,在上面肆意揉捏掐弄,留下青青紫紫的指痕,直到指尖意外地沾了点湿润的液体。

宁峥愣了一下,白若遥已经会骚得会自己流水了么?这不可能啊。愣神之下,手指往臀缝中探了探,勾出了一滩水,湿热的深处张着口迎接着他的到来。

这下宁峥更奇怪了,看样子是白若遥自己做的扩张,但这更不对劲了,之前白若遥还闹着无论怎样都不愿意自己做扩张,非要等到他自己动手才行,导致每一次的性爱都变得冗长起来——他不舍得白若遥因痛而皱眉而压抑着在唇边的闷哼,故此每一次的前戏都要做了十成十他才肯进入。

哪知就在他这一呆愣之间,白若遥自己扭着胯吞下了半截指尖,反过来抱怨宁峥,“宁宁专心点嘛。”

这下宁峥也不再纠结白若遥到底是之前视频的时候没清理过还是重新做了一次扩张了,确定白若遥已经做足了准备,抛去了磨蹭难熬的前戏,抽出手指摁住白若遥的窄腰,飞快地褪去下半身的束缚,提枪直入,一冲到底,一下子便逼得白若遥眼角染起了绯红。

“嗯哈……”

舒适的喟叹在耳边响起,下一秒却迎来了雨打琵琶般的狂风暴雨,白若遥勾在宁峥脖子上的双手滑落到腰际,手臂一个收紧,将宁峥抱了个满怀,鼻尖萦绕着的满是宁峥沐浴后的薄荷草香,哦,还有些许干他干出来汗味,却是给了白若遥身心极大的满足。

真好,这个人现在就在他的体内奔驰,开疆扩土,一切都是他熟悉的模样。白若遥放任自己沉沦于名叫宁峥的深渊,他的火光早已被他抓在了手心。内心的满足远远大过于了身体的满足。

宁峥察觉到了白若遥的不对劲,心头一跳,动作慢了下来,更多的带了些安抚的意味,他不知道白若遥这是怎么了,但他能感觉到白若遥的不安,从白若遥抽出手开始,在他赶回来的三十分钟里这种不安甚至达到了巅峰。

细密的吻落在了白若遥的脸侧,脖颈,胸膛,身下却迎来了更为猛烈的撞击。

“额啊……宁……宁峥……”

耻骨撞击臀肉,留下通红的印记,将呻吟撞得支离破碎,又复将唇压了上去,堵住了殷红的唇,他现在一点不想听从白若遥嘴中吐出来的任何话,强烈的不安仍在心头盘旋,生怕下一秒白若遥就说出了什么令他绝望的话语来。

炽热的性器碾过敏感点,即将冲破束缚从唇边泄出的呻吟被堵在出口的舌压下,吞了收敛在喉间,瞬间紧绷的脚背青筋突起,圆润的脚趾难耐地勾着床单磨蹭。

“唔唔!”白若遥意示着宁峥退开,宁峥才不会在这时听他的,爱闹的狐狸操几顿就好了。

宁峥还是松开了堵在白若遥口中纠缠的唇舌,抽出性器,按着人的腰将其翻了个面,再次冲了进去。

“你想说什么?”宁峥俯身凑到白若遥耳边,叼着他的耳尖轻轻研磨,粗喘气着低声询问道。

“宁宁刚刚不是不听么?”白若遥侧过脸看向宁峥,眼中含着几丝调侃,在宁峥开口前伸出手堵上了他的唇,微弯的眼眸中闪烁着狡黠的光彩,流光溢彩,好看极了,“宁宁呐,我说啊,我喜欢你呀,你呢?”

宁峥闻言动作一顿,一时间都不知道要干什么好,多年妄想一朝实现,反而带了些不真实。

白若遥仗着身体柔韧度好,扭过身,环着宁峥的脖子吻了上去,“宁宁醒醒啊,你怎么就停了呢?是不是不行了啊!”

他的小孩啊。

他那一声唤回了宁峥的魂,故意夹紧的括约肌蠕动着赋予宁峥更多的快感。

宁峥回神后刚巧将最后一句听了完完整整,抿着唇开始大开大合地大肆进攻,性器整根没入再整根抽出,完全不顾流着水的小口的深情挽留,第一次乱了章法,只会一气发泄着胸口滔天的喜悦。

如此抽插了数十下后,宁峥的性器破开重重嫩肉,一捅到底,然后再不抽出,力度不减,只在那深处搅和着。

“我也喜欢你。”宁峥紧紧环住白若遥,相吻的唇齿间低喃道。

不巧,我也喜欢你很久了。

让过往随风去吧,我不知道这场恋爱还能持续多久,但现在的每秒每刻,我都喜欢你。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