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赫耳玛佛洛狄忒(上)

Work Text:

这似乎有点让人难堪。

 

莱戈拉斯盯着灰色夜空上那一抹圆影,心里的烦躁不安让精灵王子直接跳上了树枝,靠在沟壑不平的树干上。精灵俊秀的脸上仿佛覆上一层冰霜,平日里的优雅有礼被抛在脑后,小腿自由地晃在空中,那来回的摆动似乎是为了缓解心中的烦闷。

近日的洛汗并不安生,阿拉贡忙着帮助国王处理琐事,人类的公主就像小蜜蜂一样围在他的身边,矮人又跑去看有没有好矿可以让他发挥自己的天赋。莱戈拉斯就像迁移鸟群中走失的游鸟,找不到事干的精灵漫无目的地游荡,直到夜色浮上天空,看见天边那一轮饱满的明月,莱戈拉斯才猛地意识到今夜是月圆之夜。

这让他更加暴躁,明明经过多年的历练,精灵早就不是以前一言不合就搭箭威胁的性子了,可今夜,莱戈拉斯罕见地折磨自己的衣袖。漂亮的袖口被精灵反复地蹂躏,可怜巴巴地舒展身体,一阵麻痒传上身体,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生变化,这个过程并不痛苦,但精灵通常都会把自己锁在房间或独自寻找山洞,度过难耐的一夜。而这些日子的烦躁扰乱了他的心绪,于是精灵索性不再返回王城,独自一人在闷热的夜风中眺望,远方山峦在夜色下暧昧不清。他轻轻闭上眼,等待着时间流逝。

 

直到有人摸上他垂下的腿,精灵才像被惊扰的兔子一样睁开眼睛往下看。
阿拉贡正握着他的足踝,这个终于忙完的人类转头一看没找到他的精灵,稍加思索就骑马来到了这座小山。被他这么一拉,精灵顺势就跳了下来,两人靠着树享受这一刻难得的平静。

 

当然人类不会错过精灵脸上的浅粉。

 

这一点点诱人的颜色一直蔓延到耳尖,又游进了精灵的衣领,阿拉贡只能窥见片点风月。
他知道今天应当是特殊的日子,在之前的游历中,莱戈拉斯一旦碰到月圆,就会消失一晚上,第二天又出现。这个疑惑困扰了他数 十年,但他一向有分寸,担心自己冒犯到朋友的阿拉贡便也从未问过。

 

可今日便又不一样了,阿拉贡终于有了立场可以询问莱戈拉斯。

 

这一对情人在月色下靠着头窃窃私语,一向稳重内敛的人类露出了惊诧,随后他们咬耳朵不知道说了什么,精灵羞红了脸,却还是任由人类褪下了他的裤装。

 

精灵咬着手指,侧过头盯着草叶,阿拉贡却是愣住了。
浅淡的月光照在他的下体,露出那隐秘之地。精灵漂亮的阴茎背后,本来是闭合的地方,多出来一个浅色的、稚嫩的小口。就像一朵美丽的雌花,含羞带怯地遮掩着,或许是第一次被男人用这样大胆的目光注视,甚至还颤抖地缩了一下。人类神使鬼差地伸出一根带有厚茧的手指,用从未有过的轻柔力度去触碰了它,就像一只蝴蝶亲吻露水,柔软到不可思议的触感让他仿佛被烫到了一样飞快地收了回去。
游侠难得结巴了一次,就像个毛头小子,实在是这样的事情太过离奇,偏偏却又带着可怕的诱惑力,那触碰到的地方就惹得有一团火被他直直吞下去,奇异又美丽、本不应该存在于男性身上的雌穴,那可怜又惹人心火上头的样子,让阿拉贡不敢再看。

 

精灵有点难堪地转过头,“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每当这个时候,就会出现....”莱戈拉斯咬着下唇,对于一个强大的战士而言,这张小口不能给他任何帮助,反而助长了一些并不应该出现的欲望。
他洁白的脸庞隐在晦暗的月色下,一向骄傲的精灵难得露出不知所措的一面,阿拉贡的心也跟着被扯动。游侠轻轻地给精灵披上斗篷,整个人坐在地上,环着他靠在树边。握惯了刀剑的手掌放在莱戈拉斯的肩膀上,带着安抚的意味。莱戈拉斯抬眼,伸手扯下对方的衣领,和阿拉贡交换了一个湿润的吻。

 

起初只是单纯的贴合,两个人就像初次接吻那样,浅浅地交换呼吸。游侠靠在树干上,精灵跪着面向他,上位的姿势让莱戈拉斯露出一点得意的笑意。他垂下头颅,浅色的长发扫过阿拉贡的锁骨,右手又强势地扣着游侠的手掌。俊美的精灵像个爱吃糖的小孩子,柔软的嘴唇在游侠的脸上不断地停留又离开,最后含住了爱人的嘴唇。阿拉贡几乎是宠溺地任他调皮,另一只没有被抓住的手色情又抑制地蹭着精灵的腰肢,被莱戈拉斯轻轻咬了一下舌头。他们紧密地拥抱着,暧昧的银丝在口舌中交换,到最后精灵几乎是倚靠着人类。
银色的夜光让游侠的脸庞显得暧昧不明,莱戈拉斯亲了亲对方脸上的胡渣和他最爱的灰眼睛,扣住的手带领游侠来到下方,两人交握的地方触碰到了一点湿润和柔腻,阿拉贡坐直了身体,将精灵更稳妥仔细地用斗篷包裹起来,藏得严严实实,哪怕是悬挂的星月也难以窥探一丝。

 

游侠在精灵耳尖亲了一下,灵活的手指已经触碰到了最柔软的那一片,怎么可以这么软,这么嫩,阿拉贡只能想到这些,随后被卷入这凶猛的情潮。

 

这一朵雌花从来没有被触碰过,哪怕是最难耐的时候,高傲的精灵也只是夹着腿强忍。人类的温柔揉捏就像开了洪水的闸门,手指在里面并不温柔的抽插都能带出点点情液,哪怕他无法看见这一幕,阿拉贡也能想到这会是多么香艳色情。就像一张多情的小嘴,谄媚地包裹着他的手指,他的每一次动作都能惹得精灵发出小小的声音,莱戈拉斯的脸上甚至有了细细的汗珠,嘴唇半张,露出小半点舌尖,吸引着阿拉贡低头含住这片软肉。三根手指在雌穴的抽插越发容易,惹人脸红的水声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更加淫靡,最后碰到一点,内壁便紧紧地收缩,连着精灵的身体都在微微地颤抖,险些掉了泪。

 

阿拉贡恋恋不舍地抽离手指,亲了亲莱戈拉斯睫毛上的一点泪珠。

 

人类将他的精灵环腰抱起,消失在夜色下。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