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Grimmichi]Animal

Work Text:

“开个聚会吧,大家一起庆祝新邻居啊。”
一心不顾一护的抓狂,大声地抱起游子。
“好啊好啊,我给大家做拿手的蛋糕。”
游子也十分开心,平时一副面瘫脸的夏梨也笑着点点头,支持这次party。
“一护啊,你怎么不笑啊!我们有个新邻居啦。”
“啊……哈——哈——”
干笑了两声敷衍老爸,一护瞪了眼身边的新邻居-葛力姆乔,抿起嘴表示,我家人在,不许做什么……旁边那个人倒是无所事事地掏耳朵,四下看看,还在一护的威胁眼下指指点点“啊,那是妈妈吗?很漂亮啊……你家蛮温馨的啊,除了你儿子外……”等不计其数的‘夸奖’,和一心及他家人谈得十分开心。
“你这家伙,来干什么?”
拉到小过道里,一护质问着眼前高大的男人。
“……”
还是掏耳朵,过了一会儿,男人才掏出手指吹了一下说:
“没什么,恰巧搬到你隔壁而已……”
“谎都不会撒一个。”
一护恨不得吃了眼前的人。
“你索性挖耳朵时把你脑子也挖出来得了……”
一护一副要打架的气势,连灵压都上升地十分快。
“哈?你怕我伤害你家人吗?”
“不,你不是那样的人”
把井上劫来也为了和自己在同等情况下打架的家伙,怎么会偷偷摸摸地伤害家人呢,又不是涅。
“算你了解我,邻居以后要和睦相处啊。”
说罢葛力姆乔笑着离开了,留下一护在胡同里撞墙解气。

“哥哥,你打鸡蛋快一个小时了,蛋花还没出来啊,你要用力搅拌……哎呀!给我吧……”
接过哥哥手里的碗,游子完全没有注意少年一副颓废的样子。
可恶呀,那家伙居然要当我们的邻居了。一护咬着下唇,一副受气样。
“伯父啊,这个放在哪里?”
葛力姆乔倒是一脸阳光的笑着和老爸说话。靠!那家伙放下东西还朝自己笑,不要脸!
一护气呼呼的时候,游子拉着他“哥哥,我加了盐,你尝尝怎么样?”
晃过神的一护用左手手指点了些蛋花,放在嘴里吮了起来
“恩,可以,就这样吧……”
虽然工作起来可以忘了那混蛋的脸,但是一护不知道,刚才穿着围裙吸手指的样子被那家伙看在眼里是多么的美味,多么咬住他的心魄,险些就流血了。

“伯父,这是从西班牙带来的酒……”
葛力姆乔拿出一瓶洋酒,上面还有一堆看不懂的标签,让爱喝酒的一心十分高兴。
“呵呵,洋酒啊,我得尝尝呢。”
“你咋不从西班牙带点橄榄油呢……”
一护小声嘟哝着,却也有一杯酒放在他面前。
“尝尝吧……黑崎。”
看着眼前的酒,从来滴酒不沾的一护也想拒绝。
“原来是怕醉啊,没想到你这家伙这么不行呢。”
“谁不行!!喝就喝!!”
聚会上,一护一杯干了酒。
“哥哥,还行吧……”
游子和夏梨拉着少年,但一护晃晃悠悠愣是没倒下去
“好,再来一杯!”
当然,逞能的下场就是……
“哥哥还好吧。”
两人扶着老爸,看着葛力姆乔架着的哥哥。
“没事的,我送他上楼,你们安置好伯父就去睡觉吧。”
互相看了眼,两个妹妹也没管他,葛力姆乔拿着第三瓶酒,还剩下半瓶的,便送着还嚷着“我还要喝!!”的一护上了楼了。

把一护放在床上,但一护却还拉着他的袖子说想喝酒,看着他红透的脸颊,葛力姆乔忍不住了,用手指沾了些酒,伸到少年嘴边,闻到酒香的一护立即含住男人的手指,不停地吸吮了起来。
“不会……吧,这家伙真吸了……要是我把酒涂在……”
有了坏想法的葛力姆乔还是把这个想法压制下去了,在一护吸完酒之后自己猛喝了一口酒,然后含着这口酒吻了糊里糊涂的一护。
“嗯哼……”
尝到美味的酒味,一护兴奋地抱住葛力姆乔的后背,连喘气都变得暧昧,舌头之间相互缠绕,相互交换着,在把一护吃干净前把他哄好了,不然明天我会后悔的,葛力姆乔这样想着,起身擦擦嘴唇,一护还拉着他的衣服说“我想要……我要。”
“好,既然你要的话我就给你……”
一把翻过一护,一护觉得趴着反倒更舒服一点,慵懒地蠕动了一下,之后感觉下面一阵凉。。葛力姆乔拿起酒瓶就对准洞口直接塞了进去。
“呜啊!!”
一股比体温要凉的液体从后面喷涌而入,一护的酒立马醒了一半,他四下乱抓,一下抓到葛力姆乔的手了。
“你着家伙干什么?放开我混账!!”
因为头晕,一护做不出什么大动作,他边说边扭动着身体反抗,但那小动作对于葛力姆乔来说更加引诱他,男人舔舔嘴唇,等酒全部灌进去后野蛮地把瓶子揪出来,出来时还带着一些酒水,发出‘啵’的一声,一些液体挂在他大腿上,在男人眼里是无尽的诱惑……

“一护,你真棒啊,这么不停地诱惑我。”
葛力姆乔低下头舔舐着他的大腿内侧。
“谁诱惑你这混蛋。”
一护的眼前天旋地转,但还是努力地抓着桌子。
“看样子你很想用这个姿势呢……好吧……”
葛力姆乔迫不及待地解开裤子,扶起一护的胯部,这个地方自己可是幻想了很久。
“别……啊!!!!”
一阵刺痛袭来,最柔嫩的地方被巨大的肉棒贯穿,一护抓着床单,另一手从桌子上随便拿起什么东西就要扔葛力姆乔,只可惜除了把东西扫下地外什么都没做。
“没事的,一护,别紧张就不疼了……”
“出来!混蛋……”抗拒着身体内的东西,一护还是在挣扎。
“有什么怕的,又不会怀孕。”葛力姆乔托起他的腰,身体开始慢慢地做起活塞运动,随着动作的旋律,一护也从嘴角忍不住地泻出哼声。
“恩……别,不要……”
“不要停是吗?”
葛力姆乔坏心地一下下顶得更深些,当睾丸打在一护后臀上时,流出的酒被撞出了啪啪的水声,一护醉酒的脸更红了,羞愧难当地咬住床单。
“宝贝儿,一会儿会让你也舒服的。”葛力姆乔忍不住地加快了速度,当打在一护身体体内的某一点时,让害羞的一护一下子爽叫出声来。

葛力姆乔把一护的身体摁下去,从高处俯视着冲撞着,一护睁大着眼瞳咬着床单,身体内的敏感点被肆意地冲撞,摁下去的身体,分身随着冲撞在床单上摩擦,热的想释放,一护在羞耻和爽快中不停挣扎。
男人的动作突然停下了,这让身下的一护心里凉了半截,酒醒得更多了。
“一护,求我。”
“?!”一护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怎么可能!
“你要是不求我的话……”葛力姆乔抬起他的身体,握住已经膨大的分身,开始揉搓起来。
“啊。”好舒服好舒服。可恶,太舒服了……一护爽得眼泪都流下来,在一护马上要释放时,葛力姆乔一把捏住了阴茎末端。
“啊!”好疼。
“快求我,否则一会儿你自己在我面前来手的。”豹子一脸邪恶地看着他,舔舔下唇。
“你……你个混蛋,我……就不说……”
“真是倔强,让你说句低声下气的话都那么难。”
葛力姆乔放开那里,低头去吻可爱的人儿,一护想躲开,但是后脑被男人的手摁住无法动弹,舌头被野蛮地卷住,亲吻,交换。
男人还是用手为一护抚摸着,直到一护喷出白色的浆液。

舔掉手上的液体,这举动让橘发少年吓呆了,向来我行我素的野豹子居然吃他的精液……在葛力姆乔放弃似的把肉棒抽出来时,经过不小思想抗争的一护一把逮住了刚要的收回的巨物。
“一护?”
被一护的做法吓到了,难道他要废了自己?
一护翻过身,闭着眼慢慢地套弄葛力姆乔的巨物。
“只想和你在对等的情况下……”
一护说出了在上次也是最后一次对打时的那句话……真是的,想来他让我去了一次,至少也要让他去一次,以后还是平常的关系。

“一护……”
葛力姆乔又逮住一护的脑袋开始狂亲,亲得一护脑子一热。
“还想要吗?”
“要……要什么?”
不由分说,葛力姆乔低下头,拿起一护已经软下去的阴茎,含住,亲吻,上下吸吮。
“葛力姆乔……”
下面又热又硬,好想要。
“为什……为什么这样对我?你这么恨我吗?”
居然让自己这么屈辱。
“恨?怎么可能恨你呢?一护,这不是恋人间做的事吗?”
“嗯?”
“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所以我从蓝染那里逃出来,和你在一起。”
说着男人又开始上下摆动他的头颅,一护感觉自己是不是又酒醉了,脑袋突然变得晕晕乎乎的,五指插在男人的蓝色的头发里,头最晕的时候,忍不住,释放了出来……

“一护……”
早上,一抹蓝色进入了视线。
“恩,葛力姆乔……看样子昨天不是梦境呢。”本来以为自己会腰痛什么的,居然发现完全没有。
“怎么,你昨天晚上不是……”
“后来我没进去……你看上去精神十分不好,所以我就没继续插。”
葛力姆乔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
看着对方认真的样子,一护吻上了男人的嘴唇,这反常的举动让葛力姆乔吓到了。
“葛力姆乔,我不讨厌你,从妈妈离开后我只想保护别人,只想做守护的一方,不想做被人呵护的一方,结果没想到被人抱也是这么愉悦的一件事……”
一护摸上了葛力姆乔的腹肌,相当有弹性。
“昨天没满足你,怎么,还想要吗?”
葛力姆乔险些喷鼻血,他一把压倒了一护,又开始猛亲……

“好了,别亲了。”
一护本来就昏昏沉沉的,再让男人一亲,差点挂掉。
“怎么,一护想直接来吗?”
“……我还是用手……”
“用手可满足不了我……除非你给我口一个。”
葛力姆乔坏笑着,却被一护瞪了一眼。
“那我不管你了你自己来!!”
“我错了一护。”
葛力姆乔在床上像求婚一样单膝跪下,一向都很高傲的豹子王现在这么温顺,一护感到有点好笑,反而掀开毯子,露出粉红色的菊穴。
“你来吧……”
是不是让那酒真的灌醉了,自己一夜之间居然变了个人。葛力姆乔咽了口水,看着一护认真的脸,又看看让他心痒痒的尻穴。性欲旺盛地直接扑了过去,刚拿起自己的肉棒,敲门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哥哥,哥哥,你起来了吗?爸爸姐姐都起来了,你也快点下来啊!”

早餐的桌子旁,一护和葛力姆乔尴尬地低着头,游子作为第一见证人也没明白怎么回事。在早餐之后,葛力姆乔咬着筷子,紧张地看着一护,最后吐出一句话。
“我要回趟西班牙了。”
对于大家来说,意思就是葛力姆乔要回趟西班牙,做点什么事情就会回来。在一护听来,就是他要回虚夜宫了,能不能回来还是另外一件事了。

自从葛力姆乔走了,一护就整天没精神,晚上注视着窗外,希望那家伙还能来。
家人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想尽方法向要一护高兴起来,但是……一护得的可是相思病啊。
某天晚上,一护加课,一直学到晚上八点,学校都锁门了。可恶,要不是英语太差了。一护使劲咬着笔,老师说十点时回来一趟,如果看不见他人或者看见睡着的他,就一阵噼噼啪啪绝不留情面!
一护确实困了,去卫生间洗了脸,等走出来时外面都黑了,已经打电话跟家人说了,一护很没精神,平常这个时候的他正在窗前相思呢。他觉得现在是时候该回教室了,于是有点跌跌撞撞地走回去,结果在教室门口差点跌倒,一个温暖的怀抱把他搂住了,一护一下子惊醒过来,这是谁?学校怎么会有人呢?
抬眼一看,天天思念的蓝色的那个人就站在自己眼前,头部有血,嘴角也渗出血来,白色的衣服也被血染色了。
“葛力姆乔……你……”一护心疼地看着很久不见的人,竟然全身是血地站在自己眼前。
“我没事,一护,让我抱。”
一护几乎满心悲伤地死死抱住他,又想到他身上肯定有伤,马上拉着。他要去见井上。
“一护!我不着急疗伤,现在我死不了,我只要你。”葛力姆乔心疼地回抱一护,并把他拉回教室,不停地啄吻。
“葛力姆乔,你最近……去哪了……我一直在等你……”
一护环抱上男人的后背,继续用‘吻语’。葛力姆乔也不废话,直接撕扯一护的衣服。
“你!伤成这样……?”
一护气得想骂他,但最后眼泪还是流了出来。

一护被按在讲台桌上,葛力姆乔的吻已经袭击了他,死神忘记了现在的一切只想和爱的人在一起做爱做的事,于是闭眼去享受这一切。
等等,这里是,平常上课的桌子啊,一护突然睁眼,心里咯噔一下。
“怎么了?”葛力姆乔看看惊慌的小猫,周围没人来啊。
“别在这里,我害羞。”一护拉拉他的袖子,示意换个地方。
“哦,那你的位置在哪?”
“中间行最后一个座位”一护刚说完就后悔,嚷嚷着“那里更不可以!”但是男人已经把他放在了座位上,绕到他后面,把他的阴茎拿出来不停地安抚。
“呜呜。”一护缩在葛力姆乔怀里不停颤抖,直到身体受不了,喷出的液体数点在英语书上,也射进到了桌斗里。
“英语啊,原来你这个不行。”
葛力姆乔笑着沾起一点放在嘴里尝了尝,这让一护脸红得差点喷鼻血。
“谁英语不行!Fuck!”
一护刚要反驳,就被葛力姆乔一把堵了口,男人的舌头长驱直入,和一护的舌头卷在一起,两人的爱意在分别了这么多时间后终于会合,一护放下心来和葛力姆乔继续做。
葛力姆乔很直接地撩下他的裤子,抬高他的双腿,这让一护的上身滑了下去,一护赶忙抓住椅子的两边防止掉下去,结果一睁眼就看见自已被抬高的腿,眼睛正好和下面水平。
“你要干嘛??”
一护想推开他,但是手刚一离开,就差点滑下去,一护就不敢松手了,看着颤颤巍巍的一护,葛力姆乔邪笑着用手指慢慢地塞进那很久都没开发的地方,在里面慢慢地蠕动,一护不得不保持着这个姿势,心里把葛力姆乔骂了千百遍,刚一回来就做这种事!但是一看到葛力姆乔的伤口,一护不禁又心软了下来。
葛力姆乔用两指轻轻掰开,当露出一点儿小口时就把早已待发的肉棒抵在那小口处,拿出两指,把分身慢慢地推进洞中。
一护出了一身冷汗,已经很久没做了,下面都涩了。
“一护,睁开眼睛。”
听见那有磁性的声音,一护立即睁眼,结果一下子就看见那巨大的东西在自己的后面,还在慢慢地进入,心里突然一热,下面有种想射的感觉。
“看着他。”
葛力姆乔这样命令着,然后开始一进一出,才干了不多久,一护就喷发了,强大的视觉冲击让他身体一阵酥麻,结果没忍住,那液体射在葛力姆乔的腹部和虚洞里,也有一些掉到两人的结合部。
一护痴痴地看着眼前的人,也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抿着嘴看着他的虚洞,从虚洞里他看见了桌子上的书,心里突然一个激灵。
“啊,葛力姆乔,要是老师回来。”
“没事的,那就快点做完……”葛力姆乔更抬高了一护的腿,虽然很慢但是很用力地进出,一护双目半闭,昏昏沉沉地看着结合的地方,脸上感觉烫烫的。
“那么,再换个姿势。”葛力姆乔一把抱起一护,就这还在结合的姿势就把一护抱出教室,放在楼道里。
“你!!”万一有人回来……一护几乎是掐着葛力姆乔的胳膊,虚倒是无所谓的样子,让一护躺在地上,把他的身子折成一半,自己的下面垂直着在一护的里面,他半跪着,像打夯一般地垂直砸下,一护实在受不了了,嘴里发出了‘恩……啊……’的声音。
在葛力姆乔的攻击下,一护没一会就晕了,最后只是感到一股热热的东西进入了身体,随后就昏倒了。

在一护睡得正香时一个书卷就打过来,直接把一护打到地上,他睁眼一看,老师正高高在上地俯视着他。
“那么,黑崎同学,我已经警告过你了。”
“呜呜好疼啊,老师,对不起。”
一护正道歉时,老师拿起书看了一眼。
“喔喔,黑崎不错嘛,正确率竟然这么高?”
老师指着英语书上的选项,单选什么的都是正确的,但是就是这个主观题,连of都不会用吗?居然都用de,你难道学过西班牙语喽?
西班牙语?一护记得自己连题都没做完就被葛力姆乔他。啊?等等?刚才那个,难道是梦吗?一护拿过英语书,看着上面写的作文和句子,这……这不是自己的笔迹,而且这个作文一看就不是英语的。
难道葛力姆乔来过不是梦?
一护干笑着说自己困得乱七八糟的,所以写成这个样子,老师也没多深究,让一护回家去了,回去后一护一晚上没睡着,缩在被子里看着外面的天空。

一护最后还是在凌晨睡着了,早上起来,觉得这是不是自己的梦?包括在学校写英语都是个梦?早上起来一点精神都没有,一护跑去买食材,在回来的路上自己还在想着,这是不是梦呢?
快到家时,一护抬眼一看,一个熟悉的蓝色身影,穿着白色西服站在黑崎医院门前,显然他注意到了一护,正慢慢地往这里走。
是梦吧,连我早上起来来买菜也是个梦?一护呆住了,直到他走到自己面前,戏谑地一笑。
“怎么……看我换了身衣服都看呆了吗??”
“你,是……葛力姆乔?”一护仍然不敢相信,手里的袋子已经掉在地上,眼前的男人,真实地存在,在一护有感觉时,眼泪正好掉了下来,湿湿的泪水划在脸颊上,一下子唤醒了一护。
一护扑上去一把抱紧了对方。
“真的是你,真的是……葛力姆乔……我好想你……”
“我也是……”
葛力姆乔伸出手反抱住一护。
“你的伤怎么样?”
一护赶忙看看葛力姆乔的脸,完全没事。
“浦原先生帮我治疗了,你放心吧。”
葛力姆乔拿起地上的袋子,心声一护还想得真多。
“走吧,回家去。”
说着拉着还在云里雾里的一护进了屋子。
“哥哥,你回来啦……啊嘞……你不是……以前那个外国来的邻居吗?”
游子指着葛力姆乔,惊讶地嘴都合不上。
“爸爸,葛力姆乔回来啦!”
“啊,这不是蛤蜊木桥吗?好久不见你啊,来喝茶啊。”
一心高兴地招呼葛力姆乔,葛力姆乔倒是也很放心地坐下,夏梨一脸淡定地坐在对面,只有一护呆呆地站在原地。
“一护!怎么了,一人站在那。”
一心招呼着一护,但是一护突然发觉了什么,摇摇头回到自己的屋子去了。
“啊……我去看看。”
葛力姆乔也突然站起身,追向一护。

“一护,等等我……”
葛力姆乔追上去,一护已经进了自己的屋子,葛力姆乔关上门,就这样看着一护的背影。
“葛力姆乔,我在做梦吗?”
一护转过身,表情很木然。
“怎么可能是做梦,一护,真的是我,昨天晚上,在学校里,你都忘了吗?”
葛力姆乔摇摇一护。他失忆了???
“真的?不是梦?那你掐我一下……”
一护指着自己的脸,葛力姆乔有点无奈又十分好笑地掐了一护一下,破面的大力让一护疼的直流眼泪“停,停!好疼啊!”
“信了吧?”
葛力姆乔还在笑着掐他,结果却感觉到了手上湿乎乎的。
“葛力……呜……你回来了……”
一护还是难以置信
“你走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我。”
葛力姆乔认真地看着一护。
“被追杀了,谈判破裂了,幸亏有我以前的手下,他们帮我,结果牺牲了。”
葛力姆乔低头亲了一护的额头。
“我还活着不就好了吗?”
一护紧紧地抱着葛力姆乔的腰,眼泪再也控制不住。
“笨蛋,让你觉得是做梦……”葛力姆乔一把把一护抱上床,开始吻上他的唇。

葛力姆乔控制不住地亲吻了一护,迫不及待地褪下他的裤子,一手摸着他的分身,另一手拿着自己的肉棒就要进入,但是一护很抵抗,下面在没有任何润滑的情况下进入会出血的。
看着一护的抵抗,葛力姆乔把他翻过来,掰开他的两瓣臀部就要进入,一护想喊但是不敢,妹妹和老爸还在楼下呢,于是尽力地放松自己,直到他全部进来时,一护已经大汗淋漓了。
身后的人毫无预警地运动起来,一护被粗糙的摩擦感疼到哭出来,使劲咬着下唇,血变成了润滑剂,滴在床单上。
“葛力姆乔,疼……”
葛力姆乔没有理会一护,最后使劲拍打了两下,一股暖流充满全身。
两人再分开,一护的腿上已经有了血迹,他咬着嘴唇,看着身后的葛力姆乔,逐渐放大的脸,轻轻品味他的嘴唇。
一周后。
“一心大叔,有件事要跟你说。”
葛力姆乔抱着一护的肩膀,可是一护很排斥地甩开了他的胳膊,但是对方还死气白咧地抱着他的肩膀不撒手。
“啊,说吧,怎么了?”
“……”
葛力姆乔嘴里的话又咽下去了,一护也不好意思地转过头。
“知道,你喜欢一护对不对,哈哈,我早看出来了。”
一心大笑着,无视了两人的表情“我不反对,你们年轻人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这个鸡贼的老头……一护看了看葛力姆乔,而对方虽然很惊讶,但是逐渐地,表情又变得很温柔。
“那好,一护交给我,你们放心吧。”葛力姆乔笑着抱紧了一护。
在大家的议论里,同学们相互说着“一护和一个外国帅哥跑了。”但是一护不管那些,他和葛力姆乔,和家人,一直幸福地过下去,他无时不刻地等待着某一天蓝染会来袭击他们,等那时,只要打败了敌人,他们就会……
永远地,一直,生活下去……
于是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