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卫普】苏丽珂

Work Text:

“……夜莺站在树枝上歌唱

夜莺夜莺我问你

你这唱得动人的小鸟

我期望的可是你……”

 

 

 

普雅的耳机松落了,音乐在一片寂静中响起,吓得他一阵手忙脚乱地关掉声音。

他希望自己没有吵到室友们。

然而对面的大卫开口说话了:“你在听《苏丽珂》?”

“对不起我吵醒你了。”

“不是你,我本来就没有睡着。”

大卫坐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晚还在玩儿?”

“我睡不着……”

“我也睡不着。”

大卫抓了抓头发,掀开被子下了床。

他走到普雅床边,手搭在床沿上:“睡不着出去聊会儿吗?”

“……好啊。”

普雅也下了床,搬了椅子同大卫坐到阳台去。

大卫从柜子里拿了两罐啤酒,伸手递给普雅一罐:“来。”过了两秒又自己反应过来:“喔……你不能喝酒的。”

他把那罐啤酒放在窗台上,打开了另一罐。

“你刚刚在听《苏丽珂》?”

“嗯。”

“怎么也听俄罗斯民歌呢?”

“我偶然听到的……觉得好听。”

“我也喜欢听。”顿了一顿,“我还会唱。”

“你要不会唱才奇怪好吧!”

普雅笑了,眉眼弯弯的样子。

“我自认为还是唱得不错的。”

普雅心想,只要不是唱得像吴雨翔一样的,他应该都会觉得还不错。

“那你唱啊。”

不过诚实点来讲,他当然也很想听大卫唱歌。

在这种夜深人静,听众还只有他一人的时候。

“现在就唱?”

“对啊。”

普雅一边回答着一边顺手轻轻合上后边的窗户,免得将熟睡中的另外两位室友弄醒。

大卫也关上他身后的窗户,然后侧身望向普雅。

对视几秒钟后,两人同时笑了出来。

还得忍着不笑得太大声,憋得脸红。

大卫稍微缓和下来后,面带微笑地坐正,朝着宿舍对面夜色下的树林,唱了起来。

 

 

“为了寻找爱人的坟墓

天涯海角我都走遍

但我只有伤心地哭泣

我亲爱的你在哪里

但我只有伤心地哭泣

我亲爱的你在哪里

丛林中间有一株蔷薇

朝霞般地放光辉

我激动地问那蔷薇

我的爱人可是你

我激动地问那蔷薇

我的爱人可是你

夜莺站在树枝上歌唱

夜莺夜莺我问你

你这唱得动人的小鸟

我期望的可是你

你这唱得动人的小鸟

我期望的可是你

夜莺一面动人地歌唱

一面低下头思量

好像是在温柔地回答

你猜对了正是我

好像是在温柔地回答

你猜对了正是我”

 

 

唱得是真不错。

普雅一直望着大卫的侧脸,就算深夜光线昏暗,他仍然觉得他精致得像一尊雕塑。

而雕塑是唱不出这样美丽的歌的。

雕塑也不会在歌曲结束后用一双美丽的灰蓝色眼睛看着他。

他忽然很羞赧,但还是认真地回应对方的目光:“你唱得很好。”

大卫很高兴似的笑了笑,仰头喝了一大口啤酒。

学校的钟楼响了三声,勉强能看见亮着微光的钟盘上指针呈现出一个直角。

“我的天呐,三点了。”

大卫用很平静而低沉的声音轻轻说道。

“你明天有课吗?”他扭头问普雅。

“下午才有。”

“我也是……那看来我们还不用太着急回去睡觉。”

“嗯……反正躺床上也睡不着,就在这里坐会儿吧。”

大卫笑了:“我怎么觉得我在带坏你。”

“没——有。”普雅也笑了。

 

 

天空是深紫和赭石色糅合在一起的,飘着几片薄絮一样的云。看不见太多星星,月亮也只是小而浅的一个指甲印。虫鸣声已经不似夏天时那样欢快,时不时有闪着一点红光的飞机带着遥远的轰鸣声掠过。

大卫和普雅坐在一起,平淡又快乐地闲谈。关于俄罗斯与伊朗的不同文化,关于他们同样热爱的中国文化,关于日常学习生活中的各种趣事,关于一些不可避免的琐碎烦恼,关于他们各自,关于彼此。

 

 

钟楼似乎又敲过了一次,也有可能是两次,他们不是很在意。

 

 

 

“……夜莺一面动人地歌唱

一面低下头思量

好像是在温柔地回答

你猜对了正是我……”

 

 

 

好像是在温柔地回答:“你猜对了,正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