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Queen of Louisiana”

Work Text:

她站在那里,双手好像都不知道往哪里安放,却又那样直勾勾地望着我,我仍然震惊着,差点说不出话。
“你,和他……”
“你说对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忍不住要走过去拥她入怀,但是眼泪蒙住了我的双眼。
于是我转过身去,酸着鼻子,望着书架上面前任州长的画像。
她不愧是他的女儿,连眼神都是一样,骄傲而又冰冷。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她的声音从我背后飘来,“可是你知道,有些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你了解他,你也了解我,我虽然不后悔,但是……我……”
“够了。”我强忍着。
“我知道你爱他。”
“我不爱他!他就是个天杀的乡巴佬!”我没忍住吼了出来。
但我仍然不敢回头看她。
不知过了多久,电话铃声响了,我低着头,转过身来。
她已经离开了。
“伯克小姐?”接待处女助理的声音毫无感情,“伯登先生想见你。”
“让他过来吧。”

我们以亲吻收尾。她坐了起来,披着我的睡衣去拿桌上的烟。丝质这种材料是为她而生的,我一直相信这一点,我也知道她总是喜欢在结束后穿着我的睡衣,所以现在我所有的睡衣都是丝质的。
她的曲线令男人疯狂,我心底可能也是个男人。
“杰克今天找到我了,”烟雾开始缭绕,“他吃醋的样子,像极了你。”
我也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波本。
“威利的事,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简直是我自己给自己挖的陷阱。”
“你会害死他的。”我说,一边把酒杯放下,看着她。她此刻在沙发上慵懒的样子,特别惹人怜惜。
“萨迪,”她说,“你爱我更多一些,还是爱他更多一些?”
“我亲手建立起了他的帝国,但我不爱他,他是个混蛋。”
她笑着,灭掉了烟,起身向我走来,我知道她要做什么,她会把我推倒在床上,她最喜欢这样给我们的第二次开头。
“像我一样混蛋吗?”她用手抚摸着我的后背,贴着我的耳朵轻声问我。
“安妮。”我闻着她头发上的香味,她已经开始了。
“威利离不开你,杰克也离不开你,我更是离不开你。”
“安妮。”
“你这个调皮的爱尔兰小精灵。”
她柔软的唇让我说不出话了。

又是一场热闹的集会。威利在台上用他带着致命感染力的语调,讲着他的医院计划。泰尼坐在他身后,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倒是很适合他那张肥脸。台下欢呼的人群太多,杰克从他们当中钻出,我熄灭手中的烟,快步跟上前去。
“杰克,”我喊他,“杰克·伯登!”
他没理我,只是径直走向树荫下一张长椅,就算是只看背影,我也能看出他比之前憔悴了许多。他坐了下来,低着脑袋,我得承认,我之前从未没见过他这样。
“你看起来很不好,伯登先生。”
“我很想说“请你走开”,但是我发现我说不出口。”他摸索着拿出一支烟,我弯下腰,把燃着的打火机递到了他脸边。
他抬起头,这才几天时间,他好像老了五岁。
“你不是这样的,杰克,你不应该这样。”
“我还有过更落魄的时候,”他吐出一口烟,“你不会想知道的。”
我撇了撇嘴,他终于望了我一眼,他还是他,他眼神里的光芒我是不会认错的。
远处旋转木马的音乐开始响起,政客们总是喜欢把集会定在游乐场之类的地方,人多,初夏天气宜人,加上免费的冰茶,就连泰尼这种人上台演讲的话,也能轻松找到一群听众。但是威利的听众不一样,他们不光想要冰茶,他们还想要亮闪闪的高速公路,想让他们的孩子上更好的学校——当然还有州买单的书本和写字板,以及,威利正在大讲特讲的那家医院。
我终于下定了决心,坐在了杰克身边。他正想说话,我突然抱住了他。
“这不是你的问题,萨迪。”该死的,我的眼泪差点就忍住了。
他轻拍我的背,我哭的更大声了。
过了好久,我才从他的肩膀上抬起头来。
“今晚陪我吃晚餐吧。”他把他的外套口袋里的手绢递给我。又是该死的丝质。
“只有我们两个?”
“只有我们两个。”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正想起身,才突然发现糖娃站在我们身边,不知道等了多久。
“伯-伯-伯克小姐,老大想要见-见-见-见你。”
无论看起来如何,糖娃是个什么都懂的好人。“好的,我马上过去。”
“不用了,”威利突然从他背后冒了出来,摇晃着手里的威士忌瓶,“我还真不知道原来你也有眼泪呢。”
我站起来,把酒瓶一把夺过,灌下两大口。
“好了,看到你还好,我就放心了。杰克,过会跟我来,你查到的事情实在是个大炸弹,足够我把这些混蛋屠宰上五次了。我们争取晚上之前把事情做完,我可不想耽误了你的约会。”
我把酒瓶扔给糖娃,然后头也不回地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