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flow]No title

Work Text:

夏天
我好喜欢我的哥哥,不是亲情的喜欢。
我知道这是邪念,但是还是无法自控。
我如此想要他,但他已经有喜欢的人。
和我年龄相似的,金发的那个女孩子。

我喜欢他,那是我的哥哥,和我有着一样发色的人。但是结果是没有可能的,我的哥哥……说起来啊,他还有那么些风流倜傥呢,而且,他喜欢一些暴力的东西,我已经从他屋子里偷偷翻出一些反恐游戏什么的,作为我的哥哥,我不但不觉得他中二,反而觉得,我的哥哥好帅气啊。
可是他有女朋友,他大概也很喜欢她吧。哥哥的女朋友,那个女孩,是很厉害的深海潜水员。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我拿着墨镜,泳装,和拿着海边用具的哥哥等着,那个女孩子也如约来到我们家别墅门口,当她和我哥哥站在一起亲热的样子,我实在是无法忍受。但是她还是笑眯眯地问我“怎么了?中暑了吗?这么无精打采的?”
我不喜欢她的笑,让我永远不要看见她的笑最好。
“那么,少爷,小姐,你们走好。”
女仆尽职地鞠了一躬,我们转身离开了我们的别墅。
虽然天气炎热,但是海边海风凉爽无比,我总觉得我是多余的那个人,因为哥哥和那个女孩打打闹闹,我不喜欢她,就是不喜欢她,她的脸她的笑,我都不愿意看见!
所以,在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我偷偷把她潜水的氧气瓶打开,把里面的氧气都放了个干净!
我一直痴痴地看着哥哥,他从那女孩入水的时候开始笑,一直微笑,那笑容真好看,他戴着大耳麦,我喜欢他那酷酷的样子,之后他表情放松下来,接着有点疑惑地站起来,我那样痴迷地看着他,他却一点也不看向我,我周围的人群好像都在骚动,然后跑向海滩,哥哥也过去了。
我从头到尾注视着哥哥,直到他吻上那个金发的女孩我才醒过来,我也走过去,看见的是哥哥惶恐的表情,那表情我从来没见过……他诚恐,绝望地嚎啕起来,抱着他怀里的,是一小时前还露出一副阳光笑容的,但现在已经是扭曲着一张痛苦表情的她了。
过了两分钟我才意识到,我杀死了她,我应该是罪魁祸首……

秋天
我好喜欢我的哥哥,不是亲情的喜欢。
我知道这是邪念,但是还是无法自拔。
为了他我不惜让自己的双手染上血红。
即使是这样,他仍无法明白我的心情。

“给我酒……”
“少爷你不要喝酒了,你已经喝了够多的了”
哗啦——
我知道哥哥在发飙,我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女仆,她默默地鞠躬,出来,走进厨房,端出一杯威士忌来。送进哥哥的房间。
我站在哥哥房间的外面,沉默了一会便回去了,刚走下楼梯几步,一回头就看见女仆了,于是我停下来,看着她走过来,轻声地问我:
“小姐果然是喜欢少爷的吧?”
我想了想,这个女仆毕竟从我们很小就照顾我们,应该是可以信任得过的吧,于是我回答“是的”
“呵呵,照顾你们那么久,我也都看出来了,那么,小姐可以告诉我,你有没有为了少爷杀了人呢?”
“……”
这个,可以说吗?
我看着女仆,她倒是一副很担心的样子。
“我从小带大你们,不希望因为你对少爷禁断的爱而导致家庭的悲剧……我们的家这么大,那么有财力,对于抹削那些事情很容易,我真是好害怕小姐把这些事情憋在心里会生病的……”
真会说,我想了想,既然是从小带大我们的女仆,也应该没有事吧?只要哥哥不知道是谁就好……于是,我轻轻地点下头,随即带着“嗯”的一声。
“是‘她’吗?”
突然从女仆身后出现的哥哥,眼里充满血丝地跑出来,我不知道他竟然就藏在女仆身后,我慌了。
“是‘她’吗?”
哥哥又问了一次,并怒气冲冲地走下台阶。
好可怕……哥哥……从来没有这样地瞪着我……
“是‘她’吗?回答我!”
哥哥突然跑下来,我吓得急忙转身就跑,脚踩在木质楼梯上发出急促的嘎吱嘎吱声!我拼命地往楼下跑,回头就看见眼睛血红的哥哥不停地追我!
“是她吗?告诉我!锖!”
哥哥一直追着我,直到我跑进客厅的死角,我突然想到爸爸留给我的东西,为了保护自己,我只能下意识地打开抽屉,拿出柜子里层隐藏的那把手枪,举起枪朝向跑来的哥哥。
哥哥他双眼血红,虽然看见我拿着枪,但还是朝我跑来。
“哥哥,别过来!你别过来!!”
好可怕啊,哥哥……从来没有这么看过我,好可怕,只是为了一个外人,是的,我看上去不如她温柔,但是我也是一心一意的……为什么你就是不理解我呢?
哥哥还是朝我走过来,不论我是不是在举着枪,无论我会不会随手走火。我不想让哥哥靠近我,也不想真的开枪伤害他。
“碰——”
为了他,也为了我,在我开枪的时候,我闭着眼睛,把握枪的双手举向了天花板。
哥哥果然停下来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这样和哥哥决裂也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我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扶着柜子慢慢坐在地上,这时候突然有人跑过来抱住了我。
“大小姐……”
我再也忍不住了,眼泪稀里哗啦地掉在她肩膀上。

当我醒来的时候,抱着我那温暖的臂膀,不是女仆那熟悉而单薄的感觉,而是有力而甜蜜的味道,我睁开眼,看见的是哥哥有点复杂,而又苍茫的表情。
“哥哥?”
“别动……对不起,我……我太激动了……”
我想听他说什么,但之后他又沉默了十分钟
“你……你其实不知道为什么我会选择她,因为……”
本来我不想听到这个话题的。
“因为很多人接近我是为了钱,是为了咱们这个家的钱和权利,名望……她不一样,我感觉得出来,她很活泼,身体很好,会潜水,会爬树,她喜欢任何人,几乎没有讨厌的东西,和她在一起,很快乐……她对你的友情,是真心实意,不掺杂一点钱或者肮脏的感情。我很是希望你们能友好地相处,看样子还是……”
其实一切的元凶还是我,和我对哥哥的感情。
“失去的……已经回不来了,没事了,谁叫你是我妹妹呢!”
哥哥刮了下我的鼻子,平时会低下头咯咯笑的我,现在却一脸认真地看着他,哥哥也看着我,直到我的嘴唇,有什么吻上去的感觉……

冬天
我好喜欢我的哥哥,不是亲情的喜欢。
我知道这是邪念,但已被深深地缠住。
寒冷的冬天,是多数动物冬眠的时节。
我和哥哥银色的头发,是凛冽的白雪。

“你确定真的要继续吗?”
哥哥的热气喷在我耳朵上,眼前是一片眩晕。
“嗯,继续……”
哥哥的双手,温暖而粗糙,但有时候也会弄痛我。
“我不想伤害你……”
“那就伤害我吧……”
无论如何,想和哥哥进一步的想法充斥着自己所有的思想回路。
身体如同木板一般,好像有钉子钉入自己的体内,鼻子能嗅到铁锈的味道……
哥哥突然抱起我,从床转移到地上,钉子仿佛是被突然砸了一下地,深深探入进木板里。
“好疼……”
钉子依然侵蚀着自己,侵蚀得血都蔓延出来,还不够地就探索,直到把自己身体的血都挖出来为止。我眼前仿佛是一片橙色,是的,那本来是台灯的颜色,但是我从不知道,在失神的情况下,眼前看见的仿佛是机械一般的城市,在橙色的映衬下,让人心跳加速的地方……哥哥又把我抱起来,放在电脑桌上,疼痛依然不减,钉子还在不断地侵蚀着我……
最后我已经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耳朵旁传来的,不知是电视还是收音机一般擦擦的噪声了。
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人了。
身体很疼,我爬起来的时候,地上,桌子上都有血迹。

“哥哥?”
看样子哥哥不在这里。我尝试着爬下床,但是脚尖刚沾到地面,就被身体的疼痛绊倒了,我摔在地上,脸几乎要贴在血迹上面……
哥哥……
要找到哥哥……
我几乎是扶着墙走的,刚走到门那里,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男人站在外面,但还没看清他的脸,我就倒下了……
好疼……

“喂,你还好吧?”
那个人把我扶起来,实在是无法坐着,我只能跪在地上喘气。我抬起头,看了看那人,我见过他,是哥哥以前的同学,因为在脸上纹了纹身,所以被学校劝退了。
“你哥哥呢?刚才他给我打电话,说马上要去一个家里可能没信号的地方,叫我立马过来,不然就手机联系不上他了,结果来了也不知道哪里是‘没信号’的地方,我就来屋里找找他,啊对了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后面的话我都没听进去,只有他说的,哥哥在一个家里可能没信号的地方,我立刻推开他,站起来就往外跑。
刚出门一步就站不住倒下了……
“你还是别勉强了……喂……”
我抓着墙,开始被墙纸滑了一下,但我依然继续用肩膀支持着身体。
家里可能没信号的地方……是哪里?如果我是哥哥,知道将要去的地方是没信号的,大概就是地下了吧?地下……地下是……管道维修室吗?
我扶着墙,身后有谁在说什么我都没听进去……
为什么不叫我呢?哥哥?
有什么问题可以和我商量的啊!

在我拖着有股仿佛长矛直接刺穿肚皮的疼痛的身体,尽力地赶到宅子的管道维修室,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有嚷嚷的声音。
我朝着虚掩的门看去,是妈妈,她背对着我,和谁在吵架……
“你个混蛋……”
“那是你妹妹啊……”
妈妈不断地大骂着。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