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等等先别动手-6

Work Text:

第十三章

 

赵云一夜辗转未眠,浑身不自在,刘邦倒是睡得昏昏沉沉,夜里还醒了一次,把手覆在赵云眼上,漫不经心道:“睡吧,这样我也睡不好。”
就这么迷迷糊糊的,赵子龙也就着了,中间只隐约记得刘邦又醒了一次,他挣扎着想起来,周身却深陷暗紫色的梦境,怎么都睁不开眼。

次日,凉风吹动峡谷寥寥欲坠的落叶。
床铺犹温,刘邦却早已匆匆走了,赵云微微一愣,也不诧异,只是默默一个人把昨日那两只兔子上灶,刷了一只野蜜,配了一口小酒,挽着袖子,颇为寂寥地吃一顿早饭。

峡谷山下。
“这怎么了?”
赵子龙从人群里挤过去,手里拎着一只油纸包好的兔子,准备去妲己那把梦奇换回来。
瘦兔子换胖子,他还亏了。
妲己正一脸担忧的在人群里站着,远远地看见赵子龙,冲他指指里头。

一片灰黑废墟里,一个紫色的人影正拎着两件大箱子往外拖,孙悟空和牛魔等人正搬开砸落的房梁屋脊,男英雄们住得近的都搭把手收拾残局,地上满是焦黑的灼烧痕迹,雷雨留下的水坑里还飘着几块灰木。
“你汉家的祖宗最近不知道犯什么太岁,昨夜房子给劈了,喏。这下要露宿街头了。”
赵云啊了一声,面色懊悔,匆匆把兔子往妲己怀里一塞,挽着袖子就冲过去。

百里玄策在人群中探出小脑袋,暗中观察。

刘季看着面前一片废墟的房子发愣,随手把手上一块碎瓷往废墟里一扔,叹了口气。
“嗨!老哥!我去你那住两天?就近扎个房子。”刘邦喊着往项羽身上扔了块儿石头。
“滚!”项羽正帮他搬砖,烦得很,唬得刘邦直蹿。
“要住就住,睡客厅。”虞姬慢悠悠的笑道,摇头。“天不遂人愿,你呀你,就是平时造孽太多。”
“还是嫂嫂心疼我。”刘邦笑着应了一声。
“俺老孙那也有地方,不成麻烦人家两口子的,要不你来呗?”孙悟空蹲在一处,棒子敲敲打打的。
“我那也有。”牛魔也应声。
“要不来姐姐那住?”妲己也笑着捉弄他。
众人哄笑,唯独赵云闷头干活,心里颇不是滋味。
本来搭棚建屋就不是难事,可惜了刘邦这两年搜罗的器具,众人凑了点儿装备与他,紧接着秋猎的结束,马上入冬,遭此横祸,这几日还有女娲等新英雄要上线,兴许冬天要吃点紧了。
百里玄策在一边挤出小脑袋,大耳朵直甩,道:“去我和我哥那住也行,云叔的房子也空着呢,你们还近。”
赵云一愣,停下手里的活儿,也应了一声:“我那吃的还多些……”
刘邦嘿嘿嘿的笑:“那我去叨扰几日?”
赵云傻了一样,支支吾吾:“也……行……。”

妲己不易察觉的笑了笑,冲百里玄策抛了个媚眼,玄策吹掉镰刀上的木屑,低声露出犬齿:“小爷赢了。”
妲己掩唇:“送你一包酥糖,真没想到赵子龙这个死脑子,丁点儿瞧不出来。”
百里玄策耳朵一抖,瘪嘴嫌弃道:“傻大个没脑子,昨晚刘邦喊我去拆家,他睡得跟猪一样。”
妲己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伸手摸了摸梦奇瑟瑟发抖的耳朵,低叹:“情爱这种事儿,别说他了,我虚长他几千岁,也没甚清楚。”

一处的赵云还不知道自己被算计了,把救出来的物什收拢好,便匆匆忙忙的去打了个匹配,打了好几把,才冷静下来。

妲己在s9不算什么强势的法师,上线率一般,此刻闲的抠脚,在阳光底下梳理自己柔软的毛发。
远处一群人向他走来,正是甄姬等人。
“新衣服?好看!”妲己从窗框上跳下来,笑着给他们开门。
“好不容易出一个,肝掉半个肾。”孙尚香带了点儿点心,往桌子上一放,里面还有新做的口水鸡。
妲己舔舔嘴唇,偷出来尝一个,一众人散开,找凳子坐下,茶话会就这么开始,众人开始闲聊。
“现在单身的还有谁?甄姬的脾气好,长得也好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甄姬脸一红,摆手:“不了不了,自己穿着衣服好看,要再找一个,还得管他觉得好不好看。”
王昭君笑笑:“赵将军倒是个好人选,可惜了,汉高祖这般有魄力,不敢触他的霉头。”
妲己哈哈大笑,看着甄姬的新衣服,伸手摸摸料子,感叹:“真是漂亮,又服帖又显身段。”
虞姬接话道:“新来的美工是真不错,瞅瞅我之前那个,绿的跟螳螂一样。”
孙尚香笑道:“那是你没看见我的末日机甲。”
妲己吃着鸡,舔舔手指头,道:“百里兄弟我看是没辙了,新来的苏烈和铠,现在倒也没登对。”
众人恍然大悟,开始数数手指头,王昭君脸上一红,不知如何是好。
妲己眼尖,抬手怼了怼孙尚香的胳膊肘,众人即刻发现不对。
“肯定不是苏烈!”虞姬揶揄,第一个说
妲己笑趴:“不能以貌取人,万一昭君就喜欢型男呢?”
昭君急忙辩解:“没有没有。”
甄姬扇了扇子笑道:“呀,可是长城守卫军那个银铠的将军?”
昭君的头埋得更低了,白皙的手腕不自然的挽了鬓边一缕碎发,面色绯粉,细微声响道:“不过一面之缘罢了。”
众人哄笑,纷纷去捏她腰上的软肉。
妲己甩着尾巴,道:“我来我来,给你找场子,你别怕,这事儿总要的试一试,有那么点儿信儿就行。”
孙尚香也点头:“没信咱们看得出来,还能给他骗了?大不了一炮轰死他。”

 

远处铠正和赵子龙偷主宰,猛地打了个喷嚏。
“别断,留大。”赵子龙残血,对面是刘邦张良,这边铠和赵子龙还有韩信正在一处。
铠茫然的吸吸鼻子,低咳了一声 :“走神了。”
这一把匹配本就难打,张良加强之后走位更加精准,刘邦支援及时,经济差已经到了2000,全靠韩信优哉游哉的偷塔偷龙,勉强撑到了20分钟。
自己家的孙尚香一会儿在不在,仿佛人机一般,能把赵云气个半死,挂机也就算了,还抢红抢蓝。
“撑不住了。回防高地!”赵子龙拿掉主宰,发了撤退,一路猛跑。铠吃掉兵线,从野区窜回。
“莫急。”韩信发了两个字。
赵云停下脚步,眉头紧皱。
“等我。”韩信又发了两个字。
铠清掉小野,前来会合,擦掉额前细汗,沉声道:“怎么办?后羿已经起来了。”
韩信的坐标在对面红buff下的草丛里,一直静默,然后发了一个中路的消息。
“集合,准备团战。”
赵云苦笑:“怕是要你我当饵了。”
这边孙尚香挂机跟着芈月已经到了,赵云和铠马不停蹄的赶过去。
中心的刘邦正高举君主剑,一刀斩下挂机的孙尚香,芈月节节后退,张良一个控留人。
“留步!”赵子龙残血,一枪封住张良。
张良向后游刃有余的一退,柔软银发只留下一缕发丝。“赵云,拿了个主宰就妄自尊大,你忘了露娜和孙悟空?”
赵云银枪一抖,苦笑不做声,张良镜片后面狭长双目微眯,手上典籍无风自动:“正好,我手下不斩无名之辈。”

赵子龙等人在线上苦苦牵扯,一波主宰送过去,韩信果然开始偷塔报警。
露娜和孙悟空本在线上拦截先锋,此刻猛地抓进去,小地图一侧显示韩信血条狂掉,几个人缠斗在一处。
韩信兜兜绕绕,竟钻进了窜进了赵子龙的战团。
此时铠已被逼到绝境,不敢撤退,重装上身铁甲覆面与刘邦正面拼剑,铁屑飞溅。他身后残血的赵子龙银枪倒提,枪杆上血痕飚溅,被张良控住浑身发麻,虚跪在地,如困兽犹斗。
张良双目紧闭进入虚无状态,银发飞舞,亦动弹不得。
“你还以为自己出师了?”刘邦冷笑,剑刃猛地绞紧步步紧逼,周身泛起一层蓝光,而他护盾之后的后羿正力贯于臂,神弓满揽!箭势直指残血的赵子龙!
赵云仰颈,发出垂死的怒吼。
“休要猖狂!”红发将军枪尖点地,猛地甩身奔袭而来,手中长枪叮的一声撞上赵子龙的银铠,竟借着冲劲猛地将他从地上挑起!
韩信怒喝,手臂青筋暴起,就着挑飞赵子龙之势,二人双双摔进草丛,韩信看都不看刘邦一眼,后羿那一箭劲力极大,他后背撞上断壁残垣,吐出一口血,登时也只剩个血皮。
赵云一阵重喘,韩信却坑也不吭一声,手腕一抖竟是换出了一把打野,提枪竟要冲往下路。
“等!我去哪?”赵云拦住他问道。
“就这撑着点儿,后生。”韩信擦擦血,言罢甚是轻浮的拍了拍赵云的脸,潇洒转身提枪赶往下路。
赵云面上一红,正被铠纠缠的刘邦眼尖看见,此刻气的爆出一声怒吼:“韩信!!!!老子砍死你!”
韩信连个白眼都没给他。

妲己说的没错,韩信就是个偷塔的英雄。
赵云被孙悟空一棒子劈死时,下路的韩信也死在露娜的刀下,铠被张良与刘邦杀成金币,后羿想去追上路那最后一波龙的时候,水晶已经爆了。
而挂机的孙尚香刚刚复活,眨眨眼,白白捡了个胜利。

茶话会上的孙尚香神思归来,突然嘿嘿一笑,胳膊肘又捅了捅昭君。
妲己:“怎么样怎么样?他干嘛呢?”
众人竖起耳朵。
孙尚香意犹未尽的咂咂嘴,吐掉瓜子皮:“越来越会打了,还学会疼人了呢。”
王昭君脸上又是一红。

刘邦气得肺疼。
打完架一脸不爽的登登登爬上山腰,踹开赵子龙家的门板,冲着屋里发出狼一般的长啸。
梦奇吓得瓜子都掉了。
“不守基道的男人!他妈的!在哪呢!?老子要好好教训他!”刘邦阴沉沉的一拳砸在桌上。
梦奇瑟瑟发抖,嘴里的瓜子仁都要掉了。
“兔子吃什么瓜子!”刘邦一把拿走他的瓜子仁,扔进自己嘴里,狠狠地嚼 ,“人呢?听不懂啊!?耳朵那么大招风啊?”
“别吓唬孩子。”刚进门的赵云一巴掌扇在刘邦后脑勺,把银枪往桌子上一放,风尘仆仆地把哭到缩水的梦奇捞进怀里哄了哄。
刘邦被拍的一个趔趄。
“乖了乖了,没事,都是法坦你怕他做什么,他再打你你就挠他。”赵子龙铠甲都没卸,手上戴着护甲,长指温柔揩掉绿豆眼旁边的泪水,不住的揉它的脑袋。
赵子龙怀里的梦奇可算是找着人了,哭的稀里哗啦,没羞没臊,把腮帮子里的瓜子仁都哭出来了。
刘邦阴着脸,在一边坐下,满嘴酸味:“你跟韩信配合的挺好的啊?”
“你们战术太差,推塔游戏,一点意识没有。”赵子龙挑眉,随口应道。
“怎么跟太祖说话的?恩?”刘邦色迷心窍,看着赵子龙一张俊脸莫名就不生气了,想到自己要住赵子龙的吃赵子龙的睡赵子龙的,他盯着赵子龙的侧脸,突然笑了。
赵云放下梦奇,转过来看他,郑重道:“太祖之前说的那些话可还算数么?”
刘邦眯眼,心想,我说了啥?却也胡乱应道:“算。”
赵云:“我今日想了想,也请教了庄周、军师、主公。”
刘邦灵光一现,笑道:“三媒六聘?”
赵云打翻刚倒的茶杯,手足无措,只得双手握住膝盖,尴尬道:“不,这,我实在是……”

梦奇在一侧攀上桌子,欲往赵子龙腿上爬。
屋外黄昏斜阳,急匆匆铺镀一层暖色,来自北方雪原的寒风收走最后一片秋叶,向峡谷吹来又一个难熬的冬季。
长城上相互依偎的百里兄弟分着一个烤红薯,妲己看向窗外,知道凛冬已至。

刘邦坐在桌子这边,突然极轻的啧了一声,太祖戏谑抬眉,斩钉截铁道。“莫说废话,你是我汉室的人了,死后与朕合葬。”
赵子龙一愣,摆手笑道:“罢了,不说了,这种事我说不明白。况且子龙早死了不知道千百年了。”
刘邦:“以后你会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