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虎蛟x你】蜜河

Work Text:

带上干净的毛巾、隔水的餐垫、少许香料以及一两本书,准备这些出游的装备对你来说已经轻车熟路了。因为在繁忙的工作之后,你和虎蛟常常相约于河边,共度一个闲适安逸的休息日,这是你们特定的约会方式。他总是在凫水时顺手捉上两三条小鱼,而你简单拾点柴火,架起一小丛篝火,为鲜美的鱼肉撒上一点调制的粉末,这样便能获得一日平静的享受。
“哗啦——”水花四溅,潜游于水底的虎蛟突然冒了出来,手臂撑在岸边直起了身子。
午后的暖阳打在他巧克力色的皮肤上,将湿润的水光照成了金色,一闪一闪地如同璀璨锆石。少年气的骨架绷起紧致的线条,因拉伸的动作展现出恰到好处的肌肉力量。而他额头粉色的短角似果冻般鲜嫩,滴下晶莹的水露,滑过眼角几何样的银纹,更添一份精致的妖冶。
“吓我一跳,书差点被弄湿啦。”你举高手抖落封皮上沾染的水珠。
“抱歉抱歉,但你不和俺一起下水吗?”虎蛟眼含期待地望着你,“这里的水干净又清澈,俺真的很想和你一起游泳啊。”
“我水性不好嘛,下不了河。”你作为一个生活在内陆的都市女性,以前顶多是在泳池里带上眼镜划上半圈,充其量只能算玩水而不是游泳。在这样天然的河道中,不知充满了多少暗流和礁石,光是想想就让你胆怯了。所以以往你只会在浅滩淌淌水,捧着干燥的毛巾欣赏虎蛟在水中灵动的身姿,然后等他尽兴之后笑着奔向你。
“俺可以教你游泳,也会一直在水中保护你的,相信俺吧。”虎蛟向上仰视的溜圆眼睛看着有些可怜巴巴的,身后的巨大尾巴在水面上无序地拍打着,如同摇尾乞怜的小狗。
这样的眼神实在是很具有杀伤力,使你想为了他挑战一次。而且虎蛟确实是可靠的恋人,尽管是喜爱玩闹的少年心性,但他总是认真帮你完成工作,在战斗中也一直护在你身前,值得你交付信赖。
“……好吧。你绝对不可以在水里放开我哦。”你摸摸虎蛟湿漉漉的发顶,已然改了主意。
你只是褪下鞋袜,就坐到了水边,试探着先将裸足放入水里。清凉的河水激起一小片鸡皮疙瘩,你不禁缩了缩脚趾。虎蛟这时主动捧住了你的脚,引导着你向下进入水中,他深色的长指下意识用了些力握住你,也许是担心你反悔吧。
被妖怪抓住了脚诱入深河,是常见的志怪小说桥段,结局无非是被吃掉或淹死。但是你投入水中是落入虎蛟的臂弯里,被他牢牢地护在怀里,可以安稳放松地漂浮。
“你看,完全没问题的,俺可以这样抱着你游泳。”虎蛟其实也是第一次带人凫水,心里多少压着些紧张,但是因为你完全信任的态度,使他增添了不少信心。水的浮力托举着二人,虎蛟只需要轻轻摆动尾巴就能顺流游动。
“俺很喜欢这样被水包围的感觉,觉得很舒服也很自由。你觉得怎么样?”
“嗯,很舒服。”
“你要不要试着自己游游看?”虎蛟把你的手搭在他的肩上,“像这样抓住俺,然后俺放松一点,你的双腿就可以活动了。啊,当然俺不会真的放开你的。”
你大着胆子照做了,身体尽量平浮,上下踢动起双腿,而虎蛟虚虚地环住你,引导着你前进。当你觉得自己渐入佳境,能够享受游水的快乐时,突然一个冰冷黏腻的触感爬上了你的小腿,越缠越紧。你一时吓得全身僵硬,猛地抱住了虎蛟,慌得声音都在颤抖:“虎、虎蛟,有、有什么东西抓、抓着我的脚……”
温软的身体突然撞入怀里,你慌乱的心跳从相贴的地方传递给了虎蛟,让他的心跳一下子也失了准,他恍神了一瞬才做出反应:“别怕!俺来帮你!”
虎蛟的尾巴贴上你的腿,用尾尖感知到并不陌生的植物叶茎,他轻松地就把那东西挑开了。然后他开怀地笑了:“哈哈,只是水草啦,俺已经帮你解开了。”
“……你竟然嘲笑我。”你故意夸大羞恼的情绪,抿起嘴瞪他。
“啊,抱歉,俺不是在嘲笑你,俺……我只是觉得你可以这样全心全意依赖我,我很高兴。平常总是你在照顾我,我一直希望你能多依赖我一些啊。”
“哼……”有的时候虎蛟会像这样说一些让你脸红心跳的话,让你不知如何是好。你索性想对他撒个娇,于是你更进一步把全身的力都靠在了虎蛟身上,你说:“我累了,不想动了。你托着我游吧。”
“累了就干脆坐到俺身上来吧。”虎蛟主动抬高了你的腰,让你的腿交叠在他身后,然后他向后一仰,仅靠着尾巴做支点,就撑起了二人的重量。能如此平躺在水面上浮游,大概也只有身为妖怪的虎蛟能做到了。
你只感到视线一晃,下一秒就坐在了虎蛟的腹部肌肉上,简直像是骑着马儿一样。你觉得这个状态怪异非常,不禁撑着他的胸膛笑弯了腰:“哈哈哈,这个姿势真的好奇怪。”
“别笑啦……”虎蛟的声音突然卡了壳,倒不是觉得这个姿势丢脸,而是因为他抬眼便发现阳光穿透了你身上湿透的衣服,将水下被你们忽视的细节暴露在了空气中。紧贴着你身体的薄布此时已经失去了蔽体的功能,将起伏的曲线展露彻底,甚至连肌肤的颜色都清晰可见。一瞬间,虎蛟深色的皮肤迅速地窜上了绯红,粉晶一样的眸子慌乱地四处瞟着,不敢再看你。
你立马就注意到了虎蛟的可疑反应,只是思考了两秒就明白了症结所在。你觉得他甚是可爱,心情更是大好,便坦荡又带着些捉弄意图的开口:“明明你已经看过更多了,也还是这么害羞吗?”
脑海里控制不住地闪过一些片段,虎蛟的脸更红了,他结结巴巴道:“和之前的不一样……俺现在是没准备好。”
“可我就是不想让你准备好啊。”你笑着低下头去,吻住了虎蛟的唇。你的舌腹摩挲着虎蛟如鲨鱼般锋利、参差的齿,柔软的舌被尖角搔弄得发痒,但你一点也不担心会被不小心咬一口,毕竟他连舌尖的回应都是小心翼翼的。
一个吻还不够,你抬起头时看到虎蛟如抹蜜的面色,玩心大起,任性地对着他的尖耳朵要求:“我们来做吧。”
虎蛟闻言一时大脑空白,身体僵硬着就开始往下沉去,像是块咕噜噜冒着泡的石头。直到水都快要没过你的鼻尖,他才打了个摆子似的挣扎回水面:“咳咳咳……可是……咳……这是在水里。”
因为你,在河中如游鱼般灵动的妖怪第一次呛了水。
你自己也有些疑惑,为什么刚才还对水充满着恐惧,现在却能骑在虎蛟身上肆意妄为呢。也许,是因为虎蛟给你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安全感吧。即使他的身形尚且是成长中的少年模样,即使他的胸膛算不上宽厚,即使他被你逗弄得难掩喘息,却依旧稳稳地保护着你、承托着你。
你仍带着笑意说:“没关系的。你会保护我的对吧?那就抱紧我。”紧接着你彻底伏在了虎蛟身上,挺立的乳头隔着近似于无的衣衫挤在他的胸膛上,然后细碎的亲吻落在他沾水的眼睫上、脸颊上、下颌上。
这种亲昵的捉弄使虎蛟无从拒绝,水里可触及的只有彼此,所以他心里越是慌乱越是不敢放开你。年少期健康结实的身体根本不需要如何撩拨,很快就诚实地起了反应。濡湿的衣服同样遮挡不住他的窘迫,竖立起来的器官贴在了你的臀后,活力满满地展现出它的兴奋。如果虎蛟的皮肤不是深棕色,此刻你便能看到他全身都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不过短暂的羞涩过后,虎蛟喉头动了动,立即主动回应起你。这种反应也是他作为少年妖怪的可爱之处。
他的尖牙轻衔住你作乱的唇瓣,舌头按照以往你教的那样,侵入到你的腔内,点触敏感的上颚。并不算熟练的技巧却是投入了所有的专注,这样单纯的热情确确实实地勾得你心痒难耐。于是你的手大胆地向下探去,剥开了巧克力的最后一层糖衣,把火热的两根性器翻了出来。
硬涨的两根是你一手不能合握的粗硕,非人的器物表面凹凸不平,像是在柔软的皮层下入了珠,是不同于虎蛟可爱面貌的野性狰狞。如何能够接纳这样可怕的两根长物——这是你以前会担心的事,而现在你已经知晓“它们”在你面前同样温驯。
就像这样,你的手顺利地拢住了其中一根,在水中浸得冰凉的手指摩擦得热柱生生颤抖,刺激得它流出兴奋的前液来。此时你不需要低头去看,就能想象到深红的龟头把粘液滴在你手上的样子。
虎蛟的呼吸已经乱成了一片,绷紧的小腹肌肉在你胯下起伏,长尾在水下胡乱地拍出回旋的急流,让水波一阵一阵荡过你的脚趾。他放弃了继续长吻,双眼如蒙水雾般盯着你近在咫尺的眼睛:“俺……已经忍不住了,想……想插进去。”爽朗的少年音变得又燥又哑,夹杂着喘息,满是被欲望侵蚀的味道。
“好,那你可得小心不要再沉下去了啊……”你一手借力在他的肩膀上抬高了自己的臀,另一手指引着他蹭开了内裤,把顶端抵在你的穴口处。铃口被翕动的小孔吮着,虎蛟忍耐不住地向上挺腰,赤黑的肉棒便搅着被挤开的水流插入了你的花穴内。初时带入了水的凉意,伴着酸胀的刺激,使你不自觉地收紧了身体,也收紧了小穴。
媚肉一下下的吸咬更是惹得年轻的欲物躁动不已。在你缓慢降下臀部时,得了入场券的那个“幸运儿”动用着所有的技巧地对抗着河水的滞涩与压力,只为不顾一切地进入你。它一点点撑开了穴中微小的空隙,又将混入的水液排斥出去,直到性器达成了完美的嵌合,变成把你的窄腔每一寸都占满的只有他自己。
你们的交合处半掩在水里,飘荡的裙摆将秘密藏起,即使有窥视的眼睛也不好评判你们出格的淫行。
在水里无可着力,你只能用腿紧紧夹住虎蛟的腰,缓缓地摇摆着臀,而虎蛟也紧紧地握住你腰,艰难地动作着才带起胯间小幅度的挺动。性器间轻轻的撞击甚至激不起水声,远处看上去仿佛只有温存的耳鬓厮磨。
这样特异的姿势却给你们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快乐。你们身下的河水是冰冷的,暖阳中的微风扫过裸露的皮肤也是冰冷的,只有彼此的体温是唯一的热源,让相贴的每一处都烫得像是要融化。感官似乎被集中放大,使得每一息的跳动都是如此的清晰,只是微小的颤动便能带来强烈的快感。
在你体内的火热肉棒纠缠着媚肉爱抚,凹凸不平的柱体不断轻辗着穴壁的敏感点,带来渐高的浪潮。而密穴外的另一根肉棒也没有被冷落,它被挤压在两人的小腹间,随着彼此的腰部动作被不同的肌理反复摩擦着,同时它也紧贴着突起的花核狠狠蹭着,所以你们制造快感的器官同是被磨得颤抖不已、红肿不堪。
如此强烈的快感之下,很快就达到高潮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当虎蛟在轻缓的抽插间顶到了你的花心,你的颤抖就从体外蔓延到了身体里,使你不禁抓紧了虎蛟的肩膀,把用力到泛白的指甲陷进他深色的肌肉里。软穴就此陷入了高潮中,开始无序地抽搐起来,紧裹着男性的巨物反馈着狂喜的欢愉,这使得虎蛟也被拖拽进快感的漩涡中,累积的射意再无从退避。
虎蛟只觉视线一瞬间变得模糊,瞳中所见的是你以及晃成了白光的太阳。带着体温的种液快速从他的身体中释放,由两根搏动的肉柱顶端同时射了出来。于是白色的浊液灌进了你的身体中,也撒在了你的小腹上。冰冷的河水把这散不开的浊液也衬得温热,让你感觉到一股股热液从里到外把你的小腹填满。
高潮后的神智恍惚使你们沉浸在呼吸交融的贴面静默中。此时,虎蛟仿佛是这广阔水域中的一支独木,而你便是生长在他身上的叶,唯有纯粹的依附着他才不会被河流卷走。你们融为了一体,在柔和的水流中化作摇晃的小舟,随波漂荡。
直到轻飘飘的摇晃感停歇很久之后,虎蛟才深喘了一口气,缓过神来。他甩甩脑袋,双腿往下摆动着变了姿势,回到了一开始抱着你悬在水中的状态。他看看还懒洋洋挂在他身上轻喘的你,嘴角就有些抑制不住地笑出尖牙来。然后他托住你的臀部提高了你的身子,让软茎从花穴中抽了出来。注入深处的浓稠的白液这才慢慢滴落出来,和体外的同源浊液又归到了一处,在河水里散溢成半透明的丝丝缕缕。
当流动的干净河水清洁着你们的身体时,虎蛟也丝毫没有放松抱着你的手。他时不时地用脸蹭蹭你,在欢爱中一直忍耐着充当称职平衡器的大尾巴也缠了上来,尾尖撒娇似地一下一下扫着你的腰。然后他的脸越蹭越靠近你的唇,明显是想要再吻吻你。
你本想静静接纳这个吻,却突然觉得鼻子痒痒的,忍不住偏过头打了个喷嚏:“阿嚏——”。
声音不小,你一时有些尴尬,感觉火热亲密的氛围被自己破坏了。
虎蛟却没多想,他的动作停顿住,然后有些慌张地问:“着凉了吗?那我们上岸吧。”他对此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抱着你游向岸边,踩上落脚的石头便火急火燎地冲向篝火。
然后他展开毛巾道:“你先把湿衣服脱下来吧。”
当你脱得光溜溜的,就被虎蛟一把裹进了厚毛巾里,抱到了篝火边坐着。你被火光烘得暖暖的,有些担心全身滴答着水珠的虎蛟,遂问他:“本来这条毛巾是给你用的,我没有准备多的啊。要是你感冒了怎么办?”
虎蛟快速地把你的湿衣服晾在树枝上,然后在你身后坐下,隔着一条毛巾把你拥在怀里:“嘿嘿,不用担心,这样抱着你俺也能擦干了。”
“笨蛋,怎么可能擦干嘛……”你小声嘀咕,却是向后缩进了他怀里。
虎蛟满足地把你抱得更紧了些,放低了些的声音响起在你的耳边:“我唱歌给你听好吗?”
“好啊。”
悠远婉转的曲调响起,从虎蛟唇齿间流泻而出的音符诉说着温柔的爱意,这是他亲手谱给你的情歌。虽然虎蛟已经唱过很多次了,再不会一开口就羞红了脸,但你仍然觉得每次听都会有不一样的心动。雀跃的心情满溢,你不禁跟着熟悉的旋律也哼唱起来。虎蛟愣了愣,见你自然地把歌接了下去,他欣喜地回神,一起默契地吟唱这首共鸣的歌。
合声终了,缠绵的尾音延续到了心里,你和虎蛟不由得会心一笑。
“哈啊,俺今天好开心……可是天气要转凉了,不能再这样和你一起游泳了。”虎蛟把头靠在你的肩上,声音从喜悦变得有些低落。
你抬手摸摸他半干的茸发,想了想提议道:“我们去找温泉吧,是一种从地下冒出的天然热水,这样即使是冬天也可以游泳啦。”
“你说的是硫磺泉吧,俺怎么没想到呢!”虎蛟精神起来,显然他是知道这种泉水的,“交给俺吧,俺会在冬天来临前找到泉眼的。到时候再次邀请你和俺一起游泳,你会愿意吗?”
“当然,我十分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