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等等先别动手-4

Work Text:

第九章

这几日百里玄策毫无征兆的要上线,百里守约随着赵云一干人等磨合的差不多,渐渐的有了自己的出装套路,在刺客与射手之间切换自如。

他前几日还赖在赵云的草屋中,蹭吃蹭喝,妲己也腆着脸,变成只漂亮小狐狸,两个人从黄昏就蹲在赵云家的窗框上,甩着两条长长的尾巴一晃一晃的看夕阳,等赵子龙挽着袖子从天井打了水,简单洗漱揩了脸上水珠,便哭笑不得从窗框上一手一只地拎回来。

 

“你弟弟马上就从抢先服过来了,你也该收拾个屋子了吧。”赵云擦净了手,给百里守约摆了副碗筷。

 

百里守约现下每日与他和诸葛亮等人练习对战,新来的英雄,断然不如被召唤到现实的英灵有些经验,只能从原始数据不断吸收成长,本来想让铠把这小崽子拎走,或者是给了花木兰捎个信,好让长城守卫军集中管理,但是百里守约仿佛脑门开了个导航,每天打完都晃着大耳朵,从这家薅点儿菜从那家讨只鱼,蹭到赵子龙的门口。

 

赵云又是个好面子的人,人家又不是两手空空的来,便不能不留下来吃顿餐饭。现在百里守约化成人形,肯定不能再给个猪肝鱼汤给他凑合了事,便每日且用着待客之礼,小凉菜四碟,应季野果一盏,带筋的牛肉晶莹的片成了淋上姜汁儿,铁锅焖一碗焦酥的红烧肉,再一道带汤汁儿的热菜。
不几日,就给他吃穷了。

 

听闻赵云说他,百里守约正叼着牛肉片,毛茸茸的耳朵不可闻的动了动,犹疑了一下,把嘴里那片牛肉又放回碟子里。
一双赤金瞳孔里黯淡不少。

妲己一手托腮,将那片肉挟进自己碗里,美滋滋的吃了起来,就着热汤,伺候进五脏庙,舒服的呼噜呼噜。

 

赵子龙硬着头皮:“守约,不是我赶你,你看,我这里着实太小,一张床,你每日窝着睡,也是受尽了委屈,你弟弟再过来,总不能也跟着……”

 

妲己把筷子轻轻放下,道:“玄策的数据还没来,我与子龙你透个底儿。守约小时候出去打仗,把玄策留在家里,后来玄策出事儿了,守约回家,找不到为了救人而失踪的玄策,大抵就与你,七进七出时,失了甘夫人,又丢了阿斗相似罢。”
赵云顿住。

妲己说罢舔舔唇,眉眼盈盈,对着守约笑:“你呀,不要清白啦,我们家子龙可是要的,况且你弟弟那么醋坛子,又恃宠而骄,你龙叔带他别带出冤家来,要不成,你俩来我那住?”

 

百里守约是万万不能去住的,他两手攥紧膝盖,盯着桌角,低声道:“我不知道怎么面对玄策。”

 

妲己敲着杯沿,风轻云淡道:“现在不知道,遇见了就知道,那么多个服务器,未见到哪个玄策真的与你不共戴天的,怂什么。”
她活了千百年,人与人的羁绊,爱深情怯,皆在眼里。
赵云坐在两人对面,给百里守约挟了点菜,英挺清俊的一张脸,隔着一点如豆灯火轮廓温和,淡漠道:“对,有些事见到了,自然知道怎么做。”
守约抖抖耳朵,重新拾起筷子。

窗框里一方小小木桌,三人对着温暖的烛火,低声谈笑,带着一丝酒气的酣甜,度过漫长黑夜。

 

妲己蹲在窗框上时,早教了百里守约吃完饭要抢着洗碗,果不其然,赵云半推半就的受用了。
百里守约呼哧呼哧的刷了锅碗瓢盆,化成一只橘猫,又用尾巴缠着赵子龙,屁颠屁颠的蹭了一宿床睡。

 

一床薄被,一人一猫,窗框外浩瀚星河凝成一点,万里长空明月共此时。

 

而回到住处的妲己点开邮件,幽然月光下,玄策的数据盒子烦躁的冒出两只凶炸炸的毛绒耳朵,咬着另一份通知。

 

邮件上赫然写着:“即将改版英雄:刘邦。”

 

大清早,妲己喊子龙起来打仗,又匆匆下线。

调度台上剩下赵云,诸葛亮,关羽,马可波罗,橘右京一起唠嗑。

这两日周瑜改版,大幅度加强,小乔在家里美滋滋,挨家挨户的传。
马上到了秋猎的时候,赵云等人往年此时都要出门广囤粮,此时正在与军师商议人马,准备带上周瑜。

 

诸葛亮正和关羽感慨人生。

“武侯祠还有拜我要上清华北大的,还不如拜拜老夫子。”

“雁门关庙前许愿,要当山东省某市某村某河沟的第一黑帮的条子。唉。”

两人齐齐望向赵云,赵云一摆手,和马可波罗、橘右京一起挤到角落:“别看我,我可没那么出名。”
诸葛孔明叹了口气,道“好在不是求国泰民安的,足以放心了。”

 

此言盛世和平,三人顿时心宽许多,隔着河道,这些对战真真假假,也比不得从前战火纷争,易子而食的饥困年代。

血肉横飞,外族欺凌,枪炮酷烈轰烂血肉之躯,铁躯跪倒在山河之间。
貂蝉一世漂泊,吕奉先无有能主,诸葛孔明鞠躬尽瘁,泪洒出师表,赵云终老江东,与史无缘。

而曹操少时任侠倜傥,暮年经疑心致死。

如今再有一次,他们想换个活法。

 

三人此时沉默,气氛突然沉默。
一边的橘右京和马可波罗在角落瑟瑟发抖。

马可波罗:“宝贝他们这是怎么了?”
橘右京:“……我和他们有语言障碍。”

马可波罗:“是啊宝贝,我和他们也有语言障碍呀!”
橘右京:“不,我看你中文,说的很好。”
马可波罗得意道:“是呀是呀,666还有去你MG大飞机!MMP!我都会说呢!”
橘右京:“那你误会了,我没有夸你。”

 

读条过后,对面的刘邦,妲己,花木兰,兰陵王,百里守约正在一处。

 

妲己在中路,与刘邦传信,“重做之前多打两把?”
刘邦正在陪百里守约拿红,抱臂靠在一侧敷衍笑道:“嗯。”

妲己:??

 

开局6分钟,赵云与关羽偷暴君,刘邦带着百里埋伏在草丛,连人带龙一波带走。

刘季生性狡诈,喜用省力精明的打法,最爱干是偷龙卖队友,死守AP、ADC,狠起来也敢和对面的mvp换命,可惜目的还是图人家的钱。

打了几百把,赵子龙深知他的尿性,甚至充满了偏见以及鄙夷,前期他打野,人头值钱,于是小心谨慎的游走支援,生怕被盯上。

“反蓝。”
诸葛亮发来军报,两人立刻在蓝buff处围堵妲己,赵云长枪一挑在草丛里把妲己逼得交出技能,正好骗了刘邦的一个大。

“我一个狐狸头怕是不够二位吃的吧。”妲己冷笑,竟然绕过赵子龙,将技能全砸在诸葛亮身上。

 

妲己晕眩已交,诸葛亮顿时残血,刘邦赶来开了治疗,背对着他的诸葛亮冷哼一声,一手掐住妲己的脖子头也不回,硬生生用妲己刷出被动,瞬间闪走。

“打女人?你也好意思?”刘邦冷笑一刀劈下,救出妲己。

 

百里守约蹲在草丛瞄准,赵云耐心蛰伏以久,不动声色连跳闪出接应。
诸葛亮残血与他换位,躲开百里守约的红线,在草丛中接大轰向妲己,三段跳出。

“草!”刘邦猛的开盾闪到妲己面前,勉强咬牙挡下,这一炮轰的汉高祖啐了口血痰。

“走!”二人默契后退,退往下路。

 

“妈的,这孙子。” 刘邦以剑撑地,他与妲己二人状态极差,不得不原地回城。

 

诸葛亮却与赵云兵分两路,诸葛亮回己方拿蓝,赵云绕了一圈回到上路。

百里守约在上路的视野正看到花木兰应对马可波罗与关羽,兰陵王后排切马可。
赵云知橘右京已绕在花木兰身后的草丛里,便与关羽越塔强攻。

此一番扩大优势,趁胜追击,定能拿下一个塔。

 

泉水里刘邦回血未满,便一言不发的猛冲上路。

妲己:“喂!残血呢!你要去哪?”
不到片刻,军报传来花木兰被橘右京击毙。

 

赵云身上带着塔,只剩一丝血皮,橘右京与关羽见他扛塔立刻回马去救射手。
而赵子龙只能往前绕进草丛,长舒一口气,立刻回城。

刘邦却从他身后赶来,一刀减速,又补上一刀,几乎直觉一般将赵子龙砍死在草丛中。

 

赵子龙犹不可信的倒在地上,刘邦一脸冷漠的将刀从他断裂的背脊上拔出来,血线滴在地上,汉太祖站在他尸体上往泉水回城,身上蓝光泛起。

 

公共频道,刘邦似笑非笑的声音笼罩在王者峡谷,“改版前送你一刀,赵子龙,你爷爷永远是你爷爷。”

 

这一句话让赵子龙诸葛亮等人脸色铁青,妲己额上淡淡的青筋绷的都快跳出皮肤,气的白眼都不想翻。
改版英雄本来就充满争议,强你削你官方一句话的事。

这个时候报仇的绝对多的很。

你要加强,此时不艹更待何时?
你要削了,现在艹了反正不亏,削完接着艹。

此时就连战报里兰陵王被瓜分的人头,都显得不足轻重了。

 

第十章

是夜,刘邦在挨骂。

妲己的小木屋里,刘邦蹲坐在一张小板凳上,被妲己训的狗血淋头,不敢吭声。

“疯了?脑子有病吗?”妲己抚着胸口缓气,翘着兽形的长腿,破口大骂道:“我活这么大可算是见着直男谈恋爱!你也老大不小了,还不动脑子是吧?”
汉高祖抿着嘴角,一头银发窝窝囊囊的,淡紫色的瞳仁又倔又丧,吊梢眼一抬:“果真是不爱我了,啧,你以前哪舍得凶哥哥。”
“我凶不死你?”妲己冷笑,一拍桌沿,桌上茶碗乱颤。
刘邦忙陪着笑脸,道:“祖宗。”

刘邦这几日被追着撵着打,渐渐的,出场率也不是那么高了,各家也都准备秋猎屯粮,现在每天过上了吃饭睡觉打刘邦的日子。
王者峡谷竟然意外的其乐融融。
妲己面上不理他,时不时也中路碰见了也用尾巴甩他大嘴巴子。
可把刘邦扇的脸疼。

“你捅他一刀干甚?”
刘邦直白道:“我看不惯他得意。”
“那你以后需的小心谨慎,子龙成名甚早,武功早臻于化境,你这种小孩儿心境,他根本看不上,况且现在在王者峡谷,都是周瑜小乔这种恩恩爱爱的,新结姻缘共配良偶的可是有都没有。”妲己又道。“你若喜欢他,怎么看不惯他得意?”
刘邦盯着地上,懒散道:“他跟着外人冲我得意。我能受得了么我。”
妲己似笑非笑看他,问道:“今年多大了?”

刘邦一愣,道:“2273岁。”
妲己蹙眉一算:“赵云比你小三四百岁吧?”
刘邦嘿嘿一笑:“我12月生日,还没到呢,这是虚岁,虚岁。”
妲己翻了个白眼,冷笑:“你也就三岁。”

她从桌子上跳下来,蹲在刘邦眼前,双手托腮,莹润的脸庞带一点儿少女娇俏的粉色,胸脯丰盈,腰肢纤细,一双眼风情流转,既如蝶翅轻撩,又甚是无辜可爱。
皎月下她手腕莹白,玉指纤细,轻抚汉高祖的脸,薄唇樱粉,身上小兽般温暖干净的气息带着甘甜的香气,盈满鼻尖。
蹲在板凳上的刘邦笑笑,伸手捏了她的脸肉,低声道:“祖宗,莫要试探我了。”

妲己便收了魅惑,叹口气道:“小乔与周瑜,霸王与虞姬,貂蝉与吕奉先,露娜和孙悟空,刘备与孙尚香,除却香香是刘备续弦,这几对,哪个不是失而复得重相见,千百年前都有了缘分,孙悟空那事儿咱们不清楚,而你和赵云,哪儿来的缘分?如今不同乱世,不愁吃穿,不经战火,亦没有修道成仙的心思,若只是男欢女爱,露水姻缘也就罢了,想和一个人长长久久的过着,岂有那么容易,他赵子龙本来是清闲人,未曾招惹你,最多是史书上那一点儿敬重,也叫你作贱没了,”

刘邦也叹了口气,道:“是我自己作的,那时候谁能想到会动心,”
紧接着又不服气,冲着妲己挤眉弄眼:“心肝,你说,你邦哥难道不是个硬邦邦的汉子?我哪儿不好?那么看不上?”
妲己差点没一巴掌扇他脸上,刘邦自己贱兮兮的往回缩,一张俊脸满是痞相,嘿嘿笑道:“祖宗……是我冒犯了。”

这闺门谈话甚是奇怪,刘邦前天晚上去找项羽说,差点没被虞姬捅个对穿,花木兰和铠又嫩的能掐出水儿来,没一个中用的,年纪差不多的,还有个杨戬,但是你就是不知道看他那个眼说话合适。
三国的同仇敌忾,尤其那个诸葛亮,笼络人心有一套。
跟猴子说话吧?还不如跟条狗。
唯一一个年纪大的,还动不动就扇自己巴掌。
刘邦心理苦哇哇的。

正愁着,屋里灯花劈啪一爆,妲己问他:“你可还想着戚夫人或吕后?”
刘邦一愣,苦笑道:“两千年过去了,想着这两个名字,可已经不记得脸了。”

 

妲己颔首,道:“你们两个,开端不好,云云又是个爱面子重情义的人,我是真的不看好。”

日!那他妈说个蛋!

刘邦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

他站起来,拍拍裤腿说道:“总之,今天谢谢小祖宗了,改日请你吃鸡。”
说罢他走到柜子前,順走了一瓶药。

妲己眼皮儿都不抬,剃了剃指甲,道:“那瓶性子烈,换一瓶去。”
“不换。”刘邦把药捂的更严实了,笑嘻嘻的说道。

“你是打算一错到底了?”妲己抬眼,看见月色里刘邦在门前,一个漂亮修长的剪影。
刘邦笑笑,冲她摊手:“我是没招子,你们既然不对他动心思,或者动了心思不敢动手,既然我是那个既动了心思又动了手的人,这办法总得照我的来吧?”
一个大男人却满眼的风花雪月,有种磕了药般的兴奋。
送走刘邦,妲己越想越不对劲,便急急忙忙登入数据库,把一个暴躁的贴满胶带的数据邮件下载下来。

刘邦回到屋子里,发现了一个耳朵毛炸炸的盒子。
“怎么老爱玩这套。”刘邦眉毛一抬,拎着那耳朵把盒子整个拎起来抖抖,那凶炸炸的盒子仿佛是个凶炸炸的水蜜桃,瞬间涨的橙红,露出锋利的犬齿一阵猛咬。
嗷嗷嗷。
嗷嗷嗷嗷。
就是咬不到。
太祖玩腻了,把披风一扔,扯着那毛炸炸数据盒子把乱七八糟的补丁展开,一把猩红的镰刀窜了出来。
“你哥知道你这么皮吗?”刘邦往后一闪,抠抠耳朵。
百里玄策在阴影中附身抬头,双眼猩红,毛炸的更凶了。

接下来请观看。
王者荣耀solo直播——刺客(lv1)单挑肉盾(lv15)。

百里玄策被锤的脑浆都快出来了,刘邦皮厚,切菜一样的怼着他打,锤了一晚上。
后来百里被锤的肚子咕咕直叫,刘邦才撒手,开了锅清水煮面,两个人鼻青脸肿,哦不,一个鼻青脸肿的坐下吃饭。
百里守约这个弟控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所以他弟弟即将上线这个事儿,确实不令人意外。

“连块鹿肉都没有!穷死了!”
“你说啥,啊?”刘邦一手执箸,另手把君主剑插在地上。
百里玄策呼噜吃着面,叫板道:“秋猎连只鹿都打不到!你算什么英雄!”
莫不是抢先服的时间线比我们的早?刘邦一愣,自然接道:“你们秋猎结束了?”
“嗯啊。好多肉,每顿都有肉吃。”
……
“明天带你去找你哥。”刘邦看着清汤寡水的几根面条,淡淡道。
“好!”百里玄策兴奋的摇尾巴。
靠……唉……刘邦仰天长叹,随手把碗甩给玄策:“洗碗,再把锅刷了。”
“哦。”百里玄策瘪瘪嘴。
在抢先服他都是跟着刘禅蔡文姬等靠着人设蹭吃蹭喝,他和李元芳猎个鹿,就能集齐整个峡谷的表扬。什么时候干过洗碗的事儿。
现在数据记忆还没有被清空,他硬生生被刘邦解压数据提前上线,正一脸委屈。
刘邦转过头:“会做饭么小崽子?”
百里玄策心下一惊,抱着锅碗瓢盆,疯狂摇头。

几日后。
百里守约顶着太阳在草丛里种菜,发现了玄策,刘季在两人身后抱臂站着冷眼旁观。

“哥!”玄策扑上去一顿蹭。
“玄策!”百里守约慌张起身,扔下锄头,在正午的阳光中把他接到怀里,闻到玄策身上太阳晒暖的气息,忍不住鼻尖一酸。
他揽住弟弟,往后看去,却看不见刘季的踪影。

刘邦明增暗削,百里守约也被削弱了,峡谷起源的新版本要上线。
百里玄策耳朵绒绒的,守约也绒绒的,两个人坐在赵云的饭桌前抖耳朵,还很有节奏感。

“这口锅你们带着吧,还有些香辛料,种子,对付几天。”赵云单腿跪地整理个包袱,封给百里兄弟。
“我和婉儿准备了些干粮,等停服开了集市,你们再去换点。”周瑜和小乔正好来拿牛肉,正般配无比的站在门口,把肉给他们哥俩一人带了点。
小乔:“最近形势不明朗,新英雄的频率太高了,召唤师情绪很不稳定。”
周瑜叹了口气:“过段时间希望能缓缓吧,对战现在很吃力。”
玄策咧着嘴,笑道:“周瑜大人加强啦,而且暂时不会削,抢先服那边已经给消息了。”
小乔:“就你嘴甜,喏,蒸的糕饼给你多拿一块儿。”

 

新上线的英雄太多,赵云忙的焦头烂额,铠识时务的把苏烈带走,梦奇又被妲己拎到了门口。
“我的天。能不能饶了我?”赵云惨叫道。
妲己:“我有什么办法,这两天英雄调整的都快疯了,你快带他去打打人机。”
“我要去秋猎!家里揭不开锅了!”赵云抓狂。
“好好好,好云哥儿,过两天就秋猎!你快去!”
妲己说着把赵云推出门去,咔哒一声把门反锁了。
又从窗户里扔出个大毛球,咔嗒一声把窗户也锁了。

 

毛球噗嗤的摔到赵云身上。把赵奶爸压的倒吸一口冷气。
梦奇:“咕咕唧唧QAQ。”
赵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