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等等先别动手-3

Work Text:

第六章 峡谷战子龙提携武王,隔海望刘季脉脉不语

 

新英雄上线前期,赵云给那些穷逼召唤师没日没夜得打匹配,现在出了无限乱斗,穷逼召唤师们开心疯了,觉得是个快速来钱的好路子,遂逮着赵云等元老级的英雄,没日没夜的肝。

 

赵云这几日萎靡不振,时常擦拭银枪时便走神了,曹操在调度台的时候瞥见了,他与赵子龙也算颇有渊源,便道:“许久没出刺客了,子龙不妨与我换换。”

“不用,多谢丞相。”赵子龙一晃神,打起精神笑笑,与曹操行礼。

他一整铠甲,曹操不动声色看他,又是英气勃发,当年在滂沱夜雨里,怒斩十员大将、长坂坡七进七出的武神赵子龙。

 

曹操这些年打打杀杀,来找他报仇的一半被他忽悠过去,另一半却是见面就杀,魏蜀吴关系早已未有太多的僵持,被召唤到现实都是各英雄盛年之态,不是他病死前那德行,他就很满足了。过日子打打杀杀,也权当强身健体。

 

此战曹操上单,赵云打野,高渐离中单,庄周与鲁班走下。

两方见礼,赵云神色颇为冷淡,便看见对面的刘邦与虞姬微微一愣,阿轲与铠和小乔却是面色凝重。

 

刘邦指腹蹭了蹭脸上枪伤,眸色一沉,暗道不好。

 

开局,赵云一头扎进野区拿红,小乔在中路集合,准备在高渐离发育好之前猛攻拿下中路一塔。

庄周与鲁班敲掉对方一蓝,断掉小乔的被动,阿轲拿到红,跟着小乔强压中路。

 

“啧,火气这么大?”刘邦笑眯眯的和虞姬搭腔。

“哼。”虞姬拿着被动对上鲁班,庄周也眯眼笑笑,放出蝴蝶。

“你走。我进塔,断然不能让曹操与高渐离起来。”虞姬闪进草丛,开了减伤与二人周旋。

刘邦此时传送已经出来,见到庄周冲他挥手,脸上的笑容渐消,高祖将重剑猛的插在地上,冷漠的看着庄周。

传送已开,高渐离已经残血退回塔下,阿轲周身泛光,已知刘邦要到,猛的前冲,将高祖送进塔中,刘邦即刻越塔强杀,一剑毙命。

军报传来,高渐离痛失一血。

 

下路

鲁班吃到了庄周的治疗,喊道:“免伤骗到手了!”

庄周睁开眼,笑眯眯的开了双蝴蝶,对鲁班说:“ 艹她。”

 

下路与中路杀的不可开交,只有曹操和铠不敢轻举妄动。两个人吃兵线经济,为一只河蟹打的不可开交。

 

“套路熟悉的很快。”曹操将枪上的血振掉,不动声色道。

“赵将军教的好。”铠褪去重甲,在塔下警惕的看着一代枭雄,他薄甲上满是血污与刀痕,不敢有丝毫放松。

“也会说话。”曹操一边应付他,一边密报赵云:“1塔不要了,留蓝,助我去对拿红。速来。”

赵云密报即刻道:“好。”
此时赵子龙已把二红送给射手,即刻提枪回援中路,曹操退进野区拿蓝。

小乔与阿轲强压高渐离,赵子龙上阵将阿轲与小乔一枪挑开,与阿轲杀入野区。

曹操开大拿蓝,刚好回满状态。

 

铠报上路1塔已收,回援中路。

 

“这么快?曹贼呢?”虞姬突然心下一慌,问道。

 

“糟了!”刘邦猛地顿悟,暗骂一声从下路冲过去。

庄周笑眯眯伸手,蝴蝶飞去,缠住刘邦:“想走?”

刘邦的CD还有30多秒,槽牙咬紧一声冷笑,拔剑一路与庄周纠缠。

鲁班与虞姬也猛的赶往中路。

 

高渐离拼尽最后一口气,留住小乔。

 

刘邦终于甩掉庄周,开始读秒。

 

曹操看见阿轲身上的红,提剑沉声道:“子龙助我!”

 

赵子龙疾步后追,阿轲猛地惊醒,翻身欲退,曹操两步追击,将其斩杀在刀下!

 

“还差一把吸血刀。”曹操继续向前猛冲,擦肩时与赵子龙低声道。
“好。” 赵子龙热汗渗透软甲,抬手一抹脸上血渍,眼瞳明如昼星,提枪杀人团中。

 

他身如银龙,仿佛长坂坡磅礴夜雨里的一道闪电。

 

刘邦回援中路,此时已到,堪堪救下小乔,将高渐离击毙。

却看见赵子龙迎面冲来!刘邦将小乔猛地推入塔中,赵子龙枪尖在他胸膛前半寸,直追小乔,铠披着重甲赶来,却看赵子龙毫不恋战,头也不回的冲进下野,银枪振血甩在刘邦的脸上。

 

七进七出,岂是浪得虚名。

 

刘邦与铠尚未回神,虞姬和鲁班已到,局势瞬息万变!

 

曹操剩下的一个突进砸在铠与刘邦身上,一秒晕眩,赤甲燃焰,鲁班退进塔里,曹操叠着红蓝buff,一人周旋刘邦、铠、虞姬、残血小乔。

 

“我先走一步了。”追来的庄周冲进去开大,送掉治疗CD,挡住虞姬与刘邦的晕眩,被刘邦一剑钉死在地上。

曹操瞥他一眼,地上已是尸体。

此时曹操的被动已经叠到五层,在红蓝buff的情况下血线直跌,鲁班一枪晕掉虞姬,不停放冷枪,短短几秒众人皆是血皮,只有刘邦骤然开了保护。

“死吧!”刘邦不知哪里来的怒气,猛的前冲,小乔等人紧随其后。

“子龙!”曹操怒吼道。

“在!”赵子龙在下野一枪插进暴君胸膛,血溅了一脸。

 

军报响彻峡谷,赵子龙击杀暴君。

曹操终于经济过万,开着大叠上最后一层buff,手上的长剑变为吸血刀,一刀劈向虞姬。

 

“操!跑!”刘邦交出治疗,吼道。

曹操开着吸血,将刀刃从虞姬喉咙拔出来,冷笑道:“跑?”

刘邦眸色一暗。

铠与刘邦断后,相继毙命,曹操越塔强杀小乔,剩个血皮闪进草丛,红蓝buff相继消失。

 

赵子龙眼眶猩红将枪拔出来,瞬时之间,曹操血线不断浮动,几秒之后军报响彻峡谷,曹操四连超凡。

阿轲刚刚复活,无力守塔,颓势已定。

 

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曹操等人以性命相托,这也是赵子龙在刘备麾下这么多年,活下来的意义。

 

“投不投?”虞姬问刘邦。

“你想投就投,乖。”刘邦笑眯眯的应到。

平时投降刘邦比谁按的都快,老夫子没说腰疼刘邦就说打不动,虞姬光明正大的翻了白眼。把刘邦扔在水晶里。

 

水晶爆掉之前,刘邦已经退进泉水,他在火焰中看见赵云冲在前线仍是悍勇善战,英姿勃发之貌。
胜负已分,所有人都放下武器,刘邦便一直沉默地看着,直到水晶爆在眼前。

 

第七章 蹭枕席百里甘为猫,恨鲁钝妲己懒传道

曹操今天拿了四连超凡,也过了炫耀的年纪,却被小乔起哄去宰了只鸡喊众人请客。
夜里刘备家门口,英俊风流的儿郎们卸掉铠甲饮酒作乐,顾盼生辉的少女们彼此描眉画钿,星空俯泄一缕银辉。
懒月慵倚,星云莹莹,一缕穿堂风撩起裙摆。
大乔与庄周唤水成河,赵子龙挽了袖口切出一盘牛肉,正走过来。
刘备和曹操推杯换盏,孙尚香端着醋溜白菜推开挡路的赵云,大声呼烫,把手指捏在刘玄德的耳朵上。
赵云与曹操哈哈大笑。

“婉儿。”周瑜点了几盏花灯,小乔蹦蹦跳跳的过来,吻了吻周公瑾的唇角,开开心心的捧走了。
周公瑾看着她的背影笑,夜色驻留在此刻。

另一边楚霸王的帐里。
项羽本身身材高大,住的地方也极其讲究,大气简洁,故而刘邦时常来蹭住。

“羡不羡慕?想不想学?”虞姬卸了铠甲,嘲讽刘邦组成的四杀,项羽看着她一脸脾气,问道:“爱妻,怎么了?”
“刘季算是栽了。”虞姬揉揉酸痛的胳膊,坐进自己田园风的小公主床,冲坐在门口的刘邦扬扬下巴。
项羽看向刘邦:“?”
刘邦把剑插在地上,叼根草,喃喃道:“……真好看啊。”
项羽:“谁?日了没?”
刘邦把草一吐,咧嘴笑:“赵云,日了!”
千里之外虞姬一个枕头扔到楚霸王脸上,冷笑问道:“有我好看!?”
项羽阴沉脸转手把枕头扔在刘邦脸上,道:“问你呢。”
刘邦本瘫在太师椅上翘着脚,此时一手扒开枕头,探出个脑袋兴冲冲的问道:“唉!虞美人,嫂嫂,你说,朕是不是比那小子帅?”

项羽提起重剑一把拍了刘邦的后脑勺,怒吼:“朕个屁!”

傻了傻了,没一个脑子好使的。
虞姬倒在床上,翻了个白眼。

刘邦也算是活儿好不粘人,睡过了便睡过了,未曾图人的感情。他知赵子龙在过往70多岁才离世,膝下有子,家中有妻。
但他与刘备周瑜等人都不一样,毕竟这么些英雄里,总有孤零零一个人被唤到世上的。
虞姬重得楚霸王,大乔无缘孙伯符。
世事不可强求。

他觉得赵子龙是真的好,武艺武心武德,坚韧顽强,既有浩瀚胸襟,又有榻上风情。若是做个床帏知己,应比妲己识趣。
但是刘邦又摸了摸脸上赵子龙首战时一枪在他脸上留的疤,心底不由喟然长叹。
这么想着,被项羽轰出来的刘季又看了看悬天而上的万里银河,咧嘴笑笑,一转身冲着赵云的草屋摸过去了。

这几日蜀中诸葛亮不在,据说是没有黄月英,诸葛孔明放飞自我,去征召模式打钱买皮肤,幸而这几日还未回来,刘邦心想。
若是诸葛孔明那老狐狸回来了,赵云就更难摸到手。

刘邦折去赵云的木屋,却发现里面亮着灯火,心下生疑,便悄无声息的摸过去。

“明日就要上线了呀,你还耗在这里做什么?”妲己坐在赵云家的桌子上,怀里抱着哪只小奶猫。
“咩嗷。”小奶猫哼哼唧唧的叫。
“哪儿是这么叫的,傻孩子。”妲己用鼻尖顶顶奶猫粉色的鼻头,尾巴惬意的扫在桌上,动动耳朵眉眼盈盈的在夜色里与那奶猫撒娇 。
她举起爪子,挠了挠奶猫下巴,甜甜的叫道:“喵~”
小奶猫也爬起来蹭她,两只粉色肉垫搭在妲己手上。
“米嗷~”
“喵。”
“咩奥~”
“是喵!喵喵喵!”
“米嗷咩奥喵嗷!”

刘邦在门外被雷地外焦里嫩,白眼差点翻上天。
本想看不见赵云也可进去探探敌情,观察一下地形走势摸出个蛛丝马迹,结果竟然看见两只非人类在里面互相舔毛。
“这傻婆娘。”刘邦在门外低声叹了口气。

“那人家走啦,喂,你要舍不得子龙,那就今日再住一晚,过了12点停服更新,可切记去找我。”妲己把小猫崽儿举起来,亲昵的蹭蹭毛茸茸的脸颊,便放在桌上与他挥手,吹灭了灯烛,轻巧的走了。

刘邦躲在门扉后,冷眼看着妲己消失在夜色里,一个翻身,落地进了赵子龙那破旧的木屋。

床上榻上虽然洗净,却也在脑海里留有那日痕迹。

只是刘邦看见一只小奶猫窜上了赵子龙的床,便想着平日里这毛绒畜生平时里不知道怎么赖在赵子龙那老好人的怀里蹭这蹭那,又揩油又亲嘴的。
赵子龙又不知怎么抚背揉毛儿的逗弄他,前几日还看见赵子龙晒水和那猫崽子洗澡,呵!
刘邦全然不知自己捧起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绿帽子,还美滋滋的戴在头上。

正咬牙冷笑时,床上的小猫崽子忽然隐身一般变得透明,周身渲出一道流光,化作一个七尺男儿,甩着大尾巴,两耳茸茸,脚蹬皮靴,一头银发。
银色的睫毛在月光下轻颤,狭长的双眸里一点兽类的猩红,一米八几的大好男儿在一个直男的床上翻滚,蹬腿,伸懒腰。

啪唧一脚,踹到了阴着脸的刘邦。

“嗯?舒服么?小崽子。”刘邦笑眯眯的问道。
百里守约显然对家的味道非常贪婪,还未缓神眯了眯眼,顿时吓的缩回喵崽子的大小。
“呵呵。”汉高祖一声冷笑,两指猛的捏住他的后颈。
“喵喵喵!喵嗷——!”喵崽子哭天抢地,汉高祖不为所动,径直揣进自己怀里,恶狠狠的敲了它的脑壳,大步流星的走了。

此时是公元2017年8月7日夜,百里守约的数据库已经打包在线,种子已经到了客户端,却没有完全在所有服加载。

刘邦与赵云之事僵持不下,好在峡谷里的英雄来自世界各地,也能畅谈闲聊,赵子龙早几日兜兜转转,应了早先妲己话里提到的奶猫,也是择日回了草屋。
月朗星疏,赵云别了大乔,草篓里拎了一尾鱼,慢慢地往回走。

此时是8月8服务器大更,凌晨,赵云从刘备处走回来,已是薄昼。

 

草屋昏暗处,赵云推开柴门,几缕晓色助他点灯起灶,却看不见那只小奶猫,赵云片好了淡水鱼在锅里焖着,突然听闻门口有动静,竟是妲己急急忙忙的跑过来。

 

“怎么了?跑的这般急。”赵云擦了手,给她递杯水,未曾想妲己一手打开,在门口喘气道。

 

“你家那小奶猫呢?明天就上线了!今日怎么喊都喊不回来。可急死我了!”

 

“什么?”赵云大骇,“上线一只猫做什么?”

妲己快要急哭了,道:“那可不是普通的猫!哎呀你个木头脑袋,同你说了也不明白,你快快随我去找!”

赵云正色道:“莫要胡说,我查了,是橘猫,只是吃的多了些,莫不是吃坏了召唤用的事物?”

话音未落,铠推门进来,想必是夜里巡防刚刚下来,缁衣带露,一身重装铠甲,额上一层细汗,半个月的战火磨砺,灯光下也不掩悍勇英气。

赵子龙见他匆匆抱拳行礼,却转向妲己道:“长城上也未看到,花木兰将军去巡防了。”

赵云此时觉得有点恼火也有点儿好笑,道:“卖什么关子,一只猫,饿了自然就回来了。且那崽子耐饿,也不曾积食。”

妲己狠狠剜了他一眼,尾巴狠狠一甩道:“你个直男脑子!那是百里守约啊!”

 

“啊……?”赵云傻眼道。

 

第八章 悔不该赵云收留守约,翻醋缸刘邦掏出金剪

服务器更新在即,妲己撑着额头在桌前晃神 。

当年女娲唤三妖女为祸商朝,妲己等人奉命听从,后紫案丹书封神之际,众神脸色骤变,将一概罪责推给三妖女。
雉鸡精和琵琶精哀哭求情,妲己心灰意冷,咬牙冷笑。
杨戬与姜子牙监斩,唯有妲己泣血怒骂众神。
“我等本自在山林,与世无争!”众神在上,封神榜上有名者不在少数,妲己挣扎着化作人形,镣铐穿肉而过,血溅芙蓉面。
“偏逢天神召唤,要我们为祸商朝。我等按神仙意旨行了,结果事了神仙们一副慈善面孔,全不管他们做了多少恶,手上沾了多少血,竟全然推到我们妖精身上便了。”
她赤着兽足,丰盈的胸膛起伏,媚眼横斜,血泪涌出,艳丽无双且狼狈不堪。
“莫要哭,死便死,却咒这周朝将来出个无道昏君,爱上位美人儿,惹怒天下诸侯,战乱百年!”
“更愿那五百年后,出个天命也管束不了的人物,打上天廷,使众神魂飞魄散,那时天下的冤屈都得报偿,那时天下的众生都会狂笑!”
众神在上,姜子牙惊的一杖击碎妲己的头颅,顿时血浆飞涌,香消玉殒。

妲己牙根一冷,几乎跌倒在地,赵子龙堪堪扶住她,轻声道:“怎么了?不急,人都来齐了。”
“想到了点儿别的。”妲己借赵子龙手腕沉稳力道,缓缓扶起。
王者荣耀一共68位英雄,亚瑟在门口与众英雄交涉,妲己不停的在数据库里检查百里守约的压缩数据。

赵云陪她一起看了看,沉吟片刻,道:“我去请军师来。这么大的事,先生该来看看。”
妲己点点头,一旁亚瑟刚刚进来,低声道:“高祖人没过来。”
“什么?!”妲己差点气地背过去。
诸葛亮这个赛季本在闭关,此时已经匆匆到了,看了数据,转眼看了看子龙,面无表情道:“路径的位置坐标,怕真是在高祖皇帝处。”

赵子龙面色顿时不善。
诸葛亮低声对妲己与亚瑟交代:“其他英雄都先回去吧,已入子时,不好劳烦诸位,子龙与我和妲己过去即可,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
“怎么会这样?他半夜来我这劫我的猫做什么!?”赵云道。

“傻子。都是傻子。”妲己白眼几乎翻上天。
妲己之所以代替妺喜被唤至现世,正是因为她多了一份紫案丹书灭顶之灾,五百年后,孙悟空大闹天宫,周朝倾覆,众神死伤无数,之后孙悟空皈依为佛,又与紫霞生出情愫,缘起缘灭,众生起起落落,她化为一缕灰飞烟灭的气,融入山川湖海,狂喜过,悲泣过,质问过。
最后与数百万幽魂化为隆隆风声,吹过峡谷,千万年,千万年,终于停歇。
自此之后,她跳出爱欲恨憎,游戏人间,仍旧爱花与草,爱美与笑,爱亮闪闪的小玩意儿爱毛茸茸的小东西,纤腰款摆,巧笑倩兮。
然而她心已死。

诸葛亮不接话,凌冽双眸若有若无瞥向妲己。
“刘季自戚夫人之后,未曾爱过谁,生卒近百,他也没被人爱过。”妲己从桌子上起来,也不退避,淡淡说道。
“这也不是他冒犯子龙的理由。”诸葛孔明也淡淡接过话头。

妲己转眼间便笑盈盈的看着诸葛亮,这是个明白人,且诸葛孔明是王者峡谷首屈一指的赵云爱好者,三国诸将能住在一处,同饭同寝,互相照应,唯独赵云自己闲云野鹤的放马南山,悠闲种地,带英雄奶孩子,诸葛亮自有一份计较。
奈何生米煮成熟饭,诸葛亮纵是天大的不满,也只是不动声色,客气地动了动嘴角罢了。

赵云皱眉道:“你们在说什么?”

“说你傻!没听见吗?”诸葛亮摘了帽子重重的打了一下赵云手臂,不可救药的看了他一眼,叹气走出去。
三人走向刘邦的小茅屋。

 

另一边,刘邦正托着腮帮子,与橘猫对峙。

“唉,新来的,吭声啊,赵子龙床上你不是挺滋润的么?”刘邦捏着橘猫尾巴甩来甩去,奶猫声嘶力竭的嗷嗷哭叫着。
“喵嗷喵嗷!”
“唉,我说,你他妈的也好意思啊?这么大个男人,你变个猫崽子,去睡人家床,你可要点儿脸吧!”刘邦说着捏着橘猫的耳朵,脱了靴子,把小奶猫对着靴口。
橘猫抓狂的挣扎着,抽搐着,嘶吼着:“喵嗷嗷嗷嗷嗷……!”
“教训你!知道不!还有耳朵!贼他妈过分啊你!知道什么叫公平竞争吗?”刘邦眯着眼,咧着牙,修长手指捏着猫的耳朵,“信不信给你薅下来?这帮美工真他妈过分,怎么不给朕也画一个,老子要有耳朵了,还不把赵子龙迷晕过去,嘁!”
橘猫暴风哭泣!撕心裂肺的抓挠,他在赵子龙床上蹭了赵子龙不少经验,只有晚上服务器测试解压数据时变幻了一刻人性,此时被欺负的几乎气昏过去。
此时距离八点的更新还有几分钟,赵子龙等人急急忙忙的往这里赶。
刘邦眯眼,发现小奶猫毛茸茸肚子下面,有一根小勾勾,便伸出手指,拨弄了两下。
“喵嗷嗷嗷嗷嗷嗷嗷!!!!!!”橘猫尾巴竖起,暴风哭泣加嘶吼。
刘邦两眼一亮,兴奋的找起了剪刀,冷笑道:“你耍无赖在先,莫怪老子先下手为强!”
系统时间已到,刘邦剪刀在手,两眼一眯。
后台数据疯狂读取,橘猫暴风哭泣的喵喵喵。
数据解压完成,八点,天边一缕阳光穿透王者峡谷的山峦。
百里守约嘶吼着化成人形,一脚将愣住的太祖踹出门外,眼角带泪架起长枪,怒吼:“我要杀了你!!”

门外的妲己等人刚刚赶到,就见刘邦破门飞出来,摔在地上。
百里守约两眼发红,拿着枪对着刘邦,满是委屈与愤怒。

“我日!太特么不巧了。”刘邦拿着剪刀仰躺在地上,突然看见赵云,笑嘻嘻道,“子龙来看我啊?”
赵子龙看看红着眼眶的百里守约,再看看刘邦,顿时怒气横生,银枪一扫暴喝道:“你这畜牲!”

妲己管都不管,冲上去检查百里守约,道:“瞎闹!登场台词是什么!还记不记得!”
诸葛亮跨过刘邦,目不斜视得沉声道:“数据库开始解压了,马上过一遍出场动作,一会儿就要上战场,跟紧子龙与我!”
“台词……台词……”百里守约愣怔道。

同时,百万玩家疯狂的登入数据库。
“已经在购买了!快!”妲己道。
“赵子龙!过来,把他扔出去出场!”诸葛亮低喝一声,奶爸赵云即刻把枪从刘邦脸侧拔出来。
妲己:“他们确认购买了!”
“来,踩。”赵云冲过去半跪在地,两腕交握,百里守约一脚蹬在赵云的护手上!轻盈的后跃!
“把数据上传!”
妲己应声接入数据库。
百里守约轻盈后跃,进行隐身追击。
赵云小声提醒:念台词。
诸葛亮立刻打出字幕。

百里守约盯着字幕,道:“给我一个目标,还你一片寂静。”

赵云笑道:好!

百里守约看他笑,不动声色地动了动耳朵。

诸葛亮道:“怕是一会儿就要上场了。走。”

出场数据上传到玩家手中,百里守约点点头,冲赵云笑道:“云叔!”

赵云哭笑不得:“之前得罪了,未曾知道兄弟真身。”

百里守约连连摆手,道:“不怪云叔,我弟弟走丢了之后,我好久没有和人一起住了,也赖我,缠着云叔。”

妲己在一旁踹着地上的刘邦,一脚接着一脚,刘邦笑嘻嘻的招架,把小剪子往身后藏。

“唷,那你俩的意思,赖我咯?”妲己一边踹着刘邦,一边笑着打趣。

“可没这个胆子。”赵云跟了一句,百里守约也挠头,众人忽略地上的刘邦,有说有笑的走了,准备新的一天的征战。

刘邦在地上看着众人中诸葛亮回头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便也含笑看了回去。
二人无形中暗自交锋。
而刘邦在心里感叹道:“赵子龙真能打啊,真可爱。”

【妲己此处历史背景摘自《悟空传》,作者:今何在。有所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