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新岁

Work Text:

哪吒几乎忘记了陈塘关冬天的样子。

初生时的冬日只有百姓的嫌恶、糊在身上化成水的雪球和刺骨的寒冷,那不是甚么美好的记忆。哪吒生来乐天不认命,自是不愿将自己桎梏于过往中,那段记忆便也被刻意淡化遗忘最终消逝。至于到底有没有这档子事儿,你我说了不算,红肚兜儿说了也不算,哪吒自己说了算。

后来就变成他糊别人一脸雪,充耳漫天的尖叫,这其实也不甚好玩。欺负人的乐子图久了也无味,有悖本性的事儿干多了也无谓,却不能坦荡直言心中无畏。

再后来就在山河社稷图里,想想便有四季,四季只能想想。画的雪暖,画的风软,画出来的冬天就是个卵。

所以这能算是哪吒头一次见陈塘关的冬天。

陈塘关位置不尴不尬的,冬天也没比画出来的好到哪儿去,偶尔飘两片雪,能裹颗雪球却白不了头。

所幸今年有了敖丙,生生把陈塘关冻成了玉门关,雪下得贼厚——能埋上哪吒腰——当然是小孩模样。哪吒可谓举足艰难,急性子忍不了,便化成少年模样,与敖丙并肩站着看他爹娘在雪地里狂奔。

殷夫人记忆里也有这么一场大雪,正是豆蔻年华好时节。她在雪地里翻腾打滚儿,一如年少光景。如今年华不再倒生华发,还能再见这般景致,颇像在梦里游荡,一时没收住,激起了压抑数年的孩童心性。其余人罕见她这幅模样,便也由了去,苦了李靖在后边儿提心吊胆跟着护着。

哪吒一手捅裤子里一手搂着敖丙,低头看三太子施法。

敖丙今天破天荒穿了红色,是出门前哪吒硬给套上的。敖丙本就长得秀气,气质清冷,配上红色也盖不住,反而显得肤白,衬出几分艳丽。哪吒端详半天,愈发觉得自己品味高尚,穿着好看还显得两人相配。

哪吒视线从尾扫到头,停在敖丙的角上。他伸出手轻轻点了点,问:“怎么今日把角露出来了?”

敖丙正专心捣腾面前一堆雪,向哪吒那偏了偏头问:“你不喜欢?”

“怎么会?小爷喜欢得紧呐——”哪吒亲了亲龙角。

敖丙红了脸,拧头瞪了哪吒一眼:“别闹。”

“好好好,不闹不闹。”哪吒看这人真羞着了,也没敢再逗下去,忙转换话题:“你这堆得是个什么?”

“你猜。”敖丙拍了拍手,望着眼前圆脸大眼尖牙利嘴的小雪人儿,伸出手指戳了戳鼻子处,嗤笑一声。

哪吒凑上去用鼻尖蹭了蹭敖丙的脸,笑着说:“哟——这么喜欢小爷呢。”

混天绫绑着殷夫人刚给哪吒的红包放到雪人头顶,又绕着敖丙转了几圈儿,最后绕到哪吒身后,拽起一绺张扬翘着的头发,和敖丙柔顺的直发系在一起,打了个极漂亮的结。

敖丙抬头望着哪吒,眼里映着雪光和哪吒的身影,也是极漂亮的。

哪吒低头亲了亲敖丙,在他耳畔哑声道:“结发为夫妻了,嗯?”

敖丙把头埋在哪吒怀里,闷笑了两声,牵起哪吒搂着他的手,示意哪吒别出声。

哪吒被他笑闷了,乖乖噤声。看着敖丙在两人交握处变出一朵冰花儿来。

远处太乙真人正喝到兴头上,歪歪扭扭拧着肥硕的身躯,从嗓子眼儿里蹦出几句川味儿唱词:

——“人生得意须尽欢诶——莫使金樽空对月——”

敖丙把花放到哪吒鬓边,歪着头想真是怎么看怎么英气,索性给别在耳朵上,凑上去吹了口气儿,学着哪吒的样子在他耳边喃语:“岁岁平安啊,夫——人。”

——“天生我材必有用啊——千金散尽还复来——”

哪吒被撩拨的心痒痒,一把把人抱着举起来,摁头亲了上去。

敖丙只觉得天旋地转,没留神太乙真人颠三倒四间又换了唱词儿:

——“仰天大笑出门去呐,我辈岂是——”声音拐了个弯儿,听着却不甚宛转。

哪吒放下敖丙,大地带来的踏实感没能融化敖丙脸上的红晕,哪吒就这么搂着他,心想我媳妇儿真是出水芙蓉,没忍住又要亲。敖丙哼了一声,转眸偏头,唇堪堪擦过,却是不让亲了。

哪吒也没追,就着咬了咬敖丙圆润的耳垂,在敖丙的颤栗与闷哼中黏黏糊糊地说:

“岁岁平安。”

太乙真人越滚越远,那唱腔反而更清晰刺耳:

“蓬——蒿——人 !”

 

我写检讨都没写过这么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写爽了就是爽我开心我快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