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Ice-self 冰朋

Chapter Text

Anna 或許永遠也忘不了那次冬夜。

那天她剛結束女王一日的行程,帶著 Olaf 在Arendelle 的城堡走廊上蹓躂,兩人有說有笑。突然 Olaf 停下腳步,露出震驚的表情,用他的樹枝手臂指著前方,呼叫著:「我的天,是他!」

他?Anna 想不到什麼人可以讓 Olaf 如此吃驚。她的未婚夫 Kristoff 不會,城堡總管 Kai 也不會。還有什麼人會在城堡已經關上大門休息的時候出現?

她的疑問很快便獲得了解答。只見 Olaf 以他跑步所能夠的最快速度往窗邊跑去,大叫:「Jack Frost!」

窗外一片雪白,玻璃上凍結著蕨葉狀的霜紋。白髮的少年將臉貼在了窗戶上,那張好看的臉仍與 Anna 記憶中如出一轍。

Anna 拉開窗戶,冷風直灌了進來,她不禁打了個寒顫。

「抱歉。」Jack 連忙進屋,匆匆將窗戶再度關緊。

他溜進城堡裡的動作是那樣地熟練,提醒起 Anna,他曾經多常出入這裡,而又曾經和她們姊妹倆以及 Olaf 多麼親近。

「真開心見到你,Anna。你現在是女王了嗎?Elsa 在哪裡?」Jack 問。

「嗨。嗯,第一個問題,是。第二個問題,她在……森林裡?」

Anna 話音未落,Jack 就已大叫:「不!所以傳言是真的?你篡位了?」

Anna 一時震驚到說不出話,一旁的 Olaf 倒是出聲了:「等等,什麼?不,才不可能,Anna當然沒有篡位!」

Anna 的腦中各種思路還亂竄著。什麼東西!Jack 沿途飛過來的時候都在路上聽說了些什麼啊?

「Elsa 自願放棄王位!因為她決定留在北方的魔法森林裡面!」Anna 試著解釋,卻越說越覺得不妙,這聽起來還真的很像是歷史上所有曾經篡位的君王的說詞,活像是她把 Elsa 流放邊疆一樣。

「拜託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Jack 說。

Olaf 開始展現他出神入化的比手畫腳奇技。「聽好了!有一天,原本只是個普通的家庭遊戲之夜,然後Elsa 聽到了一個神秘的聲音,……最後,Elsa 已經是第五靈,她決定留在魔法森林,而 Anna 就變成了Arendelle 的女王!」

Jack 聽完以後,說:「這絕對是我這次來 Arendelle 遇到最意外的事情:Olaf 的講故事能力。」

「我想這多虧他學會了認字和讀書呢!」Anna 略帶驕傲地說,畢竟是她教 Olaf 學會的。「所以,你想找 Elsa 吧?要不今天晚上留在這裡待一晚,明天再出發?或者你也可以等到星期五,她那天晚上會來城堡。」

「謝謝你。不過老實說,我一點都不想再等了。如果真的找不到她,我星期五再回來。」

Jack 說完,轉身便要從窗戶飛走。不過 Anna 叫住了他。「嘿,只是先跟你說一聲,Elsa 現在……不太一樣。」

「我剛才聽到了,她變成了第五靈。但我想我要認出她並不難。謝謝了。」

Olaf 說:「等下,你要是現在就這樣跑掉,很不夠朋友!我還以為我們是朋友,應該敘敘舊、喝點熱巧克力、玩個拼字遊戲……」

Jack 蹲下來,平視著小雪人,說:「我們是朋友!我一定很快就會再回來,只要我找到 Elsa。抱歉,我真的必須先見到她。」

「沒關係,我們都理解。」Anna 牽起 Olaf 的手,朝著 Jack 揮手道別。「祝你好運,Jack Frost!」

Jack 的身影很快在細雪中隱去。Anna 往寢室走回去,一面反覆想著(同時在心裡笑著),噢天,篡位?不知道 Elsa 聽了會有什麼反應。希望她也會覺得很好笑。她一定覺得好笑。希望她沒事。希望她再次見到這位曾讓她心碎的精靈時,不會太難過。

難過。上一次 Elsa 見到 Jack ,是什麼情況?

Anna 停下了還在轉動門把的手,和 Olaf 交換了一個不安的眼色。

他們剛才做對了嗎?

Chapter Text

一路向北。Jack 記得他們是這樣說的。往北方再北方,一片茂密的森林。也許會見到幾頂帳篷或是幾隻馴鹿,Elsa 應該就在不遠處。

夜裡並不容易見到這些標的物,所以他最後只找了棵結實的大樹,準備在上頭窩著休息直到日出。他開始納悶自己為什麼不久前不接受 Anna 的提議,舒舒服服在城堡裡過夜。不過他很快就想起來了,他難以忍受見到城堡卻見不到 Elsa。那裡含有的回憶太多了。

Jack 曾試著不要再去想 Elsa 的事。這可以很困難,也可以很簡單。Bunnymund 曾經說過,總有一天回憶都會褪色。對其他早已存在了上千年的守護者而言,遺忘才是日常。就像 Tooth 忘了自己多久沒離開過宮殿,或者 North 也算不清自己有幾隻小精靈在工坊裡。他們說,工作才是重點,專注在當下,能守護現在的小孩子才最要緊。

而 Elsa 早已脫離孩子的年紀很久。連 Anna 都準備要結婚了,這也不過像是彈時之間的事。

但是,最近竄起的,那些竊竊私語的流言,讓 Jack 不禁決定拋下一切,再度動身前往那北方的國度。他當然不相信那些說 Anna 將「邪惡的女巫 Elsa」流放後取而代之的鬼扯,所有的消息在傳了千里以後都會變調,然而荒謬的傳聞之中必然帶著扭曲之後的真實。目前看來他最初的猜想沒錯,至少 Elsa 真的不再是女王了。

更多問題接踵而至,那麼她現在是「誰」?Anna 與 Olaf 給了些片段,但不夠。他想要知道更多。

東方漸起魚肚白,Jack 繼續往北前進。他們稱那片地區魔法森林,而 Jack 逐漸接近時,隱隱便感覺到不尋常之處。世界上還有很多魔法依然強勢存在的角落(在文明逐步侵蝕自然的時候),他通常知道在哪裡,而懂得敬而避之。所有的魔法之間都存在著迴避與牽制,就連 Tooth 都說過在歐洲有不歸她管轄的牙齒分部。

在這裡的不尋常有許多,最顯而易見的,比如說,風靈。Jack 自認與風是常年好友。他打從湖裡浮起來時,就開始和這些調皮的傢伙打交道了。多年下來他已經能御風而行,到了森林的邊緣,他卻感到載他而來的風逐漸消弱了下來。他落在地面,踩著泥土上新結的霜。與此同時,另一種帶著魔法的風圍了過來,在他的臉頰旁輕撫而過,繞著他的法杖打轉。

「嗨。」Jack 試著打招呼。「我是為了 Elsa 來的。」

風靈不知道是否聽懂了他的話語,一陣旋風捲起,將 Jack 托到了空中。他握緊了法杖,感到風靈帶他迅速地往森林深處飛去。當他從樹幹間疾掠而過,所經之處盡覆上了一層雪白的冰霜。樹枝上僅殘的幾片枯葉也隨著冬風飄落。

風漸止息。Jack 見到了 Anna 和 Olaf 向他所描述的那種部落。數十個由木材與織物所搭建的尖頂帳篷,幾處正燃燒著的火堆,與旁邊烤火的人。沒有人注意 Jack 到來,除了有個人打了個噴嚏,還有幾個人往火堆更靠近了幾寸。大致上無害,Jack Frost 的影響力在火堆旁並不大。

Jack 走來走去,偶爾不小心從看不見他的人身上穿過去,很快把整個營區繞遍了,卻沒有見到 Elsa。難道她在帳篷裡?但他不能就直接這樣鑽進帳篷裡找人。

一隻在火堆旁邊的小生物吸引了 Jack 的注意力。那是隻淺藍色的爬蟲類,身上有著紫紋。有點像是蠑螈。Jack 沒有看過這種生物,但他曾聽過火蜥蜴的傳說。

「嘿。」Jack 朝著火靈湊近。後者用好奇的大眼打量著這位不知名的神祕訪客。

「你也是 Elsa 的朋友,對嗎?你有沒有可能知道……」

「噢,天哪!」

Jack 的問話才到了一半,突然被某個輕柔的聲音所打斷。他急忙抬起頭,卻見那人一身雪白,長髮輕揚。陽光照射在她胸前的菱狀晶飾,折射出淡淡的碎光。她瞪大眼張大嘴,顯而易見吃了一驚。

Jack 站起身,看著眼前確實是自己尋找的人,不禁也詫異萬分。除了突如其來,更因為 Elsa 的轉變如此巨大而耀眼。親眼所見勝於千言萬語,Anna 所說的「她有點不太一樣」,根本不足以形容其萬分之一。

「真的是你嗎,Jack?」她朝他靠近了一步。他竟然感到有些緊張。

「是我,千真萬確。」

「跟我來,好嗎?」

Elsa 招手示意他跟上,身後晶白的薄紗披風在風中裊裊而動,往雪深處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