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如何让Mario害怕乳房却爱上爆菊

Work Text:

问:如何爆操你的男友?
答:分三步,
第一步,征得他的同意——这点好重要的,就算是搞男人没同意也算强奸的;
第二步,做好事先准备工作,各位,在这一步什么润滑啊什么假屌啊都得备齐;
第三步,干爆他啰。

起因
Yuri是被一声惨叫惊醒的。
当然如果你成日和Mario这种人住在一起,你都不会太在意他为什么一惊一乍,就好像你不会去问一只狗为什么会追着自己的尾巴或者对着窗外汪汪。对这种问题最好的答复就是等他自己解释清楚。于是已经看破红尘的Yuri没打算立即从床上爬起来嘘寒问暖,而是就着睡意再翻了个身,继续享受着被窝的温暖。
但舒适的睡眠没能再持续多久,因为很快Yuri的肩膀就被一双手抓着摇晃起来,还伴着Mario惊慌失措的怪叫:“Yuri,Yuri,快醒醒,不好了——”
大惊小怪个什么。Yuri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有些不耐烦地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两团白白的东西,圆圆的,贴在离她枕头不远的地方,被衣服包住一半,露出一半,随着动作晃来晃去,像是刚出炉的馒头软乎乎热腾腾……
呃。
然后她将视线往上移,再往上移,圆圆的白馒头上面接着的是肩膀锁骨脖子,然后是Mario的脸。
“Yuri,”Mario的脸皱成一团,“我的波又长出来了!”
波?Yuri努力晃了晃脑袋,将自己从沉醉的梦境中努力晃醒一点。迷糊之间,混乱的记忆碎片从脑中闪过——然后Yuri瞪大了眼。
“你是不是吃了冰箱里的巧克力!”
“没有吧,”Mario回答得太快想都没想,显然是心虚的,“哪儿有什么巧克力?”
“那就没办法了。”Yuri又闭上了眼,将头塞回被子里,“等死吧。”
“别啊!”Mario又开始锲而不舍地摇晃着Yuri,“我刚刚忘了嘛,我好像是吃了一点点……”
“那是公司试验的风华绝代新产品。”Yuri将暂时闭上的眼睛又睁开了,“你活该。”
“我怎么知道啊!我就看到冰箱里有包装好的巧克力,你又不吃巧克力的,我就——”、
“因为你上周五没去公司例会。”
Mario卡住了。

“我那是睡过了嘛……”
“呵。”

Mario有点心虚的低下头,缩了缩肩膀,那两只意外长出来的奶子被胳膊挤在一起,露出条相当丰满的沟来,Yuri注意到了,而Mario自己也看到了。“呃,老板,我这应该算工伤吧?”
“工伤个头啊?”Yuri愤愤地掀开被子,躲开Mario下了床,“开会又睡觉,新产品还被你吃了,给公司造成极大损失,开除啊!”
“不要吧!”Mario双腿一软顺势就跪下来抱住了Yuri的大腿,开始以自己糟糕的演技十二分之夸张地哀嚎,“不要啊老板,我不想申请综援啊!”
Yuri嫌弃地挣扎了一下,没挣动,Mario抱得死紧嚎得凄惨。往下看,Mario大睁着一双眼睛在装可怜,一对软乎乎的乳房挤在她腿上蹭来蹭去,滑滑的。

乳房还是很可爱的。
于是Yuri心软了。
“算了算了。”她叹了口气,“今天先帮你准个假,我去问问我老豆你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你就在家休息吧。”
“谢谢老板!”得了准许,Mario立即开始对着Yuri的腿左亲右亲,活像只真的狗子。Yuri费了点劲,将腿抽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Mario的裤裆撑起了个不小的帐篷,顿时又嫌弃地皱了眉。
“不能怪我。”Mario注意到了Yuri目光的方向,连忙双手捂住了裆,“我起来就这样了,怎么也消不下去。啊对了,一定是药的副作用!”
“淫虫啊!”Yuri反手将头发扎成了个马尾,向Mario比了个中指,“做工不用心,大脑不思考,在你这对波消下来之前,都不会有人再碰你了麻勒佬!”
“别了吧妈咪。”Mario低头看了看那帐篷,张大了嘴,“肿那么久,会坏死的哦。”
“你傻吗?不会自己去洗手间打飞机吗?”

 

周一
Yuri回家时丹田已经是憋着一股气的,正打算打开门就气贯丹田一怒冲冠大骂一通——但打开门见到的奇景使得她当场愣在原地,气全泄了,肩上的包都掉到了地上。
Mario根本就没注意到她回来了。Mario骑在桌角上。
光是骑在桌角上也不算个事,主要是Mario手头在忙的事比较让人震惊。而他手头的事呢,具体说来,左手蹂躏的是他的鸡巴,而右手蹂躏的是一只乳房。蹂躏在这儿是正确的动词,因为Mario下的手是不一般地重,就好像这两团肉都没长在自己身上。胸口那新生的一团脂肪在他手里被相当暴虐地捏成了一团,肿胀的乳头可怜巴巴地从指缝间溢出来,就好像在控诉自己的主人为何如此残忍地对待自己;那半硬的阴茎被搓得怕是要脱皮;其他部位也没闲着,Mario半骑在桌角上,以一种显然会留下淤血的力度狠狠地在尖角上刮蹭着臀缝,动作一次用力过一次,唇缝中溢出来的比起呻吟甚至更像啜泣。Yuri看呆了,一时甚至不知道自己该打断对方还是继续看下去。思前想后,她还是选择清了清嗓子。

“Mario,”她说,“这是餐桌,我们还要在上面吃饭的。”

Mario像只突然见到黄瓜的猫一样从桌上窜起来两尺高——Yuri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这个动作怎么看都违反了地心引力——但Mario确实飞起了两尺高,然后又重重摔在了桌角上,狠狠磕到了屁股,然后相当凄惨地叫了一声,捂着屁股跪到了地上。
“Yuri,”Mario的脸涨红成西红柿。一边跪,一边捂屁股,一边还是得手忙脚乱地整理衣服,将T恤拉下来提上裤子遮三点,一边还疼得直吸着凉气,“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Yuri看着Mario那对乳房,睡衣根本没法遮住圆滚滚的轮廓,它们将T恤撑得鼓鼓囊囊还凸了点,晃荡着吸引眼球;再往下看,另外那个点也鼓得吸引眼球,将勉强提上来的睡裤都晕湿了一片,好似在抱怨着布料的束缚。
Yuri看着那片湿渍。
Mario也乖乖垂落头看着自己裤子上那篇湿渍,又泪汪汪地抬头看着Yuri。
然后Yuri就看到地上洒着的几滴白液,以及餐桌角上溅上的痕迹。
那股子气又回来了,Yuri将自己的包对着Mario扔了过去。“跪着做什么啊?快去清洁啊!”
“是,是,老板!”Mario顶着个包抱头鼠窜,匆匆忙忙小跑着去拿抹布和拖把。Yuri站在原地抱着胳膊,看着Mario可怜兮兮的样子俯低身子擦这儿擦那儿,两只管不住的奶随着动作晃来晃去,只觉着又好气又好笑,在Mario经过身边时,便装模做样地打了他几巴掌:“淫虫啊,叫你乱吃巧克力,还一口气吃完整盒,你知道造成多大损失啊!”
巴掌打得并不重,但落到乳房上特别清脆一声响,将Yuri和Mario都震住了。

Mario反应过来得更快,他嗷了一声,像个被凌辱的小姑娘一样弯下了腰:“好疼!”
“偷吃活该啊!”刚刚那一巴掌实在是让人手痒,Yuri忍不住又追上前又补了一巴掌。弹力真的很好。“叫你偷吃!”
Mario先开始还跟在玩追人游戏一样,蹦来蹦去闪着巴掌,几巴掌没躲过去就泄了气,双手捂着胸缩进墙角,跟要被强奸了一样开始哀嚎。“这不公平!”
说时迟那时快,只是顷刻间Mario伸出的手就落到了Yuri的胸口,也拍了两下。

Yuri面无表情。

“不公平!”Mario又揉了揉,见Yuri依然冷着脸,一脸难以置信,“为什么你没反应?你都吃过风华绝代的?”
“因为我按药方要求的剂量,少量多次服用,自然不会有副作用,”Yuri冷哼一声,“谁像你,饿鬼啊,一口气吃掉一盒巧克力,一个月的剂量都被你吃了,没副作用才怪。”
“我吃了一个月的量?”Mario目瞪口呆,“所以我才会……”
“你都读读说明书吧,上面都写了副作用的。”
“又痒……”
“乳头瘙痒。”
“又胀……”
“乳房胀痛”
“又好敏感……”
“周身皮肤敏感。”
“又好想被摸……”
“易产生性冲动。”
“怎么会这样……”Mario耷拉成了只落水狗,泄愤般地将Yuri的胸揉了又揉,然后才迟钝地意识到Yuri满脸阴云密布形将发作,当即松开手扑通跪了下来,“妈咪饶命!”

“算了算了,”Yuri叹了口气,决定将重要的事放在前面。“起来吧,我看看你情况怎么样。”
“不要。”Mario紧紧捂住了胸部,“好丑的。”
“之前我不都看过了吗?给我检查一下。”
“NO.”Mario坚决地摇头。
“你是不是想被开除——”
“我开玩笑的。”Mario念头一转当机立断地撩起了T恤,脸上是视死如归的表情,“看就看!”
两只饱受折磨的乳房终于完全露在了Yuri面前,比起早上又大了些,依然白得过分,像两只发面馒头。过于绷紧的皮肤发着亮,乳头惨兮兮地肿着。Yuri伸出手,一只手刚好托住一只乳房。
Mario在她的手捧住乳房时猛吸了一口气。“轻点。”
“我都好小心了。”Yuri掂了掂手里乳房的分量,又凑近了看。短时间内被猛地撑开的皮肤留下了一些细细的撕裂纹路。等到乳房收回去,一定会留几道疤。
“我还是不明白,”Mario仍在喃喃,“为什么你吃了风华绝代只多长了好小一些波,我是个男人,吃了药波却会长到这么大。”
“这种药只能让乳房长到原本应当的大小,”Yuri用手指揉了揉那些未来可能的橘皮纹路,引得Mario扭了几下腰。“事实证明,你天生就应当做一个大波女人的,只是后天发育不良。”
“不要。”Mario委屈,“我想做男人。”
Yuri翻了个白眼,将乳房放了下来。猛地落下来的乳房颠了一下,Mario则夸张地打了个趔趄。“好沉哦。”他揉着肩膀弓着腰抱怨,“而且胀死人,真的好辛苦。”
“等我明天回来给你带个bra吧,我现在都知道你尺码了。”Yuri好心安慰他,“你就在家里休息,做做家务,等乳房消肿吧。”

 

周二
“我也没想到你的乳房还会长大这么多。”Yuri泄气地将绷断搭扣的bra扔到了一边,“现在bra也没法再买了,你的胸部后面几日可能还会长的。”
“唉,”Mario双手捂住脸,“算了。”
Yuri依然盯着那对乳房看。今天Mario学了乖,穿了件开衫的睡衣,解了扣子,将两只乳房全露在了外面。今天的乳房又胀大了些,像两只白色的小青瓜,晃起来更厉害了,刚刚不合身的bra留下了几道浅浅的勒痕,昨天Mario自慰留下来的几道淤青的指印非常明显,Yuri看着甚至有些心疼。“你都把乳房掐紫了。”
“没办法。”Mario从指缝间露出只眼睛,“真的好胀啊,”
“胀的主要原因还是浮肿。乱捏乱掐是没有用的,要用有效的手法按摩才能真正起效果。”Yuri又一次慷慨支教。
“那,你懂这么多,你帮我按摩一下啰?”Mario偷偷从指缝间看着Yuri,一副做好准备形式不对立即逃跑的样子。

其实他这个提议倒是顺了Yuri的心意,她对Mario的这对乳房一直相当好奇。当然表面Yuri不会赞同得如此热切,她只是哼了一声,挽起袖子,坐到了沙发上。Mario知道自己得到了许可,立即爬了过去,挺着将胸往Yuri手里送。拨开两边衣襟,乳头乳晕就也露在了外面。由于突然的胀大,今日的乳晕也绷成了一大片,昨日还只是红肿的乳头今天已经有些发紫,显然是被它的主人折磨过多次。Yuri两只手捧起乳房,用大拇指擦了擦乳尖,Mario抖了一下。
“好敏感的,就连衣服蹭上去都疼。”Mario的声音打着颤,Yuri抬头看了他一样,有些惊讶地发现Mario并没有在嬉皮笑脸不正经,而是真的挺紧张,紧咬着下唇。
“肯定的,肿了嘛。”Yuri试着用大拇指绕着乳头,在乳晕上打起了圈,“越是这样越是要小心些,不能太重手。”

留长的指甲在按揉的过程中偶尔擦到乳头,Mario发出了两声猫一样弱弱的叫声以示抗议,后来自己估计也觉得不好意思,索性将指节塞进了嘴里。
“这样好痒,还是用点劲。”嘴里含着手指,Mario仍在哼哼唧唧不满意。
“都行,你放松点。”Yuri索性放下了右边那只乳房,先专攻左边这只。左手托住柔软的底端浅浅按揉,右手捻着硬梆梆的乳头捏了捏。没两下,Mario连呼吸都变了调。
“我觉得这样不行,”Mario哼得细细尖尖,“感觉更胀了,真的好辛苦啊。”
“这样都不行,你之前还用力搓?按摩是要循序渐进的,你要——”Yuri话还没说完,手中的乳房在指尖一次挤压后突然喷出了一股白色的液体,直直溅了Yuri一脸。

空气中弥漫着乳香味。
“怎么会这样?”Mario连滚带爬逃到了沙发角落,用睡衣将露在外面的乳房紧紧裹起来,张嘴就开始呜呜哭,“我又不是女人,我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你冷静点。”Yuri抹了一把脸上的奶水。好在乳汁是喷在眼镜上,不是喷进了眼睛里,Yuri摘下眼镜凑近了就能看清Mario的表情。哭得好可怜,脸上却没泪痕,干打雷不下雨,是Mario一贯扮乖装可怜的戏码。矫揉造作。她又一次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风华绝代是作用于乳腺的,乳房长大,其实也就是因为乳腺变得发达啦,这样产乳也是正常的。”
“我不信,我上次都没有的。”Mario嚎得有气无力。
“再给我看看。”
“No,我不想变作奶牛啊。”Mario在沙发最边缘的位置将自己缩成一团,胳膊护住胸部。
“是不是又要我说开除?”Yuri语气严厉。
“不了吧……”Mario依然将自己蜷着,但胳膊逐渐放松了下来。Yuri上前去把两只胳膊拉到旁边,再扯开睡衣时,Mario也没多反抗,只是丧气地垂着头。

一旦通了奶,奶水的分泌少了阻碍,便流个不停。光这么一会儿,左边那只按摩过的乳房流出的乳汁已经浸湿了一大片睡衣,淌到肚子上都全湿了。原先胀到发紫的乳头却是确实消了些肿。Yuri用指尖戳了戳那湿漉漉的乳头,又几滴晶亮的奶水冒了出来。

“这是好事,通了奶就不会那么胀痛了。”Yuri语重心长,“你只要自己每日把奶挤干净就行了。”
“那岂不是真的要变奶牛一样。”Mario半信半疑。
这下一半的问题解决了,Yuri又将目光投向了右边的乳房。挺立着的乳头显然也在急切地期待着释放。沾着乳汁,Yuri又捏了捏右边的乳头,将尖部都弄湿。
“这样我真的好害怕啊。“Mario的声音闷闷的。
“怕什么?放松就好。”Yuri专心对待着手头的乳房,没空理Mario突然的感伤。被乳汁弄湿的乳头发着亮,Yuri将乳房托在手心左看右看,琢磨着通奶的最佳办法。自然情况下,涨奶的母亲都是需要婴儿的吮吸来通奶,吸起来肯定比用手挤更有效,伤害也更小。想到就要实操。Yuri没打算征求Mario的意见,就直接上嘴开始吸了。
Mario也确实没胆反抗,只是抖个不停,肿胀的乳头随着呼吸微微颤动,凑近能听到心脏砰砰乱跳,呼吸哑得像风箱。Yuri只是浅浅地吮吸了两下,Mario就开始低声呜咽。
这边的乳头没能像那边一样通畅地喷奶,Yuri吮了好几下,依然什么也没吸出来,只得也用上手,甚至用上了牙齿刺激,没一会儿,Mario就开始抗拒地挣扎。
“不要了吧!”Mario推着Yuri的肩膀,“说不定这边根本没奶水!”
“你耐心点啊。”Yuri含着乳头含糊地回应。一丝腥味在口中蔓延开来。但却是淡的铁锈味。看来是吸出了血。
“好痛啊!“Mario哭得很大声。
然后突然乳汁就出来了,先是涓涓细泉,只有几滴,然后越流越多,乳液的甜味很快冲淡了血气。Yuri放开那只胜利的乳房,正打算向Mario炫耀成果,却惊讶地发现Mario真的在哭,泪水大滴往下淌,脸上泪痕交错,嘴唇颤动着,一喘一喘,好像想说什么又只能发出一阵呛咳。两只流奶的乳房将衣服弄成了一团糟,睡衣睡裤都因为太湿而变成了半透明的,能看到那根阴茎委屈巴巴地直戳在小腹上,由于缺少慰藉,一抽一抽,对着空气自顾自发着情。

“我感觉要死了。”Mario呛了好半天才完整地吐出了一句话。

“搞得污糟邋遢。”叹着气,Yuri使劲甩了甩手上的奶水,“你自己去洗手间处理一下吧。”
Mario有些恍惚,几次试图起身,但手脚没什么力气,最终从沙发上滚了下来,又是一声惨叫,汁水四溅。
“真的好敏感啊!”Mario躺在地上,气若游丝。
“算了”Yuri看着一地的奶,扶住了额头,“我明天去帮你买个吸乳器,你自己得多吸奶。”

周三
“我实在是想不到。”
“我曾经帮我婶婶带过三岁的小朋友,他满地乱爬,什么都会往嘴里放。但是我把他在家里放上一整天,他也不会闹出你这么大的麻烦。”
“更重要的是,一个三岁的小朋友都不会撒你这么拙劣的谎!”

Mario闻言瑟缩了一下。

“我都不知是不是你飞机打太多,脑子都转移到下半身了,”Yuri的气还没撒完,她抓着指甲钳,愤愤地一拳砸上了床头柜。连着床都抖了一下。“圆珠笔突然立起来,你坐上去了。你怎么不说有外星人把笔帽塞你屁眼里了啊?”
“我……”
“别说了。”火发完了。Yuri摆了摆手,继续剪起了指甲。“我就是生气你对我不诚实而已。”
还有我新做的指甲,她在心中补充。

“我不是gay佬。”Mario显得很委屈,“我没试过。”
“我知,你就是想塞东西进去。”Yuri说着,想起周一回来时看到Mario如何在桌角蹭着臀缝,“你要是有经验也不会搞到塞个笔盖进去还怎么也弄不出来。”
“我不喜欢男人的。”Mario神经兮兮地重复了一遍。
“知道。”指甲剪好了。Yuri仔细检查了一遍,将可能有些锋利的边缘再打磨了一遍。
“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想要,我不可能想要自己从后面,这样……”Mario咬住了嘴唇,羞耻心将他后面的话噎住了回去。
“有这种想法都正常的。你应该一开始就说实话。”Yuri叹了口气。男人。
“可我真的不是gay佬,我从来没试过。”Mario又重复了一遍。

“好了好了。”Yuri用上了安抚小孩的语气。指甲都清理干净了,她拍了拍Mario的肩膀,“你得先给我看看。”
Mario脱裤子脱得慢吞吞,眼神紧张地四处躲闪,脱完后则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儿发傻,就好像忘了他要Yuri干什么。
“把屁股撅起来。”Yuri好心提醒他。
“我不想干了。”Mario难受地哀鸣,“让我憋死吧。”

话是这么说,但他还是相当顺从地趴到了床上,将脸埋进床单里,高高地撅起屁股。
Yuri小心翼翼地试图分开臀瓣。Mario的腿夹得紧到发抖,像是被迫在忍受奸淫。
“你得把腿张开些。”
Mario从床单肿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应答,两腿间留出一条缝。
Yuri试图把手指伸进去。
“再打开些。”
触摸肛口的手指少了些阻碍,Yuri得以检查清楚入口处的皮肉。那儿全肿了,泛着不正常的桃红色,屁股上还有几处不得要领的淤血。都是缺乏润滑的恶果。而Yuri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她事先买好了足够的润滑液。
“快点啦,”Mario的声音全闷在床单里,“就在里面一点,你肯定能拿出来。”
“你不要急。”Yuri秉持着专业的态度,“我不想弄伤你。”
润滑剂浸湿了手指。Yuri又一次尝试将手指往里伸。这下肌肉的屏障失了作用,一个指节轻轻松松滑了进去。Mario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屁股也抽紧了。
“不要用力。”Yuri提醒他,“你要是把笔盖弄进去太深我就没办法了,得去看医生。”
“别。”Mario抖了一下,一只手抓紧了床单,“别见医生,我自己放松。”

在食指快进到底的时候她的手指终于碰到了硬物。
“我找到了!”Yuri松了口气。她试着勾了勾手指,“两根手指应该能夹上来。
“你能不能不要……”Mario的上半身几乎全陷进了床里,传出来的话音也很模糊,“那儿真的很难受的……”
“这儿?”Yuri尝试再勾了勾手指。在笔盖的旁边。她有些担心再往笔盖上施力会推进去更深。Mario没说话,但身体往前窜了一点。Yuri赶紧抓住他的腰。
“别乱动,”她再次警告。“不然我就真的拿不出来了。”

两根手指需要更多的润滑。而且就算润滑够了,过程也很艰难,Yuri费了不少力气才能逼得Mario乖乖待在原地,让Yuri一点点破开屏障,将洞撑开。指尖终于夹到了笔盖,这时Mario的左腿却突然失了力气,往下一软,屁股也往下一掉,Yuri差点没把笔盖推进去,吓得赶紧抽出了手。
“你怎么乱来!”
“呜。”Mario张着腿趴在床上,两手都死攥着床单,声音哑得要命,像是已经忘了该怎么说话。
Yuri拍了拍他的屁股。
“抬起来,不然就要去医院了。”
“呜。”
“听明白了吗?绝,对,不,能,动,你出声保证一下。”
“好。”Mario努力将屁股往上撅了撅。
在这之后Mario真的听话多了。Yuri得已专心致志集中精力将那只笔盖扯出来。不容易,硬梆梆的笔盖一遇到手指就打滑,直往后让,软乎乎的内壁还总是抽啊抽的,将笔盖送进去更深。这也怪不了Mario,大约生理反应总是很难控制。Yuri将手指捅到了底,最终夹住笔盖时,她忍不住欢呼出声。
“行了!”她用指尖夹紧笔盖,一把将笔盖拖了出来。

后来Yuri反思过,自己的行为确实欠妥。毕竟笔盖那么硬,还有比较尖利的边缘,强行往外取完全可能刮伤肠壁,造成感染的危险。为了Mario的安全着想,她真的应该小心一点。而事实也是,她一口气拔出笔盖时,Mario尖叫了一声,将她吓住了。
“怎么了,弄伤你了吗?”Yuri慌慌张张地打算将Mario翻个面儿。可这会儿Mario好像完全失去了力气,趴在床上,四肢软的像面条,她费了很大力气才将人推着翻了身,然后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由于在床单上反复磨蹭,奶水流出来太多,床单湿得像是有人尿了床;而裤裆处则正在逐渐被浸湿——Mario显然是刚刚射了,双目失神,脸红到脖子,一边喘气一边抽抽嗒嗒。
“你白天又不把奶挤干就——”Yuri本打算训他两句,看到Mario眼泪直掉就心软了。她看不得人哭的。
“以后要记得随手挤奶。”她将床单揉了揉,扔到了Mario脸上。“还有,床单得你洗。”

周四
“我不要。”Mario用被子将自己紧紧裹了起来。
“试一试其实没影响的。”Yuri抓着根dildo,循循善诱。
“我不要!”Mario提高了声音,满溢悲愤之情,“我不想被操啊!”
“这不是鸡巴,这是通过国家安全检测的,清洁卫生又安全的性玩具。”Yuri步步紧逼,“再说,我问了我老豆,合理发泄有助于你的雄性激素回升,能加速乳房消下去的。”
“真的嘛?”Mario的决心动摇了一秒。他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Mario已经把自己包成了个不透风的粽子,连脸也一并裹了进去,“……我宁愿多长几天奶子。”
“那你就不会把圆珠笔塞进去了。”Yuri试探性地用手拍了拍那一大团粽子,“既然你都忍不住了,用一些安全的性趣用品解决生理问题不是更好吗?”

被子开始微微抖动。Yuri突然开始赶紧不对劲。
“你不会在哭吧?”她开始手动剥开粽子。粽子晃了晃,被剥出一个脑袋,垂得低低的,一吸一吸,哭得看似很伤心。Yuri凑近了看那张脸,意识到大事不妙,Mario是真的在哭,哭得整张脸都湿漉漉的。Yuri从没见Mario这样敞开哭过,一时都没了主意。

“好了好了,哭什么呢?”她去揉Mario被被子压得软塌塌的头发。
“我好怕,我不想,做人妖啊。”Mario哭得直打嗝,“我不想当变态,我不是gay佬。”
“你怎么就人妖怎么就变态了?”Yuri试图理清这其中的逻辑,“就是因为你想被插?”
Mario肩膀都塌了下去,就好像光“插”这个字的重量就让他承受不住了。
“我没有。”他将脸埋进两膝之间,“都是那个药搞的。”
“你想要都好正常。”Yuri安慰他。“做爱又不会让你变成女人。普通直男也是可以享受前列腺快感的。”
“真的嘛?”Mario将头抬起一半,“你不嫌弃?”

Yuri到现在才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觉着十分好笑。
“我为什么要嫌弃你?”她拿纸巾来擦Mario脸上的泪水,小心避开红肿的眼角,“你在怕什么啊?”
“我都不知道。”Mario将下巴垫在膝盖上,茫然地向远处望着,“我感觉胸口发涨,总在冒汗,下面热得厉害,就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在烧,我好想……”说到这儿他顿了顿,吸了吸鼻子。“我怕你把我丢出去,然后……”
“你怕我把你扔出去给gay佬强奸啊?”Yuri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Mario的脸霎时间从通红变得苍白。
“我宁愿烧炭自杀。”
“你怎么烧炭,你都不会关窗的。”Yuri叹了口气,又拍了拍Mario的肩膀。“好了,现在不怕了吧?”
“那个还是很怕的。”看到Yuri又拿出那根dildo,Mario缩回了被子里,“什么都行,但我不要那个东西靠近我。”
Yuri愣了愣,仔细观察了手里那根dildo。
又黑又壮,还作出了假血管,简直像根活的,好像确实是有那么点吓人。

“好啦,好啦。”Yuri将Dildo藏到了背后,再来拥抱Mario。
在碰到胸部时Mario还是往后缩了缩。“我都把奶挤干了,”他低声抱怨,“但还是好敏感,好痛。”
“明天我给你买些其他的回来。”Yuri向他保证,“不会那么吓人的了。”

周五
“我想回床上。”Mario在浴缸里抱着膝盖。
“你再弄脏一张床单,我们就真的没有床单换了。”Yuri提醒他。
于是Mario乖乖闭上了嘴,看着Yuri在那儿认真调试水温。浴盐已经化开了,将浴缸中的水染成了色调温和的粉色,甜丝丝花香充斥着空气,Yuri今日买到的dildo在浴缸边一路排开,全都是些材质光滑色彩淡雅的女用玩具,看起来一点也不吓人。

Mario依然苦着脸。

“浴缸里到处都太滑了,”Mario仍在挑刺,“而且,红色的水,你要是把我搞出血了都看不到。”
“我怎么会把你弄出血呢?你又不是处女。”Yuri将第一只细细长长的白色dildo涂满了润滑剂,已经开始跃跃欲试,“Mario,张开腿。”
“你轻点,我是处男啊。”Mario抱怨着,但还是乖乖张开了大腿。他看起来紧张得要命,大腿绷得好紧,咬着嘴唇,也不敢与Yuri对视,眼神乱飞,大约是还在做挨操的心理准备。但是阴茎却诚实地体现了生理反应,相当积极地翘着,顶在小腹上,涨得发红。
“你哪里是处男了?”
“可我确实没经验嘛。”
Yuri拿勺子往他的阴茎上浇了点水。
“这不是我能自控的。”Mario又红着脸解释,“是药啦,我没那么想要的。”
口是心非。

那根dildo刚刚碰到入口Mario就怂了,双手捂了脸,直说自己不敢看,但实际依然从指缝往外面偷着瞥。尽管Mario紧得要命,细细的棍子润滑足够,捅进去都不是很难,Yuri慢慢将那玩意儿插到了底,Mario一开始吓得紧抓着浴缸壁,待振动棒慢慢进去了却反而放松了些,手也从脸上放了下来,一脸迷惑地眨着眼。
“怎么样?”Yuri观察着他的表情。
“好奇怪……”Mario皱着眉头,“有些胀,但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这样呢?”Yuri试着将dildo转了点角度。
Mario猛地蹬了下腿,浴缸里的水洒出一些。Yuri抓着他的肩膀,将他按了回去。
“那这样呢?”她顺势拨开了振动的开关。
Yuri本以为Mario会骂骂咧咧地从浴缸里跳出来,但实际上Mario的反应正相反,他突然整个人失了力气,往浴缸里直直滑下去。Yuri吓了一跳,匆匆忙忙将他从水里往外捞。Mario滑溜溜的,她根本抓不住,只能让Mario主动搂住她的脖子。Mario便将脸靠在了她怀里。
“不行,太过了。”Mario腿并得好紧,双腿交叉着,相互蹭来蹭去。由于动作太大,dildo滑出来了一部分,Yuri便腾手将那棒子塞回去,将Mario填满些。就这样,只是被一根振动着的dildo填着,Mario就高潮了,挂在Yuri脖子上射得打战。
精液浮在水面上,Yuri用勺子将白色的东西都捞了出去。
高潮后的身体放松了,dildo滑出来很多,Yuri试着将其抽出来,粉色的水立即争先恐后地涌进去,那小洞被刺激得一收一收,看起来很是可爱。
灌水进去可不行,会生病的。

趁着身体放松,Yuri选了根更粗一些的dildo,带着些粗糙花纹的,试图再填回去。Mario吓得直躲。“别,别,现在受不了。”
但下面那个被撑开的洞热情的多,稍微一收,粉色的棒棒就被吸进去好多,Mario缩着屁股哼哼唧唧,不敢说话也不敢再抬头,只一个劲往Yuri怀里钻,浴缸里的水被他这么一扭一扭洒出来好多。Yuri得抓住dildo才能使其留在原地。这么一折腾Yuri感觉自己衣服上也被弄湿了一块,低头一看,是Mario的乳房又开始流奶了。只是在她身上蹭了几下,奶水便止不住地往外渗,好似失了禁。
“你之前没把奶挤掉?”Yuri在乳头上捏了一把。
“没……我挤了啊……”Mario说话抖抖索索,在Yuri开了振动的开关后,就干脆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只张着嘴喘气。Yuri模仿着男人交媾的办法,抽插了几次,Mario腰都拱了起来,脚趾蜷成一团。他费劲从浴缸沿上撕下只手,颤抖地将还没完全硬起来的阴茎圈在手里,没有撸动,只是紧紧抓着,就好像一旦松了手那活儿就会直接飞出去。
“受不了,”Mario在紧咬的牙关间挤出几个词,“像要炸了,别搞了。”

Yuri本以为Mario这次会坚持久些,但其实Mario还没完全硬起来就射了,稀薄的精液几乎都赶不上奶水粘稠。扭着这样一个动作很伤手腕,Yuri也自觉着手有些酸,于是又换了另一个能自己打桩的玩意儿。解放双手嘛。而Mario这次被搞熟了,dildo离开他一秒就连忙求着Yuri赶快再放回去,一边乱哼哼一边乱扭。而Yuri将那根打桩的玩意儿放进去之后,Mario几乎完全崩溃了,软塌成了一团,没一会儿就翻了白眼。腾出了手,Yuri也能帮他将奶水挤出来。她记着冰箱里的储奶袋已经放满了,Mario的奶却依然流个不停,就好像越挤越多。
那打桩的玩意儿很快就把Mario搞昏了,上下都淌水,恍恍惚惚地高潮不停,眼睛翻了白,四处乱抓,妈咪老婆救命乱喊一气。最终Mario失了禁,瘫在浴缸里瞪着眼像是昏过去了,乳汁和尿液将水都染成了浅色。Yuri这才放他一马,也将浴缸里脏兮兮的水放干净,打开淋浴喷头给Mario冲洗。
Mario是真的没力气了,也不动弹也不哼哼,只是在淋浴水柱冲到乳头时猛地抖了一下,出声求饶。“不行了妈咪,一滴奶也没有了。”
Yuri忍不住笑了。“我信你啊!”

结局
Mario爬上床也不安稳,一再喊着口渴,可能是有些脱水。Yuri换了衣服就去厨房给Mario倒了水,想了想,改成了泡奶粉,这些日又一直产奶,很需要补充营养。
柜子里有两盒奶粉,Yuri一并拿了出来。
其中一盒是加了风华绝代的奶粉,一旦喝下去,Mario的奶水只会多不会少;另一盒则是加了解药的。
没错,她第一次跟老豆要来风华绝代时,就也要了一份解药的配方,以备误食或者服药过量。药品公司嘛,肯定是需要谨慎的。
如果Mario要是去了上周五的例会,他就也会知道有这回事。
但是嘛,难得见Mario如此乖巧,要是这么快就放过他也太可惜了。
谁叫他偷食呢?就让这次惩罚更刻骨铭心一点吧!带着甜蜜的微笑,用掺着风华绝代的奶粉冲泡了牛奶,调到温热,Yuri将牛奶端给了Mario。Mario喝完牛奶,相当满足地睡着了。
明天就是周末了,又会是温馨的一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