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omething like you(下)

Work Text:

田原皓从半掩的视线中,瞥见功必扬长长的睫毛,在距离自己很近的地方颤动着。心下柔软,唇舌轻柔的从缠绕中拉开一点距离。

刚认识功必扬的时候,田原皓觉得对方很骄傲,也很聪明。随着节目的录制,两人越来越亲近,这让他在异国他乡的十八线兼职艺人生涯,多了一点归属感。节目制造的cp效果,在观众中得到了不错的反馈。但除了这些,他并没有去仔细斟酌,阿根廷人看似含情的绿色眼眸中,是不是真的有那么一点不可说的情愫。

当时的他在干什么呢?在和另外一个人陷入炙热的情感漩涡中,自己不是什么情场老手,但面对看似可及的感情还是选择了勇敢,尽管最后惨淡收场,也没什么可后悔的。他不是善于经营感情的人,也没法为对方做出太多改变,有很多东西他都懂,但做不到的,也不会去勉强自己。

而功必扬,他似乎比自己更容易融入某个圈子,和每个人都是朋友,也容易得到大家的喜爱。他的墨西哥女朋友,他的大学同学,他那些搞不清楚真假的莺莺燕燕,怎么看都是不缺人围绕的交际boy。那些明明暗暗的眼神,可能是错觉,也可能是气氛营造的假象,维持现状的暧昧,或许已经是最恰当的距离。

那刚才那个吻又算什么呢?一定是功必扬嘴边的唇印太刺眼,亦或是酒精作祟,才让自己往前走多了一步。

 

也许是亲吻时突如其来的耳鸣,让功必扬现在才注意到,夏夜里鼓噪的蝉鸣。

放下酒杯,他用一秒做了一个决定,牵住田原皓的手,拉着人就往天台的洗手间走去。

不能再等了,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等到人坐铁鸟飞走吗?

插上木门的锁销,功必扬在对方开口之前,探身逼近,把人压到了洗手台。田原皓感到身后大理石的坚硬,和透过衣服布料传来的冰凉。

“别说话,别想着怎么逃走。”

功必扬抚上对面人的脖颈,摩挲着他的下颚。掌心微温的皮肤很细腻,有着咬开就能迸出鲜血的动脉。自己要真是吸血鬼就好了,咬一下就能把喜欢的人变成同类,融入骨血。边这么想着,边用嘴唇替代指尖,吻上了手掌下的肌肤。   

密闭的空间,让每一个细微喘息都变得更易察觉。舔舐和撕咬带来的触感,让田原皓激出一个寒颤。田原皓想,可能我根本没想逃。

功必扬用膝盖顶开田原皓的两条腿,迫使他往后靠去,整个人几乎倾倒在洗手台上,从头顶卷起上衣垫在他身后,“忍一忍”。

被暧昧对象压在酒吧的卫生间打手枪,这种经验田原皓还是头一回。被握住下身的时候,竟觉得有点恍惚。皮带被抽掉了,长裤被褪到膝盖上,全身的感官都集中到了下身。功必扬的手指带了细细的茧,每每滑过前端柔嫩的小孔时,都能换来对方轻微的颤栗,哼哼唧唧的像只小猫。

田原皓有点不服气,隔着布料也握住了功必扬的下身。脸上有些发烫,那里已经硬了,带着明显的灼热和硬度。

功必扬在他嘴角亲了一下,然后脱掉了自己的裤子,性器从束缚中跳出来,因为兴奋高高翘起的样子显得很有侵略性。田原皓的喘息有些急促,他很久没做爱了,两人赤裸的下身贴的太紧,毛发摩擦带来的刺激放大了感官。功必扬把两人勃起的下身放在一起套弄,淌出的前液都流到他手上,弄得很湿。

田原皓被功必扬翻过来,趴在台面上,就着湿润的手指给他做扩张。背身的姿势,让他看不到功必扬的脸,只能感受对方的手指在自己的隐秘部位动作着。田原皓抬头,望见镜中的自己,湿润的眼睛带着潮意,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疼痛,脸颊显得有些苍白。

功必扬的左手滑过他的前胸,在挺立的乳头上来回抚弄,因为背身翘起的臀部现在完全暴露在对方的视野中,雌伏的姿势,令他涌上迟来的羞耻感。

感觉差不多了,功必扬已经完全勃起的灼热,此刻正抵在他的双丘之间,湿濡的头部在穴口试探着进入。没有润滑液的帮助,进入的过程有点艰难,好不容易完全进去的时候,田原皓已经出了不少汗,功必扬把他汗湿的衬衣扒下来,俯身完全贴住身下颤抖的身体,汗津津的胸膛和背部贴在一起,下身开始动起来。

田原皓觉得自己被劈开了,内部开始蔓延的痛感,险些让他站不稳,还好有功必扬从背后抱住他。埋在体内的器官动的很缓慢,却带着不容抗拒的力量,在一点点撑开他。头顶昏黄的灯光让视线变得很模糊,眼角溢出的泪水,和汗水混在一起,扎的他眼睛有点疼。

功必扬灼热的气息喷洒在他后背、脖子上,下巴颏的胡茬在肩膀上磨蹭,感官上的细节把这场性爱变得更真实。天哪,我真的在跟功必扬在做爱,田原皓想。

功必扬抓住田原皓的头发,迫使他把脸转过来,凑上去交换了一个湿哒哒的吻。俯趴的姿势,让田原皓的臀部不得不完全翘起来,在功必扬看来,完全是任人宰割的模样。肠液和前液混在一起,让功必扬的动作变得更为顺利,身下人体内的高温紧紧包裹住他,进出声也愈发响亮。

终于在某个瞬间,让田原皓腰肢酸软的快感在体内升腾,令他忍不住叫出声。令人疯狂的快感夹杂着疼痛,让田原皓没有力气再去约束自己,带着鼻音的闷哼,慢慢变成破碎的呻吟,断断续续的溢出唇边。

田原皓觉得自己要被弄坏了,前端硬的爆炸,翘在身前随着功必扬的动作摇晃,耳朵里有轻微耳鸣,恍惚之间想不起自己究竟身在何处。思绪闪过很多混乱的片段,少年时辗转的国度,哥哥生病时母亲流泪的背影,常年不在身边的父亲温柔的笑脸,还有在伦敦念大学时母校静谧的午后阳光。

功必扬轻声叫他Alec,伸手抚上他的前端,有些粗暴的撸动。田原皓从镜子里看向功必扬,线条清晰的脸沉溺在欲望中,唇角向下弯着,比刚认识的时候成熟了许多。

“Alec,我真的很喜欢你。”

田原皓没有回答,冲出口的只有不成调的叫声,嗯嗯啊啊的自己都觉得有点过分。

繁复的动作累积了太多快感,田原皓毫无征兆的射了,淅淅沥沥的射在功必扬的手里,漏过指缝滴到卫生间的地板上。射精带来的快感让后穴骤然收紧,功必扬加快速度动作了十几下,抽出来抵在田原皓的臀肉上,也射了出来。

功必扬把田原皓翻过来接吻,轻轻抚弄他的后背,不住的啄吻他的脸颊和耳朵。看着他发红的双眼,忍不住逗他,“怎么哭了,是我把你爽哭的吗?”

“是”,田原皓回抱住眼前人,没什么力气跟他回嘴。

有点讶异对方如此乖顺的回答,功必扬一时竟不知道怎么接话。

田原皓看他傻傻的样子觉得好玩,凑上去啄了他的嘴角,笑的像只狡黠的小狐狸,“你的意大利美女唇印没有啦”。

   “我比较喜欢你。”

     

不管盛夏的夜晚有多热,现在也只需要用力抱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