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酒吞童子x你】洗面

Work Text:

早晨醒来,你发现自己一如既往地被酒吞童子抱在怀里,眼前正是被蹭得有些散乱的绷带,空隙间可以看到他依旧少年气的平坦胸膛。
你不自觉地又蹭了蹭,贪恋他舒适的体温。睡着的时候酒吞童子温驯得像个天使,任你摆布绝无异议,被弄得发痒也只会咕噜两下,甚至把你抱得更紧了些,彻底让你陷在他的胸膛里。
被纵容的幸福感使你愈加放肆,你甚至把手托了上去,推挤他薄薄的胸肌,不算硬实的肌肉在你的挤压下似乎勉强鼓起了曲线,说不定再用力一点就可以模拟出青涩少女的酥软起伏。
正当你为此兴奋不已的时候,一道清明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嗯?你在做什么呢?”
“!”你被酒吞童子的声音吓了一跳,僵硬得像只被猫发现偷奶酪的小老鼠,想装作无事发生般把自己缩到床边。
“怎么?胆量就这么点,坏事做到一半就想跑?”酒吞童子长臂一伸就把你捞回了怀里。
“我、我什么都没做!”你狡辩。
“哈,你撒谎的勇气倒是见长了,”酒吞童子嗤笑一声,“如果你诚实一点,我就给你继续下去的胆子,如何?”
“你不生气?”你被有些用力地摁在他胸前,所以声音变得模模糊糊的。
“你难得主动投怀送抱,我为什么要生气。难道说你觉得我除了身下的宝贝,其他地方都是没感觉的木头?”
竟然说自己的那玩意儿是宝贝,脸皮可真厚。
不过他没有生气就好。你因此松了一口气,胆子确实也大了不少,手指蠢蠢欲动地去解散乱的绷带。
酒吞童子配合地伸手,随意地把这长长的布条丢在了床上。他前胸白皙光滑的皮肤暴露在朝阳下,看上去似乎比你的还要细腻些,若不是肌肉的线条恰到好处,哪一点不比女孩子更精巧呢。甚至,包括胸前的两点也是浅粉色的。
你一脸幸福地把自己埋进肉色的软墙里,脸在酒吞童子的胸上滚来滚去,弄得他只觉得发痒。他忍住笑,捏住你的脸颊教育道:“不要只会像只小猫一样蹭来蹭去,用你的舌头明白吗?”
然后他的食指撬开了你的唇缝,勾住了你的舌尖画了个圈,又慢悠悠地重复了一遍:“用、舌、头。”
好、好色。
你噌的一下就红了脸,差点没忍住叼住他的手咬一口。
酒吞童子很满意你的反应,让他觉得即使做过再多次也依旧是这样令人期待,所以他总是会忍不住想再逗逗你。他向后一靠,好整以暇地倚在床上等你动作,即使你跪伏在他身上遮住了太阳的光线,也无法挡住他红色眼眸里的笑意。
你越是心跳加速,越是衬托出酒吞童子的游刃有余。你索性不再去看他惑人的眼睛,撩起头发直奔主题,低下头去啄吻他的胸膛,然后启唇轻轻舔弄起男性小小的乳头。
“嗯……就是这样,乖女孩。”酒吞童子给出低低的赞赏,每一个发音都带着刻意的引诱。
而你自觉地咬住了饵,以认真好学的态度钻研他胸前的敏感点。
“用力一点……对,唔嗯……可以咬一咬……哈啊……记得还有另一边……”
酒吞童子高低变化的性感喘息便是导向灯,指引着你用舌头去绕着乳头画圈,用舌腹去辗覆有些凹凸不平的乳晕。然后当不甚明显的小红点慢慢地挺立起来,你便乖觉地含住他一下一下地吮吸。
直到把酒吞童子的两点乳粒都舔弄得艳红,你才稍稍抬起头来。眼前湿漉漉的乳果像是饱满的石榴籽,你忍不住对着它吹了一口气,小小的豆子似乎便微微颤抖起来。你以前为何没有发现呢,男性这处退化的器官也可以硬挺如红豆,也可以轻易地被牙齿提起弧度,也可以如此的诱你情动。
酒吞童子的欲望早已充血抬了头,当风撩过敏感湿乳泛起的凉意融进热血中,更是激起过电般的痒意。而当他看到你满脸兴味盎然,似乎还想对着男性平淡的胸乳品出点什么来的样子,他暗自好笑地摇了摇头。他想,尽管把主动权交给了你,你也还是只仅会专注踩奶的小奶猫啊,依旧有很多、很多值得他开发的地方。
差不多该拿回控制权了——酒吞童子如此下了决定,因为他现在已经兴奋得不想再等待。于是他轻巧地翻了一个身,就逆转了攻势,把你牢牢地困在身下。也不知他是怎么控制力度的,落在你身上的重量并不多,却让你动弹不得。
他的胸上是被你吮出的一处处情欲的红斑,尚还带着湿润的光泽。他毫不在意地挺着这样的痕迹,带痣的嘴角满是坏笑:“你玩够了吧?现在该轮到我收取报酬了。”
你这时才发现酒吞童子的裤子已经绷紧,白色的布料撑起了一顶帐篷。预感到了将会发生什么,你还妄想着再挣扎一下:“你刚才没说我需要付出回报啊,而且我还没玩够……”
“哼,你可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酒吞童子神态自若地开始解你胸前的衣扣,“接下来就让我来教教你,女性的胸部是用来做什么的。”
将你的乳团从大开的领口揪出来,酒吞童子就一把拉下了自己的裤子,将赤红滴水的性器释放出来。“啪”的一声小小拍击,有些微弯的肉棒打在了白花花的乳肉上,紧接着温软的囊袋降在你的胸骨上,随他微微摆腰的动作前后移动起来,让粗硕的长棒便在你的胸脯上肆意地巡回。
巨物摩擦胸乳的热烫温度烧得你脑袋也开始发热,你有些语无伦次道:“胸、胸部可不是拿来做这种事的……”
“你想说是拿来吸的吗?当然我也可以满足你。”
不,你绝对不是想说这个。但是不等你反驳,酒吞童子就握住了茎身让龟头抵着你的乳头压了下去。本来发红欲挺的茱萸一下子就被戳得内陷进了乳肉里,然后你就感觉到自己敏感的乳头被张合的马眼咬了一下。
你万万没想到酒吞童子说的“吸”竟然是这样的方式,你一时间更是羞窘得说不出话来。而男性器上的小口乘着你的慌神,继续嚣张地对着你开开合合,把分泌的津液胡乱地吐在嫩乳上,让你白净的乳房变得脏乱异常。
“这样如何,你喜欢吗?”酒吞童子变得有些低哑的嗓音像把小勾子,勾得你软绵绵的心脏像绒球一样炸了毛。
“我才不喜欢……”你有些不稳的声音试图表达出自己的不甘愿。但你的小穴却在难耐地阵阵收紧着,向外滴答着迷情的花液,以至于浸湿了内裤却不自知。
“哼嗯——”熟悉你身体变化的酒吞童子发出意味深长的音节,他海棠色的眸子危险地眯了眯,“不诚实的女人可不值得温柔对待哦。”
他移开了自己的性器,改为用手指揪住你恢复挺立的乳头,故意有些粗鲁地向上提起。毛细血管丰富的器官脆弱又敏感,经不起丁点疼痛,所以被拉扯间你马上就泛了泪,服输改口:“痛……我错了,我喜欢用胸部给你做。”
“乖,我会给诚实的你一点奖励……”酒吞童子满意地解放了你红肿的乳头,安抚似地对它揉搓了两下。
然后他骨节分明的双手一左一右圈住了你的丰盈,把绵软的乳肉向中间推挤出一道无缝的深沟才继续说道:“既然你也喜欢,就奖励你用胸部让我射出来好了。”话音刚落,肿胀的肉棒就强硬地挤入了你的乳沟,他就这样骑在你身上开始抽插起来。
不要脸,大坏蛋,恶魔——你在心里大骂,却不敢真的说出口。你觉得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认清了酒吞童子作为恶鬼的身份。
“呜……”你发出了委屈的呜咽,却控制不住自己低头去看近在咫尺抽插的物什。
快速抽送的肉棒在闭合又撑开的肉缝间时隐时现,酒吞童子靠着前液的润滑畅快地享受与乳穴交合的乐趣,垂胀的精囊击打在你身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柔腻的乳肉甚至在他的指间摇晃得荡起了白浪。他腰胯挺动的动作是如此的激烈,似乎再用力一点,便能将性器顶端撞在你的下颌上。
而当你抬眼去看酒吞童子的神情,他沉溺快感的昳丽面容使你忘了神。暗沉的欲望浸透了红色的海棠花,让汗湿的脸颊染上了鲜艳的瑰色。便只是这样看着,你的呼吸也逐渐随着他的喘息错了频,竟不自觉地挺胸去迎合他荒淫的行径。
“哈啊……我要射了……”酒吞童子的低语拉回了你的神智。
“嗯、嗯……射给我吧。”此时你发现自己并不排斥他对着你的脸面射出腥浊的这种可能,反而是隐隐有些期待。于是你的脚趾有些羞又有些紧张地扣住了身下的床单,等待他最后的释放。
“唔……好,都给你。”酒吞童子绷紧了腰,毫无忍耐意图的性器泊泊地射出精液来,把星星点点的凉液溅在你的胸上,溅在你的锁骨上,也溅在你的脸颊上。如此放肆过后,酒吞童子犹不满足,他还用手把黏腻的白液涂抹开,彻底把你的每一寸肌肤都污染。
最后他用牵出银丝的长指探入了你的口中,把浊液蹭在你的腔肉上,示意道:“吃下去吧,我的精液可是好东西。”
你对他的话深表质疑,但还是受到美色的蛊惑照做了。你先是试探着含住他的手指,然后吸吮,最后吞咽。咸涩的腥液滑入咽喉,并不美妙的味道使你皱起了眉,你可怜巴巴地控诉一句:“……骗子。”
“哈哈哈,听话的好孩子。”酒吞童子愉悦地大笑起来,忍不住捧起你的脸颊亲昵地蹭了蹭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