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九尾x你】入世

Work Text:

妖荒界彻底稳定之后,你总算如愿以偿回到了人类世界。
这几个月来的特殊经历就像一场上刀山下火海的大梦,没有给你带来什么太大的变化,你依旧穿着最心爱的蓝色小裙子,依旧留着明明刘海不长却看不到眼睛的发型。唯一称得上不同的,以及值得你炫耀一辈子的事,是高贵骄傲的九尾上神蒙受你的坑骗……啊不,他自愿以伴侣的身份陪你回到人类世界了。
“哇,万万没想到九尾真的愿意和我来人类世界,真是我三辈子修来的福气啊。所以我绝不会辜负你的信任,一定会把你照顾得服服帖帖,并让你爱上这个和平美好的现代社会的。”你对着端坐在少女感十足的蓝色床单上的九尾郑重承诺。
“……说这话的时候你应该看着我的眼睛而不是盯着我的尾巴乱晃。”九尾这样批评,身后的尾巴却故意左右摇摆勾引你的视线。
“没办法,我忍不住啦,”你直接对着他的尾巴一个猛虎下山式飞扑,“难以想象会有这么多毛茸茸的尾巴出现在我自己的房间里,吸溜吸溜——”
九尾被吸得不寒而栗,强忍住把你丢出去的冲动说:“不要这样用力扑过来!我的衣服都被你弄皱了!”
“那我帮你脱下来吧?既然来到人类世界了,不妨入乡随俗,体验一下轻便的服饰风格嘛。”你说着就要去解开他的胸甲。
“你矜持一点!”九尾倒是没有阻止你的动作,在你被复杂的卡扣困扰时还搭了把手。褪去厚重的铠甲之后,九尾只身着简单的衬衫与长裤了,看上去就如普通的现代装一样。不过他通身的华贵气质依旧无法遮掩,你想他即使是套着麻袋也会一样的完美无瑕。
九尾还顺手挽了个发,露出纤长的颈项,显得干练清爽许多:“满意了吧?现在你不妨带我参观一下你的住所,毕竟想要我长住下去你可得准备不少东西。”
“好!”
你所住的是标准的现代公寓房,规规整整的两三个小房间没什么好逛的,不过几分钟就走了一遍。一些现代化的设备百妖乡也有,九尾对这些并不陌生。九尾评价:“虽然小了点,不过你的装饰品味倒还尚可。”
然后九尾认真地考虑起两个人一起生活的各种可能,和你商量着记下一项项需要添置的物品。你这才有了实感,九尾他是真的属于你了。你自问:这样的想法是不是有些大逆不道?但是你无法抑制心中的喜悦,尤其是想到长久的未来,你就好想快点带着这样优秀的男朋友见家长啊。
“九尾……”
“嗯,什么?”
“就是……那个……”
“你突然这样扭扭咧咧的作什么?”
“我已经很久没见过我爸妈了,我很想念他们。他们住在另一个城市,我想去看看,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本来你在异世界最为思念的就是自己的父母,自然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想去看望他们。
“原来你是在烦恼这种事,有何不可?我当然会与你一同前去拜访。”
“哇,九尾你真的太好啦!”你扑进九尾的怀里赞美他。
“哼。”
只要有了九尾这一句的表态,你就满足了,暂时不想去烦恼见面该如何应对的问题,反正你坚信还有几天可以好好准备。而现在嘛,你只想对着九尾黏糊糊地撒娇。正当你要偷偷摸摸探手去骚扰九尾的尾巴,来一场欲情故纵的腻歪时,客厅的防盗门突然打开了。
你转头去看,原来是你的爸妈提着大包小包的父母爱开了锁,正满脸震惊地站在门口的无死角vip观景位,把相拥的你和九尾扫视得干净。
你靠在突然有些僵硬的九尾身上想: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说曹操曹操到的神奇魔法。
“哗啦啦”——父母手上的东西脱手摔落的声音为这个尴尬的场景做了最好的配乐。
“你是什么人?放开我女儿!”你爸的大喝和苹果滚落在地的“咕噜”声交相辉映。
你伸出手作尔康呐喊:“爸,你听我解释,这是我的男朋友,不管你看到了什么,都是我先动手的……”
你妈却是顺势抓住了你伸长的手把你拽了过去,小声道:“儿啊,你确定你不是卷入了国际诈骗吗?”
你:“妈???”
你爸也拉住你另一只手:“是啊,现在世道乱得很,这人长得就不像个好……普通人。以往也没见你谈过恋爱,不过一段时间没见你,就突然蹦出个金发的外国男朋友,你别是被人给骗了吧。”
你:“爸???”
你妈:“不是爸妈不相信你,但是你就没交到过现实的男朋友啊!”
你:“说白了不还是不相信我会有男朋友吗!”
“……”九尾无言地看着你们一家人自顾自地展开了battle,他心中如是想:果然是一家人。
这样吵闹的场面反倒使九尾冷静下来,他沉着地上前,在你们停顿的间隙适时开口:“您二位好,鄙名九尾,确实是华国人。我与令嫒交往已有月余,此前未曾登门拜访,是我考虑不周,今日造成的唐突还请多多包涵。”
“这说话文绉绉的,确实不像外国人。”妈妈小声地和爸爸咬起了耳朵。
“重点不是这个,让我来问他!”接下来爸爸匆匆对九尾展开了言语进攻,从学历问到了家室,从工作问到了薪资,还问及了诸如你们二人是如何相遇的此类问题。
九尾不卑不亢地一一作答,在言语中简单地塑造出一个父母双亡的有钱作家人设,而且和你的相遇除了删掉了妖怪的部分就只是一个普通的恋爱故事,听得你一愣一愣的,只想赞叹鼓掌。
爸爸一时再找不到问题,九尾便主动收拾起堆在门口的大包小包,而你赶紧把爸妈拉到沙发坐下,然后借口帮忙把九尾引到厨房里去。
九尾把东西放在灶台上,正有些好奇地打量起手中的瓶瓶罐罐时,你突然从身后抓住了他的尾巴。
“!”九尾吓了一跳,皱眉回头,正看见你眼巴巴地盯着他,像是憋了满肚子话的样子。他叹口气,觉得被你突袭多次倒是气也气不起来了,他道:“你有话就直说吧。”
“你刚才那样介绍自己没关系吗?”刚才九尾应对自如的样子让你完全插不上话,你现在满心的疑惑等着他解答。
“你不用担心,我说的那些不算作假,都是有迹可查的。毕竟我从不打无准备之仗,我会开口答应你,就说明我早有了打算。”九尾深知人类对社会地位的看重,而且他比谁都清楚谋一良婿对女儿家是何其重要的事,所以早在决定来人类世界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诸多考量。反正捏造一个半真半假的身份对他来说并不难,只要有钱就能使貔貅推磨。
“而且我本来还担心你和我父母……唔,处不来。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怎么?你觉得我会在你父母面前表现得盛气凌人?”九尾挑挑眉,语气异常平和,“和你相处这么久,我已经多多少少对人类改观了……况且他们是生养你的父母,自然是值得我尊敬的人。”
“你这样说太狡猾啦……”九尾这样说让你突生一种爱屋及乌的感觉,满心的虚荣压都压不住。你虚握住他的尾巴尖,手指不自觉地绕着圈发泄羞意。
“那为什么他们会对你的耳朵和尾巴视若无睹呢?”你转移话题,又仔细摸了一遍他柔软的耳朵与长尾,手感一如既往的好,说明这些非人的特征都是确实存在的。
“我针对人类施了点障眼法罢了。还有什么问题,快点一次说完。”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还能看到呢?”不光能看还能摸呢,你心中有了个猜想,难道九尾是故意只给你一个人看的?
“……哼。”九尾斜睨你一眼,转过头去不再说话了,只是脸上妖纹似乎更红了些。
果然如此。
你的手向前伸揽住了九尾的腰,踮起脚去蹭他的肩膀:“九尾最好啦~”
“你称赞的话翻来覆去只有这一句吗?”
“嘿嘿,即使我不说你也知道我的心意的嘛。”
正想进厨房看你们这么久在捣什么鬼的爸妈,在门口又把你们抱在一起的画面看了个正着,只是这次你妈妈拉着爸爸悄悄退了场。
“作什么拉我出来!”爸爸差点跳脚。
“我们家乖乖这次是认真的交了个男朋友了,我看着挺好的,就给他们一点空间吧。”
“啧,我又不会干什么……”
从厨房出来之后,九尾的表现更是出乎意料的好,你想象中坐在沙发上尴尬瞪眼的情况没有出现,反而是一派祥和的温馨场景。因为九尾不仅能够就养生之道与母亲侃侃而谈,还态度谦和地与父亲下起了围棋。虽然你微妙地品出了九尾一丝老大爷的气场,但是你看着喜笑颜开的妈妈和暗自点头肯定的爸爸,知道九尾帅气多金、成熟稳重的男友形象已经立住了。
妙!实在是妙!你无数次地在心里为九尾喝彩,疯狂打call。
不知不觉就在畅聊中到了饭点,你机智地先备好了饭菜,摆上碗筷,在爸妈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悄然达成了四人共进晚餐的成就。
值得一提的是,当九尾看见桌上的松茸炒蛋、油炸豆腐和杂煮蔬菜时,他不由得展颜一笑。暖色的灯光下,姿态优雅的九尾仿佛自成聚光体,那一刻包括你的父母在内都恍惚觉得自己被晃了眼。
直到入了夜,爸爸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留了九尾一整天,还是妈妈提醒该休息了,他才想起自己必须赶人了。
九尾对此并未多说什么,他主动走到了门前,郑重道别:“今日多有打扰,下一次我必正式提礼拜访,现在我先告辞了。”
你有些欲言又止的担心,毕竟今日九尾才入了人世,也不知道他能到何处去。
九尾仿佛知道你在想什么,给了你一个安抚的浅笑,然后关门而去了。
你还是放心不下,便装作困乏先进了自己的房间,实际上你是想等父母入睡之后再偷偷溜出去找九尾。
在黑暗的房间中等待着,突然你听到窗户发出了“咚咚”的轻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敲打。你狐疑地上前拉开窗帘,却看见九尾立身于窗外。你所居住的可是高楼,此刻九尾只身漂浮于半空中,头发已经披散开,泛着微光的金色发丝与蓬松的长尾在晚风中摇曳。都市霓虹的光彩忽明忽暗,更是为他增添了几分妖魅之色。
“你还不邀请我进屋吗?”惑人的妖魅开口了。
“哦哦,快进来吧。”你大开窗户,为九尾让路。
神祇从窗外降落于你的房间,他的狐足点地,如羽毛般轻巧地停在地板上,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九尾你回来啦!我还想去找你呢。”你开心地扑进他怀里,小小声地欢呼。
“你已经允诺过这里便是我的家,我自然没打算去别处。”
“嘿嘿,是不是没有我你就睡不着?”
“哼,自以为是。分明是你离不得我才对吧。”
你大方承认:“对啊,我已经离不开九尾了。没有你在我绝对睡不好。”过去的这段时间里,你和九尾总是相伴入眠,如果枕侧没有了他,可能你还真不习惯。
九尾笑了:“你倒是诚实。”
“那给诚实的我一点奖励吧。”
随后便有一个清浅的吻点在了你的额头。
“只是这样吗?”你表示不满。
“贪心。难道今天不应该是由你来奖励我?”
“晚餐准备的那些就是特意犒劳你的啊。”
“尚不足够。”
“那……”你稍作思忖,悄声道,“接下来就由我好好侍奉你吧。”
你将九尾拉到床边坐下,动手去解他的衣扣。
“你矜持一点!”九尾惊觉你的意图,他有些被吓住似地扣紧了你的手,尾巴都僵硬得绷起来了。
你今天似乎是第二次听见这句话了。在相似的场景做着相似的事情,虽然九尾的反应已然不同,但是你并不想停手。你明白九尾担心的是什么,对他吐露的耳语似是安抚又似劝诱:“没有关系的,我父母睡得很沉,而且人类并不如妖怪那样五感敏锐,只要我们小声一点就好。”
自己长久生活的闺房中满是熟悉的布景与记忆,在此与九尾交合,也许他的气息就能完全融入你的过去。如此一想,你心中奇异的期待感便越来越盛。
而且只是预想着隔墙睡着岳父母,九尾便露出了羞窘的表情,这让你更想进一步深入下去了。你想知道在这样禁忌的场景下,深入到身体屈服于快感的地步,九尾会是什么反应。不过在此之前必须澄清,你并不总是这样胆大妄为的,只是偶尔确实会有点想使坏的心思。毕竟这也是你对亲密之人的一种撒娇方式,不是吗?
九尾的上衣已被你解开,露出了白皙的胸膛来,但他仍有些执拗想压制你僭越的行为:“不要闹了。乖乖睡觉……”
“嘘——”你的手点在九尾唇上,打断了他的说教读条。然后你干脆地脱去了自己的衣裙,欺身上前,用赤裸的胸脯贴上他的肌肉,故意让绵软的乳肉在挤压间变了形。
九尾的皮肤被温软馨香磨蹭着,不禁浸出了汗意,胸前不甚明显的肉粒也被挑逗得硬挺了几分。
“已经变硬了……”你一语双关,点出他诚实的身体反应。
九尾在你面前哪有什么忍耐力可言,你偏偏要说出来惹得他面红耳赤。在他欲发怒捉住你前,你先一步贴着他的身体往下一滑,胸部压在了他微微鼓起的胯间。对于九尾来说,下半身微弱的压迫等同于无,唯有丰盈堆聚在敏感处带来的强烈视觉刺激,让身体本能的更兴奋了。
“你放心享受侍奉就好,我有分寸的。”你将说话的吐息洒在九尾的小腹上,然后低下头用嘴咬开了他的裤子。
谁知道你的分寸到底在哪里呢。
九尾已经被撩拨得挺立的性器从的裤子里跳了出来,湿热的触感蹭在你的脸上。他下意识动了动身子,让赤红色的肉器稍微偏开一点。
你先用手握住了搏动的长棒,轻轻上下撸动,让其上凸起的经脉在你的虎口处剐蹭,当做爱抚的前奏。然后你把九尾的性器贴向自己的胸口,两手捧住双乳试图去夹紧它。
硬挺的肉棒在柔腻的软肉间挤开一道缝隙,尖细的顶端时而从乳沟间探出头来,时而被上下起伏的乳浪埋没。毛茸茸的储精囊被光滑的乳团击打着,发出淫色的闷响,于是它更加涨大了几分。九尾的性器被你这样侍弄着,说不舒服是不可能的,铃口已经兴奋得溢出了前液,温热的黏液被涂抹在棒上,更是方便了胸乳的摩擦。只不过……
“流出来的水好多,我都快夹不住了。”你说得十分小声,九尾却听得一字不漏,因为在房间内除了越发急促的呼吸外,只有肉体挤压黏液的水声在响动。
这话好似在嗔怪九尾过度的情动反应,而他确实已经无法自控地耽于情色了。羞耻的感觉充斥着九尾的大脑,积聚成了恼意,让他只想把你禁锢在身下好好教训一顿。
但是九尾依旧没能遂愿,因为在他动作前你又一次变了姿势。被蹭得湿黏的胸乳带着一片水光退了开去,然后重新压在他肉棒顶端的变成了你的嘴唇。你张开嘴含住了九尾的柱头,舌头绕着他有些内陷的铃口打转,把不停分泌的腥液勾进嘴里。
九尾的性器如他整体一样干净,你只尝到了浅淡的味道,一点也不令人反感。你本藏着些忐忑的心情因此而放松,放大了胆子去舔弄他的性器。
“你……嘶……哈啊……”九尾的呻吟被刺激得溢了出来,听不清他原本想要说些什么了。
肿胀的欲望被湿热的口腔吸裹着,发出了“咕啾咕啾”的声音。九尾低头便能看见你赤身跪伏在他的腿间,专心致志地舔弄他的肉棒。当你的长发滑落遮挡了视线时,你还用手将其拢在了耳后,露出粉嫩的耳朵和晃动的胸乳来。这样有些新奇的淫色体验,使他轻易地沦陷在口舌之中。
而你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除了小心不让牙齿磕到敏感的性器外,你的心神还有闲暇胡乱飘着。你回想起过去,你连九尾的兽形都接纳过,却不知为何还没有为九尾像这样口交过。平日里似乎总是你在“侍奉”九尾,但他在床笫之间的温柔体贴不可与外人道,每每侍弄得你很是舒服,从无半点不甘愿。想到这些,你心里充斥着甜蜜,不禁转移注意力去仔细地观察起九尾。
你看到他以往神气的尾巴瘫软成一片,看到他抓紧身下的床单绷紧了身体,看到他光滑的肌肤被泛光的热汗浸湿,看到他皱起了眉忍不住小小地挺腰,看到他咬住了自己的唇勉力压抑住呻吟……
他可真好看,甚至称得上“秀色可餐”。
而你确实是在品尝他。
因着这样的想法,你生出莫大的愉悦来,便更加卖力地吞咽着九尾的巨大。你先让长茎的顶端深入到咽喉,直到被顶得无法呼吸才抬头让它退出去,缓一秒复又埋下头去,如此上下动作着让肉棒在你的嘴里持续抽插。
“哈啊……放开我,我快要射了。”过多的刺激击打着九尾的神经,扩散开足以使牙齿都发痒的颤栗快感。他的长指插进了你的发间,收紧的力道妄图让你抬起头来。但你却固执地向下低头,只想屏息等待九尾释放。
“唔!”敏感的龟头被反射性痉挛的腔内肌肉夹紧,使无法忍耐的射意爆发出来。逐渐膨胀起球结的肉棒卡在你的口中,翕张的铃口抵住你的喉头,将一股股浓稠灌入你的食管。
此刻你的感觉并不好受,无法呼吸,无法发声,只有无法自控的生理泪水在向外溢出。难受使身体本能地想退缩,却被古怪的意志支配着继续吞咽,直到将九尾的每一滴种液都收进胃中,你才晕乎乎地抬起头来。
窒息过后迟滞的隐痛袭来,似乎还有些精液呛进了气管里,让你觉得喉管如火烧般难受。你不禁弯下了腰,捂住嘴闷闷地咳嗽起来。
“把嘴张开,吐出来。”九尾紧张地将你抱起来,轻轻抚着你的脊背帮助你顺气。
你并不听劝,直到缓过了劲,你才眯着泛泪的眼睛对九尾笑:“哈……哈哈,已经全部吞下去了。”
“胡闹!”九尾开口便知自己太大声了,他调整了一下情绪才把声音压低下来,“你都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技巧?”
你老实回忆:“唔……现在的人类世界是信息时代,所以很方便的。即使没有实践过,我也通过书本、网络之类的学到了很多。”
“以后不要再去接触这些了。”九尾隐隐有些咬牙切齿,按着你的后颈用吻阻止你继续回想那些“知识”。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口舌交换津液时似乎还尝到了点咸涩的味道。他皱了皱眉,耐下心里的不适深入这个吻,直到呼吸微窒才松开了你。九尾有些低喘道:“呼……你对房事有所好奇的,或是不甚了解的,都由我来教你,明白了吗?”
他一定要你给出承诺才放心。
“哎?我发誓我没有看过其他男性的身体……”至少不是全身,因为还有马赛克。
“不行。”九尾强硬地拒绝了你的狡辩。
“好好好,全部都由九尾大人来教我。那我们继续?”你摸了摸抵在自己小腹上的棒状物,它已经变得又硬又涨了。
九尾的眉头下意识压了压,却又马上松开来,一息间他改变了想法,决定找回些主动权。于是他揽着你的腰把你的身子抬得更高了些,一边让肉棒慢慢埋入你的身体里,一边附在你耳边低声问:“……你今日如此的放肆,是不是因为觉得回到了你的地盘,底气足了很多?”
“嗯唔……被你发现了。”你摇着腰部,配合着他的动作用下面的小嘴把巨大吃进去。早已动情的女穴乖觉地分泌着滑液,顺利地接纳了熟悉的入侵者。
完全深度交合的性器温柔地摩擦着,九尾戳着你的穴壁浅浅抽插,然后在寻到花心的敏感点时突然狠狠一顶——
“啊……”你没有防备这一下猛撞,不小心尖叫出声,下一秒慌张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你不是说要小声点吗?”九尾有些忍不住轻笑起来。
你埋怨地瞪一眼九尾,十分怀疑他是在故意报复你,但你不敢说。你也不想开口接话,干脆沉默地凑上前去和他接吻,想着要是他还这样捉弄你,你就咬他。
不过当你被顶得软倒在九尾怀里,是想咬也咬不动了,勉强被他揪住后颈继续吻,声音也只剩下模糊的喘息。
在黑暗中胡闹这一场,又悄悄摸索着收拾好,歇下时已经很晚了。你们共同躺在床上,才发现翻滚许久的床此刻却显得有些狭小了,你唯有贴着墙才能让九尾把他的尾巴完全收进床里。为了给九尾足够的睡眠空间,你想尽量把自己卷起来。
“哈,你还想缩到哪里去?过来点。”九尾把你揽进怀里,无所谓地将九条大尾巴垂在了床边。
你贴着他的胸膛,在困倦中迷迷糊糊地想:看来以后还要买张大点的床才行。
一夜酣睡,第二天你睁眼得意外早。你看着九尾近在咫尺的俊朗面容,再一次为他的神颜惊叹。你自愧不如的同时,回想起自己这几个月素面朝天的生活,突发奇想要在九尾起床前画个妆,展现一下精致女孩的模样,于是你悄悄越过他下床洗漱去。
坐在梳妆台前你却犯了难,隔了许久不碰这些妆品,你发现自己的手法竟生疏得如同新手。
“你在做甚?”
九尾的声音突然在你身后响起,惊得你手一抖,眉毛就此斜飞了出去。
“九尾……”你深觉丢脸,哭丧着脸看他。
“……噗……哈哈——”九尾本来是想憋住笑的,可是盯着你的脸实在没忍住。
你羞恼地盖住了自己的脸。
“咳,是我失礼了,你把手拿下来罢。”
见你不听,九尾自己上前来移开了你的手,他犹带着笑意道:“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现在倒觉得自己上不得台面了?你若是不善此道,不如交由我来做。来,给我讲讲你有些什么。”
这、这么刺激的吗?从自己化妆变成让男朋友化妆……你看九尾如此胸有成竹的样子,动摇了。于是你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些妆品的用处,就放宽心把自己交给了他。
九尾的手指扶住你的下巴,先是抹去了你自己的失误,然后再用妆刷轻柔地描画你的眉眼。他脸上专注的神情浸满温柔,让你觉得自己仿佛是什么珍贵的艺术品。你失神于九尾红色的眼眸,没过多久就听他说:“好了,你自己看看吧。”
“哇……好看!”你去看镜中的自己,不禁发出了惊艳的赞叹。不说没有出现浓妆艳抹的糗状,九尾为你添的妆甚至算不得作古,是符合当下审美的清新淡雅妆容,而且绝对比你以往化妆的效果好得多。
九尾见你陶醉自赏的模样,也是难得有了点成就感,语气有些骄傲道:“出自我手必然是最好看的,在你之前可没人有过这样的殊荣。收拾好了就快去准备早餐吧,你父母应当要起身了。我先走了。”
你看九尾踏上了窗台似要离去,下意识上前拉住了他的衣角:“九尾你现在要去哪里?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九尾被你止住脚步,干脆回头挑起你的下颌,印上一个亲昵但不淫亵的吻,他蹭上些红脂的薄唇轻笑:“你不用想太多。在你父母面前好好表现,然后等我来便好。”尾音落下,九尾便翩然离去了,他的发尾在微风中抚过你的脸颊,留下星点痒意。
“口红都被蹭掉了,我自己怎么画得好……”你小声嘀咕,掩饰聒噪的快速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