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Hook Up Diary——约炮日志

Chapter Text

又是心情像过山车的几天。

期待了两个星期的第一次在外约会,两个星期前就约了194周六一起去逛M+,两个星期以来问了很多人应该如何表现,提前准备好了约会要穿的衣服高开叉裙子还有练习穿高跟鞋,提前还问了朋友哪些展好看,做了充足的准备。然而星期四我提醒194的时候,他却并没有回复。

星期四的下午真是难熬得不得了,我以为,我这座在脆弱的假设基础上的幻想之城,由于没有回复而顷刻间土崩瓦解。我觉得我要被我喜欢的炮友放鸽子了,我觉得我一直来的期待就这样破灭了,即使是炮友,我也难以接受被194放鸽子的痛苦。我问了L,问了另一个朋友,L说如果真的鸽了就再也别找他吧,另一个朋友说下次直接抛问题好了,什么时候见在哪儿见,他说不能什么不说就鸽吧。我觉得他救了我,于是我没有放弃,我在周五早上实在没有忍住发了消息问194周六几点在哪儿见。194回复我的时候,我在床上翻转着扭动着,我室友问我是不是又涨工资了。就是这么开心,开心得全身心都像跳起舞来。

周六我很早起床,洗澡化妆穿高跟鞋,在路上的我是那么快乐,就要见到他的我是那么快乐。到了九龙站,我从他身边走过,突然发现他一身运动装没有认出我来,然后我就走了过去,我觉得他会认出我来,我想玩这个游戏。然后他说不如直接M+见。我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跟着。然后我上了天桥,他一转眼却不见了。过了一会他说他到了M+正门,我整个人很崩溃,完全不知道他什么走过去的怎么走过去的,而且我还在迷路中。他说他会瞬间移动,我信他个鬼。我说我迷路了。穿着高跟鞋走在M+还有大太阳晒着,我没吃没喝很怕自己突然晕倒。我走了好久好久,终于到了M+,却发现他在另一面。我问他没有认出我来嘛,他说那我也没跟他打招呼,还那么自信得上了天桥,可能不是我。他说我走错了路,其实不需要过天桥,我问他为什么不跟我说,为什么不认出我,为什么不跟我打招呼,他说如果他来问我是不是我,那就不好玩了。看来这场游戏一直是他在主导,我哪有领先的机会。

进了M+,我们一路开始看,哪里有什么特别有意思的展,我们俩的兴趣都只在性,我跟他说那红色的巨大画作仿佛是月经期的经血的不同颜色不同状态,他跟我说这个雕塑应该是撸到死,因为一边是一根屌一边是一只手。他说我很有艺术思维,考完试了很有想法,因为到后面,我们真的看到了一个作品,就是经血在卫生纸上,摊开来,他说,有味道。我们看那些捏出来的小人占的空间,我说真是可以住很多人了,他说住人的空间应该要摞起来,我说那不如摞新冠病人的尸体,大概可以铺满。我们一起看了一个电影,黑白的,好吓人,可是那个空间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好幸福。害怕的时候我就躲在他后面。我们一起走到一个地方,那个地方要排队,他突然来了句,“有队一定要拍呀”,我俩笑得前仰后合。不知道这个队伍是干嘛用的,不知道这个队伍是看什么,不知道我们是不是看过了,不过有队,一定要排,尤其是免费的。这一刻我真的沦陷了。

后来我们一起看一个89年艺术展的纪录片,好好看,我觉得我的高跟鞋要害死我了。前面的椅子上坐着一对情侣,那个男生的背影特别像我前男友,简直仿佛是他本人,旁边的妹子我不知道有没有我好看,但是她很明显很喜欢他男朋友,她一直不停地靠过去男生那边笑着说话,满眼都是爱意。我们一个一个展馆看,一个一个展厅逛,终于在最后碰到了L,我希望她帮我拍张照片,我不知道怎么跟194提出来拍照片的要求,我不敢。我请L帮我偷拍,然而每一张照片194都有在看镜头。L问我们什么打算,194说我们还有一个展厅没看,看完我们就去吃饭。8:30am起床到2:30pm,我什么也没吃什么也没喝,穿这个高跟鞋一直站着,我觉得我诠释了为爱发电。真是无可救药的喜欢着他。正当我对我又饿又累的状态感到绝望的时候,我们看完了展,我们坐上了去旺角的小巴。

去了旺角之后,我们一路逛吃逛吃。他负责一切,我只是拉着他的手。我的手指在第一家店刮破了,他帮我挤血,一点怜惜也没有。我们说一起点一碗村爷爷家的汤泡饭,结果店家说最好还是点两份,于是我们又点了个肚尖。泰国米我很不喜欢,我就和他说还是东北大米好吃,跟他说我们曾经买过的很贵的但特别香的东北大米。吃了之后我们去吃甜点,am pm的榴莲梳乎厘味道很好,他喂我吃的感觉更好,我们就在街上,互相喂着吃黄白色液体,把车开上高速。

吃完了甜品,我们在路上走,我说不如我去买双鞋。他笑着说穿高跟鞋累吧,他说今天早上可以穿白色运动鞋可以穿黑色运动鞋,然后他选择了更舒服的那一双。然后他拉着我的手大步向前走横过马路,说,别买了鞋子那么多,忍一忍。然后我们就去喝奶茶,我完全不喝奶茶,不过我说好。买了一杯乌龙什么奶茶,好像很出名,我没喝多少。在路边喝奶茶的时候,街转角有个小哥在用吉他弹唱perfect,唱得还不错,然后我们就在街头听,他用手机查下一家餐厅。我说你就在这听,你会不会给钱,他说一会再给。194跟着吉他小哥一起唱,然后他好多茧子的大手拉着我的小手,听着音乐喝着奶茶,欣赏着过街的美女的胸和屁股。来来往往好多美女,有胸大的有屁股大的。不过他喜欢运动型,还希望胸也大屁股也大的,我想到了L,但是我没有说。最后194并没有给钱,唱歌的小哥哥可能赚够了外快收拾了行李准备离开。

喝完了奶茶,他说我们去公园逛逛,结果公园好多人,都是青少年?大部分感觉是还在上学的男生,然后一个高个大龄男士带着一个身穿粉色高跟鞋衣着精致的女生就这样拉着手走了进去。194用英文问那个男生他们在干嘛,然后发现原来是偶像见面会,在发传单之类的。然后我们见到了那个偶像,我觉得也就一般,虽然确实也人高身材健硕,我跟194说他也可以当,果然我还是太喜欢他,这种喜欢很难掩盖。我们走了一圈,发现还有其他偶像,偶像们互相打着招呼,那些少男少女就在偶像身边,问什么时候发歌发周边之类的。我觉得我和194在这个公园里面格格不入,然而这种体验又是如此新奇。如果是我自己,断然不会和语言交流都有障碍的人去搭讪然后问他们在做什么。

然后我们去了另一个公园,洗衣街公园,坐在公厕对面,他还在继续看餐厅,果然刚到一个地方的人就如此的对香港充满热情,我觉得我早已失去了探索的兴趣。他说有个餐厅叫女人街食饭公司,4:30pm关门,吃走地鸡的,我说那不是还有十分钟正好可以叫个外卖。我们就快步走过去,发现食饭公司三点就关门,晚上六点钟开门。然后我们就坐在食饭公司外面,他继续查吃的, 我看街下面卖的东西。他把两条腿搭在我的大腿上,说这样双脚离地才叫舒服。他的两条腿好重,我用力掐了掐,他叫了几声,应该是很疼的。我觉得他应该从来不拉伸,肌肉都是一块一块的。我说你们酒店的泳池开了,不去游泳嘛?他说不会游泳,就不下水了。他说他看到有其他人在游泳,像个动物园一样,不好。我说你可以看我游泳,他说你有啥可看的。我真是没脾气,也没办法暴跳如雷。然后我说,该我享受了,就让他把双腿放了下来,合起来给我的双腿当坐垫。双脚离地的感觉确实不错。他说下周他们就要回公司上班了,不开心。他说公司的椅子不舒服,不像酒店的沙发椅子那样可以盘腿坐着。我给他推荐了人体工学椅,然而我觉得他可能只是想炫耀酒店的沙发可以盘腿。他说只有盘腿的时候他才会坐直。之前我做饭的时候,他确实盘腿坐在那里看香港的雨伞运动和修例风波。还有那个,turblum什么的,我记得是色情网站,或者大家分享性知识或者性体验的地方。他真是对这世界充满好奇。

坐了一会,他说我们去吃炸鸡吧,我说好。明明我不喜欢吃鸡,完全不。然后我们上了二楼去炸鸡店,炸鸡店没什么人,我们甚至走进去都没人理我们。然后他自助式服务得从邻座拿来菜单,叫了招牌炸鸡。炸鸡味道还行,可是我真的吃不下了,我就勉强吃了两块。我们坐在窗边,窗边有两个小狮子一样的东西,我问194这是什么,他说我不能把这个叫错了,是风水相关的。因为这个餐厅对着很繁忙的地库,地库是阴,对冲地库的阴气所以放了这两个东西。他说水是财,所以很多做生意得就会放很多和水相关的,不过这可能也代表了这个餐厅生意不是特别好。确实,我们四五点钟坐在那里,餐厅里的人寥寥无几。他笑着问我说,是不是又涨了些知识。我说他可以去做风水相关的工作,在香港很赚钱。他说,圈子很小,而且大师一般有一两个就够了,大家都去请他们。看来也是做了研究分析出来并没有什么位置给他。他说,毕竟大师你也说不准,说不定他们真的通灵。我们都笑了起来。

我们坐在二楼,看着对面楼下等电梯上楼吃饭的人越来越多,大排长龙。我很惊讶这些餐厅这么火爆,然后看到了凑凑,我问194有没有吃过,他说他是黑金会员,好像是刚开业就充钱当了会员,现在新员工都不认识这张卡,说我们家还有这种会员嘛?他说鸭血和豆腐免费添加,倒很像鼎王,不过我也没说鼎王。然后继续看来来往往的美女们。然后谈起来我们的工作,他很惊讶我们怎么量化我们对于政策的评估,我没有细说。我问他,酒店难道一直住下去嘛,他说要不然为什么来香港,我说我们一般也只提供一个月的过渡性住房,也不会这么奢侈住四季。我问他职级如何,他说差不多manager吧,我好惊讶银行为什么会给manager级别的人提供这种高规格的酒店住宿,很不合理。他说早上他老板还给他打了微信电话,给自己加戏,然后194说,没问题。他说,因为睡得充足,差点他就说,真是很好的想法啊。然后他说,“我说没问题,我也没说什么时候给他这个报告。” 我说那你回公司之后也是每天7点多下班嘛?他说不能六点多下班嘛?看来他的理想生活比我的还要理想,真是奢侈。他说钱给到位了他也可以搞关系,钱不到位就做范围之内的工作。然后问我怎么能转投行,怎么转外资,他说他想一个月十万工资,我说那几乎还是要加班,而且也不容易。我给他说了几个可以满足这个月薪的工作,不过他说还是后台舒服,我说那还是很难,equity research manager也可能到不了十万。我不知道他能挣多少钱,我觉得大概他的工资在四五万左右,他还是他们团队的领导,他说手下人不出活,他一开始过来香港的时候也很辛苦。我跟他说了,转投行甚至是外资投行的话,大概都不容易。不过加了句,慢慢来,再看看。他问我什么工作高薪,我说投行律师医生,他其实也没得选。他说他有底线,给多少钱就做多少钱的工作。如果钱够多,他也可以去搞关系。我笑了,钱大概够花就行吧,何必要那么多。果然是有追求的人。

我俩都吃不动炸鸡了,他说不如出去走走,我们就起身买单,然后走进了雨中。我们走进了那个之前办偶像见面会的公园,坐在一点点树荫下,淋着雨喝着刚买的椰汁。然后也可以不说话,也很好。他说他在M+博物馆里面差点想跑起来,我说我看到194在展馆里面大跳了。我说你要做上下台阶那个运动吗,他说运动分静态动态,我说刘耕宏就是动态,他老婆就是静态呗,他说,是那么个意思。后来有一个人走了,我们就移过去坐在有遮雨棚的椅子上。我跟他说我和我姐最近都和妈妈大吵了一架,他也笑起来。忘了还聊了些什么,他说六点多了,差不多了,回家吧。我就跟他一起站起来,走向地铁站。

然后他说,晚上约了个视频。

我不可思议得望着他,我说你的意思是各回各家吗?

他说,每次见面都得脱衣服吗?每次都吃荤的这次吃素呗。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为了一个视频放弃和我打炮吗?

我问他是工作嘛?他说周末不见老板。

我问他,真的是为了一个视频?他笑着弯腰看着我用捎带滑稽的语调说,视频和约会一样的呀。

之前大卫教我说,即使玩得很开心最后也要和194说我有个更喜欢得约会对象,我们周末不要这么频繁见面了。结果我话还没出口,人家一个视频就把我挡在了门外。这算什么?我还没发动攻势,早已经全军覆没。

我说,你视频的时候我可以泡澡啊,他没说话。我说,是你北京的女朋友吗,他笑了起来,还是没说话。他说,裸聊。

我不知道说什么,我的世界大概在那一瞬间就崩塌了。我们的约会,甚至没有接吻,没有拥抱,就因为一个视频,结束了。好一个欧亨利式的结尾。

想起来之前晚上约炮的时候,他说他晚上约了饭,在旺角吃串烧,和几个妹子一起。还有一次他说白天去了太子那里逛。是不是我现在也变成了其中一个,还是他说的视频是真的,而不是一个妹子约了他晚上打炮。任何选项,任何答案,其实都再清晰不过,他不会和我谈恋爱,也不会爱上我。

绝望的感觉是什么?大概是和我做爱,被一个视频打败了。我不知道如何思考,我选择放弃思考。

我赶紧约起来打麻将,我希望我的生活中充满任何事情,和他无关的任何事情,让我不需要思考和他相关的任何事情。

是不用抱有谈恋爱的幻想吧,只是我也知道我无可救药的陷入了喜欢他的泥沼里。喜欢他喜欢的无法自拔无可救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