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Hook Up Diary——约炮日志

Chapter Text

本人女,刚过本命年,性向未知,在香港混日子。L是我的大学同学兼室友,和我同岁,绝对直女,时常加班到凌晨两三点,拥有美国中国香港的执业证书。

一直特别饥渴的我和偶尔horny的L(我的大学同学)是Tinder的常客,我总是在滑,她偶尔几次。我们时不时分享一些最近match的小哥,什么肌肉男,经验丰富的大叔,然后评论一下他们的性能力。

大概COVID-19之后香港被封锁的时间实在太久,工作也遇到了影响心情很差,我开始疯狂得右滑希望尽快找到一个炮友。不想要钱,不纠缠,无所谓谈不谈恋爱,只要打炮就够了,我甚至可以AA房费,可是找到一个靠谱得炮友实在太难。明明约好了晚上几点见面,问了清单上得问题,订好了酒店,甚至涂了八百年不用得唇膏,然而临出门前却收到信息说:骚货现在疫情满天飞还约炮。我觉得我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界。

上周六晚上约了个照片很帅得小哥A,A说自己印度英国混血,freelance model。每一句话都很露骨,greeting是从Can I lick your pussy开始的,给我发他的屌,甚至还有视频.虽说并不怎么壮观,倒也不差。我说我们可以AA,他说不用他请我吃饭喝酒出房费。我说好。他问我喜欢什么样的男生,我说smart handsome tall,A说他喜欢sexy juicy girl,juicy refers to squirt。我问A有没有见过潮吹,他说没有。不过A说他很会舔,可以一晚上做3-5次,我说可以。我还问了他抽没抽过大麻,A说有,他可以给我带一些,我说很好。

我跟我姐说周六我要尝试一下抽大麻,我姐骂了我一顿说怎么能和陌生人胡来。我问混血小哥A什么工作,他说他在UBS/JP交易外币,还给我发了截图,说这些问题不能透露不然他就废了。我说,抱歉,只是为了证明你不是骗子。上周四美股第四次熔断,我说这世道要完,他给我发了炒外币的截图 说 他预估得很正确赚了很多钱。我觉得这个人可能还不错,毕竟如果可以一直舔也可以高潮,值得期待。

周六到了,周五晚上没有睡好得我凌晨三点跟他说,晚上六点见。A没有回。我出门吃饭,下午骑自行车,给他发信息说我们是一起吃晚饭对吧?A没有回。5:30pm我说你在逗我吗?A没有回。6点钟我又饿又困在家里叫了外卖,吃到河粉得瞬间觉得还是自己能给自己安全感。然后若无其事得跟我姐说,果不其然我被放了鸽子,不会抽大麻了你放心。我姐说这太不靠谱了,我说习惯了没关系。

L周六晚上也约了小哥哥B,小哥哥B请她吃了好吃的西北菜,他们喝了酒L有点醉说住B家里了。周日L惊奇得跟我说,天啊sex是最好得一部分了,我竟然也有一天晚上用四个套的时候!我觉得她从上周失败的date中走了出来真是可喜可贺。她说他们聊的太棒了,希望小哥哥B不要嫌弃她知识不够深厚。L约会就像找工作一样,要知识水平在同一个水平线上,一定要,不然就不行,太博学不行太肤浅也没戏。连她的Tinder profile上面都会时时更新她最近新学习新掌握的语言,果然是为了认真谈恋爱,说约会失败了就有一种找工作被拒的感觉。L甜蜜得跟我说,周六过后还有继续聊天,应该还可以继续,可是为什么B还不让L做B得女朋友,娇羞得自己笑起来。我不一样,我对这些没有感觉,我觉得要是在Tinder上面写上我最近学会的编程语言,还不如杀了我。约个炮找个屌妈的为什么要这么认真这么考究。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我的托福上不了100然而L没有准备的托福就可以118的原因。

L跟我说周一还约了个墨西哥小哥哥Ruben,PHD,想成家立业那种,还没见面就已经把L当做女朋友了。我说PHD啊,她说Ruben学习 education & public policy,我说欸我也匹配过这个小哥哥。 Ruben放在Tinder上的照片,每一张笑得都好像冬天里的花一样温暖,个人介绍十分有诚意又很有趣,印象很深得是那句people here seem addicted to liquid love (Google it).lol,看到的时候我想说还不如addicted to sex。他的介绍还写了喜欢得乐队,我特意去听了这个乐队在Youtube上面得合集之后觉得可能这个乐队我不行。开场十分甜蜜,Ruben问我晚上要做什么,被炮友放了鸽子的我说 没什么做个咖喱。他问他能不能吃一些咖喱,我说不行要给我和室友吃。我问他学什么,他问我学什么,然后他说了一句Nice:D。聊天结束。L说他们也是周四聊的,周五加了whatsapp,聊得很好,她说她第一句话就用西语跟Ruben say hi,Ruben加她whatsapp之后第一句话就是my future girlfriend, L说Ruben说自己以后要当教授现在27了所以不想再搞东搞西了,只想找个稳定的女朋友然后结婚生子。我说,周六的小哥哥不好吗?L说很好,希望小哥哥B不要放弃L。

今天周一,L和家里人吵得很凶,断绝父女关系那种,我不敢多问。周日意识到我们都match了Ruben之后我去Tinder上调戏了Ruben,我问他是不是focus on L,我说你知道谁吃了那个咖喱吗,L吃了。Ruben觉得十分尴尬,跟L说那不要见面了。Ruben跟我也说这很奇怪。我说你的笑容太暖了祝你的hunting好运,Ruben解释说他不是hunting,既然你们两个是好朋友,为什么我们三个不能是好朋友?L说,放屁谁要和他做朋友。然而今天晚上L心情太差了说Ruben太暖了还是要去找他聊天。聊天在我看来就是打炮的前戏,果不其然12点半L说sex还可以,Ruben性格超好事业心强想成家立业那种,希望30多岁可以当教授有老婆孩子。不过因为太现实了又好像少了一些激情。我说那介绍给我吧。L说不行,我只是想找个炮友人家要成家立业不是随便玩玩。我说为什么我不能成家立业。她给我发了一堆狗头的表情,好吧我确实几乎从没想过结婚,现在恋爱都懒得谈,上一个炮友还是L试过之后不满意硬度介绍给我的。我说那你拒绝了他吗?拒绝了我就主动约他好了。L说她没有拒绝只是说慢慢来,万一B抛弃了她呢。

life is wonderful,horny的我找了两个月都没有心仪的炮友,sex像屎一样一言难尽无疾而终,而并不horny的L连着三天可以用掉这么多套,小哥哥B和Ruben都对她很上心不停找她聊天耐心听她对家里纷争的抱怨。同样match了Ruben还听了他喜欢得乐队的我,没有成功是因为我不会讲西语吗?还是我忘了称赞他喜欢的乐队,哦,或者是那顿错过的咖喱。大概是因为错过的咖喱,或许那天我请他品尝我做的咖喱之后Ruben就会爱上我,L连米饭都不会煮,哪里来的成家立业养孩子。

Addicted to liquid love,去他妈的爱情,不过是过眼云烟的东西。米饭都不会煮并不horny甚至从没高潮过的人会和找life partner或者成家立业养孩子的人约会做爱,然而horny性能力尚可又会做饭做菜的我却见不到一个炮友。

星期三,这个星期已经走到了尾声,终于可以对不需要工作的周末充满期待,然而约不到炮的我对周末完全并没有任何期盼。

然而L不同,L拒绝了我们周末一起吃火锅的邀请,说没想好哪天去约会,说不定周六周日两天都要约会。L说约了B周四周五晚上都去寻觅好吃的,因为L有一次撒娇说每天都好饿吃不到好吃的,nice的B就提议带L多吃一些。L对B充满了期待,说这种不一定得到的未知感让人更有兴趣。B很稳重,一步一步谨慎行事,不至于约会一次就满嘴我爱你我喜欢你比心,比不上之前那个失败的date里面的大叔,风趣幽默玩梗6到飞起,却更踏实让人有安全感。果然31岁的男人就是比同龄人成熟得多,知识懂得多,尺度掌握的好,欲擒故纵欲说还休。而且第一次date也没有马上确立关系没有做出承诺反而显得更加负责。

我问L,那你还有和Ruben聊天吗?

L说:我上次就跟他说慢慢来啊,然后就很少回复他了,不过也没明确跟他说。

“喂,那你不是和上次冷处理你的大叔一个德行?”我变了声调质问L。

L说:“不一样,我和大叔聊了三十个小时,和Ruben也就几个小时都不到,他太心急了,伤心也会很快过去的。”

L看着我质疑的眼光责怪的语气,叹了口气,说:“欸我真的不推荐他给你,原因一言难尽。他真的没有包装得那么好。首先,人没有照片那么帅。其次呢,他很擅长画大饼。我不是心情不好吗,我就说我只想要聊天,Ruben说他知道一个很适合聊天得店铺,然而我到了之后他直接说去他家。我说不是说好了外面,Ruben说现在这么危险怎么还敢去外面。回到Ruben家之后,我就说那有shot吗,Ruben之前跟我说可以去买Whiskey,然而也并没有买。然后我想算了,就跟他讲我家里的破事,结果聊着聊着他就摸上来了,他也讲了一些他自己的故事blabla最后就亲上来了,然后我就想,操打一炮就打吧。所以打完炮我就回家了。所以尽管他有反馈我的讲述尽管他说30岁要结婚生子尽管他要成家立业,我还是觉得他更想跟我打炮。所以这个人真的没那么好,还是别了。”

原来如此。我想起来之前L推荐给我的炮友K,性格真的很好,对我来说,活好钱多事少,不可多得。虽然L并没义务介绍,尽管我提了这个无理的要求,尽管L也不是不能介绍,只是因为这个人品行并没那么理想,所以不希望伤害到我。怎么一下子忘了一直以来的准则,永远不要质疑朋友的选择,永远不要对炮友抱有期待。朋友对你是真的好,炮友是你好可能他却并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