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戒指

Work Text:

-孟新堂x沈识檐

推荐BGM:琵琶吟/彝族舞曲

戒指是孟新堂和沈识檐一起去选的。

两人其实都没这方面的经验。孟新堂“被直”了三十多年,沈识檐的仪式感在遇见孟新堂后萌芽,他们在这场爱情中都是拓荒者,去拥抱独属于两个人的惊喜与浪漫。

店铺是孟新初推荐的,老板是她大学同学,一个挺俏皮的姑娘,以前跟孟新初玩儿得好,跟孟新堂也熟络。听说孟新堂要来挑戒指,更是大张旗鼓亲自坐镇。

孟新堂对她印象挺深。一是这姑娘和孟新初脾性差不多,落落大方,再加上常在孟新初旁边儿见,也当成半个自家妹妹。二是她活得风雅,上学时候就爱自己设计加工点儿小物件,毕业以后直接开了这家店,潜心做自己想做的事,在喧嚣的城市里割出一片静谧,活得平凡而伟大。

沈识檐听了笑道:“我发现你对伟大的定义很广泛。”

“能把自己的人生活得精彩顺意,在我看来都很伟大。”孟新堂冲沈识檐笑着眨眨眼,“你就很伟大。”

沈识檐觉得男朋友真是个浪漫的哲学家,兼情话十级。

 

说是挑对戒,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沈识檐在试,孟新堂在挑。

“哥,要不你们试试这个?”小姑娘给挑的都是精品,“老板与朋友”独享的那种,奈何孟新堂眼光着实高,这已经是今天第七款了。

沈识檐无奈戴上戒指,果然又听孟新堂道:“不行。”

小老板想他也是不行,索性手一撑桌子,翻身坐在柜台上,冲沈识檐笑:“沈哥,别说他,我都觉得不行。不过一旦我家的都入不了孟哥法眼,您二位应该是挑不上了,所以我觉着先别急,随缘随心就成。”

沈识檐看她笑得狡黠,有点儿懵。回头瞧孟新堂,正巧撞进满目柔情,心跳登时漏了半拍。

小姑娘送他们出门时候说:“真羡慕你们俩这么好,要一直一直幸福下去啊!”眯眯笑眼的反光里似乎掺杂了点儿寂寥,沈识檐愣了下,觉得可能是看错了。

还是没忍住好奇,回去路上沈识檐扯了扯孟新堂衣角,轻声道:“那位老板有什么故事吗?”说完觉得自己有点儿自作多情,言语补救好像也来不及,懊恼地拽着孟新堂衣服晃了两三下。

孟新堂一把捉住他的手,看沈识檐的小动作着实有趣,牵着手说:“她以前有个女朋友,后来女朋友嫁人了,她就一直这么单着,现在过得也挺潇洒。”三言两语,不必细说,也不需细说。

这故事其实挺老套,沈识檐想起老板最后的眼神和祝福,咂摸出点意味深长来。老套的故事每天都在演绎,却没人会厌烦,因为这才是生活。

沈识檐上前一步,挡住孟新堂的路。孟新堂停下脚步,挑眉看沈老师要做什么。沈识檐摘下金丝眼镜,略向前倾身,勾了勾唇角问:“你眼光是有多高?”

孟新堂笑了,阳光打在他肩上,风把答案送到沈识檐耳畔。

“不是戒指不好,是你太好。”

就像沈识檐自然地摘眼镜儿,他们自然地有了一个吻。

沈识檐在唇齿间,想孟新堂真是会说话,想小老板的祝福。

要一直一直幸福下去啊。

 

extra part1.

孟新堂回去后,不知从哪摸了两截红绳,戴在手腕上,他一条沈识檐一条。

沈识檐肤白,又有红绳相衬,甚是好看。

孟新堂端着沈识檐的手打量半天,终于放下了他高贵的目光,惹得沈识檐失笑。

extra part2.

晚上沈识檐在院子里伺候花儿,孟新堂在屋子里做今日的剪报,完事儿起身,踱到院子里找沈识檐。沈识檐正背对孟新堂站在花架旁边,不知在鼓捣什么,孟新堂没出声,抱着胳膊站后面等着。小一会儿沈识檐转过来,手里勾着个小东西,挺神秘地把孟新堂拉过来,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又定住。

孟新堂瞧着是个环状物,像是沈识檐用花芽绕成的,上面一朵小花苞还没开,正巧立在圈儿上,像颗鸽子蛋。

他呼吸一滞,磕磕巴巴地问:“这……这该不会是……?”

沈识檐答非所问:“今年第一支花芽儿。”说完笑着把那枚花戒套到孟新堂无名指根部,正正好好,凝神庄重。

孟新堂觉得心都跟着沈识檐的话抖,他在溢出满心的甜蜜里,想沈识檐怎么能这么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