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食色性也/Sex_as_Food

Chapter Text

食色性也 (一)

流水式的游记和日记是二十一岁的人玩的梗,这是个成人的世界,你以为那些温暖灯光中的团圆人家其实粉饰着可笑的闹剧,狗粮吃一嘴的恩爱情侣实际掩盖着欲望的火焰,这里是性与爱的世界,无关人士,请你走开,真实事件,现在上演。

 

广东似乎是五光十色的飨宴盛地,遍布全国的鸡鸭鱼肉全部聚集在这里,价格样式随你挑选。十块钱解决的路边摊可以饱腹,美国西部牛排刷卡也可以付账,总有一样是你的菜。

 

深圳是其中之一。

 

与香港一线之隔,这里大大小小藏着各式各样的二奶妓女,还有遍布各地的大保健。吃饭唱歌大保健是固定搭配,睡一觉走人来去方便不易被抓。不难解释你在牛肉火锅的聚集地附近可以听到广东和香港的各式粤语,见识或奔驰或保时捷的各类豪车,自然,还有大批美女。那些亲密无间互相打屁股扇耳光的男男女女,你并无法分辨他们之间的具体关系,至少,总有肉体关系。

 

我已婚,在深圳还算不错的收入,偶尔不想和老婆解决的夜晚也会去个酒吧,总能找到寂寞的女人。一夜云雨,双方心满意足就还会再约,翻来覆去,无法尽兴便再不相见。老婆选择放养,私生活一般很少过问,没有事业家庭父母压力,一时兴起吃顿龙虾也负担得起,总体来说生活还算自由,直到遇到昆。是个傻到冒泡的姑娘,早几年就跟我表示过好感,那时候我和老婆还在热恋,暂时还懒得多一份麻烦,就不了了之了。前一阵子,昆不知道是荷尔蒙过剩还是寂寞难耐,又大半夜找我出去聊天。无事消遣,不如赴约一聚。她穿着低胸的黑裙,在黑夜的灯光下分外妖艳,好像全身上下都在向我放射气态春药。

 

“这是工作装吗?”我挑逗着说,昆带着一丝恼怒回复不是。“你们工作不是都对形象服饰有要求?”她发着小孩子脾气说道:“只有你这么肤浅的人才这么想。”

 

我就喜欢看她有点生气的样子,很容易激怒,没有进化到扑克脸还是会一时风一时雨,倒也有点可人,和见过世面宠辱不惊的老婆很不一样。我们在海边散步,杂七杂八的说着没意义的话,因为我知道不管我说什么,她都喜欢听。她一定会守在手机面前苦苦等候我的信息,然后绞尽脑汁的回复,年轻的女孩这点最可爱。

 

聊了半个小时,我说“回吧”,她一脸不舍又惊诧得看着我“现在?” “是啊,不早了,你该回了。”我淡淡回应,看着她的脸由兴奋一点一点转向惋惜与感伤,又无可奈何地走向归程。适当的拒绝,欲罢还休可以让一个女孩更迷恋你。

 

得不到的永远最珍贵。

 

那晚之后,昆还是在不停找我,起床就能看到问候,饭点就会收到邀请,只是我一直没松口答应,太轻易得到就不会珍惜。昆出去玩了一圈回来似乎更加想念我,并发出了一种见我一面就不相往来的讯号,见她实在可怜,我便答应了在香港尖沙咀晚上八点的鸿门宴。本打算准时赴约,朋友临时找帮忙搬家,应了下来之后就忙到了七点半,过关还要搭地铁到尖沙咀总要差不多一个半小时,给昆发了信息说迟会到,她自然无法拒绝,说自己去维港吹吹风。维港有烟火表演还有路人乐队,她大概也不至于太过孤独。

 

到维港已经刚好九点,找了一圈看到了在身后出现的昆,不知道啥时候跟在身后,女孩总是幻想用这些方法制造些惊喜,其实不过是千篇一律枯燥无味的技巧。我问她吃啥,她说啥也不想吃,只想喝酒。这几天同事庆祝生日升职聚餐了几次,前天的重庆火锅吃得我不太舒服,不好抹朋友面子昨天又请了一餐日料,我全程喝茶陪聊,那晚已经是一天一餐的第三天,说实话我并没有什么食欲,只是,昆跟我叫嚷着她特别饿,工作了一天累成了死狗,看着她无精无精打采晃晃悠悠好像踩着云彩走路的样子,出于可怜,去了她选择的泰餐馆要了龙虾螃蟹炒饭,她只点了份甜品,芒果黑糯米。

 

原本以为她只是矜持,每次上菜螃蟹龙虾都是直接推到我面前,消灭大半撑的要死之后她吃了几口芒果黑糯米。“你不是饿吗?”我不明白。她说:“可是吃东西我觉得恶心。”看来不管是女人还是女生,她们都一样奇怪。说着饿却不想吃,明明不胖一定要减肥,最重要的是,她们压根不运动,看到甜品还是一样扑上去找各种各样理由安慰自己。

 

回深圳的路上昆还是闷闷不乐嚷着想喝酒,于是在九龙塘下车去taste买了四五瓶酒。我酒量一般,应付同事尚还可以,对付昆自然绰绰有余,本来也并不想喝多。下了点小雨,香港的夏天潮得要死,跟着昆去了她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