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惊蛰(五)

Work Text:

远在国内的孙红雷此刻正忙得焦头烂额。打点媒体、掌握舆论动向、安排水军,无论哪一样都不是简单的事儿。虽然请动了国内顶级的公关公司,但因为事关张艺兴,他还是每个环节都亲自把关,不眠不休地开会拿方案,硬生生熬红了一双眼,生怕出任何一点儿纰漏坏了小孩儿的前途。

绯闻曝光的那一天,他还记得,家里安静得出奇。他的妻子沉默地坐在茶几对面,他们中间仿佛横亘着一道深重的壁垒。

“你和小张,是真的,对不对?” 呼吸里颤抖的鼻音已然出卖了她的伤心。

他不敢去看女人的眼睛,挫败地抹了把脸。

女人的声音陡然变得尖利起来:

“为什么?你说啊!你难道喜欢男人吗孙红雷!”

“你告诉我啊!”

她还是忍不住哭了,整个人抖得像风中飘舞的黄叶。在她还很年轻的时候,眼前这个大她十一岁的男人承诺好要给她一生幸福。她或许更早就该察觉了,那些独自留守的深夜,丈夫不再胶着在自己身上的体力,男人的时间和精力都去了哪里呢?她或许早该有个答案了。可当真相摊开在眼前的时候,她仍是猝不及防,像巴掌扇在脸上那样火辣辣地钻心地疼。

她看着孙红雷无言地陷在沙发里,只觉得心凉得厉害。

是啊,为什么?

为什么偏偏是张艺兴?

孙红雷也这样问过自己很多次。

第一次一起录节目的时候,那个小孩就被自己惹哭了,那时候他只觉得那些眼泪好像流进了自己心里去。以后无数个把小孩弄哭在自己怀里的日夜,他都会回想起第一眼那张哭得让自己心疼的脸。

他看很多观众刷那一期节目,笑他抢箱子“抢了一次,护了一世”。可不是么。机缘巧合的厉害,他孙红雷过往四十几年的人生,谁都不亏欠欠的也都还清,可唯独对张艺兴,怎么还都觉得后悔,怎么还都觉得欠着他。于是,这点儿亏欠被他顺理成章拿来作了借口,借此和他的小孩儿越走越近,对他的小孩儿越来越宠溺,甚至到了他自己都觉得陌生的地步。

除了张艺兴还能是谁呢?

他埋在掌心里的脸颓然一笑。早就注定了的,他和张艺兴,从经纪人托他照顾小孩的第一面起,命运的齿轮就已开始了转动。

面对妻子的质问,他只能无言以对。

男人长久的沉默将空气中的氛围降到了冰点,女人只想把手里的杯子砸在丈夫的头上,然后劈头盖脸地问他骂他打醒他。

可看着丈夫撑在膝上深深弯下的背,她说出口的只剩一句,“孙红雷,你还是个男人吗?”

闻言,孙红雷蓦地心沉了沉。短短一天,他从朋友同事但凡亲近点儿的人口中听了无数相似的话。

极限男人帮的微信群早已闹翻了天,黄磊来问了好几次得知了内情,急得恨不能指着孙红雷破口大骂。

“孙红雷,你他妈招惹艺兴干什么!?”
“啊?你想毁了多好一孩子!!你能做个人吗!”
“你他妈有老婆不够还要玩男人吗?啊?”

一字一句,把他的心放了火上烤。

他和张艺兴多好的演技啊,不仅瞒住了全国的观众,还瞒住了老狐狸那双眼睛。没人知道,节目里那些不自觉的靠近,情难自已的搂搂抱抱,全是真的,一半情欲一半爱情。

也没人知道,他们的第一晚是张艺兴主动敲开了他的房门。

那一天录最后一期极挑,男人帮都喝了点酒,小孩儿一直闹着他,说话也不像平时那样毕恭毕敬,几次活蹦乱跳地往他身上凑,他那时没觉得什么不对。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喜欢艺兴,那喜欢里还包含了什么他从没打算让第二个人知晓。可坏就坏在,他忽略了小孩儿因为他的偏爱而逐渐产生的依赖甚至更不可言说的情愫。

他又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晚,那一晚的艺兴真漂亮啊,也是真大胆。他避开了所有人,敲开了自己的房门。开门后那双含了水的眸子一下子就摄住了男人,然后柔软的身子扑进了男人的怀里。

孙红雷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可他还是关了房门留下了张艺兴。

之后的一切发生得顺理成章。

张艺兴和他上了床。看得出来小孩儿是第一次,他也存了满心的疼惜。可他还是把他弄哭了。小孩儿身下吞吐着他的东西,眼尾沾满了情欲的潮红,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也不知是疼的还是委屈的,勾人得紧。孙红雷盯着盯着,就忍不住把自己楔在张艺兴身体里的东西捣得再深一些,然后一遍又一遍吞没他的呻吟,把吻印在他全身每一处角落。

那一晚抵进张艺兴最深处的时候,温暖又炙热的感觉快把他逼疯了,既快乐得要死又纠结得要死。

那一刻,他无比清晰地知道,他孙红雷完了。

他不明白张艺兴是怎样想的,等他把人清洗干净将疑问问出口之后,小孩儿趴在他怀里笑了。

被疼爱后的眼睛有着和平日截然不同的神色,骄纵地,上挑着睨他,“红雷哥,我不喜欢你今晚抱了我之后又去抱小猪哥。”

没头没尾的回答,张艺兴的嗓子还带着使用过度后沙哑情色的意味。孙红雷却听明白了,不由哑然失笑。

他的小孩儿真是长大了,都学会吃醋了。他原本也纳闷录制的时候怎么就惹了小孩,快结束时对他的态度和之前千差万别的冷淡。他也记得,他和艺兴还有小猪三人玩的正疯的时候,他忍不住抱了艺兴,之后又欲盖弥彰地想去抱小猪,却被半空中一只白皙的手臂拦了下来,他转过头便看到小孩撅起的嘴和不满的眼。他下意识地强迫自己忘了艺兴的反常,也刻意去忽略心底一闪而过的悸动。

结果还是着了张艺兴的道,被小孩儿当成了恃宠而骄的把柄,趁着这会儿的功夫在他这里大倒酸水。

他却忍不住觉得这样的艺兴可爱,心底软成一片。

“别说拥抱了,以后哥的眼睛都不往别人那里拐一下。好不好?”

“你当我小孩儿啊?你看别人就看咯,我才不在意。”

孙红雷看着怀里人垂了纤长的眼睫,只觉得那两把眨动的小刷子像是扫到了自己心上。

他心想,可不就是个小孩儿么。

第二天没有了录制,他先出了房门下楼给张艺兴打包点早饭。男人帮都是熬夜族,他想着此刻餐厅里应该也不会遇到什么熟人。却不想正拎着早饭打算回房,不巧在电梯间碰见了黄渤。

“哟,起这么早,”对方的目光自然而然落在了他手里的两大包食物上,“干嘛不干脆在餐厅吃了算了?”

“饿了来找点吃的,回去补个回笼觉先。”孙红雷心虚地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他知道自己今天的行为多么反常,也知道自己找的借口多么蹩脚。

黄渤闻言掀了掀眼皮,似乎意有所指:“一个人吃不掉吧?”

下意识地孙红雷警觉黄渤发现了什么,故作镇静地望向那人,却发现对方好像不过顺口一句的调侃。

他于是放了心:“饿了看啥都想尝尝,这不餐费都含在住宿里头了。”

“得,你咋还和王迅一个德行了。走了,看你拎这么多我也饿了。”

“那回见。”他按了电梯楼层,长舒了一口气。

然而时至今日,在收到黄渤私信过来的一条“事到如今,你和艺兴打算怎么办的?”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黄渤那天到底还是察觉了不对。他也因为太高兴忽略了那天张艺兴就住在黄渤隔壁房间的事实。那一天以后的很多瞬间都变成了当局者迷,他和张艺兴兀自沉浸在彼此心意相通的喜悦里,却没注意到周围一双一直观察着的眼睛。

值得庆幸的是,他的老友们无论站在任何立场,指责和关心都是出于担心。可是他不能拖更多人下水,而张艺兴,他拼尽全力也要保护好。

“对不起,”他终于抬起头看向流泪的妻子,眼中有一瞬间的挣扎,“我对不起你,这件事全赖我,你能给我一点儿时间吗?”

“艺兴那小孩儿他,他让我给带坏了…我们,我们也已经断了…”

他向妻子撒了谎,那个小孩被他远远送到了安全的地方,他不知道何时首先要顾及的永远偏给了那一个人。他不后悔和张艺兴在一起,唯一后悔的只是狗仔拍到的那一晚上他没能控制自己,在以为无人的角落里吻了张艺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