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继父】完结话续

Work Text:

从金俊锡呆着的监狱回家之后,尹景希异常沉默。

夜晚。

姜施贤的手从尹景希背后绕过,慢慢地搂紧了身侧人纤细的腰。他很喜欢这种睡姿,这样能够给他一种景希完全属于自己的满足感。

尹景希的脸面朝窗户那一侧,窗帘没有拉,银白色的月光洒在他瘦削而线条优美的侧脸,还有他已经留长了的头发上。

从姜施贤的角度,看不见尹景希的正脸,但他盯着那被月光细致描摹的轮廓,只觉得美极了。

是的,从贤静去世以后,尹景希变得越来越美,这种美不是他从前的那种充满乖张野性的能激起人征服欲的美,而是一种看似乖顺一切,却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隔世的孤静美。

“做吗?”

清冷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淡淡的,没有一丝温度。

“还以为你睡着了,”姜施贤低头,额头抵上景希柔软的发丝,“我看你今天很累,好好休息吧。”从前的他对于景希很少有这种恋人间才会做的亲昵动作,可自从景希变乖以后,他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越来越温柔了起来。

“做吗?”尹景希扭头,然后转过身来,眼睛微眯,直直地盯着姜施贤。透过眼神,他看见了跳动的欲望,于是伸手向下探去。

果然,对方的性器已经变得滚烫,姜施贤有感觉了。

其实每次只要自己触碰到尹景希的身体,姜施贤就会感到下方的性器在蠢蠢欲动。可这几个月以来,景希是身体越来越差,所以自己较从前也确实克制了许多。

“嘶……”姜施贤闷哼了一声,尹景希的手已经握住了自己的火热的下体,纤细修长的手指一根根拢着,时轻时重,很有技巧地揉捏。

他看见尹景希的眸子里也隐约闪动着情欲,决定不忍了。

就在他刚要发力将那人摁到在身下的时候,尹景希先行一步,将他一摁,自己跨在了姜施贤身上。

“你……”姜施贤有些略微惊讶于今夜景希的主动。

而尹景希的动作也毫不迟缓,骑上姜施贤后,便弓起腰,低下了头,然后,一口含住姜施贤那充血胀大到火热的性器。

“嘶……”顶端感受着尹景希温热柔软而又滑腻的口腔,姜施贤爽得情不自禁,一手插入他柔软的长发,纠缠着发丝,然后摁着他的脑袋把自己的性器送往更深更滚烫的喉咙处。

“哈唔——”饶是已经和姜施贤口交过无数次,尹景希还是一阵不适,身体本能地想要干呕,喉头一阵收缩。

感受着顶端的极致紧缩,姜施贤差点把持不住,他仰头,低声骂了句脏话,摁着景希的手不禁更粗暴了几分。

几次深喉之后,尹景希大喘着气将姜施贤的性器从嘴里吐出,顶端粘黏着的口水拉出一条银线,映着他红肿的水光闪闪的唇瓣,看起来淫靡异常。

尹景希抬眼看了一眼此刻也在喘着粗气的姜施贤,张嘴,伸出他粉红嫩滑的舌头,就着那条粘连在性器顶端的银丝,舔了上去。

润滑而灵巧的小舌极为乖巧地舐舔着那根曾经日日夜夜在他体内疯狂进出的巨物,由上至下,然后再淫乱地包裹着用力舔回去,模仿着平常两人抽插时常有的节奏。

粘湿的水声伴着两个人的粗重喘息在静谧的房间里格外撩人。

良久,更加粗重的一阵喘息之后,姜施贤喷射了出来。

尹景希没有躲开,他眯起眼,张开嘴,完完整整地接纳了所有喷射出的白浊液体,然后自然地吞咽下去。

“咕”的一声吞咽完后,他吐出一口气,舌头淫荡地舔了半圈殷红的的下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尹景希不是天生这般,只是他早就习惯了。而且,他知道,他的继父,他的金主,他的追求者,他母亲死前将他托付出去的人——姜施贤,他喜欢看到自己这种淫靡承欢的样子。

“过来,我给你扩张。”姜施贤的声音嘶哑,刚刚他发泄了出去,但狰狞的性器却变得更大了几分,光是一次口交,显然不够。

他伸手去拉尹景希,但没想到尹景希侧身,躲开了。

“把那东西给我。”潮红的双颊,淫靡的动作,但他的眼神依然是古井无波的冷淡模样。

“嗯?”姜施贤有些奇怪,“什么东西?”

“你放在柜子最底层的那瓶,我见到过了。”

姜施贤想起来了,他说的是自己在几个月前买的春药。本来也没非常想要用这个,再加上这一段时间尹景希的身体越来越差,他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你的身体……不行。”姜施贤有些担心,春药调情是一时的,但终究很伤身体。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不同于平日的乖顺,尹景希眉头一皱,看起来很不耐烦,“拿过来。”

被他这么一瞪,姜施贤心里反而“咯噔”一声。

好久没见了……这样会对自己恶语相向的、反叛的尹景希……这样能轻松激发起自己最恶的一面的尹景希。

他将那瓶春药拿来,尹景希很干脆地喝光了它。

“哈……哈啊……”春药见效很快,不一会,尹景希全身都泛上一层绯红,难耐地喘息着。

冰冷的眸子一点点化开了,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情欲。

他嘴巴微张,哈着气,眼神迷离而诱惑地盯着姜施贤,右手却不自觉地向自己的身下摸去。

“呼啊……”占满润滑剂的手指在穴中抽插,难耐的喘息声愈发放肆了起来。

“啊啊……姜施贤……啊……帮我……”他保持着手指含在体内的姿势,身体向姜施贤身上靠近。

“啊西……”姜施贤早就受不住了,他两眼通红,大手在尹景希粉嫩的胸口一阵揉捏之后,压低嗓子,“转过去,跪下,屁股自己撅起来。”

尹景希照着做了,浮着一层淡粉色的白嫩屁股毫不知羞,手指在姜施贤的注视下缓缓抽出,姜施贤可以看见在抽出的刹那,那淡红色的淫靡肉穴中蠕动的肠肉。

现在自己最私密的地方暴露在姜施贤眼下,再加上春药带来的一阵阵酥麻的刺激,尹景希觉得自己要疯了,他情不自禁地收缩着自己的后穴,仰着脖子发出粘腻的呻吟。

“啊……哈……啊啊……”

微张的穴口处,润滑液和溢出的肠液伴随着穴肉的蠕动闪着亮光。姜施贤毫不客气地插入两根手指。

“呜啊……”

他感受到身下人一阵战栗,滚烫滑腻的肠肉很是满足似的,层层紧紧包裹着自己的手指。于是他又变换着动作慢慢向更深处抠挖。

很快,他就找到了他想要的那点,然后,手指用力地一抠。
“啊啊啊啊啊!”

尹景希瞬间卸了力,他的身体一阵颤动,然后手臂一软,前半身瘫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只剩下发抖着的大腿与屁股孤零零地高抬在半空。

“不够……不够啊啊……哈……”

他的穴肉像是受了刺激,更加卖力地吮吸起那两根手指来,然后自己臀部下意识地律动,像是在模仿性交,发出“咕咕”抽插的水声。

“哈啊,我要是就这么不动,你是不是自己也能玩到高潮?”姜施贤戏谑地笑着,大力一拍尹景希的屁股,看着他极具弹性的臀肉一阵抖动,然后抽出了手指。

“不啊……”感受到身体里一阵空虚,尹景希扭头,娇喘着看向姜施贤,“要……进来……进来啊……”

“什么?自己说完整。”姜施贤对着那瓣被扇红了的屁股又是“啪”的一巴掌,然后扶着自己顶端已经水淋淋的性器,在尹景希后穴处徘徊。

“哈啊……我要你进来……啊……填满我啊……”尹景希说到最后,声音漂浮地几乎听不清,“啊啊……插死我……”

“妈的——”姜施贤双手紧抠尹景希的臀瓣,“噗嗤”一声捅进那流水不止的菊穴。

性器瞬间塞满了尹景希的下体,小穴上的褶皱被完全抻平。
“呜啊啊啊啊……”尹景希大声地呻吟着,后穴被塞满的感觉简直让他疯狂。

“噗呲噗嗤”的水声伴着“啪啪”的肉体击打声开始有规律地响起。

滚烫而巨大的性器在尹景希的体内快而深入地肆意进出着,由于春药的作用,肠肉比以往更加湿润粘腻,不知廉耻地紧紧吸附着着姜施贤的性器。

“哈啊……再快点……”尹景希大张着嘴,透明发亮的口水顺着嘴角淌下,他浑然不知,

此时,身体被冲撞的疯狂频率和后穴被狠狠侵犯的满足感让他感受到了一种灭顶般的快感。

“啊啊啊……使劲干我啊……”饱含着情欲的嗓子已经微微沙哑。

抽插了百来下,姜施贤保持着性器贯穿在尹景希的姿势,伸手搂过他的腰,将他翻了过来。

“嗯?”看到尹景希的脸,姜施贤一愣。

此刻,潮红的脸上全是泪水,尹景希不知道什么时候哭了,而刚才的哽咽全被呻吟声吞了进去。

“景希……景希……”姜施贤有些慌张,“别哭……你怎么了……”

他慌乱地伸手,笨拙地拭去尹景希的泪水。他以前不是没把尹景希干哭过,但现在明显不一样,景希他……看起来很伤心。

姜施贤看着那双哭得通红的眼睛,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紧紧攥住了一般,痛得要命。

他……还是不喜欢我么……

姜施贤在心里苦笑。

自己真的很爱他……

爱他……一开始就是……从他那堕落的身体,到那个扭曲的灵魂。

可现在……

“不想做我们不做了,你别哭……”他慌乱地抱紧了尹景希,把他的头埋在自己怀里,贪婪的吮吸着他身上的气息,从粘腻的爱液气味,到他皮肤下散发的独属于他的淡淡的清香。

尹景希依然抽泣着,身体还在颤抖,姜施贤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性器还插在尹景希的身体里,他一个战栗,想要抽身,将性器拔出……

“不!”尹景希突然抬头,一双饱含着泪的闪亮的眸子打断了姜施贤的动作。

姜施贤看着面前的人,看着他突然再次剧烈颤抖,表情崩溃而疯狂,泪水再次决堤而出。

“呜呜呜呜……”尹景希哽咽沙哑的嗓音在颤抖,“我爱你啊……姜施贤……”

“我爱你啊!!”这句话仿佛用尽了他最后一丝力气,说完,他自暴自弃般,垂下了头,纤细的身子像根被折断了的草。
“你……你说什么……”姜施贤不可思议地喃喃道。

他知道自己手段卑劣,他永远都忘不了一年前尹景希绝望地说出“不要”的时候的样子。从那时起,他就知道,这个他深爱着的男孩的心死了,自己还能得到他的躯壳已经是上天给予他的最大的恩赐。

他……他不敢,也从来没奢望过自己有一天可以得到尹景希破碎的心施舍他半分垂怜……

可现在……这个男孩……他的爱人……就在他的面前……说爱他……

“景希啊……景希……”姜施贤颤抖着手,捧起爱人垂下的脸。

他看着那双美好的眼睛,望进去,里面有他了……

他深深地吻住爱人颤抖着的唇瓣。

“我爱你……”

他从上到下,朝圣般虔诚地小心翼翼地吻遍了爱人的每一寸肌肤。

“我爱你……景希……所以求求你……求求你跟我一起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