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找他们问男友标准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Work Text:

从现世短暂旅游回来的我,刚一踏进本丸的大门就火速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随风带起的叶子飘飘悠悠地落在莺丸身下的软垫上。莺丸平静地端着茶看我拉上房门,悠悠地说了一句“欢迎回来”。我冲他点点头,转身走进房里把书包一放,开始换衣服。
这次旅游中途不知不觉被友人带着聊了许多关于未来的问题,让我意识到自己在兼职审神者工作之外,或许也该看看现实。我一边套上轻便的衣裙,一边回想着旅途中友人的话。
“我觉得男朋友一定要找个会照顾人的!”友人双手握拳,满脸期待,“还有必须要对我负责任!至于颜值……算了算了,不期待了。唉但还是想要个帅哥啊!这样子以后出生的宝宝才好看!哦对了还要思考一下以后孩子的户口问题,还有学区房什么的,估计都没钱买……”
“醒醒。”我冷静地戳了戳她,“你甚至还没有男朋友。”
“哎呀!所以才要努力找一个啊!”她突然凑过来,双手握住我的肩膀,“我们就得多去认识一些男孩子!不然以后真的越来越难找的!”
我挑了挑眉,仿佛被威胁似的一个劲儿点头:“是是是,您说的都对。找,找还不行吗!”
“啊——真是的!”她一脸悲怆,“为什么好男人都已经有对象了啊!生气!”
嗯,这话我倒是十分认同。我默默地在心里比了个拇指,比如本丸喝茶的那个谁和总是犯傻的那个谁,还有首席厨师那个谁和首席社畜那个谁,比如记不得弟弟名的那个谁和每天阿尼甲的那个谁,他们有多好有多甜蜜真当我心里没点赫拉克勒斯吗。
咳咳咳。跑题了不好意思。
“说真的,我觉得我们确实应该找个男朋友了。”友人严肃地拍拍我的后背,“所以你挑选男友的标准是什么?”
“我的……男友标准?”我下意识地重复着,心里一瞬间涌出来很多词汇,却又在下一秒变得模糊不清。
“嗨呀,一定要先定个标准,才能找准对的人!”友人说得振振有词,那声音洪亮得现在都还在我耳边打转。
正好嘛,本丸里这么些个谈恋爱的,可不能白谈,我今天就要抓一个刀剑男士来问问挑选男友的标准,是哪个可爱的付丧神这么幸运呢?
我拍拍脸颊,打开门,第一眼看见的果然就是坐在我房门边喝茶的莺丸。决定就是你了!太爷爷!
我依往常那样乖巧地在莺丸身边坐下,抱着他的胳膊问道:“太爷爷太爷爷~您跟我说说,怎么样才能找一个像大包平那样的男朋友啊?”
“嗯?”莺丸低下头看着我,轻轻地笑了,“怎么突然想找男朋友了?”
“也不是突然想找啦。”我咂咂嘴,伸手捞过一块饼干咔哧咔哧地嚼起来,“就这次出去的时候和同学聊天偶然提到的,想回来问问您关于挑男友的标准这个事儿。”
“嘛,你选男友的话,可不能选大包平这么傻的。”莺丸的声音里带着笑意,温柔和宠溺几乎满溢出来。
“那太爷爷您还那么喜欢他呢!”我嘟着嘴小声抱怨,“而且傻包包他虽然傻,但是对太爷爷可好了!他每天都把早饭端到房里去,天冷了还给您披外套,给您捂手,还有这茶不也是他早起泡好的吗,别以为我不知道哦!”
“哈哈哈,是呢。”莺丸笑得眼角弯弯,手指轻轻摩挲着茶杯的边缘,“大包平他啊,做什么事都很用心,有时候认真过头就显得有些傻气了。别看他平时好像对你凶巴巴的,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也特别会照顾孩子,只是有时候会有些不知所措罢了——强大的外表下,他也有这样直率又单纯的一面。出阵的时候他总是很勇猛,会护着等级低的刀,到了危急关头却不慌乱,反而会非常冷静地判断形势。这么一看,大包平真的是美丽又强大的刀呢。”
“嗯嗯嗯,太爷爷说的都对!难怪您这么喜欢傻包包了。”我抱着鸟太刀的胳膊拼命点头。每次一说起大包平,莺丸的话就特别多,吹起大包平来说话都不带喘的。
“喂!莺丸!”红发太刀的大嗓门从老远就传过来,一阵哒哒哒的急促脚步声飞速接近,不一会儿大包平高大的身躯就挡住了我面前的全部视野。他脸颊和衣服上还沾了些灰尘,大概是刚从田地里回来:“今天的当番做好了,所以过来看看。茶的味道怎么样?”
“嗯,很好喝。”莺丸笑盈盈地捧起茶杯,伸手递向大包平,“大包平要来试试吗?”
“谢啦,莺。”红发男人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接过茶杯,学着莺丸的样子慢慢地仰头喝下。老实说那样子有一点点滑稽,但是……我靠超可爱的诶!!太爷爷眼光真好!我在心里疯狂呐喊。
“喔,你回来啦。”大包平看我一眼,又看看被我吃得只剩下渣渣的茶点,“你们又在说什么吗?”
“没有没有,也就夸你最厉害最可爱简直是理想男友。”我蹭着莺丸的胳膊疯狂拨浪鼓式摇头。
“哈?那都是些什么东西?”大包平拧着眉头,狐疑地打量着莺丸,两秒后似乎抓住了我句子中的关键词,立刻反驳道:“等等,不许说我可爱!”
“我们刚才在说,大包平真是温柔又可靠的刀啊。”莺丸眯着眼睛,嘴角漾开一抹微笑,“能在这里等待着再次遇到大包平真是太好了。”
“莺你,你在说什么啊……”大包平挠挠后颈,可疑地别过脸。他的脸现在和他的头发一样红了,“我、我不会再让你继续等的……我一定好好照顾你!”
“哈哈,大包平果然很可爱呀。”
“都、都说了我不可爱!!!”
嗝,真饱。
果然找莺丸问男友标准这事儿不靠谱。我耸耸肩,毕竟太爷爷和傻包包这老夫老妻模式相处多少年,一言不合就喂我狗粮也不是两三天了。不过我从太爷爷那儿离开的时候太爷爷还是把我的问题向大包平讲了,本以为他要骂我一通,结果谁知道这傻包包一把拉住我,严肃地说:“男友的话,最好找个像莺丸这样能包容你,又有耐心的人。偶尔不懂他在想什么也没有关系,只要认真地感受他对你的好就行了……当然你自己也必须足够优秀配得上他,比如我。”
……不说最后一句话我还能在别人面前多夸夸你,这个傻包平。
我在心里朝红发太刀做了个鬼脸,正想着刚才莺丸笑着凑过去搂住大包平的粉红泡泡场景,啪叽一下正中某人下怀——物理意义上的。
“主,您没事吧?”是光忠!!我抬起头,看到帅气的独眼太刀向我投来关切的眼神,“怎么一副在神游的样子?”
“哇光忠!来得正好!”我立刻两眼放光,咪酱号称本丸靠谱第一人,问他肯定能得到我想要的答案!
“其实我刚才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所以才没注意看路的。”我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而烛台切也全神贯注地听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在想,理想男友的标准应该是怎样的呢?”
“您终于打算开始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吗?我真为您高兴。”烛台切向我表达了真挚的祝贺,随后他用食指挠了挠脸颊,稍作思索,郑重地开口道,“我觉得像长谷部那样的人作为男友非常理想。”
“……嗯?”不,光忠,我认为这并不是你深思熟虑的结果!!!
“您看,长谷部是个做事非常认真的人。他对自己很严格,对同伴的要求也丝毫不松懈。”烛台切比着手指如数家珍,脸上洋溢着热情而幸福的微笑,“您有不少文书都是他帮忙处理的吧,每次去万屋买东西不管多少他都会主动给您提包,啊还有,他受到您表扬的时候樱吹雪的样子也非常可爱不是吗?”
我的嘴角轻微地抽动了一下。不愧是光忠,夸起长谷部来简直堪比某电视台的烹饪小课堂一样流畅。不,虽然这么比喻有点奇怪,但是……
“行,我知道了,我会把你的心意转达给长谷部的。”我讪讪一笑,绕过伊达男往庭院走去。
“主,等您有了心仪的对象请务必邀他来本丸做客,我会为你们准备红豆饭的。”烛台切在我身后抛来鼓励的眼神。
不,光忠,谢了,我觉得照这情形我这辈子吃不到你做的红豆饭。我叹了口气,垂着头走到庭院。
“哟,这不是家主吗?”温软的声音从右边传来,我侧过脸,目光和源氏重宝金色的眸子撞了个正着。
“刚才听见您在和烛台切谈话,是在说关于男友的话题?”膝丸站在髭切边上睁大了眼睛。
我不是,我没有,你们别瞎说啊.jpg
我刚想否认,髭切却先一步接走了话茬:“嗯,男友的话,我觉得肘丸这样既聪明又会照顾人的就很合适。”
“兄长!是膝丸!”薄绿色头发的付丧神习惯性地纠正道,说罢他又似乎发现了什么微妙之处,脸砰的一下红了个透:“等等,兄长你说……男、男友?!”
“家主可以考虑一下腿丸这个类型的呢。”髭切食指抵着下巴自顾自地继续说,“每天都陪在我身边,还会给我膝枕什么的……”
不,醒醒,髭切,我不想找一个兄控的男友,因为他的眼里除了他哥啥都没有。
“那个,我……我认为兄长才是作为男友最优秀的人选!!”膝丸涨红了脸大声说,“兄长他很有威严,出战的时候非常有震慑力,待人接物也很有礼貌……”
不,醒醒,膝丸,我不想找一个健忘的男友,因为他甚至记不住他亲弟的名字。
“哎呀,果然弟弟丸很体贴呢。”髭切笑眯眯地摸摸膝丸的头,我觉得再这么听他们源氏兄弟互吹下去我就是在浪费生命。
“好的知道你们恩爱了,下一对。”我冷漠地转过身,冷不丁就看见空旷的庭院里,大般若长光正撩起小龙景光几缕金色的长发,另一只手搭在他的肩头,鼻尖几乎挨在一起,姿势那叫一个暧昧。
“…………………这次江户城我不肝了,告辞!!!!”我愤怒地转过身,将源氏大佬的互吹和长船牛郎的亲昵抛在脑后,来到桥边。
哭辽,人间不值得,我就不该去问什么选男友的标准!
“主,您怎么了?遇到烦心事了吗?”堀川抱着一件羽织走过来,亮晶晶的眼睛仔细打量着我。啊,还是小天使贴心!1551堀川真好!
我吸了吸鼻子,朝他露出一个微笑:“没关系的,堀川,我只是刚才稍微遇到了点难题。”嗯,我只是刚才被狠狠地秀了一把恩爱……而已。
“喔喔,是关于选择男友的标准吗?”堀川的声音清脆又元气,还没等我开口阻拦,他就继续说,“我觉得您不用为此担心。”
诶,终于有人用正常的思维来考虑这件事了吗?!我好感动啊!
“因为您完全可以把兼先生作为未来男友的模板呀!”堀川开心地说,“兼先生他虽然是个急性子,总是需要我在他身边,可他确实是帅气而强大的刀!他热忱又善良,关心同伴,即便比起他人并不那么成熟,也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这不是特别值得骄傲的事情吗!”
“……是,是呢。”我僵硬地点头附和。
“嗯,所以主人可以考虑一下哦!兼先生那个类型的!”堀川可爱的笑容几乎亮瞎我的眼睛,我有些后悔自己刚才没拦住他了,“那么我先去给兼先生洗羽织啦!”
“好……好的。”我机械地挥挥手,用无神的目光送走了跑远的堀川。
“哟!听说你要找男友了?”鹤丸不知何时突然从我身后蹿出来,他张开双臂张牙舞爪地在我面前鬼划一通,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不置可否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来来来,他们都说得太片面了,我给你总结一下,你看哈。”鹤丸煞有介事地在我身边数了起来,“第一,要仪表端正,心地善良;第二,要学识渊博,谦虚谨慎;第三,要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第四,要认真负责,三观相配;第五,要乐观上进,独立自强。至少这五点,对不对?”
卧槽!我瞪大眼睛盯着鹤丸:“你这就差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给我背出来了啊?不过说得也还挺有道理……”
“这不就是了吗!”鹤丸拍拍手,神秘地凑到我跟前,勾起嘴角,“而我认为,这些品质是需要在特定条件下养成的,你可以根据对方的家庭环境来判断这个人是否可能是你的意中人。”
“比如说?”我微微蹙眉,在问出这句话的一瞬间有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比如,如果他有很多弟弟的话,我认为……”
“告辞!!!!!”
“不,你听我分析完啊——弟弟很多的话,他肯定会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而且为了教育弟弟们肯定自己也品行端正……不是你听我说呀!我认真的!”
“不听不听鹤丸念经!!”
可真是疯了吧!我翻了个白眼,这是什么世界呀,根本不给单身狗留活路,我不如自害吧!!
然而,当我走回房门前看到莺丸搂着大包平的脖子亲吻他的脸颊的时候,我又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美好了。
单身真好,我永远喜欢看古备前谈恋爱.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