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猫咪树

Work Text:

院子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棵猫咪树。
树上长满了各种各样的猫咪,有胖乎乎的长毛大猫,也有毛茸茸的可爱小猫,当然也有无毛的那种,它们用各种慵懒的姿势趴在树枝上,有少部分灵活的猫咪则时不时地抱着树干往上爬一小段。
小镇里的大家听说有一棵猫咪树,纷纷跑过来凑热闹。
髭切试图拿逗猫棒把猫咪引诱下来,但树上的猫咪不为所动,倒是旁边的膝丸试探性地“喵?”了几声。
鹤丸不顾一期的劝阻,想要爬上树去强行抱下来一只猫。“激动人心的惊喜时刻到了!一期,你要哪只?”他一边问一边抱紧了树干,结果脚还没踏上去就滑了下来。“这树怎么回事?”鹤丸挠挠头,手掌在干燥的树干上又搓了搓,然后把搓得通红的手掌伸到一期面前:“明明摸着是普通的树,但脚一蹬上去就和溜冰场一样滑。这些猫是怎么上去的啊?”“对呀,怎么会有这么多猫咪在树上呢?”秋田攥着一期的衣角,疑惑地问。“这个嘛……可能这里是它们的家吧,就像我们一家人都住在一起一样。”一期想了想,温柔地摸摸秋田的头。
“怎么会有猫咪树这么不符合常理的东西!”长谷部托着腮在树下观察了一阵,烛台切见他瞅了半天也没看出个结果来,只好把他拽到身边赶紧问他今天想吃什么,不然长谷部可能要在猫咪树下认真地思考一整天。
个子高的巴形,静形和次郎太郎被藤四郎一家围住了。藤四郎们睁大亮晶晶的眼睛,希望个子高的大哥哥们能抱一只猫咪下来。于是太郎叹了口气,伸出手去想够离他们最近的那只胖猫。没想到胖猫灵活地躲过了太郎扫过去的手指,翘起尾巴窜到更高的地方去了。巴形和静形也遇到了同样尴尬的状况。次郎摆摆手,说等下次有机会用酒灌醉它们,等它们喝醉了,自然就会从树上掉下来了。对此日本号表示强烈赞同,并和次郎又干了一杯。御手杵在一旁也没辙了,倒是千子突然窜到众人面前,说只要大家一起脱的话猫咪也会脱离这棵树,一帮胡言乱语还没忽悠完就被蜻蛉切捂了嘴火速带离现场。
青江提议大家晚上再聚,围坐一圈讲鬼故事能把猫咪吸引下来,但石切丸认为讲鬼故事也可能把猫咪吓跑。
虎彻一家也挤在中间,浦岛捧着龟吉说虽然已经有宠物了但还是很想要一只猫咪,蜂须贺拍拍胸脯表示只要这树上的猫咪是真品,总有一天会自己跑下来找食物吃,若是赝品那不要也罢。言语之间眼神瞟向旁边的长曾祢,长曾祢重重地叹了口气,也不好争辩什么。
“所以这棵猫咪树到底是谁的?”山鸟毛回过头看了看痴痴望着猫咪树的南泉,“小猫,你也想上去休息吗?”“并,并没有喵!”南泉一个激灵赶紧收回目光,没过几秒又心痒痒似的忍不住往猫咪树上瞟了几眼。
“说起来……这里是莺丸先生和大包平先生的院子吧?”匆匆赶来的平野被这人山人海的景象吓了一跳,他平时偶尔会来找莺丸喝茶,这里向来是小镇里最安静的一角,没想到现在一下子变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哎呀,真是热闹呀。”莺丸捧着一杯茶慢悠悠地从小木屋里晃出来。这座小木屋就在猫咪树的对面。围在树下的众人纷纷回过头,这才记起来院子的主人。
“啊,莺丸先生!”平野连忙跑到莺丸身边,递上一个小包裹,“那个……这是我自己学着种的茶叶。”
“谢谢平野,有劳你啦。”莺丸笑眯眯地接过,同时摊开手掌,里边是一个精致的小茶包:“这是大包平前不久去万屋采购的新品,我觉得很美味呢。平野要试试吗?”
“啊,太好了……!谢谢莺丸先生!说起来,大包平先生呢……?”正在平野疑惑的同时,一阵急促而有力的脚步声飞速接近,所有人都感受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强劲烈风从身后汹涌而来,他们不约而同齐刷刷地回过头,只见大包平单手扛着一个大袋子,另一只手提着一个小竹筐朝正朝这边飞奔。
“怎么这么多人围在这儿?!”大包平一个急刹车停下了步子,朝人头攒动的小木屋大喊:“莺丸!!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大包平。”莺丸遥遥地对着人群外大嗓门传来的方向摆摆手,完全不在意那人到底看到没有。
“大包平先生,你们院子里怎么长了棵猫咪树哇?”博多好奇地凑上前,指指正在树上打哈欠的猫咪。
“哦?这个嘛……我也不清楚。”大包平往树上看了一眼,立刻瞪大了眼睛:“等等,怎么又多了几只啊?!”
“大包平又在犯傻了。”莺丸看着穿过人群扛了一大袋猫粮的大包平,“这些猫咪好像不吃猫粮呢。”
“我才没有犯傻!”大包平把那袋猫粮从肩上卸下来,话语掷地有声,“说不定是之前买的猫粮它们不喜欢呢!万屋还剩最后一种,我给买回来了,你看它们吃不吃!”
“好,好,大包平说的都对。反正这些猫咪不吃的话,我们再养一只能吃猫粮的猫咪就是了。”莺丸站起身摸摸大包平的背,大包平顺手把小竹筐递到莺丸手上:“这是你的茶点,万屋今天刚上新的,我一早就去排队了。”
“不愧是大包平,辛苦了,快来休息吧。”莺丸拉过大包平的手,稳稳地端上一杯茶。
“嗯!没关系!不过这棵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大包平有些烦恼地挠挠头,将茶一饮而尽。

晚春的某个周末,莺丸从小木屋里出来,发现自家院子里的树上多了一只三花猫。起初他并没有在意,认为这是从某个地方跑过来玩耍的普通猫咪,他于是翻箱倒柜找出了一点小鱼干放在树下,便捧着茶悠闲地走开了。
第二天,树上多出了一只橘猫和两只短毛猫。它们坐在细细的树枝上,时不时地跳到更高的地方。莺丸有些惊讶,那只橘猫胖乎乎的,看上去并不像是那枝条所能承受的重量,树枝被压得向下弯曲了一些,但橘猫就是稳稳地坐在上边,既不慌乱也不调皮,它只是乖乖地坐着,就好像是它本该就在那里一样。平野过来喝茶的时候也以为只是有猫咪过来玩,毕竟莺丸院子里的环境可好了,经常能见到一些小兔子或者小狗之类的动物。
第三天,树上的猫咪更多了,种类也各不相同。莺丸走到树下看了看,两天前放的小鱼干原封不动地摆在地上,并没有被动过的痕迹。“可能是它们不爱吃鱼干,我去买点别的猫粮回来,”大包平见状当机立断决定动身去万屋,“就买最热门的那种。”大包平带回了猫粮和一个小碗,他把猫粮倒在碗里,放到树下。
第四天,大包平跑到树下一看,猫粮依然静静地躺在原处,而树上的猫很明显又多了几只。他分不太清楚猫的种类,但他确实不知道这些猫是怎么爬到树上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它们上了这棵树就再也不下来了。
后来,大包平买遍了万屋的猫粮,却没有一种是符合这些猫咪口味的。莺丸自己做了饭团试图投喂猫咪,也无功而返,最后还是喂给了大包平。有一次大包平急了,抓了把猫粮往树上一撒,猫咪们却只是用爪子团了团头,一堆丢到天空的猫粮又落下来,呱唧呱唧地砸了大包平一脑袋。
大包平曾经在晚上坐在院子里,一刻不停地紧紧盯着猫咪树,他想看清楚这些猫咪究竟是从哪里跑到树上的,但他发现猫咪们仿佛只是把树当成了大型猫爬架,它们时不时地还互相打闹,但从不掉下来。大包平看了一晚上也没发现有新的猫咪出现,他本以为这就结束了,谁知道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他的身上,他眯起眼睛打了个哈欠,再睁眼的时候就发现树上奇迹般地又多了几只新的猫。莺丸飞速记下了大包平瞪眼炸毛仿佛见了鬼似的模样,然后两人直接闷在小木屋里睡了一整天补眠。后来大包平问莺丸说自己打哈欠的时候他有没有看到猫是怎么突然变出来的,莺丸摇摇头,说大包平这么可爱,我只顾着看大包平了呀。
“既然这样,就叫它猫咪树好了。”莺丸安抚地摸摸大包平的头,“也许它们就是从树上长出来的呢。就和果实一样,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自己下来的。”
“可是它们不吃猫粮,难道不会饿死吗!”大包平指着树上跳来跳去的猫咪们问,但话音刚落他就发现那只橘猫甚至比一开始更胖了一圈。
“唔,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你看,苹果树上长的苹果也不需要吃东西就能长大。”莺丸淡淡地说,“你就当它们是苹果好了。”
听了莺丸的话,大包平也只好暂时搁置了对猫咪树的种种疑问。不过他去万屋的时候还是会留意最新的猫粮,并且不厌其烦地买回来试着投喂猫咪。

在得到了莺丸和大包平的允许后,小镇上的伙伴们会有序地来到古备前的院子里观望猫咪树。
这时候夏天刚刚到来,藤四郎们总是会起个早床,一大早就兴冲冲地冲出家门,一期和鹤丸带着他们来到猫咪树下和它们打招呼。有时候鹤丸还会做鬼脸吓唬猫咪,但猫咪们只会冲他张大嘴打个哈欠。
长谷部每天早上九点准时来到猫咪树下,记录下猫咪们的状况和是否有新增的猫咪,烛台切拉着不愿出门的大俱利来了一次,不过深色皮肤的青年看上去对这个并不感兴趣,也不想和猫咪混熟。直到之后的日子,太鼓钟贞宗每次都兴致勃勃地抓着他的手腕把他拖到院子里,有时候直到小贞走了,大俱利还在一动不动地盯着猫咪树。
和泉守和堀川喜欢在中午的时候来到院子。和泉守经常向猫咪展示自己有多么强大和美丽,希望能有一只猫咪被自己的魅力吸引下来,但通常只会引来大包平和他大吵一架,双方会被正在聊得火热的莺丸和堀川毫不费力地分开。
下午和傍晚的时候院子里的人会稍稍多一点,有的人劳作了一天,下班的时候来看看猫咪恢复一下轻松的心情,而有的人则纯粹是走得慢,晃了一整天才从镇子的另一头来到这一头,比如三日月宗近和髭切。
一般来讲,临近晚上八点的时候就没有什么人会来这边了。不过也有例外。大典太总是最晚来看猫咪树的那一波人,而且通常是前田和骚速剑陪他一起来的。因为他总是担心自己会把猫咪吓跑,前田和骚速剑再三保证猫咪绝对不会害怕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从小黑屋里劝了出来。大典太站在猫咪树下往上看,猫咪们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和平时一样时不时就伸伸爪子眯眯眼睛。大典太悄悄地松了口气,也从此成为了猫咪树的常客。
平静的日子就这样持续了下去,猫咪树逐渐成为了小镇居民们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非常事件总是发生得很突然。
深秋的某个中午,大般若和小龙正在树下商量要买什么牌子的酒,突然头顶传来咔嚓一声脆响,两人还没来得及抬头,一只金色的猫咪就不偏不倚地掉在了小龙交叉的手臂上,只差一点就就要滚到地面,还好大般若眼疾手快扶了一把才幸免于难。
“这只猫怎么掉下来了?”大般若找到莺丸,莺丸也一头雾水。大包平在旁边仔细看了看猫咪,觉得它和之前在树上的时候也没什么区别。
“需要把它送还到树上吗?”小龙双手把猫咪托起来,猫咪只是弱弱地叫了一声,在小龙用掌心撑起的小空间里翻了个身。
“它好像很喜欢你们。或许是猫咪树到了成熟的季节,它想为猫咪们找个饲主呢。”莺丸思考片刻,返身从房间里拿了一袋猫粮出来:“虽然不知道用不用得上,还是送给你们这个吧。”
“喔,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谢谢啦!”小龙快活地接过猫粮,大大方方地朝莺丸和大包平挥挥手,“我们会照顾好它的!”
大般若和小龙在猫咪树下获得了一只猫咪的消息迅速传遍了小镇。
大家在猫咪树下停留的时间不知不觉变长了。可是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猫咪树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好像猫咪从来没有从树上掉下来过。正当大家以为大般若和小龙只是欧皇附体,猫咪只是不小心自己掉下来的时候,另一个幸运儿出现了。
这天上午,长谷部仔细观察了猫咪树的树干,他回过头给烛台切讲得津津有味,却看到烛台切瞪大了金瞳,慢慢地抬起手指向了他的背后。他回过头,看到一只灰色短毛猫从树上窜下来,灵活地跃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这下长谷部也愣住了。
大包平赶紧拎了袋猫粮送给他们,长谷部和烛台切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走回了家。
再后来,猫咪从树上落下的事情似乎发生得越来越频繁。
五虎退带着小老虎们来看猫咪树,回去后猛然发现小老虎变成了六只,定睛一看才发现一只白色猫咪混迹其中。源氏兄弟路过树下的时候一只薄荷绿色的猫咪突然扒在了膝丸的头上,从此膝丸又多了一个“猫咪丸”的称号。大俱利像往常一样在树下发呆,待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有三只不同的猫咪在围着他蹭蹭脚踝了。浦岛拿着平时喂给龟吉的零食来到树下,没想到一只猫咪叼走了他手里的零食,还一路跑到长曾祢的腿边撒娇。蜂须贺多少有点不高兴,但想着猫咪毕竟是被零食引诱下来的,肯定是真品,便也不再计较。鹤丸听说猫咪树开始掉猫咪了,决定自己亲自去看一看,奈何他每天蹲等,就是没有哪一次看到有猫咪掉下来。一期带着平野来拜访莺丸,鹤丸一路远远地跟在后面准备吓唬他们,结果刚到树下,鹤丸就被那只最胖的橘猫砸得整个人平躺在地。最后平野抱着橘猫和猫粮,一期背着鹤丸走回了家。
猫咪树上的猫咪们一只只落下来,被小镇上的居民们依次慢慢地领走了。

转眼间,冬天到了。猫咪树也变得和其他树一样光秃秃的。树上原本满满当当的猫咪被皑皑白雪所取代,大包平和莺丸却为此发了愁。
树上还剩下最后一只三花猫。它是最早出现在猫咪树上的那只,而现在只有它还没被领走。大包平站在树下拼命朝那只三花猫挥手,然而猫咪只是缩在树枝中间,即便被冻得瑟瑟发抖也不愿意下来。大包平只好试图爬树,但正如鹤丸之前所说,树摸起来很粗糙,但脚踏上去的时候却和冰面一样滑。红发男人难免有些垂头丧气,莺丸踮起脚,噗簌噗簌地帮他拍掉头发上的白雪。
“莺丸,你说这只猫为什么不愿意下来啊?”大包平呼出一口白气,愁眉苦脸地把围巾搭在脖子上,“是猫咪树不让它下来吗?”
“我也不知道呀。”莺丸摇摇头,把脸埋进围巾里,往大包平身上靠了靠,“不过总有一天它也会找到好主人的吧。”
“是啊。可是天这么冷,它再不找个暖和点的地方肯定会被冻死在树上的!”大包平着急地往树上看了几眼,把莺丸又往怀里圈紧了些。
“如果我是这只猫咪的话,我肯定选大包平了。”莺丸浅浅地笑了一声,悄悄地用小指勾住大包平的手。
“你,你说什么呢!”大包平红了脸,连忙干咳两声,大声道,“反正不管在哪里,我都是最厉害的!”
“嗯,大包平一直都是最优秀的。”莺丸闭上眼睛,聆听着爱人越来越剧烈的心跳,感受到对方胸膛传来火热的温度。他的小指不知何时也已经被对方主动勾了过去,渐渐地十指相扣。
“莺,我以后也想像这样照顾你。”大包平把下巴埋进莺丸的头发里,有几片雪花凝在莺丸的发丝上,亮晶晶的分外好看。
“这已经是第六年了呢,我和大包平一起度过的。”从头顶传来亲吻的触感顺着身体一路蔓延,带起一股暖流。莺丸低低地呢喃着,感觉自己有点晕眩。
“所以,以后所有的时间,我都想和你一起度过。”大包平吻着莺丸的头发,低沉的嗓音坠入莺丸的心间。“和我结婚吧,莺。”
啪叽。
大包平顿时眼前一黑。
“喵呜——”三花猫倒挂在大包平的脑袋上,毛茸茸的身子和软软的肉球不偏不倚地挡住了他的眼睛。
“喂?!这是怎么回事啊?!”大包平胡乱地大声嚷嚷着,莺丸从他怀里伸出手,将猫咪从他的头上抱下来,大包平这才急乎乎地喘了口气。
“喵——”三花猫在莺丸怀里蜷缩起来,它蹭蹭莺丸的手臂,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成一团。
“哈哈,这下大包平不用担心了哦。”莺丸抬起头,目光撞上大包平认真又坚定的钢色眸子。
“嗯,虽然好像被这只猫打乱了……”大包平有些不好意思地搓了搓头发,而后再一次将目光聚焦在面前抱着三花猫的莺丸身上:“那我再说一次。和我结婚吧,莺。”
莺丸的脸上浮起一丝绯色,他深深地低下头。
过了几秒,风带着雪花将莺鸟的啼鸣送到大包平耳畔,仿佛宣告春天即将来临。
“在答应大包平之前,我们要不要先给猫咪做个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