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杨康X田伯光】采错鲜花找对郎

Chapter Text

一、

金国国土与大宋接壤,文化风俗却与大宋半分相似也无。据说金国的女子率性真挚,比大宋婀娜娉婷的江南女子要多了些真性情,又比蒙古的女子少了豪放粗犷。
田伯光早就对大宋之外的女子肖想已久,近来无事,便一路逍遥自在饮酒作乐,从中原来到了金国。
金国的风土民俗果然与大宋截然不同。在田伯光看来,这点在女人的服装打扮上展现得淋漓尽致,比大宋女子身上的轻纱软缎要更加简洁轻快,大抵是因为金国子民本身便是游牧民族出身居多,穿着打扮更加便于行动。至于男人,不看也罢。
田伯光大摇大摆地在一家酒肆坐下,要了一壶好酒一桌好菜边喝边吃。
此时吃饭的人不少,隔壁桌的几位正喝得兴起,说话的声音渐高,口中也有些口无遮拦了。
“兀颜家的女子恐怕是我大金最美丽的女子了。”
“谁说的?要我说美人,最美丽的女子那还得是赵王的王妃。”
“你胡说什么?你见过王妃?”
“我怎么没见过?你忘了我以前是干什么的?”
“你神气什么?不就是给王府后厨送过几回牲畜吗。”
“诶!那我也见过王妃。”
“你说说,王妃什么模样?”
“我就这么远远地一瞧,这大美人是穿得也好看长得也好看,头发乌黑肤白貌美,哪里像那些在太阳底下被晒得黑得跟碳一样的婆娘。要说人家是王妃呢。”
“你除了好看还会说别的吗?”
“反正人家就是好看。我哪懂那么多形容,要听诗词歌赋找宋人去。”
“嘁!我看你就是瞎编。”
“我哪儿瞎编了?”
“谁不知道王妃单独住一个小院,几乎从来不踏出门外一步?你怎么可能看见?”
“你还不兴那天王妃想出来溜溜弯?”
“嘁……”
那边二人说得起劲,田伯光听了心里就琢磨上了。
他万里独行田伯光可是江湖上有名的采花大盗,哪个被他盯上的美人的闺房没进去过。来了金国的领地,自然也要尝尝金国第一美人的滋味。
俗话说无风不起浪、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要是这个金国的“王妃”真不漂亮,也传不出这样的谣言来。
再者说了,不好看的女人,能当上王妃么?天下男人都一样,谁愿意娶个丑女人回家?当然了,天下男人与诸葛村夫那种神人不能相提并论。
虽然这位大金美人是个劳什子赵王的“王妃”,但他田伯光什么人不敢惹呢。
田伯光结了账,买了两套成衣,找了家客栈投宿换上衣服后,溜溜达达的就出去了。
他混迹江湖多年,打探消息的本事可谓是不一般。他装作是从别地儿刚刚来到城里,找几个路人一问,就问出来王府在什么方向,还连带着把赵王出征的事情也给打听得一清二楚。
这倒好了,他摸进王妃屋内的时候,就不用怕赵王会突然出现了。
王府周围自然有士兵把守,四周也没有太高的房屋可供占地观察,田伯光远远地看了几眼,正打算打道回府晚上再行动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束发垂肩、发尾左右各坠下一股细索搭在肩头,显出几分娇俏的少年身着棕白相间纹饰华美的长袍从王府走出,身后还跟着一群侍卫。那少年面上高傲得紧,王府侍卫紧随其左右,想来这就是赵王家的小王爷完颜康了。
田伯光只一见完颜康那张俊俏的脸庞心下便是大喜,能够生出如此标致的少年,那王妃必然长得是美艳无双。
田伯光心满意足地回到客栈,等待夜幕降临。

 

月升日落。
今夜算不得夜黑风高,乌云只隐约遮了月,星光依旧在云层的间隙微微地闪耀着。
夜幕下闪过一道人影,在屋顶轻飘一点便是飞出去数十丈远。
此人自然是非田伯光莫属。他也算艺高人胆大,并未换上夜行衣好在夜色中隐去身形。
田伯光今日白天在王府附近闲逛之时,便看好王府虽然戒备森严,但有一处围墙恰好没有侍卫把守。他跃上围墙目光在府内一扫,刚好有巡逻侍卫走过。他翻墙而入,闪身躲至假山之后。
田伯光在假山后蹲守片刻,便发现王府的守备森严果然是表面装样。赵王此番亲自出征,讨伐的可不是虾兵蟹将,身边不多带些侍卫又怎能安心。为了避免有人藉此机会闹事,便装出府内戒备森严的样子,好吓退一些有心之人。
尽管如此,田伯光可不认为他就能在赵王府内横行霸道了。
赵王声名赫赫,连他一个在大宋行走江湖的江湖人都对其骁勇有所耳闻,想来也是能招来能够保家护院的能人异士的。
是以田伯光此行仍旧小心翼翼,避开侍卫后竟被他顺利进入后院。
根据他的猜测,王妃若是独居一隅,极有可能是住在府内的偏院。他一路摸过去,便摸入了一间亮着灯火的小院,且侍卫离得较远。灯火映照下,影影绰绰有一女子正在屋内洗澡。
赵王府可没有别的女人能有这样的待遇。田伯光大喜,更觉自己所猜无误,便蹲在窗下,等待美人出浴。不过他不敢靠得太近,怕被那女子发现,打草惊蛇引来外面侍卫就不美了。
片刻后,水声哗哗,似是有人出浴。接着灯烛熄灭,便响起了开门声。
田伯光想不明白美人夜深人静之时为何要出门,不过总归是要回来睡觉的。他不如就在屋内守株待兔好了。
田伯光打定主意,心道此时不入更待何时,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春药握在手中,轻推窗户跳入屋内,摸进王妃闺房。
田伯光走近床榻,床幔已然坠下。不如他就脱光了躺在床上,等美人投怀送抱好了。他挑了挑眉,再行两步,忽然闻见一股奇妙的味道,是从来没有闻过的异香。田伯光心下警铃大作,但他毫无防备已然将这股异香吸入体内,他体内的内功立即从体内流走。
这究竟?!
田伯光还未细想,手脚竟软得提不上力气,整个人软倒下去,手脚凭借最后的力气撩开了床幔,直直砸向床铺的时候竟然看见床上有人!
不好!难道方才出去的是下人?田伯光内心惊道,自己身强体壮,还不把美人给砸出个好歹来?这下可倒好,美人没吃着,怕是要被抓入狱中了。
“什么人敢夜袭小王!”
嗯?!田伯光更是大惊失色。床上竟是个男人?说好的美人呢!
田伯光立时挣扎起来,他的手本来就直直拍下,一阵胡乱摸索竟然把手中的药丸塞进了那人口中。
“你给小王吃了什么!”
田伯光留意到那人的自称,好么,倒确实是个美人,只不过不是王妃,是小王爷。
田伯光被完颜康一把掀开扫到床尾,还未留意到完颜康刚刚被他塞了什么,就已经被完颜康压在了身下。那位小王爷正喘着粗气,凶恶地瞪着他,右手成爪凝聚内力,就要向他的喉咙抓来。
田伯光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心中只有四个字:吾命休矣!
利爪锁喉的一刹那,阴冷的内力却忽然消散了。田伯光反应过来——他竟是被春药救了一命!
田伯光喉咙被完颜康掐住,小腹被硬物顶着,内力尽失手脚无力反抗无能,只能在心中大叫不好。
我堂堂万里独行采花大盗今日竟然要失身于一个带把的男人!这要说出去是何等的丢脸!
完颜康哪里知道他在心里念叨什么?他刚才吃下的药丸是田伯光搜刮来的上好的春药,身体被欲火控制,下身涨得发疼。他本想将这个夜袭自己的神秘来客杀死,欲望却令他想要一爽为快,哪还管得了躺在自己身下的是什么人,是不是会对自己的性命造成威胁。他把田伯光的衣服撕扯开,在他的腿间摸索一番,找到入口便用力往里一送。
田伯光身下传来剧烈的疼痛,定然是撕裂了。但他又不敢叫出声引来护卫,只好咬着下唇把声音憋回肚内。
完颜康掰开田伯光的大腿用力抽送,下身的痛苦终于被性事缓解了不少,开始用力抽送。
他倒是舒爽了。田伯光下身痛得他快要晕过去,额上布满了细密的汗水。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鼻尖竟缭绕着一股血腥味道。
等他下身习惯了被异物抽刺,疼痛劲儿过了也有些麻木,感觉不到太多的痛苦。他竟开始思考,空气中这味道恐怕是刚刚那个女子留下的。只是不知为何那女子离去了——或许是已经和小王爷完事儿了。只是奇怪的是为何同样嗅到这股气味,自己失去了内力不说,还手脚失去力气,这完颜康却并无大碍,而且还有心思在自己身上耕耘。
难不成是这春药破了这奇药?
田伯光还未往下细想,只听得身上的完颜康口中发出低喘、身体微微抖动,竟是将精水射在了他的体内!而这完颜康射完之后还未停下动作,仍旧将他压在身下驰骋,并且还将他翻身趴在床上,握住他的腰背顶得更深。想必是那春药的药效还在,令得完颜康金枪不倒。
想他田伯光风雨里来去,多少高手都奈他不何,他哪里受过这样的羞辱?田伯光心下气极,在内心发誓,他要是不报复回这个大金小王爷,他就把自己的姓倒过来写!
田伯光扭头恶狠狠地瞪了完颜康一眼。
诶……这美人还是挺好看的。
那就连同给他春药的宜春楼老鸨一起收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