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流淌(Seix你)R

Work Text:

一、

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一口吞下去,胃里就会烧起来。

很暖和的烧起来。

然后脸颊就会开始发烫,连带着脑子也浸入一种莫名的亢奋中去。

这种时候,你分明觉得自己是很清醒的。

可以清楚地思考这件事情是怎样开始的,清晰地记得那些人是怎样理直气壮地说出那些过分的话语,甚至早上打开网站时看到手机屏幕上“404 Not Found”的字样都还历历在目。

热意在胃里翻涌,不会漫过眼眶,可是能够很神奇地就能搅起某些情绪:比如惊讶,比如愤怒,比如难过,比如疑惑。

眯着眼睛去看坐在沙发那头的Sei。

他很安静地将自己陷入沙发的柔软扶手里,轮廓逆着暖黄色的地灯显得有些模糊不清,他的指尖对着指尖搭在面前出金字塔的形状,嘴唇被手掌挡住一部分,手指在直挺的鼻梁上投下深灰的阴影。他沉默着将目光越过手指形成的塔顶,隔了一张木质茶几的距离,递给你。

相当漂亮的一双眼睛。你想。也是一双能洞悉你所有情绪的一双眼睛。

晃着手中的玻璃杯,透明的液体贴着杯壁旋转,最后你仰头,让它们在重力的作用下滑进你的喉管,再次辛辣而芬芳的在胃部燃烧。

你仍然记得那件事情。即使是高浓度的酒精也无法让你忘记的那件事情。于是你理所当然地认为,你应当还没醉。

只不过是有些头晕罢了。

叹口气,你再为自己斟上一杯,在心里默问:我的坚持,究竟有没有意义呢?

一口酒含在嘴里的滋味其实并不好受,但此时这种针扎舌根似的触觉反而让你有一种麻痹的快感,很容易就调动起你来路不明的兴奋。

玻璃杯底和茶几面相撞发出两个音节的脆响,坐在另一端沙发上的人在你眼中渐渐有了重影,像是隔了一层雾。

你们是不是隔得太远了?你想和他靠得更近,想要看清。

这种想法驱使着你站起来。

把自己从沙发上拔起的那一刻你有一瞬间的腿软。

你不知道这是吞进身体的酒起了效果,还是这件事情持续进行中发酵出的迷茫和无力。

不过好歹站稳了,没有倒下。

一步一步,走向那个快嵌入沙发的,自始至终一句话也没有说过的少年。

然后,在只剩四分之一米的距离时,不怎么巧妙地跌坐在他的膝上。

二、

Sei分明是不喜欢酒味的。

Sei分明是不希望你喝酒的。

可他默许了今天你放纵的一切:不阻止你把在厨房封了很长时间的白酒从最高的柜子里取出来,不阻止你捏着杯子把酒往嘴里倒,甚至不阻止你揪着他的前襟凑过去把酒气喷在他的唇上。

对于和Sei亲吻,其实你早就很熟悉了。可今天大概是重心不稳吧,你和他的牙齿磕碰在一起。下嘴唇被撞得有些痛的。可你没有松开他,反而腾出一只手捧住他的脸颊,加深了这个吻。将舌尖探入Sei微张的齿关,模仿他平时吻你的样子去勾动他的舌,舔舐他的上颚,再将质感更加粗糙的部位划过他柔软的口腔内壁。他被你压着更深的陷入沙发,你用食指和中指轻轻夹住他泛起粉色的耳垂,唇瓣辗转间,你摸到他有些紧绷的一侧下颚线。

Sei的手揽在你腰上的时候,也是你停止研磨他唇瓣的时候。你拨开Sei柔顺的刘海儿,和他额头抵着额头,鼻尖相蹭,呼吸间气息交缠在一起。

“要不要做?”你开口问他,嗓音被酒意醺成微哑。Sei安抚性地摩挲着你的后颈,动作轻缓,你感觉自己的皮肤渐渐在他指下发烫。

其实这样突兀的问话在你们之间是很少出现的,你和Sei通常是相互撩拨拥抱着坠入情欲的深海,这是你们之间的默契。

但今天不一样。

你不想再谈论今天你失去了什么,抑或是千千万万的创作者失去了什么。也许某些人只是导火索,可鲜血淋漓的结果已经确确实实地摆在所有人面前。愤怒的人们摇唇鼓舌,大肆争吵,以至于你甚至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且不谈事到如今“自由”是否还在;难道说“性”本身就代表罪恶,才让你所处在的环境中的人们,仿佛个个都谈之色变,继而闭口不言?

众口难调,于是你困惑了,愤怒过后力气被抽空的感觉让你想逃,茫然而不知所措地向Sei发出邀请。

他因吮吸变得水润嫣红的唇近在咫尺,翕动间传来残有紫丁香气味的甘甜。Sei没有说话,但他的手从你的颈部上移到后脑,轻轻下摁,再次让你们的唇胶在一起。揽在你腰上的手开始隔着棉质睡衣沿着你脊柱的凹陷向上逡巡,带着热度的指尖按住你的脊椎骨,一节一节往下数,直到轻缓地撩起你的衣摆。

隔得那么近,你能看清Sei纤长的微翘睫毛,他的眼睛半阖着,轻颤的羽睫投下阴影,掩住了他眼中的光芒,白日通透的瞳仁被夜染出一片暗色。

就这样亲吻着,他修长的手指拨开你睡裤的松紧带,不动声色地溜进去,用掌心托住臀肉。他指尖的温度烫着你的皮肤,使你本能地想弓腰避开,但沙发不大,你的双臂又穿过他的下肋环着他,于是这反而让你们的身体更加紧密地贴合。

不过怀抱总是令人安心的。Sei的躯体年轻而具有美感,用手臂圈住能感受到他的厚度,他的怀中有种午睡过后带有倦意的温煦。

少年人的手指蹭过你的股缝,在柔嫩的大腿侧打着转,偶尔会有他修剪得齐整的指甲的刮蹭感,那种撩人的,微微酥痒的,带着渐渐加重力道的试探,是他在用最温柔的方式引诱你沉沦。

Sei的唇从你的嘴角移开,偏着头一点一点琢磨你的颈窝。他灼热唇瓣的触感惹得你的耳根也开始发烧,他呼出的湿气沿着皮肤的纹路钻进你的领口,从你的角度看去能见到他薄薄卫衣下耸起肩胛骨的弧度。

游鱼从容地将自己没入海床底部温软的湿泥,不过轻轻摆动尾鳍,就能搅动深海炽热的暗流。

你睡衣的纽扣早已被Sei解开,他的手掌罩住一边的浑圆以挑逗的方式揉捏,敏感的乳尖在他的刺激下充血挺立,小巧的鸟喙啄般的啄过他没有完全收拢的指间,顶端和指节侧面薄茧的摩擦轻而易举地赐予你想要颤抖的冲动。

“它在咬我。”Sei在喘息间陈述出这件事实。尽管你极力压抑即将破口而出的呻吟,但当欲望开始泛滥,谁也不能逃过阿芙罗伊忒的诱惑。就好像某些事情他停在你身前的那只手不知道,但体内的的那部分却一清二楚一样。

“它需要我。”Sei舔舐你的锁骨,细微但折磨人的痒意让你忍不住红着脸轻声呼喊少年的名字。他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也了解你的身体;包括你是怎样地吸附,怎样地收缩,怎样地濡湿他正在探入的第二指;他全都了然于胸。

“你也需要我。”Sei向来清朗的嗓音带了迷人的哑,低笑着往你耳廓里吹气,舌尖湿热,来来回回地拨弄你的耳垂。他修长的手指模仿着交合的动作在内壁揉按抽送,再将玫瑰色的话语嚼碎吐进你的耳洞,二者混合得到的带着电流的酥麻,沿着尾椎骨上升到发梢。

“同样,我也需要你。”Sei循着本能挺胯,某个膨胀起来的硬物就烫在你的腿根,灼热的暗示让你喉头发干,欲望烧燃,你根本就无力自持。

他没有说他需要你的什么,也没有说你需要他的什么,只是由模糊的短句汇聚成暧昧的蛊惑人心的河流,淹没你浸在灯光下赤裸的肌肤,河面上漂浮着的是最艳丽的千日红。

Sei的肌肉线条干净流畅,光阴勾勒出的腰腹显得结实,柔韧中带着力度,精致得如同委罗基奥创作的大卫像 。

当他掐着你的腰撞进来时,是欲望破开层层堆叠的欲望的皱褶,像是雨水迅速渗入久旱后龟裂的土,无意识的挤压更让你体会到他的形状和凹凸。

说不上是醉意还是别的什么让你产生这种心醉神迷的感受了,思绪都被波涛裹挟而去,所有情绪都被对肉体的渴求吞噬,时间的流动失去意义;一切都被深不可测的情欲、令人晕眩的快感卷走,只有坚韧而朦胧的爱意执着地包覆在飞快转动的漩涡表面。

你们互相沉溺,互相放逐,电流感从交连的部位迅速蹿升到后颈,打破声带的桎梏,空气震动,那是你不可抑制的小小尖叫。

你用牙齿在他肩头咬出齿印,用指甲在他紧实光洁的背部留下抓痕,但你的腿始终紧紧缠着他,就如同他不曾松开你,反而更用力地将你按在怀里,再将自己一下下更深的送入你的身体。满满的爱意,渴求的心情,融化的热意,都重叠在一起,将你的身心填满。

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你却突然意识到,你们正在做的这件事情,就是性爱。

在双方自愿并且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的情况下,跟年龄无关,跟性别无关,跟方式无关。

当然,它也只是性爱。

别人怎么看待,别人的想法是否正确,已经不那么重要了。至少在你心中,这已经有了答案:它不肮脏,它很正常,当它建立在自愿的合理情况下时,它是能给人带来愉悦的一种方式,如果它还基于爱情,那么在某些场合,某些时刻,它甚至能给予你勇气和力量。

于你而言,性是爱的延伸。

三、

清洗过后,女孩子终于重新换上了清洁舒适的睡衣。

Sei其实非常能理解她的心情。

他还记得她闭着眼睛在泡进浴缸的时候颠三倒四地喃喃讯问:“那是我寻找太阳的方向...包容的,温和的,充满希望的...它会回来吗?”

她没有说在问谁,也没说“它”是指代什么。但在她面前总保持着浅淡笑意的少年还是回答了。他的喉尖滚动,嘴唇就贴在女孩耳边,声音很低,可是带着一种温柔的坚定。

“它会回来的,和你卸下枷锁的灵魂一起,一定会回来的。”

“相信我,到那个时候,我会做你的月亮,为你照亮归途。”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