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终极系列良心巨制】不是唯一的唯一

Chapter Text

第四十四章、

 

 

=裘球家=

 

“我说我的好侄女乖侄女裘球啊,我拜托你就看在你亲舅舅我的面子上,把这碗汤给喝了吧。”金宝三蹲在床边死乞白赖地扯着裘球的裤腿,“不然一会儿奶奶骂的可是我啊,你忍心看你亲舅舅挨骂吗?我拜托你了啊~”

“能不能让我一个人待会,金宝……”裘球说到一半住了嘴,“……舅舅。拜托你,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我头痛。”

金宝三抓着裤腿的手还是没撒开,刚要接着继续死乞白赖,被一只手拍了拍肩膀:“你先出去吧。”

“奶奶,我……”

“好了,我知道,你先出去吧。”奶奶在床边坐下,端起床头柜的汤,“这汤现在刚好,再一会儿可就凉了,凉了可不好喝了。”

裘球把脸埋进膝盖里把自己团成一个球,声音闷闷地传出来:“谢谢奶奶。我不饿,不想喝。”

“宝三小时候一生病,总是吵着闹着要我我煲汤给他喝。”奶奶也不急,就这么端着碗徐徐地说着话,“总说我煲的汤比什么药都灵。”说到这儿好像回忆起了什么画面,舒展地笑了,“我这汤治疗感冒发烧不好说,治心情不好,倒是可以保证灵验。不信你试试?”

裘球抬头对上老人家慈祥温柔的目光,鼻子突然就酸了一下。可能是汤太香,也可能是裘球真的饿了,她接过汤碗就着边边喝了一口,然后又喝了第二口。

“慢点喝,不急,还有。”

奶奶慈爱地笑着,耐心地慢慢整理着裘球乱糟糟的头发,把每一缕都放到它该去的地方。末了轻轻叹了口气顾自念叨:“和你妈妈小时候还真像。”

“您认识我妈妈?”裘球一下子被吸引了注意力,眼睛定定地盯着奶奶,“我亲生妈妈?”

“不算认识,也就是小时候,抱过几次。”奶奶接过见了底的汤碗作势要走,裘球想留住她又不知道说什么,下意识就伸手拉住了她的衣角。

“您可以给我讲讲她的事吗?”

奶奶想了想,把碗放在一边的桌上,重新在裘球旁边的床上坐下来。

“你妈妈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拥有了非常强大的异能潜力,是曾经被你爷爷看好要继承金笔的人。”

在厨房刷碗的金宝三打了个大喷嚏,揉了揉鼻子嘴里念念有词:“一定是有哪个美眉想我了嘿嘿嘿。”

而金笔此刻正安安静静地在金宝三书桌的抽屉里躺着,已经很久没能被打开过了。

奶奶想到这里忍不住笑了两声,对上裘球疑问的目光,这才解释说:“我只是在想,如果你爷爷知道金笔现在落在了金宝三手里,脸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裘球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一个被自己严重无视,爱到极致卑微的小神。

“笔灵的事情,宝三他都跟我说了。”奶奶牵过裘球一只手,捏在自己手里安慰地拍了拍,“守护金笔的笔灵是你的前世爱人,冥冥之中也是一种你和金笔剪不断的缘分吧。”

【小朋友们有没有好好地把班5补起来呀】

“其实我挺对不起他的……”裘球想到那个人嘴里说着“我不后悔”在自己面前一点一点化作星星点点温暖的光,用尽了生命之力想要把自己从黑暗的深渊里拉上来的样子,不自觉又把脸埋进了膝盖里。

“不怪你,要怪,”奶奶安慰地拍着裘球的背,“只能怪你那缺根筋的爷爷。”

见裘球情绪又低落了下去,奶奶赶紧接着说钱浅的故事:“可是后来有一次,你妈妈不小心翻开了一部未完成的金笔点龙,导致体内的能量突然暴走,震碎了附近十个街区的玻璃。”

裘球这才重新稍稍抬了头,从缝隙里瞥过去看着奶奶。

“你爷爷只能去找铁时空的老盟主帮忙,把你妈妈安排到铁时空专门的异能研究所去进行隔离和治疗。”

“然后就在那里认识了我……”一句爸爸没能说出口,被裘球咬了咬下唇,咽了回去,“认识了疯龙。”

“奶奶,我不敢相信,他居然是那么凶残的一个大恶人。”裘球终于松开了自己的膝盖不再团成一团,慢慢轻轻地把头靠在奶奶的肩膀上,“我很害怕,我好怕负能量还会再复发,我好怕……”

“唉,苦命的孩子。”奶奶深深叹了口气,“你是你,不是你爸爸,不是你妈妈,不是任何人。”

就这么安静地沉默了一段时间,裘球突然又问:“那奶奶,你是怎么会和我爷爷认识的?”

奶奶好像一下子陷入了回忆。就在裘球觉得她要回答了的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和金宝三踢踢踏踏地跑去开门,然后贱兮兮地叫king的声音。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