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常去的咖啡館

Work Text:

那是一間不大的咖啡館,常春藤攀滿外牆,甚至遮掩了些落地窗的玻璃邊角,但在陽光照進室內時,光線便會透過縫隙間,在窗邊桌上灑下斑駁的影子。而在傍晚來時,店外會點起一盞油燈,橙黃的火光微弱,卻能映在店內木製的桌椅家具上,透出一股讓人安心的氣息。安啟凡第一次來,就喜歡上了這個地方,

「歡迎光臨,請問一樣兩位嗎?」店門隨著鈴鐺聲響起,當班的店員對著進門的兩人招呼,安啟凡看著面前露出大大燦爛微笑的店員,也笑了起來。

「對。」他說。

「這題可以用公式直接解,但我們還是要了解他的原則,這樣你在碰到同類型的題目會比較好判斷,因為題目也有可能是陷阱……啊謝謝。」

安啟凡注意到了安靜送上桌的熱拿鐵,抬頭對人笑了笑,他手裡的鉛筆尖還指著厚重參考書上的數學題目,而他的學生認真的低頭專心運算著那串惱人的公式。

放下咖啡杯的店員伸出手,毫無必要的整理起桌面上的水杯與餐巾紙架,安啟凡看他磨蹭得有些久了,無聲的說了句「裴世廣回去啦」,再偷偷輕推了下裴世廣,暗示著他趕緊回到櫃台,被推了下的人看著故作無事的安啟凡,在緩慢挪動著腳步轉身之前,用口形對他說了:「我愛你。」

安啟凡第一次帶著家教學生到裴世廣打工的咖啡館時,並沒有事先告訴他,因為連安啟凡都是臨時起意的,在推開門與裴世廣對上眼的時候,看著那雙眼睛帶著驚訝亮了起來,安啟凡突然有些慌張,「你……你好,我們兩位。」

在那幾秒鐘裡尷尬圍繞著兩人,好在裴世廣很快的找回咖啡館店員的專業,露出微笑將兩人帶到窗邊位置上,替他們送上菜單,點了餐,很快的安啟凡便進入了家教老師的狀態,而裴世廣安靜乖巧的送上飲品後就窩回櫃台,在工作的空際間不停地偷偷往窗邊看去,安啟凡認真低聲講解著書上內容的神情,讓他想起高中那段聚在安啟凡家裡,一起接受特訓的時光。

當然啦,現在小安的學生應該比我聰明多了吧?裴世廣想著想著,擦著咖啡杯傻笑起來,沒有注意到窗邊的人也偷偷投來了視線。

那天直到安啟凡的家教時間結束,兩人都沒有再說到話。

之後安啟凡與學生固定約在咖啡館上課,不好意思對學生解釋他和店員早就認識,也帶著些惡作劇的心情繼續假裝不認識裴世廣。隨著安啟凡光臨的次數越來越多,裴世廣也從送餐完就離開,漸漸的多了些停留在他們桌邊的時刻,過於殷勤的替水瓶補水,或是勤勞過頭的收拾桌面與餐具,安啟凡總是忍著笑意,輕咳兩聲才能繼續專注在講解上。

而裴世廣從吧台裡看著安啟凡的時候,常常就會不小心在安啟凡點的那份砂糖奶油烤土司上,灑了太多的糖。

裴世廣替安啟凡送上冰涼的可爾必思時,他對面的學生正專注在解題上,頭抬也不抬的,鉛筆劃過紙張的輕微刷刷聲不斷傳來,裴世廣伸手輕拉了下安啟凡的衣袖,趁著他抬頭的瞬間,站到背對吧台的方向,對著安啟凡快速卻清晰的說了句無聲的:「我愛你。」

安啟凡的臉紅得即使裴世廣回到吧台,也能清楚看見。一起當班的姐姐拍了下他的背,「什麼事這麼開心,笑成這樣。」裴世廣一臉暈呼呼地:「我只是……覺得我好愛我男朋友喔。」

學期末的晚上,鄰近學區的咖啡館人不多,安啟凡看著面前學生的期末考試卷做著檢討,吧台裡咖啡館老闆似乎調查著什麼,走近了裴世廣身邊,老闆的聲音清晰的傳來:「欸阿廣,你要不要帶男朋友來吃尾牙?」

安啟凡人一頓,差點要從座位上彈起來,裴世廣一樣嚇得不輕,結結巴巴的回話:「這……我……那我再問他有沒有空?」老闆從吧台探出半個身體,對著窗邊的安啟凡喊:「同學,我們吃這禮拜五晚上喔,有空嗎?」

──這是全世界都知道我是阿廣男朋友的意思嗎──安啟凡內心兀自崩潰著,而對面的學生一臉平靜的收拾著文具,轉頭對老闆說:「老師應該有空喔,今天是我這學期最後一堂家教了。」

安啟凡看看咖啡館老闆,又看看對面的學生,最後看看男朋友。
安啟凡用手遮住了發燙的臉。
安啟凡不想說話。

「小八!為什麼全世界都知道了啦!」
「欸~可是,你們就是表現得全世界都會知道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