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唐亚】烟与钴尖晶

Work Text:

唐晓翼看见那个倚在街角的青年。路灯不是很亮,旁边几个浓妆艳抹的street girl正互相调笑,不时向路过的人们抛出媚眼。唐晓翼的眼神越过她们丰满而年轻的肉体,落在那个金发青年身上,他手上夹了支烟,虚虚地靠着满是牛皮癣般的传单和污渍的墙上。昏暗路灯下他的双眼幽亮如最纯净的钴尖晶石,深沉而迷人的钴蓝色在香烟染出的白色虚无后带上一层隐晦的淫靡性感。

他有一张完美精致到令人移不开眼的脸,眉骨和蝶翼般的眼睫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唐晓翼的眼神顺着他的脸庞线条滑落,在那漂亮的嘴唇处停留。路灯的一撒光亮正落到他的下半张脸和脖颈上。薄唇是艳丽的红色,让唐晓翼不禁开始想象这迷人的嘴唇若是含着樱桃会是怎样一幅糜烂的美景——

贝齿咬住一点深红,红唇微张,拿出的樱桃也勾出糜艳的银丝。

衬衫没系风纪扣,纤细白皙的脖颈一览无遗。线条流畅的美丽锁骨则不那么如人所愿,半隐进了黑暗和衣衫。

青年身材清瘦,只是慵懒而随意地站在那里,清冷中透着欲惑的气质便一展无疑。旁边的女人们大声地笑着,时不时回头跟他说话。青年淡淡地微笑,在自己被拉上时开口应上一两句。更多时候他只是一个人站着。袖子被卷到手肘,露出肌肉线条漂亮流畅的小臂,右手的无名指和中指夹着一支烟。烟雾隐隐,但他并不怎么上口,只是安静地看着眼前的过往人群。

唐晓翼走近他们。他听见一个穿着超短裙和过膝靴的女孩转头跟他讲话,叫他“Arthur”。

Arthur。单词无声地滚过他的喉咙与舌。唐晓翼走上前,阴影由下而上爬上青年的身体。金发青年抬头看他,身边的艳装女郎吹了声口哨。

唐晓翼挑眉看着青年深蓝色的眼眸,道:“Arthur?”

“嗯哼。”

亚瑟低头吸了一口烟,乳白色的烟雾从微张的薄唇溢出,溅上唐晓翼的脸庞。他抬眼看着唐晓翼道,“要我陪?”

唐晓翼给了他的额头一个亲吻作为回应。亚瑟转身带他向幽黑的更深处去,路过一处垃圾桶时抬手在烟灰盘摁熄了闪烁着暗红光亮的烟头。

唐晓翼伸手揽住亚瑟的腰。他的腰很细,或许是因为太瘦了。但并不如他曾揽过的女孩子柔软,隐隐仍可觉察肌肉的线条。

亚瑟没有反抗,浅淡的男士木香从他的领子里漏出,如同一条丝线,绰约地勾着身边人。他带着唐晓翼在一处公寓前停下,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房间在二楼。楼道的光线不算好,唐晓翼在亚瑟拿钥匙开门时微微低头看着他。咔哒一声,门锁被打开。亚瑟刚抬手打开灯的开关就被唐晓翼从后面抱住,跌跌撞撞地进了房间。

门又被关上。唐晓翼捧住亚瑟清瘦的脸庞低头去吻他,把他压到了客厅的沙发上。亚瑟陷进柔软的布艺沙发。牙齿碰撞,唐晓翼勾住他的舌品尝带着淡淡烟味的缠绵果香。

分开时两人都微微喘着气,带出的淫靡银丝如同最开始唐晓翼想象的那样。唐晓翼扣住亚瑟的十指,俯在他身上,侧头去舔吻他微凉的耳垂。他低声道:“没想到你抽女烟。”

“唔……”亚瑟轻哼一声答道,“我烟瘾不重,女烟口感还好些。”

“别误会,我只是觉得你这样更性感了。”唐晓翼笑起来,又去吻他柔软的嘴唇,然后吻他的喉结。他像一条狼,把亚瑟的喉结叼在齿间轻咬舔吮。亚瑟空着手,去解他的皮带,但就着被压在身下的姿势并不方便。唐晓翼抬手扯开亚瑟的衬衫,低头在他的锁骨上咬了一口。他就着亚瑟的手,帮他解开自己的皮带。亚瑟的手掌很薄,指骨纤长。他主动地去抚弄唐晓翼微烫的胀大,唐晓翼的小腹绷紧了一瞬。

“你真的很擅长挑逗别人。”他叹息着说道,对上亚瑟漂亮的蓝眸。亚瑟轻笑了一下,眉梢嘴角堆起的风情让他看起来如同一个魅魔一般诱人。

他支起上身,另一只空着的手勾住唐晓翼的脖颈去和他接吻。衬衫已经被解开,嫣红的乳头在微冷的空气中逐渐硬挺起来。唐晓翼一手把他揽在怀里,一手去揉弄那点嫣红。闷沉的一声轻吟从口中泄出。

第二次分开时唐晓翼把亚瑟抱起来往卧室去,走过门口的时候亚瑟伸手打开了床头灯。他的房间整洁而简约,透着冷淡而禁欲的味道,然而此时这种氛围马上就被情欲打破了。唐晓翼和亚瑟滚上床,后者翻身欺到唐晓翼身上,褪下他的裤子和内裤,低头含住。

温热柔软的口腔包裹住胀大的性器,唐晓翼满足地喟叹了一声。亚瑟舔弄了片刻便开始给他深喉,唐晓翼几乎耗尽了全部的自制力才没有按住亚瑟的头抽插。然而唐晓翼迟迟没能泄出,亚瑟却已经把自己弄得相当不舒服。他把唐晓翼的性器吐了出来,啧了一声起身去床头柜拿出润滑剂和避孕套。

“怎么不继续?”唐晓翼侧卧在他的床上,支着头问他。亚瑟的头发已经被汗湿了些许,贴在额上脸侧。他把润滑剂扔给唐晓翼,自己用牙齿撕开了避孕套的包装。

“我累了,所以决定换个方式。”

唐晓翼笑着把他压到身下,脱了他的裤子也去套弄他的性器。亚瑟的性器是正常男性的大小,模样却秀气些。亚瑟被他弄得颤抖不止,几次都没能把避孕套给唐晓翼戴上。

唐晓翼的技巧不比亚瑟差。亚瑟见唐晓翼没有停下的意思,便暂时放弃了给他戴套的尝试。他的身体染上充满情欲色彩的淡粉,埋首在唐晓翼的颈间颤抖喘息。呻吟声在唐晓翼的耳边放大,情欲的灼热涌向下体。又是片刻套弄和挑逗,亚瑟终于尖叫着在他手里射了出来。

亚瑟满身诱人的粉红,躺在床上颤抖着体验高潮的余韵。唐晓翼被射了满手白浊也不恼,另一只手拿过润滑剂,挤出一大堆在手上便向亚瑟的后穴探去。

唐晓翼手指伸入的时候亚瑟本能地夹紧了后穴,排斥着异物的入侵。唐晓翼低头去吻亚瑟,道:“现在可以给我戴套了。”

亚瑟抬手,颤抖着给唐晓翼戴上避孕套。唐晓翼修长的手指带着他自己的精液和润滑剂,在他的后穴里抽插搅弄。亚瑟紧紧地抱住唐晓翼,一手也去套弄他的性器。唐晓翼闷哼一声,又向亚瑟的后穴里挤进一根手指开始搅弄。他轻咬了一下亚瑟的唇,看着那双漂亮的钴尖晶石恶狠狠道:“……不想我直接进去就收敛点,惹了火惨的是你。”

亚瑟笑了起来,明媚如六月大海,又诱惑如塞壬歌声。他甚至恶意地轻捏了一下唐晓翼的性器,抬起头凑到他耳边轻声道:“怎么办呢,我想试试。”

唐晓翼的眼神暗了下去。他忽然抽出手把亚瑟修长匀称的双腿掰开来,折到他的身侧。唐晓翼把润滑剂又往自己性器上涂抹开一层,双手撑过亚瑟的膝窝,炽热的性器顶上亚瑟的后穴。

“那这可就是你自找的了。”他低声宣布,挺腰直入。
呻吟冲出亚瑟的艳丽薄唇。唐晓翼的前戏足够温柔与充分,让他的进入不会过于艰难。他耸腰抽动,把亚瑟的呻吟声撞成碎片。他很快找到了亚瑟最敏感的那一点,两具散发着迷人荷尔蒙的年轻肉体相契性高得惊人。在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中他和亚瑟一起陷入情欲的深海,喘息和呻吟交织在一起。每一次亚瑟都尖叫着夹紧后穴,换来唐晓翼更加猛烈的抽送和撞击。

他死死地抱住唐晓翼的肩背,如同可怜人流落在暴风雨中的巨洋,抱住唯一的求生木板,失焦的钴蓝色眼眸中蓄满生理性泪水。唐晓翼愈来愈猛烈的抽送终于把他们一起送上情欲的顶峰,狠狠的一次撞击后他们一起射了出来。亚瑟尖叫一声,向后仰起布满吻痕的纤瘦脖颈,如同一只濒死的天鹅。

他们躺在床上一道平息着急促的喘息。紧致肉体里的性器很快便再次胀大,情欲在两具年轻的身体里复燃。

夜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