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八咫鸟x你】降落的羽毛

Work Text:

鸟儿意外是喜欢撒娇的动物,喜欢被抚摸,喜欢围着所爱之人打转。
八咫鸟就是这样。阴沉自闭的性格逐渐在交往中放开了些,便主动跟在你身边,总是想办法帮上你的忙,被称赞后不再是自我怀疑而是露出开心的笑意,讨要一点亲昵的奖赏。你对他这样的转变乐见其成,虽然他不像啾啾一样叽叽喳喳的活泼,但停留在你身边的那种安定感使你异常满足。
今日事毕,你想犒劳一下总是忙前忙后的八咫鸟,原本打算像往常那样用手指帮八咫鸟梳理羽毛,他却犹豫着提出了别的要求:“……我更想和你酱酱酿酿,可以吗?说是会很舒服的事,但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你心想:原来这一茬还没过去吗?
烟罗与八咫鸟初到百妖乡时,烟罗开了这样一个小小的玩笑,当时你打着哈哈拒绝了,没有太当回事,却没想八咫鸟记了这么久。
“酱酱酿酿是……”你思考着该怎么解释。
八咫鸟看出你的迟疑,不自觉地有些消沉:“是别的妖怪能做,但我却做不到的事吗?”
“不是的。恰好相反,是只有你能做的事。对于人类来说,酱酱酿酿意味着身体的亲密接触,一般是伴侣之间才会有的行为,所以我只愿意和你做。”你想通了,既然都和八咫鸟成为恋人了,还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呢。
“就像是梳理羽毛吗?会很舒服,而且我也只想让你来做。”
看来八咫鸟是真的不明白。
你揽过八咫鸟的腰,摸到他后背与脊柱相连的翼骨,在羽根处摩挲:“我理解的可不只是抚摸翅膀哦。”然后你的手向上滑去,越过八咫鸟的肩胛骨捏捏他的后颈,轻轻施力压着他低下头,便落了一个吻在他的嘴角。
“酱酱酿酿还包括亲吻,赤裸相见,以及爱抚身体的每一处……”你对着尚且怔愣的八咫鸟悄悄耳语,温热的吐息窜进他的耳朵里。
说完这些你才放开了八咫鸟,他一时有些错愕,脚步慌乱地向后退了几步,直到碰到了墙壁无法再退。
见到八咫鸟这样青涩的反应,你生起一些逗弄的心思,干脆乘胜追击,上前把他困在了墙与你的身体之间。你举起他的右手贴在唇上,厮磨轻咬硬质的爪样指节,有些控制不住地坏笑:“现在你还想做吗?”
“我、我……我想和你做。”八咫鸟磕磕巴巴了一会,最后鼓起勇气抬手回抱住你的腰。
“好啊。”你大大方方伸手去解他腰间的当带。
靠在墙上的八咫鸟已经面红耳赤,现在你只是轻轻触摸他裸露的手臂,就能带起他的阵阵颤抖。不过他确实没有拒绝你的触碰,即使你的手已经撩起了他的衣摆,去解其下固定袴的纽结,他也只是紧张地扣紧了扶在你腰上的鸟爪。
当八咫鸟收紧的系带被你带离了胯骨,宽大的小袴就顺势滑了下去,落在了他的跗蹠上。这时你的手指拨开了狩衣下的单衣,触到的腰腹先是光滑的皮肤,再往下却覆上了羽毛。腹部的羽毛不似翅膀那样光滑紧密,更加柔软细腻,微微反拨就能倒竖起来。
“!”八咫鸟没想到这么快就把下肢暴露在你面前,他倒抽一口气,发出了不甚明显的喉音。
而你倒是镇定自若地去直视他腹下的样子,黑色的羽毛一直覆盖到了膝盖处,光是用眼睛看是见不着皮肤上的细节的。你觉得这毛茸茸的样子很是有趣,让你想仔细地每处都摸索一遍。
八咫鸟被你的视线盯得快要冒出烟来。他反倒是慌乱得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把自己用力往身后贴,似乎要躲进墙里去。比你高出一个头的身量因为收紧的姿势,都缩得与你一般高了。他小声嗫嚅着:“别、别盯着我了,很难看……”
八咫鸟这掩耳盗铃似的样子逗得你笑了两声,你吻吻他紧闭的眼睑,诚实道:“完全不难看,我觉得很可爱。”而你的手也顺应着内心的愿望,贴着他毛茸茸的鸟肢摩挲起来。
八咫鸟感知到你的手指陷进了绒羽间,贴着他的皮肤抚摸着。人类比鸟低上许多的体温清晰地传递到他的大腿上,伴随着深入脊髓的痒意,刺激得他抖得更是厉害了。他忍不住睁开眼睛想瞧一眼你的动作,却正对上你带着笑意的双眼。
你将八咫鸟偷瞄的行为抓了个正着,不想再让他藏起漂亮的浅绿色瞳孔,于是你一手撩起他过长的额发,额头与他相抵着轻语:“看着我好不好?我很喜欢你的眼睛。”
这样近的距离让八咫鸟无处可逃,玻璃珠似的眼睛无措地游移了两下,最后才鼓起勇气似的与你对视。他明亮的双眼似乎带上了湿润,再加上眼角被你逼出来的羞红,看着竟有点楚楚可怜。
“我保证我做的不是坏事……我可以继续摸吗?”这样的眼神看得你生出几分心虚来,只好在彻底探索他的身体前再次征得同意。
“……好的,不嫌弃的话请摸吧。”
这样的场合还用敬语,实在让你很有欺负八咫鸟的欲望啊。你心脏因此而兴奋加速,便也不再犹豫,手摸到了他的耻骨中央。指腹贴着皮肤移动,只感觉到羽毛之下是平坦一片,即不像人类男性会有明显挺立于体外的性器官,也不像人类女性那样会有微微隆起的肉丘与长缝。
八咫鸟的身体到底是怎样的构造呢?
你愈加好奇,于是手指快速向八咫鸟的腿缝探去,同时用膝盖挤进了八咫鸟的腿间,先一步阻断了他想闭拢双腿的可能。
在距离正常人肛门更靠前一些的位置,你摸到了一个小小的锥形肉凸。这里不覆有羽毛,当你的手指点过,周边的肌肉明显收缩了一下,把你的指尖向凸起中间的小孔压去,指引着你通往八咫鸟身体内的入口便在此处。除了这个小口你再也摸不到其他特异的结构了,所以你猜想八咫鸟应该如鸦雀一般,拥有着生殖与排泄一体的泄殖腔。
你思考的时候,八咫鸟不曾被触碰过的入口惊慌地把你咬住,使你感到指腹都微微陷了进去。而他面上的表情更是混乱一片,似乎真的要哭了出来了,舌头像打了结似的结巴:“你摸的是、是我的……排泄口……会弄脏你的手……”
看八咫鸟的反应,也并不十分了解自己身体的样子。
你更是兴致勃勃,用四根手指撑平了周围的肌肉,而中指试探着抵住小孔旋转,明显是想将手指挤入洞中的密地。你心情放松地解释道:“你不用这样紧张,这里并不脏,而且我想它也是可以给你带来性快感的器官……放松一点嘛,我想摸摸你的里面。”
无论是你的行为还是话语,对八咫鸟来说都足以称得上惊骇。顺从还是阻止,思维尚来不及进行自我定夺,奇异的感觉便从被触碰的地方扩散开。似麻,似痒,似微弱的电流窜过全身,惹得心头涌上难耐的躁动,但是这躁动从何而来,又该如何疏解,八咫鸟却不得而知。
而你接下来的话更是让八咫鸟的脑袋一片空白:“八咫鸟你下面变湿了诶,咬住我的小口分泌了好多水液,好像很欢迎我把手插进去。”
你并没有说谎,这是八咫鸟的身体自发回应了你的爱抚,未知的生理反应完全不受他大脑的控制,初经情事的性器率先进入了交合的状态中,诚实地渴望着你的探寻。
有了润滑的泌液,想进入就显得容易许多。度过一开始的紧窄之后,手指被肉褶裹住,随自然的缩动往里一带,你感觉自己的指端进入了一个相对空阔的腔室,触感湿热甚至有些烫人。
“我的手指已经进去了……这样摸是难受还是舒服呢?”你在热烫的腔内缓慢抚触,手指轻轻刮蹭着肉壁。同时你仔细观察着八咫鸟的表情,探索着能带给他快乐的方式。
八咫鸟无法分辨这陌生的感觉是否是舒服,但他更确定自己并不讨厌。而且穴腔自己蠕动着吸夹你的手指,不停地分泌着黏液,进一步方便了你的动作。他的身体的一切反应都在迎合你的玩弄,似乎渴望着你更深的插入。
八咫鸟的咽喉干涩发紧,有些艰难地回答你的问题:“……是舒……服……唔啊!”突然一阵令人腿软的酥麻从身体内部传来,激得他溢出不可控制的呻吟。八咫鸟下一秒咬紧了自己的下唇,不再说话了。
是你在他体内作乱的手指摸到了肉壁上并列的两个开口,那是连接输精管与输尿管的通道。极其脆弱又敏感的部位被外来物碾弄摩擦着,给八咫鸟带来足以使双腿发软的高强刺激。他勉力支撑自己站立,通过唇上的细微疼痛拉回快被打散的意识。
你并不停手,持续扣弄着八咫鸟体内的敏感点,想让他放弃抵抗,顺从本能释放出来。你劝诱:“觉得舒服就叫出来吧,不用忍着声音,这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
八咫鸟却是听不进去了,他的脑袋被快感搅成了浆糊,思维涣散、眼神迷乱,只记得固执地咬住自己的嘴唇,压抑着呻吟。而且你看到他的牙齿越来越用力了,再这样下去怕是要把他自己咬出血来。
“哎……”你无奈低叹一声,凑上去轻轻舔吻他柔软的唇瓣。
被你的唇舌温柔安抚,八咫鸟总算放松了一点力度,你索性撬开了他的牙缝,带动他与你交缠热吻。反正八咫鸟是不会咬向你的,仅以此防止他再一次欺压自己的下唇罢了。
“啊……唔嗯……”三角形的薄舌生涩地随你起舞,近似呜咽的呻吟总算从嘴角泄露出去,破碎成一片片,被濡湿的水声搅散。
八咫鸟被上下夹击,毫无还手之力。他明明拥有锋利的指爪与有力的翅膀,此时却派不上用场,仅仅只是用力抱住你,在你的气息包围中被快感生生击倒。
没过多久,八咫鸟就释放了精液,一股热液从输精管中喷射出来,尽数撒在你的手指上。他的身体里外都在颤个不停,高潮之下的恍惚毫无遮掩地展现在你面前。
你错开了交叠的唇让八咫鸟平缓呼吸,手指也从过于湿滑的鸟腔中滑了出来。你低头去看指尖半透明的黏液,鬼使神差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你没来得及琢磨是什么味道,八咫鸟却被这视觉上的刺激弄得一个哆嗦。本就在情潮中摇摇欲坠的姿势彻底脱力,顺着墙壁滑了下去。你下意识想托住他,却被带得一同跌坐在地上。
八咫鸟满脑子都在回放你鲜红的舌头勾起他污浊的体液卷入口中。淫靡的画面使他大脑充血,心跳快得要冲破胸腔,但他不知道要如何对此反应,便只是红着脸道歉:“抱歉,我很没用,站不住了……”
你笑笑:“用不着道歉,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啊……不如说八咫鸟是因为舒服才站不稳的话,我会很高兴。”
“是、是的,因为太舒服了我才……”八咫鸟顺着你的话说,其实事实也就是这样,只是说出来不知为何有些羞耻。
“那我们继续吧?”
“嗯……”
你跪在八咫鸟双腿间,神色自然地褪下了自己衣裙。八咫鸟还来不及害羞,他突然看到你白皙的腰间有一道道刺目的红痕,那明显是锋利的鸟爪制造的伤痕。
愧疚和自责涌上八咫鸟的心头,他想碰碰你,却在发现自己伸出的是鸟爪时又僵硬地收了回去。他的声音愈加低落了:“抱歉,我害你受伤了。”
你低头看看腰上的痕迹,猜想也许是刚才八咫鸟意识不清时太用力抱紧你导致的。你不甚在意,主动将他的手重新搭在腰上:“为什么又在道歉呢?我甚至都不觉得痛,这才不算受伤。”
“抱……”下意识又要出口的道歉被八咫鸟咽了回去,他突然稍稍开了窍,俯下身轻轻吻了吻你身上红色的抓痕。
一直都游刃有余做主导方的你,却是因为八咫鸟这一行为红了脸。他柔软的唇瓣安抚似的擦过腰上的细肉,似乎还伸出舌尖舔了舔。你觉得自己腰部的皮肤在他这样的亲吻下更得红成一片了。
你捧起八咫鸟的脑袋,重新将双唇交叠在一起:“啾——真的没关系啦,你这样小心翼翼……要是我也不小心抓伤你了,我该怎么办才好?”
“唔,你也只需要亲亲我就好……”
“好。”
……
最后你们歇息下来已经是深夜了。这场情事有些漫长,房间里四处都留了些痕迹。即使是打算停下来清洁身体,你们也在浴室里又闹了好一会儿。所以八咫鸟明显是疲累了,导致他沾床没有几分钟就沉沉睡了过去。
你倒还不怎么有睡意,便安静地在夜色中打量八咫鸟的睡颜。你觉得他的睡姿很是可爱,爪子松松地抱着你的手,半张脸埋在你的掌心里,暖暖的呼吸从你的指间扫过,让你有一点痒痒的。而他露出的一边嘴角似乎微微勾了勾,你想八咫鸟大概是做了个好梦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