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闲荆角色衍生 何安宁/王博ABO) 王博和他的小男友 PWP

Work Text:

作为一名长期驻守在急诊室的医生,王博可以说是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救治伤患上。等他回过神来,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有回过家了。
王博这才想起,三个月前已经和男朋友在外面租了一个小单间,本来说好两个人搬出来过自己舒心的小日子,可是自己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回过家了,不知道家里的小崽子怎么样了。
王博打开手机翻着通讯录,撇了撇嘴,这臭小子也不给自己打电话。
正好程俊回到休息室,看着王博拿着手机那样儿,不禁笑出声:“咋了兄弟?思春了还是想家了?”
王博翻了个白眼:“那我可跟你不一样,我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
程俊一脸八婆:“哎,是不是上次来接你下夜班那小子?可以啊老王,这么快就对小孩子下手啦。”
“我是那样的人嘛?”王博脱着白大褂收拾着东西,“那是那个臭小子死命追的我,喜欢我喜欢的要死不活的,我才答应的。”
“你就吹吧,啊,王博,你给人小孩儿下啥药了?这么迷你?”
“我还下药?程俊你就不能念我点好?我怎么就不能被人追啊?好歹我也是咱急诊室一朵花呢。”
程俊简直被王博的厚脸皮噎的没办法:“你可拉倒吧,多大岁数了还一朵花。哎不过,”程俊皱着鼻子深吸了口气,“王博你发情期是不是快到了?你戴着抑制器我都能闻到你的味儿了。”
“是吗?”王博左右嗅了嗅,“那估计是快到发情期了,我最近和家里的臭小子做了标记,可能不太准。”
程俊连忙赶他回家:“那你可注意点你家小子,这刚标记的Alpha第一次易感期可不好熬,你回去看看吧,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行,那我走了啊。”

北京走到哪儿都堵车,王博回到自己的小家时已经晚上八点了。他刚打开门,一股桃子酒的味儿迎面而来。
王博知道事情严重了,换上鞋几步冲到了卧室。卧室的门虚掩着,里面传来了几声呜咽。
王博知道处于易感期的Alpha非常脆弱,尤其是自己的Omega还不在身边,安全感更是大幅度降低。
王博轻轻敲了一下门:“安宁,是我,王博,我回来了。”
然而门内的何安宁并没有回话,王博只能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和压在喉咙里的呜咽。
王博想了想,伸手取下自己的抑制器,释放着自己的信息素,很快一股浓郁的水仙香味充斥在房间里。
“王博…是你…是你吗?”
王博终于听到何安宁的声音,松了口气,害怕自己不在家的时候何安宁做出什么自残的事情。
“安宁,我进来了,好吗?不怕是我。”
王博轻轻推开门,看见何安宁就躺在床上。何安宁将王博放在柜子里的衣服全部都找了出来,堆在床上将自己整个人都圈了起来,何安宁身上披着王博的风衣外套,头埋在王博经常穿的一件黑色衬衣里,贪婪的嗅着王博的气味。何安宁另一只手抓着王博的一条领带,在自己的阴茎上快速摩擦着。领带上沾着一些白色的污渍,湿漉漉的。
王博看着何安宁这个样子,知道何安宁已经进入到了筑巢期,这个时间段的Alpha性欲高涨,会搜集所有他觉得能带给他安全感的东西,同时还非常容易受到外界的伤害。王博暗叹自己还算回来的比较及时,不然何安宁一个人留在家里,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危险的情况。
王博三下五除二脱下了自己的衣服,赤裸裸的走向何安宁,双手都放在何安宁看得见的地方,示意自己的无害。
“安宁,你抬起头,看看我。”
何安宁抬起头,刘海下的眼睛湿漉漉的,茫然无措地盯着王博:“王博…哥哥,哥哥…”
王博蹲在床边,伸手去抚摸何安宁:“哥哥在这儿呢,臭小子。”
何安宁拉住王博的手,从手掌开始轻嗅,仔细的辨认着:“是哥哥的味道…”
王博观察着何安宁的一举一动,发现何安宁的情绪还算稳定,拿出了最温柔的表情和语气:“安宁乖,让我上床好不好?”
何安宁紧紧抓着王博的手,本能上告诉他现在不应该让任何人靠近他,然而王博就蹲在他身边,不再是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漆黑的房间里。王博的存在带给他巨大的安全感。
片刻后王博感觉手上传来了轻微的拉扯,于是王博顺势跨上了床。
王博倾身抱住了何安宁,何安宁将头埋在王博的怀里,耳边听着王博的心跳,感觉自己渐渐有了实感,不再像之前那么恐惧焦虑了。
王博啄着何安宁发红的眼角,手摸上了何安宁的阴茎撸动着:“怎么样?难受吗?”
何安宁小声哼唧着,恨不得将自己揉进王博的体内:“难受,哥,你帮帮我。你为什么把我抛下了?哥我好害怕…”
王博叹了口气,看着何安宁一副生怕被主人嫌弃地湿漉漉的奶狗样子,弯下腰去帮何安宁口交。
王博先是仔仔细细的舔了一遍何安宁阴茎上鼓胀的青筋,又去舔龟头,等何安宁不耐烦地抓住自己的头发,才收起牙齿,艰难的将何安宁的阴茎吞了进去。
别看何安宁长相秀气俊美,底下那活儿可不小,再加上身为Alpha,阴茎更是又粗又长。这可难为了王博给他口交。
王博本来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平时做爱几乎没有给何安宁口交过,要不是这次自己忙昏了头,将何安宁一个人留在家里,也不会低下头将一个男人的性器吃进嘴巴里。
何安宁也被这样顺从的伴侣取悦了,抓着王博的头发就使劲往王博嘴里捅。王博虽然被呛的难受,还是努力将阴茎吞的更深。
温度偏高的口腔,加上王博努力取悦阴茎的舌头,不一会儿何安宁的阴茎就一阵颤,想要射精了。
王博本来想将阴茎吐出来,奈何和阿宁牢牢将王博的头按住,王博的脸埋在睾丸中间,还被毛发刺激着,鼻尖嗅着何安宁浓郁的气息,不禁有些醉,竟然就这样默许何安宁射在王博的嘴里。
何安宁射的又多又浓,好一会儿才结束。王博含着嘴里的精液,脸涨的红红的,看上去淫秽的很。
何安宁射过两次精,内心的恐惧渐渐平复,Alpha的攻击性又冒出了头。但是何安宁不想让王博知道,这样顺着他心意的王博很少见,何安宁不禁想看到更多,看王博能为他做到哪一步。
何安宁眨着眼睛,噘着嘴撒娇:“哥,你就吞下去好不好?”
王博翻了个白眼,还是几口咽了下去:“行了吧,臭小子。”
何安宁凑上去和王博接吻,先是咬着嘴唇,又伸舌头进去,舔着王博的上颚。上颚本来就敏感,被这样舔着,王博忍不住发出黏腻的呻吟。
“哥,我想做。”
王博被何安宁搂在怀里,赤裸裸的贴在一起,胯下被何安宁沉甸甸的阴茎压着。
“你小子可以啊,不应期这么短。”
何安宁笑的狡猾:“哥你养的好呗。”说着抬手去揉王博的胸。王博虽然经常锻炼,但是当急诊室医生三班颠倒,又吃不好饭,所以身上的肌肉不算太结实。胸肉软软的,何安宁平时就喜欢玩着乳肉睡觉。
王博平时还嘲笑何安宁,说他是个没长大的小屁孩,恋胸。
何安宁揉着胸,又低头用嘴去吸乳头。一会儿包在嘴里用舌头舔,一会儿又那牙齿去轻咬乳尖。
直到王博受不了去推他,何安宁才抬起头。王博的胸已经被捏的泛着红,乳尖可怜兮兮地肿着,左胸抠还有一圈牙印。
王博喘着气训他:“你说你,是狗吗?咬我。”
何安宁咧着嘴,露出一口白牙:“哥你说我是狗,那你是啥?”
“臭小子!你…啊,轻点…”
何安宁伸手插进了王博早已淫水泛滥的花穴。动着手指往里钻。王博想把何安宁的手拍开,结果被何安宁抓住,带着揉起了自己的胸。
“好哥哥,舒服吗?”
王博被折腾的懒得理他,还不如自己捏自己胸,玩得痛快。
何安宁委屈了,感觉自己没有得到自家Omega的重视。何安宁委屈,他就更要变着法子折腾王博。
于是何安宁抽出手指,扶着阴茎一插到底。王博到底一个星期没有做爱了,这突然一下弄得王博叫了声疼。
可是何安宁早就被王博宠坏了,从来自己想干什么干什么,现在呢,就是一颗心想干王博。
何安宁抓着王博的腰使劲往里面插,有几下还差点让王博撞着床沿。王博也渐渐得了趣,从酸胀到酥麻,也开始配合着何安宁扭腰。
何安宁从上往下看,王博有些柔软的小肚子,沾着自己唾液的乳尖,爽的眼泪都出来的脸,简直为这样的王博着迷。
“哥,哥你叫我名字,求你了哥。”
王博正爽着,也不再吝啬于满足这点小小的要求:“安宁…啊,哈…何安宁…”
何安宁听着叫,越发的兴奋,动着腰有点疯的使劲往里插。
突然何安宁的阴茎撞上了一个更加柔嫩的地方,刚顶了一下,就见王博反应激烈,突然挣扎了起来。王博一只手去推何安宁,一只手摸着小腹,叫的破了音:“滚…何安宁,你…生殖腔…”
何安宁这才回过神,那是王博的生殖腔入口。更加柔软,更加滑嫩的生殖腔。何安宁被生育的本能所控制,压着王博想插进他的生殖腔。
王博张着嘴,被刺激的舌头都吐了出来。插了几下,何安宁终于成功冲进了王博的生殖腔。
生殖腔里比何安宁想的更加舒服。湿润高热,又非常敏感,只要阴茎插进去,生殖腔就会不停收缩,死死绞住何安宁的阴茎。
何安宁去看王博的反应,王博的生理泪水大滴大滴的滚落,手指胡乱抓着,显然爽翻了天。
何安宁不停的抽插着,将王博的生殖腔操开了,操成了自己的形状,操成了自己的温床。
何安宁感觉自己要射了,在王博耳边念叨:“哥,哥哥我可以射在里面吗?我想要个和哥哥的孩子。”
王博的脑子里早就被情欲蒙上了雾,全身的感官只能感受到在自己生殖腔里进出的阴茎上,根本听不清何安宁的话。
何安宁坏心眼的放慢速度,将阴茎停在外面,也不去管不断收缩的花穴,追着王博要个答案。
王博简直被这兔崽子折磨的没办法,卡在高潮的槛上不上不下,憋得不行。于是艰难的抬起腿踹了一脚何安宁:“你,你快点…”
何安宁得了允,抱住王博插进生殖腔里,成结射精。Alpha真正成结射精的时间非常长,并且成的结还会卡在Omega的生殖腔里,防止Omega逃跑。
王博捧着肚子,感觉生殖腔里的精液越来越多,越发觉得肚子难受:“我肚子…肚子难受…”
何安宁于是抱着王博打了个滚,让王博躺在自己身上,和他接吻。王博被自己的Alpha安抚着,哼哼唧唧的眯着眼睛享受。
不一会儿,他们两个就这样抱着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