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黄濑灰崎\自作自受(下)

Work Text:

终点站到了。车厢一时人潮推涌,在一片混乱之中,灰崎突然发现手铐不知在何时被人打开了噩梦结束了吗?灰崎有些恍惚,顺着人群流动下了车。月台的灯光白而冷,打在灰崎身上,让他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外面的天应该黑透了,微凉的夜风从通风口灌入,刺激得灰崎裸露在外的皮肤冒出一片鸡皮疙瘩。灰崎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正处于一种十分狼狈的境地:透明粘稠的肠液慢慢地不间断地从合不拢的屁眼里溢出,顺着屁股挺翘的弧度往下,一直在雪白的腿上蜿蜒。
他掩饰着自己的异状,循着地上的指示标志去厕所准备整理一下凌乱不堪的自己。
灰崎刚走进厕所,就被身后的一股力量狠狠地推进一个隔间里。灰崎的力气还没有恢复,那人轻而易举地就把他踢倒在地。灰崎的头撞到了马桶的水箱上,胸口抵在马桶边沿,正好是一个欠操的跪姿。
“你……!”灰崎才吐出一个字,那人欺身而上,用膝盖顶住灰崎的后脖颈,不让他回头。窸窣一阵衣料摩擦的声音后,灰崎的眼睛被紧紧地蒙住了。紧接着那人探入灰崎的裙底,一下就扒下来他的内裤,那条韧弹十足的特殊布料制成的内裤,死死地绑住了灰崎的双手。
“我操!你他妈的——”
“啪”的一声在狭小的隔间里回荡。少年白嫩的脸颊上浮出五个清晰可见的指印,不一会就红肿起来,看上去十分可怜。黄濑凉太动了动略微发麻的手指,柔软的金发垂下,挡住那双翻涌着无数黑暗情绪的微红眼眸。
“我劝你留点力气。”黄濑压低声线,以防被灰崎认出。他笑了一笑,充满着嗜血和欲望的意味,“免得待会儿被我操晕过去。”
灰崎心里混合着恐惧和恨,身体不由自主地轻轻颤抖,刚被陌生中年男子开苞的小穴却极为饥渴似的,抽搐着挤出一大股肠液。
灰崎立刻夹紧屁眼,不过是亡羊补牢。他默默地祈愿不要被发现自己身体的淫荡反应,但这世上绝大多数时候人们只会得到相反的结果。黄濑掀起灰崎皱巴巴的短裙,正好看到那殷红肿破的小穴,颤颤巍巍地吐出晶莹的肠液。
黄濑伸手抹了一把便往灰崎嘴里塞,灰崎猝不及防地尝到自己秽乱的淫液的味道。“唔……唔唔!”灰崎徒劳地用舌头抵着黄濑在他口中肆意搅动的手指,却在追赶中变了味,仿佛有意挑逗,湿滑的舌头卷着黄濑纤细的手指“滋滋”舔弄。没过一会儿,灰崎嘴巴发酸,吞咽不及的口水从嘴角溢出。
“真是一只淫荡的小母狗,天生来的挨操。”黄濑毫不留情地羞辱道。他的另一只手粗暴地扯开灰崎水手服的衣襟,伸进去揪起灰崎的乳头,用力地拧到它充血为止。
“在车子上就看到你不知廉耻地撅着屁股,让那个大叔插进你的骚屁眼。那个时候我就硬了,想拿大鸡巴狠狠地干你。”
“就在今天,就在这里,把你干成我的肉便器,怎么样?”
灰崎惊恐地疯狂挣扎,想要逃离,却被黄濑按在马桶上又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不乖的母狗,日到它乖就是了。”
黄濑抽出灰崎嘴里的手指,转而并起三根直接插到灰崎的后穴里。随便扩张了几下后,黄濑掏出自己的阴茎,一穿到底。
“啊……”灰崎痛苦地呻吟,背脊弓起,试图回到在母亲胞宫中的、令他感到安全的姿势,反而把屁股更往黄濑胯下送。
黄濑抓住灰崎柔软的臀瓣,再次利落地抽离,拖出一小段肠壁后又是一个深捅。这样整根进整根出,一下接着一下,顶得灰崎伏在马桶盖上不停地耸动。
好大好粗……进入的时候把肠壁撑到极致,撑开所有的褶皱,每一个敏感点都被照顾到了。灰崎绝望地想,这样下去,真的会被干成肉便器的。
“哈、哈……哈啊……”灰崎在剧烈喘息中勉强挤出正常的语句,“慢一点……太重了……”
“……说点,好听的话,也许我会,认真考虑考虑。”黄濑也爽得很,伏在灰崎身上喷吐着炙热的呼吸。
“好、听的话?”
黄濑无奈地叹了口气,咬着少年的耳垂说:“你这家伙,实在是一条不合格的母狗。——就是夸你主人的肉棒,是怎样的大,怎样的粗,操得你怎样的舒服……会了吗?”
灰崎似懂非懂,生涩地呻吟:“大、大鸡巴主人,啊恩,操得你的骚屁眼小狗好、好舒服……哈……插到里面去了,呜,插到小母狗心里去了……”
黄濑满意地闷笑,小太阳是的明黄眼眸弯起:“这不是很会吗?”
“看你叫的这么浪,是想要我操你操得更用力吧?”
黄濑提起灰崎的腰身,往前重重地挺动,饱胀的肉棒深深地楔入肠道深处。
灰崎这才明白,无论这才明白,无论他说再多的“好话”,也只会换来更猛烈地操干。
最后,灰崎叫的嗓子都哑了,黄濑方结束这场淫乱的性爱,射在灰崎的后穴里。他解开灰崎双手的束缚,把那条内裤卷成一卷,堵住了灰崎合不拢的屁眼,将他的精液都堵在了灰崎的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