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影苍 驯服(2)abo发情期 调教 r18 ooc

Work Text:

血影一把抓起苍牙的头发,头皮传来的刺痛感逼得苍牙不得不与之对视,血影红色宝石般的眼睛凝视着苍牙,里面闪烁着暗红的光芒,像是头盯紧猎物的狼。

“苍牙。”他的声音压抑且低沉,从胸腔闷闷地震出。“你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吗?”他盯着苍牙被情欲染红的脸,“我会进入你,弄痛你,甚至会标记你,侵犯你哪怕你无法承受也不会停下来。”

苍牙只是愣愣地看着他,看着这双眼睛,血红的像是大名们争先抢夺的珠宝。

像是被诱惑无法克制一般,他伸长脖子用舌头去舔舐血影的眼睛。

随着他的动作,一股浓郁且极具压迫性的信引铺天盖地的席卷了苍牙,那股危险的散发着血腥味的信引,惹的他不住地颤抖,他甚至想立刻去舔弄面前这个信引拥有者的阴茎,让他狠狠地插进来,干到自己的最深处。“呜~”全身像是有电流流过,他的后穴流的水简直像是瀑布了,该死这个蠢货为什么还不来干他!他的脑子混沌成一片,全身发软发红,眼神迷离,汗水打湿了他的黑发,黏糊糊地粘在他的脸上,可他除了哭泣再也发不出半点其他的声音。好在下一刻,似是终于看够了他被情欲所折磨的痛苦,血影解开自己的裤带,按着他的头将自己一点点的送入苍牙微张地口中,“舔舔,小狗儿。”

苍牙口腔溢出充沛的津液,浓重的麝香味道充斥着他的鼻腔,过大的龟头使得他的吞咽很是艰难,涎水顺着嘴角低落在地。“慢点儿,不要急。”血影笑着提醒苍牙。

血影挺腰将自己缓缓地推进,似乎是顶到了喉头,苍牙条件反射地想要呕吐,喉咙处迅猛的收缩刺激的他不住的咳嗽,却因为口中巨物的顶弄而不得解脱,眼泪不住地流淌。苍牙摇着头想要吐出来,又被血影按着头吞的更深,呜咽声被撞碎在喉咙深处。血影的那东西实在太大,难以全部含进去,外面还漏了一部分,他想要用手去握住那部分,无奈双手被锁链牢牢箍住不得施展,只好努力用舌头绕着柱身,卖力的吸吮舔弄,血影抓着苍牙的头发在他的口中缓慢抽插,苍牙高热滑嫩的口腔让血影有些微微失控,不时的猛烈撞击激的苍牙闷闷地咳嗽,夹杂着他的呜咽哭声,激起了血影的残暴欲望。喉咙处的蠕动带来的快感使得血影次次都撞击最深的地方,控制不住的哭泣和咳嗽让苍牙在窒息的边缘崩溃——他不小心用牙齿咬到了血影。

痛的血影退出来一巴掌扇在苍牙的脸上,坤泽娇嫩的脸庞顿时红肿了一片。苍牙的口腔酸软的无法合上,在血影拔出去后唾液里面顺着下巴流了一地。苍牙的下巴被血影捏起,强迫他看着血影猩红的眸子,血影阴沉地看着他泪眼婆娑双眼失神的样子,扯出了抹冷笑咬牙切齿道:“小狗儿,胆子可真大啊。”

“咳……”情欲和方才的窒息让苍牙的大脑糊成了一片,无法忍住的咳嗽合着泪水流了满脸。一巴掌扇的苍牙头晕目眩,“对……不起,哈啊~呜呜呜……”除了踹息再也说不出话来。他感受到血影带着怒气的信引,危险的感觉使他本能地想要退后,然而又能退到哪里去呢。

血影抽出自己的刀,从苍牙领口处伸进去,苍牙衣领倒是开的很大,此时跪在自己的面前从高处往下看还可以看到他蜜色的胸膛。他转动刀柄,刀刃贴着苍牙的肌肤划到另一边,将他白色的上衣直接割裂了开!两粒淡粉色的肉丁在空中挺立,随着苍牙的呼吸剧烈起伏。血影用刀刃的侧面贴住肌肤,冰凉的触感碰上滚烫的身子,激的苍牙微微颤抖,脑子稍微清明了几分。他漫不经心的继续向下,停在了苍牙的裆部,吓得苍牙闭上了眼睛,以为自己咬了血影一下,血影就要阉了自己。

血影看着苍牙的反应不禁笑了笑,利落的刀法以快不及目的速度将苍牙的裤子从裆部割开,被割裂的裤子立刻顺着大腿滑落下去——还有条白色兜裆布保护着主人最后的尊严,紧接着就被血影一把就给扯了下来。风拂过苍牙赤裸的身体,刚刚消退了些许的情欲立马又汹涌了起来。刚刚那一下,使血影高涨的欲望都疲软了几分,虽然眼前的坤泽扭动着屁股发骚,淫贱的样子也无法抚平他心中的怒火。他将刀插回去放置在一侧,走到障子处敲了敲,门外跪坐着的少女立刻将门移开些许缝隙询问,血影和她交谈了两句后又走了回来,坐在苍牙面前拿过刀开始用米纸擦拭刀条——忍耐,也是剑客的修行。

“唔……啊~”苍牙感觉像是有一把火从内向外在身体里燃烧,他浆糊般的脑子此时根本不能理解为什么,面对着发情的坤泽,竟然有乾元可以端坐在面前无动于衷。哪想到血影如今其实已经硬的快要爆炸了,铺天盖地的甜蜜味道像是春药一样,浓厚地几乎渗透他的毛孔钻进他的皮肤,擦刀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不过他有心冷落苍牙,任凭他在自己面前哭叫呻吟。

“大人,您要的东西。”刀还没擦完,外面女孩脆生生的声音传来。还挺快的,血影想着,将一个有着三层的盒子拿了进来,还有一个竹筒。障子划开的一瞬,外面的女孩匆匆瞥到一眼屋内吊起胳膊跪立的人,还未看清,听到“再看一眼就挖了你的眼睛。”迅速颤抖着低下头,恭敬地将门关上。

“你们发情一般要几天来着?七八天吧?”血影压根就没想着这个状态的苍牙还能回答自己,自问自答道。他从竹筒里抽出一根藤条,在空中挥舞了几下,发出“呼!呼!”的风声,苍牙说不出话,喉咙里还是火辣辣的痛,像是被谁抽去了筋,虽然睁着眼睛,但只能模模糊糊看到微光中的人影,耳边也是嗡嗡的杂音。紧接着,胸脯出传来的刺激逼得苍牙发出甜腻的叫声,粉嫩的乳尖在空中微微颤抖,又是一下破空而来,疼痛酥酥麻麻地蔓延开来,乳头被打的泛着红,肿了原先的一倍大。苍牙的阴茎流着淫液,贴着小腹挺立着,每受到一下抽打就吐出一些液体。

哟,这还爽上了,血影用脚踩了几下,用脚趾夹起苍牙的龟头,痛的苍牙哭叫不止哆嗦着疯狂摇头。血影走到苍牙的身后用藤条在苍牙的背部抽了几十下,连续的几下位置精准,距离一致,藤条虽然轻软,用上点力气还是能够让红痕留存上一会儿的。背后的刺痛像是电流一样,瞬间蔓延到全身,嘴中发出难耐的淫叫,眼泪控住不住地汹涌,不知到底是痛的还是爽的。

血影将苍牙两条腿踢开,一把把苍牙的上半身按了下去,锁链稀里哗啦发出碰撞的响声,尽职尽责的牢牢箍住苍牙的胳膊。苍牙双手反吊,额头险些磕到地上,因为姿势的原因后穴被一览无余,因为发情的缘故,小穴一张一缩的吐着淫水,淫液流的满大腿都是,臀部和大腿泛着湿淫的水光。血影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指探入穴口,“唔!啊……”突然被东西刺入饥渴已久身体,苍牙立时扭着屁股发出淫叫,穴肉争先恐后地将手指紧紧包裹吸吮着。酥麻的感觉从他被插入拓开的后庭传遍了全身,在欲望谷底煎熬了许久,空虚的小穴终于体会到了浓烈的快感。血影的脸刷一下就黑了,抽出手反手就是两巴掌狠狠地抽了上去。“浪什么浪!就这么饥渴吗?只是手指就能满足你吗?”他边说边抽打苍牙的肥臀,坤泽臀部的软肉被扇打着泛起波浪,打一下就能弹好几下看着很是晃眼。

“啊!不要!不要打了,呜呜……好痛……”坤泽扭着肥臀,想要躲过身后之人无情的锤楚,然而小穴的水淌的更是一塌糊涂,显然是得了乐趣的。血影按着苍牙的腰,将自己早已挺立怒张的硬物,狠狠地顶入苍牙的体内。

“啊啊~嗯……”虽然紧致的后穴充满了淫液,先前还被手指插入过,但那被开拓出的细缝,距离容纳下血影的壮硕分身还差的远。苍牙在后穴被一口气插入大半阳物的瞬间,口中逸出半是疼痛半是快乐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