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宅院故事(5)

Work Text:

【嗨喽?您还直吗】

将军笑了,狠狠吻上布衣的唇,推着他走到床边,然后自己平躺上去。

“你不是想上我吗,来吧,本将军给你这个尝试的机会。”

布衣获释一样扑上去,屁/股终于不用遭罪了。

但是,该怎么做?

兴奋过后布衣傻眼了。

抱着“应该和女人差不多吧”的想法,布衣开始尝试着舔咬将军的喉结。

将军闷哼一声,表情看来挺爽。

这下布衣入行了,又去咬将军的耳垂,听着将军舒爽难耐的闷哼,心里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大概是“你不是就爱折腾老子吗,老子今儿就让你看看谁折腾谁”

这么一想,布衣彻底兴奋,也彻底放开了,不用将军指导就捏住他的朱果揉搓玩弄,技巧性十足地舔咬过将军的脖颈和锁骨,心里的结一打开,嘴里味道也不差了。

布衣坏心眼的在将军肩膀上咬了一口。将军“嘶——”一声抽气,看布衣的眼神却更感兴趣了。

果然,这就是个性癖变态的家伙。布衣想,动作更加开放,嘴上没个轻重的又舔又咬,在将军的锁骨上留下牙印。

将军脸上和耳朵全红了,不住闷哼着,直直看向布衣的眼神充满了欲望。

布衣的报复欲和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干脆一路舔过将军的胸膛,小腹,柔软的舌尖在肚脐眼处转圈。

将军难耐把他的头往下按,被布衣挣开。布衣狠狠心一把扒了将军的裤子,又把自己的也脱下。

然而他胯下的小兄弟还在软绵绵的打瞌睡。

【英勇就义】

将军一手撑着脸,颇有些好笑地看着跨坐在他身上忙活许久却徒劳无功的布衣,道:“好了吗?你不会是——”

“快了,我有些,不习惯而已。”布衣喘着气,然而看着将军的脸怎么也没感觉。

他干脆闭上眼,开始想象以前的老情人。这下小兄弟总算半醒了,他故意不看将军的脸,对准洞口咬牙就想硬塞。

将军:“…”

先不论布衣到底怎么醒的,他不知道要准备吗就硬塞?这些也就算了,关键他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怎么回事啊?到底谁上谁啊?

【反向引导】

“啰嗦死了,你不行还是我来吧!”将军黑了脸,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把布衣推倒在身下。

布衣一脸“你说好的不能不算数啊!”的崩溃表情,还想给自己挽尊。

“乖,本将军看你一直不上不下的,帮你一下。”

将军说完,用膝盖顶开布衣的双腿。一手抚上胸膛,一手放进两根手指在布衣嘴里翻搅。

“握住它,有节奏的上下撸动。”

“大拇指时不时刮过顶部,注意不要蹭到指甲。”

“唔…嗯…”布衣闭上眼,身体逐渐泛上粉红。

将军手指夹住柔软的小舌往外拉,又更深地伸进去,压住舌苔直达喉口。布衣条件反射地想呕,很快被逼出生理泪水。手指便收回了些,又伸进第三根手指来扩开口腔,两根手指来来回回地在喉口进出。

感到足够湿润,将军拔出手指,指尖带着藕断丝连的银丝。他大大分开布衣的双腿,稍微用力把手指伸进下面的小洞。

“唔嗯!”突然被袭的布衣大叫一声,睁开眸子泪眼朦胧的看着将军,又茫然又委屈。

将军给布衣这一眼看的头皮一炸,只想捅进身下人的小穴干的他娇喘连连。将军勉强忍下,两根手指有节奏的在那甬道里进出。

“你,唔,干什么…”布衣还有些不甘心的委屈。

将军捂住布衣的眼睛:“别说话,继续撸。”

“不行,啊啊…疼,出,出去…”布衣难耐的扭着腰,大腿根发抖。

“乖,一会儿就不疼了。”将军继续浅浅抽插。

布衣咬牙忍了会,还是觉得下体里戳进两根异物火辣辣的疼,又带了颤音叫疼。

将军拿他没办法,只得撤出一根手指,只留食指在穴里寻找敏感的一点。布衣不停喘着气,按到凸起的一块时,布衣突然呻吟出声,婉转得转了好几个调子。

将军立即按准那处凸起转圈,布衣扬起脖颈“啊啊”叫着,脸颊发烫,来不及吞咽的口水润湿了枕巾。

“好了,你这婊子,”将军把第三根手指伸进去,不顾布衣又开始叫疼,由浅到深地抽插,“我会让你舒服的,你看你都起来了,继续撸。”

布衣握着性器的手都在发抖,勉强握住了撸动几下,又被身下作乱的手指操的停了动作。

“跟着我的节奏,”将军把手指抽出大半,又全部捅进去,“慢慢来,不要急,感受着我的频率撸。”

“对,就是这样,现在再加快…”

“唔…唔啊!嗯,嗯唔…不,不行…”布衣挣扎着摇头,话都说不清楚,“太…太快…嗯啊…”

“你个麻烦的小贱人。”将军蹙眉,捂着布衣眼睛的手放开,抓住枕巾盖上他的眼睛,然后握住了布衣自慰的手带着他撸动。

前后夹击的快感刺激的布衣不住呻吟,整个人都红透了,难耐的扭着腰不知是想躲避屁股里作乱的手指还是迎合。

“感受到了吗,你不再是压在女人身上的了,”将军又伸进一根手指,布衣的呻吟带了泣音,“从现在起,你是躺在我身下的母狗,等着我的手指把你操熟了再把鸡巴喂给你。”

“唔啊…不…嗯嗯…”布衣摇着头,似乎还想反驳。

“不?你看你这副淫荡的身子,可真是天赋异禀,绞着我不想我出去呢。”

“很爽吧,你屁股里有个敏感的点,每次我操进去的时候蹭过,你都叫的比窑子里的妓女还骚。”

“好好感受谁在玩你,谁用三根手指把你玩的后面的洞一直出水,谁把你腿掰开干你身体最深处?嗯?你还说不喜欢,怎么这会摇着屁股求我干你那点了?”

将军一边说,一边粗喘着抽插和撸动,布衣早已软了身子全身乏力,被他刺激地像只猫一样弓起背,性器高高竖起。将军最后狠狠操了几下,一把掀开盖着布衣眼睛的枕巾。

布衣叫着射出,一双发懵的紫眸茫然失了聚焦。

将军也不忍了,沉腰狠狠干进去,不顾布衣还在不应期,半分不停顿地撞击起来。

“啊,啊啊…不…”布衣很快给将军干出哭腔,两手紧紧攥着床单,汗湿的头发粘在脸上,“先…呜…先出去…啊呜!拜,拜托…”

将军压下布衣难耐的挣扎,脸上带着残忍的兴奋。

“乖,哭给我看。”

布衣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却被身下狂风暴雨般的抽插逼的泪水盈满眼眶,挂在眼角将落不落。将军把他的双腿扛在肩上,挺深插得更深,听他发抖的呻吟。

将军这么插了几下,直接保持着下体的链接让布衣翻过身,双手掐着布衣劲瘦的腰肢迫使他高高抬起饱满的臀肉,再次狠狠撞击。

这个姿势进的太深,布衣不住呻吟着,硬生生从不应期又濒临高潮。

“你说你像不像我身下的母狗,嗯?屁股长的这么翘,天生就是给人操的,放心,我会射爆你这张嘴,让你明年这个时候给老子生一堆小狗崽。”将军边操边用大拇指堵住布衣性器的铃口。

布衣话都说不出来,把脸埋在被褥里不住闷声哭着,只能颤颤巍巍地摇头。将军重重抽插几十下,覆在他身上,一口咬住他的后脖颈射在他体内。铃口被放开的布衣同时射了出来,前后同时的快感如同烟花般一路霹雳带火花地涌上头脑,炸的他眼前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