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云次方/龙嘎】再过来我就要跳下去啦

Work Text:

郑云龙姐姐是市跳水队教练,曾经作为队员被调侃成队里一枝花,被嘎爷一个个骂了回去。“滚,老子不是花。”

说花也不为过,他们跳水队几十个人哪个不是肌肉型男士,唯独阿云嘎,体型还算得上纤瘦,肌肉只是隐隐约约显一些,往跳水板上一站,轻盈跃起,水花都比别人清秀。那时刚来队里的小孩黄子弘凡,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敢说,“嘎子哥,要不是你下面鼓起来一包,我都怀疑你是女子队的。”结果当然是挨了一顿锤。

可他就是郑云龙姐姐,不是亲的。幼儿园里龙龙受了欺负,姐姐第一个冲出来保护他,奶里奶气地就冲着那个蛮横小胖大吼。小胖气鼓鼓地走了,龙龙还在哭,眼睛都要肿了,“姐姐,姐姐他打我——还说我是豁豁牙——”

“龙龙你不要乱叫!我是哥哥,是哥哥呀!”

哪有哥哥长得这么水灵白嫩的,头上还扎五颜六色的小皮筋。“姐姐,就是姐姐。”阿云嘎拿他没办法,拿纸巾帮他擦鼻涕,“你不要总让别人欺负,你是老虎,大老虎什么都不怕,嗷呜——”

阿云嘎上小学就被挖掘去校跳水队了。郑云龙父母忙,没时间照顾孩子,就让郑云龙和阿云嘎住一起,还帮忙在学校附近租了新房子。阿云嘎懂事的早,照顾龙龙完全不是问题,只是训练很忙,只能让龙龙在学校吃食堂。“龙龙吃不好会不会长不高呀。”龙妈听了哭笑不得,雇了个阿姨周末给孩子们加餐。

小升初的暑假,龙妈语重心长告诉郑云龙,你嘎子哥哥是双性人,你要保护好他。郑云龙在新闻上看到过,双性人万中有一,虽然现在人们已经对他们平等相待,也免不了一些不公平待遇,双性人受欺负的报道数不胜数。郑云龙满怀心事出了卧室,阿云嘎正在往腿上敷膏药,高强度的训练免不了受伤。“姐姐,我来给你贴。”
“臭小孩,我是你哥。”

给阿云嘎按摩已经成了郑云龙的习惯,从小学到初中,一贯如此。郑云龙上高中时阿云嘎去了市跳水队,经常集训几个月不回来。没了人陪,龙妈推了不少工作在家照顾孩子,也督促他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郑云龙成绩一直不差,高中是市重点,能稳在班里前十名。跟阿云嘎只有周末能联系,对方周六下午有自由时间,郑云龙一个电话打过去,一聊就是两三个小时。阿云嘎告诉他自己下个月就要比赛了,电视有直播,记得看。郑云龙笑他,每次打电话都要提醒,不会忘的,放心吧哥。

郑云龙不再叫他姐姐了,小时候是不懂事,现在要把阿云嘎惹毛了,那人能几天不理自己。

龙爸龙妈比谁都清楚两个孩子之间的感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影响学习,不影响训练,谈恋爱也没什么。郑云龙对爸妈的开明感到很惊讶,“你们怎么知道的?”
“我们过来人,难道还看不出来吗?”给郑云龙闹了个大红脸。

比赛完阿云嘎有半个月休假,他把又一块金牌挂在了墙上。家里没人,郑云龙见到他就搂着不放,哥,我好想你啊哥。阿云嘎这回不闹他了,被一个比自己高半个头的男孩搂着,还挺舒服。“哥,我们今晚一起睡好不好,像小学那样。”

阿云嘎被扒光衣服压着的时候对刚才的决定后悔不已,本来只是亲一下,哪知道郑云龙不愿意放开,没技巧地伸舌头,还咬到了阿云嘎嘴。水声咕啾咕啾的,阿云嘎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腰软,腿软,这样站上跳板怕不是会一头栽下去……“唔——郑云龙你这么使劲咬我干嘛呀!”“你怎么走神啊,都不回应我。”

哼,谁要回应你!阿云嘎刚想下床回自己房间,又被郑云龙抱住,姐姐,好姐姐,你硬了。“小崽子,又胡乱叫!嗯——”郑云龙的手伸进自己衣服里,胸前两团软肉被握住,那双以前给自己揉腿的大手,正笼在白团子上摇晃,捏住乳头打转,弄成硬硬的两颗。“姐姐,你这样是怎么在男子队训练的呀?”那是要裸着上半身的,白花花的奶子露出来,想穿束胸都不行。“你告诉我呀姐姐。”
“嗯…我说,我说这是练的胸肌——龙龙你别捏了,唔,好疼…”

郑云龙最听姐姐的话,他把阿云嘎的上衣脱掉,不再揉捏尖尖的乳房,而是直接张嘴含住。“龙龙,你个坏小孩!”姐姐的胸好软,含在嘴巴里还有一股奶香,说胸肌居然还真有人信,傻,真傻。

“姐姐,给我好不好,你愿意吗?嗯?”阿云嘎懒得理他,都到这个程度上了,自己说不愿意有用吗?郑云龙知道他的意思,“姐姐,你最好了。”

怕阿云嘎不舒服,郑云龙往他腰下面垫了个枕头,“姐姐,你躺着就行。”完全掌握主导权,手探进松垮的睡裤,从脚踝一直摸到大腿根,脚踝上还贴着膏药。郑云龙心疼坏了,握着亲了一口,再轻柔地按两下。姐姐好可爱,在家居然穿的是胡萝卜色内裤,还是三角,这方便了郑云龙,从侧面把手伸进去,握住滚烫的肉棒。“好大哦姐姐。”

“你…你会弄吗?”
郑云龙一愣,“我…”阿云嘎把他给问懵了。室友曾经让他一块看AV,他不愿意,还不如想着阿云嘎自己打手枪。生理知识仅仅来源于生物课和情色小说,对于女性器官,脑子里只有生物课本上的繁杂言论。阿云嘎更别提了,训练完倒头就睡,手淫都没来过几次。“我,我试试。”

内裤被脱下扔到床边,郑云龙还感慨一下姐姐流的水打湿了一大片。那根东西再熟悉不过,可睾丸下面,是光滑的阴穴,闭得紧紧的,一副没开苞等着被疼爱的样子。这是郑云龙第一次看,离自己好近,幽幽散发着淫靡的味。和小说里写得一样,他下面硬的疼,脑子里都是阿云嘎白嫩的身体。进去,要插进去。

插哪啊?那朵花只是一条缝,滴滴答答渗着水,一点没有张开的迹象。“龙龙?你…怎么还看呀…”
“姐,小洞在哪?”“我,我不知道呀。”

没办法,郑云龙一个毛头小子也不敢乱来,把阿云嘎双腿往外掰的更开,怕他训练腿疼,慢慢的,慢慢的,腿间的阴穴因为动作一点点张开,深红的逼肉隐藏在深处,还有颗小豆豆点缀在上面。“我用手指试试,你疼了告诉我。”

凭着感觉把手指送进去,大概是找对了地方,小口被撑大了,里面紧致温热,淫水把床单打湿一小块。阿云嘎吓得一激灵,下意识夹紧腿,嘴里哼哼唧唧,“龙龙…唔…”“疼吗?”“不…不疼…”郑云龙还没开操就已经满头大汗,怕阿云嘎不适应,手指轻柔地进出,这个洞这么小,怎么能把肉棒吃进去?为了不让姐姐难受,他凑过去亲阿云嘎分散他的注意力,手上动作也没停下,多塞几根手指进去明显有些吃力,阿云嘎呼吸急促,问他疼不疼却还是摇头,“没事龙龙,嗯、你进来,我不怕疼。”

虽然有手指扩张,没被进入过的小穴还是太紧了,连龟头都难吃进去,阿云嘎啪嗒啪嗒掉眼泪,“龙龙…龙龙你太大了…”他知道郑云龙也忍得难受,自己想让他舒服,疼就忍住不说。龙龙平时穿的宽松,看不出来,脱了裤子才知道身下一根多大。“姐,姐,你要疼的受不了,我们就不做了,不做了好不好?”阿云嘎一听觉得委屈,哭的更狠了,都做到这份上了,龙龙居然说不要做,怎么这样呀!他紧紧搂住郑云龙,“龙龙,我要。”

郑云龙整根挺入的时候阿云嘎感觉自己要被撕裂了,但是好幸福,穴里和心里都满满的。郑云龙被夹得舒服,差点交代在里面,想着怕被姐姐笑话,硬是忍住了。“龙龙…你动一动…”感觉穴里在慢慢放松,郑云龙凭感觉挺腰,只是浅浅抽出来,再送进去,每顶一下阿云嘎都轻轻一哼,软软的像只小羊咩咩叫。

疼痛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浑身的酥麻,自己像片羽毛,郑云龙稍微一吹就轻飘飘,荡在空气里。“姐,我揉揉你这里好不好。”手指按在翻在外面的阴蒂上,磨一下,阿云嘎叫着弹起腰,竟是直接喷了出来。“姐…你舒服了对不对,是不是我摸的你舒服了?”阿云嘎臊的慌,拿手臂遮住眼,“那我再用力干得你更舒服。”说着拔出来大半,使劲操进去,“龙龙…太重了、呜呜…”

阿云嘎魂都丢了半边,在郑云龙后背上挠,抓红了一大片。“嘎子,姐姐…”郑云龙头埋在肩膀窝,小孩子似的蹭,头发丝划过姐姐的脸蛋。仿佛在梦里,从小跟自己一起长大的弟弟,一直都听话懂事的小龙,居然和他做这样的事…被亲了嘴,捏了胸,连最隐秘的地方都被看清,还一声一声喊自己姐姐。小龙真坏,最坏了。

这一干倒是让两个人食髓知味,碰上假期就滚上床。郑云龙背着爸妈偷偷买了避孕套藏在柜子里,上了锁,免得被发现。有时候阿云嘎不愿意他戴,郑云龙不让,说万一中枪了呢。阿云嘎不知道自己的体质会不会怀孕,他们年纪还小,担不起这个风险,再不愿意还是做好一切防护措施。

床单一滚就是十来年,郑云龙大学毕业打拼出个公司,阿云嘎摘得奖牌无数光荣退役,留在队里当教练。家里亲戚催的也急,两人领了证,买了房,小郑总斥巨资在家里修了游泳池和小跳板,阿云嘎想跳水了还能过个瘾。两人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每天腻腻歪歪跟小情侣一样,可差点什么,始终差点什么。阿云嘎期间去医院做过检查,他的身体可以受孕,只是几率稍微小些,见郑云龙事业刚刚有起色,一直憋着没告诉他。而现在正是怀孕的好时候。

该要个宝宝了。

周末两个人都休息,阿云嘎突然说要去泳池里玩两下,好久没下水了,有点心痒痒。阿云嘎打发郑云龙先去,自己要先洗澡,不顾郑云龙一起洗的要求无情把他关在了门外。阿云嘎网购了一套女士泳装,白色系带蕾丝,与其说是泳衣倒不如说是情趣内衣。这几年被郑云龙喂胖了不少,好在肉都长在了改长的地方,翘的翘大的大。有时候滚完床单郑云龙还不要脸地吃奶,说老婆胸被我越揉越大了。

泳衣尺寸刚好,就是屁股有点紧,图片里模特不算丰满,到他这把肉都勒的陷进去,前后都突出。胸刚刚遮住两颗红点,留下半个弧度引人遐想。我对郑云龙真是太好了,他想。

裹了个浴袍出去,郑云龙已经泡在泳池里了,他不着急,坐到旁边的靠椅上。“大龙,你跳个水给我看呗。”“别逗了,你龙哥没那个技能。”郑云龙从泳池里出来,想过去把阿云嘎浴袍扒了扔水里,没想到手刚伸过去就被打了一下。“咋了,怕昨晚吻痕露出来啊?这又没别人…”“滚一边去,小心我晚上不让你睡床上。”

郑云龙委屈,脑子一抽走到泳池边,“别过来——”世界级的演技,“再过来我就要跳下去啦!”阿云嘎觉得有趣,你跳啊,没人拦着你。他还真跳了,溅起好大的水花,浴袍都沾湿了。

“你不行啊,水花没压住。”阿云嘎脱了浴袍坐在泳池边,两个脚丫在水里踢来踢去,白的晃眼。他满意地看着郑云龙泳裤搭起个小帐篷,脚尖放在上面摩擦,“怎么样,好看吗?”

“好看,老婆,好看。”这妖精分明就是在勾引自己,胯两边各有一个蝴蝶结,系的松松垮垮,解开就能看见肥嫩的小逼。“大龙,我们该要个宝宝了。”拉着郑云龙的手放到自己身下,带着抚摸,“你想当爸爸吗?”

想,当然想。“今天就让老婆怀上。”,顺着他的动作揉那片柔软的蚌肉,水让布料紧紧贴着小逼脆弱的皮肤,没摸一会阿云嘎就红着脸喘气。“在泳池里操不能看老婆的馋逼流了多少水,可惜。”
“那大龙——把蝴蝶结解开…给我舔舔。”

郑云龙站在泳池里,这个高度正好方便了动作,阿云嘎身体往后仰,手向后撑住,脚搭在郑云龙肩膀上。那一块白蕾丝根本什么都遮不住,他甚至能透过薄布料看见阿云嘎蠕动着的肉缝,两个蝴蝶结被打开,三角样的一片蕾丝顺着墙壁垂下去。郑云龙早就知道阿云嘎的性癖,每次操之前不被舔是要闹脾气的。舌头直接伸进湿润的小口里,模仿鸡巴抽插,脸两边蹭着阿云嘎肉乎乎的大腿根,手还要捏,不放过任何一个爽的地方。“啊——大龙好棒。”鼻子蹭到了阴蒂,阿云嘎搂住郑云龙的脑袋,按着让自己下面凑的更近。“嗯,老公…小逼里好热…”郑云龙抽出舌头,嘴巴包住大半个阴唇,像吃奶一样吸,要把淫水喝空了。

“要吹了老公——哈嗯——”

郑云龙摸一把自己脸上的蜜液,老婆太能喷了,如果是在床上做,床单会湿的根本不能睡人。“老婆爽了,不想吃鸡巴了?”
“要吃、老公我要吃鸡巴——”

把阿云嘎抱到泳池里,借着水流直接后入把鸡巴操了进去,两个人都爽的大喘气。“天天操你还这么紧。”郑云龙手伸到前面,一手隔着胸衣大力揉捏凸起的乳肉,一手握住老婆的阴茎从头撸到尾。“大龙——你别,啊——”一股精液流到池水里,“宝贝射的也太快了,这才刚开始哦。”

这么久了还从来没在泳池里做过,几乎是刚插进去阿云嘎就爽的翻白眼,郑云龙操的猛,水花四溅,浑身都湿乎乎,要不是被老公抱着,自己连站都站不稳。阿云嘎感觉每一次鸡巴操都有池水涌进,火热的小逼受不了凉,只能缩缩,紧紧吸鸡巴。“老公…受不了了…不要在这里操了呀…嗯,去躺椅上好不好呀…”
“乖,”拔出来,啪一声派上肥嫩的屁股,“老婆自己过去。”

阿云嘎本来就站不住,现在连出泳池都难,扶梯废了好大劲才登上去。几步路就能到躺椅上,没力气只能弓着腰爬,操红的小穴在空气里颤抖。终于趴到椅子上,看郑云龙还没过来,阿云嘎扭扭屁股,自己掰开,“老公,快呀。”郑云龙走过去把人抱起来,躺在椅子上骑乘。内衣被折腾的半脱不脱,蕾丝花边正好刺在乳头上,麻麻地刮过,又疼又痒。郑云龙看他自己开始扭腰揉胸,干脆把他内衣脱了,让阿云嘎自己爽。阿云嘎脑袋糊涂,只想着把鸡巴榨干,细腰水蛇似的扭,还把手指伸嘴里舔,想象着吸郑云龙肉棒。

“你下面这小嘴怎么就这么馋呢?骚死了。”
“唔——老公、老公鸡巴太大了呀,能把小骚穴喂饱、啊…舒服…”

顶到宫口了,郑云龙握着腰在口外面磨,阿云嘎最喜欢这样,逼里水直往外淌,赌都堵不住。“老公、要给老公生宝宝…”
“老公全射给你,一滴都不能漏啊老婆。”

阿云嘎胡乱点着头,说要吃老公的精液。郑云龙一使劲,对着宫口全灌了进去。阿云嘎前后一起高潮,弄了郑云龙一身。“老公、我全吃进去了。”“老婆真棒,夹紧了,抱你去洗澡。”

到了浴室,水汽氤氲还暖和,在浴缸里泡着又来了一发。饶是郑云龙体力好也感觉到有点累,都怪老婆性欲太强。“老婆,你答应我件事儿。”躺在被窝里,郑云龙把人抱紧,露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宝宝出生以后,不许和我抢奶喝。”

骂他不正经,傻逼,猛然一想,怀孕了胀乳没他吸自己肯定难受,郑云龙哪次吸奶不把他伺候到高潮。嘴巴能包住大半个胸,舌头绕这乳晕打转,然后舌尖挑起硬邦邦的小红豆…

“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