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允凡】徐徐图之16

Work Text:

“一定要去端王府吗?”张小凡低着头,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

谢允坐在他身边,握住他的手,“小凡,我想好好照顾你,大夫的话你也听到了,因为我骗你的那件事,这段时间你吃不好睡不好,心情郁结,忧思多虑,内里都快虚耗透了,若再不好好调养,你.....“

话没说完,张小凡就明白了谢允在担心什么,他叹了口气,“可是......”

“我父王你也见过,你是不是不想见他?若你觉得麻烦,我就带着你在王府的东院居住,不让父王去打扰你。”

这人,怎么能这样说端王呢。

张小凡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其实他倒不是害怕谢晖,只是觉得自己这样进了端王府的门,在外人眼里会落下诟病,“真的不用了,大竹峰虽然穷,但是不缺吃喝,后山也不缺药材,我自己注意点就好。”

谢允有些沮丧,他刚得到张小凡的原谅,自然不希望在这件事上另有分歧。

不回去就不回去吧,反正可以让父王派人把药材送上来。

“安之?"

“没关系,我们不回去了。”想通了的谢允捏捏张小凡的脸, 唇边绽开一个微笑,“我只知道端王府有最好的大夫,最好的药材,但是却没想到你可能会不自在。小凡,我们不回去了,好吗?我在大竹峰陪着你。”

张小凡抬起头,看着谢允,原本坚定的心忽然柔软下来。

这个人,也是为了自己好。

他知道谢允心里还没有安全感,他喜欢谢允,自然要打消对方心里患得患失的不安定。

他摇摇头,眼睛里有些许笑意,“算了,我跟你下山吧。”

“嗯?......真的吗?!”谢允蹦起来,仿佛是怕张小凡反悔一般,急冲冲的拉开张小凡的柜子收拾行李,“带上这个,还有这个....算了算了,衣服都不要带了!全部做新的!”

“.....安之....你冷静一点好吗?这得花多少钱啊!”张小凡噘着嘴,小声咕哝着,却不想被人听了去。

“我的钱以后都归你管,我肯定不乱花。”谢允笑眯眯的看着张小凡,刚想去解腰间的钱袋,才发现这段时间他没用钱袋,八成是落在王府里了,“等回了端王府,我就把我的钱袋给你。”

张小凡哼哼两声,“我不要,我要你钱袋作甚。谁知道你是不是又诓我,明着把钱袋给我,暗着自己藏私房钱。”

谢允看着张小凡又恢复了以前天真活泼的样子,心里最后一块大石头也放下了,“小没良心的,现在还不相信我吗?”

张小凡装模作样的叹气,“谁叫我傻呢,你若是再找别的理由来骗我,我肯定还是傻乎乎的上当。”

“我的好小凡,别挤兑我了,求你了。”谢允摇头晃脑的做出许多姿态来,逗得张小凡笑出了声。

“好啦好啦,以后不说这个了。诶诶诶,安之,你好歹拿两件衣服啊,我总不能.....一件衣服都不拿吧?”

谢允把张小凡的衣服翻出来,然后就真的看见了那东西——上回还以为是自己眼花呢。

“这玉佩,是我父王给你的啊?”谢允拿起被衣服压着的碧绿玉佩,心里对自家老爹感谢了千遍万遍。

“....嗯......正好这次去端王府,我还给端王爷。”张小凡看着那块玉佩,忽然想起来谢允小时候的故事,心里有些难受。

“别别别,别还回去。”谢允可怜巴巴的抱着衣服坐在张小凡对面,举着这块玉佩说道,“这块玉佩是端王府的传家宝,是我太奶奶传给我奶奶,我奶奶传给我娘的。”

张小凡的脸忽然红了,磕磕巴巴的就想阻止对方继续说下去,但是谢允是什么人,向来没脸没皮惯了,才不管张小凡是不是害羞,继续游说,“这块玉佩是要传给端王府历代的媳妇,我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临去世之前把这块玉佩留给了我爹,说等我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之后,就把这块玉佩给他。”

“我爹把这块玉佩给你,你还不明白什么意思吗?”

张小凡扭过头,小声抗拒着,“这个太贵重了,而且.....我还不一定给你当媳妇呢,我个大男人,怎么能给人当媳妇呢?”

“嗯?是你自己说的,你自己说当媳妇这三个字的,你看,你懂我父王的意思的!”

张小凡被谢允的厚脸皮震惊了,嗫喏着说不出话来。

谢允把玉佩塞到张小凡的手里,“我不管,父王给了你就是你的东西了,别还回来,我们不要。”

霸道。

张小凡暗自嘀咕了一句,手却诚实的握着这块玉佩,半分都不松。

二人临下山前又去见了田不易,张小凡自是不舍师门众人,但是,谢允,他亦同样不舍。

“师父,我.....我就先随安之下山了。对不起,师父。”

田不易心里还是疼爱这个最小的徒弟,“小凡,没什么对不起的,难道你以后都不回来了?”

“啊?!不是不是,我怎么可能不回来呢?!”张小凡急忙否认,生怕自己说慢了就被逐出师门了。

谢允站在他身边,沉声道,“前辈,您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小凡的。”

“你?哼——”田不易冷笑几声,“你不欺负他我就谢天谢地了。”

谢允的脸有点红,还没等他再说话,就听见田不易叹气,“可惜,小凡就是喜欢你。”

“师父.....”

田不易摆摆手,“不说了,你们下山去吧,小凡,好好养身体,我们等你回来。”

“.....嗯,谢谢师父。”

张小凡深深的鞠了一个躬,“师父,小凡走了。”

张小凡一步三回头,直到离了大竹峰才闷闷不乐的跟着谢允前往都城。

“小凡,等到了都城,我再带你去逛夜市,去吃小吃,好不好?”

“还有糖葫芦,牛肉面。”

“你想干什么,我都陪你去,好吗?”

谢允想尽办法逗张小凡开心,终于起到了效果,原本心情郁结的张小凡笑了出来,活泼的拉着他的手说这说那。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赶路,不知不觉也就到了端王府的大门口。

早早等候在门口的管家眼睛一亮,连滚带爬的往大厅里跑,“王爷!世子和世子妃回来了!”

管家毫不掩饰的称呼让张小凡踟躇了一下。

什么世子妃.....谢允都说什么了.....

谢允看着张小凡的神情,小声解释着,“他们就爱乱说话,你若是不喜欢,以后不叫就是了。”

张小凡无力的看了谢允一眼,罢了罢了,就是个称呼,反正,反正他已经和谢允在一起了,随便怎么叫吧。

“小凡啊——”端王脚步带风,满脸笑容的迎着张小凡进门,“渴不渴?饿不饿?累不累?我让人准备了点心和花茶,你先垫垫肚子,等着晚上吃好的。”

“父王,我在这里啊,你看到我了吗?你难道不应该先问问我身上的伤吗?”谢允站在张小凡身边,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端王随口应了一句,“哦。”

哦。

哦?

哦!

谢允耸耸肩膀,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优哉游哉的坐在椅子上看着端王把张小凡按在紫檀椅上,亲自给他倒水。

张小凡慌得急忙起身,“王爷....王爷使不得啊,小凡是晚辈,该是我给您倒水才是啊。”

端王大手一挥,笑眯眯的说道,“不着急,媳妇儿茶我肯定能喝到的。”

谢允呛了一口水,差点喷端王身上,惹得自家老爹嫌弃不已,“你看看你还能干什么?!你上山的这段时间,是不是给小凡添麻烦了?”

谢允无辜的摸摸自己的后背和胸口,棍伤和被人踹的伤还没好全呢,父王怎么就不问一句呢?

张小凡心里愧疚,“王爷,安之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山上砍柴洗衣,前几天还被....还被我师兄和师父打了.....是我对不起他,我没能好好护住他。”

端王瞥了一眼谢允,“那一会儿再找个大夫看看。”还没等谢允说完话,端王就坐在了张小凡旁边,“小凡啊,没事,你别有负担,谢允皮糙肉厚的,挨几顿打没关系的。以后谢允这兔崽子要是惹你生气了,一定要告诉我,我打他给你出气。”

????

我一定不是我爹的亲生儿子。

张小凡傻乎乎的应了一声,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打他?王爷....打他就不必了吧.....您....您不用这个样子的....”

“诶,要的要的,这个小兔崽子就得时常敲打才能学乖。”

谢允靠在椅子上,说话有气无力的,“完了,我在王府里一点地位都没有了。”

“臭小子。”端王笑骂一声,“赶了一天的路累了吧?还不带小凡去休息,厢房都收拾好了,就在你房间的西边。”

谢允用脚指头想就知道端王不会让他们住一个房间,不过,他可以夜半翻窗啊。

“知道了,父王。”

“你少去打扰小凡,让他好好休息,知道吗!”端王害怕自家儿子又不要脸的跟张小凡凑一块,大声叮嘱着。

张小凡踉跄了一下,耳尖通红的好像要烧起来。

端王爷好不容易把两个人都盼回来了,高兴地不得了,除了吩咐找最好的大夫来帮张小凡调养身体之外,还准备了许多东西等着送给未来的儿媳妇。

晚饭过后,张小凡陪着端王说了会话就被赶回去休息,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倒不是不舒服,相反的,是太舒服了。

他自小生活的清苦,就算在大竹峰也是住的很简陋的屋子,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住在这么好的房间里。

放在床边的香炉还散发着淡淡的幽香,沁人心脾,张小凡盯着那小巧的香炉发呆,忽然有点想念谢允——

这么大的房间,他有点孤独,也有点不自在。

“啪嗒——”窗户上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好像是小石子打上去的声音,张小凡福至心灵,起身下了床,推开了窗户。

嗯?没人啊。

张小凡低头一看,“安之....你蹲在地上干什么?”

谢允笑眯眯的站起来,小声说道,“快,让我爬窗户进去~”

堂堂端王世子,竟然夜半三更爬窗,说出去真的很有面子了!

张小凡哭笑不得,闪开身子让人进来,“你不怕王爷生气啊?”

“我来找我世子妃,他生什么气?!”谢允捂着嘴嘀嘀咕咕的,拽着张小凡就往床上走,”我知道你睡不着,来陪你的。”

张小凡愣住了。

“小凡,怎么了?”谢允纳闷的看着原地不动的张小凡,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

谢允眼珠转了转,当下就明白了张小凡想说什么,“小傻子,这个房间虽然奢华,但是那么大那么空,你肯定会不自在啊~”

谢允将张小凡打横抱起来放到床上,“乖,我陪你休息。”

张小凡躺在床的内侧,轻轻地勾起了嘴角,“好。”

“小凡,父王很高兴你能来。”

“嗯,王爷....人很好的....”

“小凡,谢谢你原谅我。”

“你也是傻瓜。”

.......

这躺着躺着,说着说着,气氛到了,谢允就开始不老实了。

“小凡.......”粘稠的鼻息还带着温热的痒意,张小凡浑身打了个哆嗦,咬着下唇想要离谢允稍微远点。

可是这床就那么大,再远也出不了这张床。

“你....你离我远点.....”张小凡早就被肏开的身体丝毫拒绝不了谢允的触碰,只能软做一滩春水,软唧唧的发出几个音节,妄图让谢允放过他。

“小凡,你不想要吗?”手指从亵裤里伸进去,揉上那泛着水光的花穴,微微张开口的花唇被指尖上下摩擦着,吐出一股又一股的黏腻花水。

“哈——”张小凡喘的厉害,不自觉的拱起身子,把自己送给谢允。

谢允的嘴角噙着笑,另一只手解开对方的亵衣,像是揉面团子一样捏着那翘红乳粒,指尖还去剐蹭着上面的奶缝,势要让这肉缝开的更狠。

“安之——”张小凡好像被油泼过的鱼,推搡着眼前的人,想要阻止这恼人的快慰。

谢允把玩着张小凡那粉嫩的胸口,手指揉按那娇俏俏的殷红奶头,直玩的人娇喘吁吁,软作一团。

“安之,你.....你再摸摸那......唔.....”得了趣儿的小傻子绞紧了双腿,把男人的手夹在其中,还自己往下拱着身子,想让对方的手指再蹭蹭那个软烂的小肉粒。

不行,现在不能轻易的进去。

谢允咬着牙捏了一下前面翘起来的花核,撕开张小凡的亵衣亵裤,掀开被子,将张小凡摆弄成半跪的姿势,翘着屁股,露出了还未被玩弄过的后穴。

谢允的手指上满是花穴流出来的黏腻春水,他试探性的用手指揉弄着粉嫩的后穴,然后慢慢的挤进去。

或许是前面的花穴被操干的次数太多,连带着后穴都开始做起了被插的准备,手指一进入小穴就被紧紧含住,吞咽着往里带。

“别.....你.....啊——”张小凡难耐的扬起头,脚蹬在床上,绷出漂亮的弧度。

涎水顺着下巴一直流,白嫩的屁股肉被揉捏着,股缝间的小穴也慢慢的适应着手指的插入,小傻子扭着纤细的腰肢,抵在床上的膝盖无意识的向前蹭着,好像极为受不住这样的亵玩。

穴肉被插的越来越松软,张小凡哼哼唧唧的往后看了一眼,眼角的媚意让谢允有一瞬间的晃神。

若是有人告诉他,张小凡是妖精变的,他一定深信不疑。

他抽出手指,解开自己的裤子,然后再掰开那两瓣肥厚的股肉,用自己挺立起来的阳物磨蹭着松软的穴口。

或许双儿的身体生来就是被疼爱的,就算没被玩过后穴,也能无师自通的分泌出淫乱的水液。

沉浸在情欲之中的张小凡浑身上下简直无一处不敏感,对方的圆润菇头卡在穴口,然后再慢慢的插进去,插得他呜咽了两声,还没感受到疼痛就再次春情荡漾起来。

棍状物顶进了紧致的后穴,谢允看着身前人快乐到颤抖的身体,没有狠狠地肏进去,只是停下来,感受着穴里的温热和吞人的舒爽。

“唔...安之...动...动动...”张小凡没有等到想象中的肏干,有点心急,他撅起屁股,想让谢允使劲的肏他,可是谢允不动,让他委屈极了。

谢允吻着他的腰窝,拍了一下他的屁股,然后一个深顶,龟头就堪堪的擦过穴心,肏到了张小凡的身体深处。

“啊——”张小凡呻吟着,身子往前倒去,被谢允捞了回来。

谢允只觉得这里头紧致肥厚,比前面的花穴还要窄上几分,阳物处在其中,竟然能清晰的感受到肠肉的肌纹,菇头破开肉壁,实在是滋味美妙。

“好小凡,你这后穴套的我好舒服。”自是二人互通心意的缘故,原本还算正经的谢允在床上撕开了温柔的表面,多出许多荤话来逗他,让张小凡羞的不行。

“你....你别说了.....唔——”张小凡在下面哼哼唧唧的呻吟着,屁股却是越抬越高,随着谢允的动作扭动着腰肢,就连身前那根粉嫩的阳物,也在半空中甩出流畅的弧线。

谢允肏干了好一会儿,觉得后穴里的水儿越来越多,大有止不住的架势,他覆在张小凡身上,舌头舔弄着美人儿的肩胛骨,“小凡,怎么这么多水?”

张小凡咬着嘴唇,呜咽着就是不开口说话,谢允也不恼,只是用手握紧了对方的腰,耸动的更快了。

“啊——”张小凡的手臂支撑不住,直接趴伏到了床上,他勉强回头看着身后的谢允,“你....”

又一个深顶,张小凡唉叫一声,手指死死的抓着身下的赤金线鸳鸯床单,“安之——”

“宝贝,怎么那么多水?嗯?”说实话,谢允也算是浪荡过的,虽然没有和张小凡之外的人行过这种事情,但是狐朋狗友多了,自然知道床笫之间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

张小凡缩了一下后穴,呜咽着开口,“唔...不知道....我不知道.....”

谢允被这一夹险些要泄出来,他稳了稳心神,掰开那粉嫩的穴缝,将自己的阳物抽至穴口,然后再下一秒肏进去,恨不得将两颗肉球也捅进去。

“唔——要坏了......”

“要肏坏了……谢允……不要——”

张小凡只觉得要被肏死了,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不要.....不要再深了....."

谢允心神荡漾,用菇头去刺后穴里的娇嫩凸起,还没几下就听见张小凡求饶,“求你......别顶那....啊.....”

谢允将手探到前面,握住张小凡的肉棒前后套弄,腰胯更是丝毫未停,肏干的更快。

张小凡抖着身子,下身的射意越来越强烈,他咬着嘴唇,小声咕哝着,“我....不行了.....”

话音刚落,那被谢允握在手里的阳物猛然跳动了几下,前端的菇头泄出粘稠的白浆,张小凡哭喘着瘫软在床上,再也没有力气。

谢允见了张小凡高潮后的样子,再也忍耐不住,又发狠肏了十几下,临泄出来之前将阳物抽了出来,射在了张小凡的屁股上。

黏腻的白色液体顺着股肉往下滑落,香艳非凡。

“安之.....安之.......”前面没有得到满足的张小凡翻过身子,难耐的抓着谢允的手,“安之...你摸摸我面前....”

花穴本来就敏感的要命,半张着露出娇嫩的媚肉,而那粒胀红的小肉珠也颤巍巍的立起来,等待着男人的触碰。

“我...我想要....唔——”一直流着水的花穴欠肏到了极点,张小凡哭喘着靠近谢允,小猫儿似的舔着他的嘴唇,“你...你插插我....”

“小凡,宝贝,万一怀孕了怎么办?你的身体.....”谢允何尝不想肏进花穴里去,但是张小凡的身体经受不了。

“唔——没事的....怀就怀了.....你进来....我想要....”仿佛被开了淫窍一般,张小凡的眼睛都蒙上了朦胧的水汽,“安之....我要.....你不想肏我吗?”

美人儿都这样说了,要是再忍下去,谢允就不是男人。

他咬着牙,拉着张小凡的双腿,将自己的阳物狠狠地顶了进去。

张小凡哀求的声音被堵在了喉咙里,他抓上谢允的胳膊,含在眼睛里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谢允这一下肏的又狠又凶,直直的抵到了那软烂的花心,“小凡,我肏到哪儿了?你还记得吗?”

张小凡的眼睛失了神,脸上满是情欲的味道,“.....哪.....哪里?”

谢允不满的啧了一声,略带弯度的柱身一下一下狠肏着那个可怜又可爱的地方,“我顶的是哪里?我之前教过你的,还记得吗?”

张小凡只觉花穴里被填满,心想着再入一点可能就不行了,但谢允直插到尽头,抵上那处软糯的地方慢慢研磨。

心意相通之后的床事竟是这样的快活。

张小凡攀上谢允的肩膀,对方的肉棒几乎肏到了最深,次次都顶着那娇嫩敏感的花心,撞得他阵阵痉挛。

“小凡,宝贝,说话啊。”

一股股春水不住的涌出花穴,蜿蜒到腿上,又蹭到了谢允的身上。

“我不知道....我......啊——”猛地一个狠刺,粗长的物事尽根没入,张小凡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腹——那个地方好像被谢允捅出了肉棒的形状。

“唔——”太过淫靡的画面让张小凡血气上涌,脸上羞红一片,“安之.....顶穿了.....”

“顶到花心了,是不是?”谢允低头吻了一下张小凡,黏黏糊糊的舔着对方的唇瓣。

菇头揉开了身下人花心,张小凡喘了一声,颤抖不已,花穴止不住的抽搐,淅淅沥沥的喷出潮吹的汁水来。

温温热热的春水浇到谢允的阳物上,让这根东西更加激动,肏的张小凡通体酥麻,那粘稠的花水流溢不止,屁股肉仿佛油浸一般,滑不留手,让谢允爱的不能自已。

谢允把张小凡的腿挂在自己臂弯之中,下身用力往里肏,身下人白嫩的屁股随着自己的撞击抽插,晃起了一波波肉浪。

“安之....安之——”身前的小肉棒又摇摇晃晃的想要射出来,谢允眼疾手快的握住那出精的菇头,“宝贝,等我一起。”

张小凡的头发被汗水泪水涎水打的湿透,“你...你快点!”

谢允瞧得他这个样子,心里销魂,又感觉张小凡花穴里的软肉在咬吮自己的龟头,大力冲刺几下就再也忍耐不住,一下下地在花穴里射出精来。

谢允和张小凡气喘吁吁的搂在一起,“小凡,乖,我帮你把东西引出来,万一怀孕了....”

张小凡窝在谢允怀里,下意识的夹紧了穴里的肉棒,“不。”

“嗯?”

张小凡仰着头看他,“谢允,我爱你。”

谢允蓦然就明白了,他可以放下心里的不安定了,因为,这个人,真真正正属于他了。

-tbc-